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騎砍風云錄  >>  目錄 >> 第一百零三章 怪病

第一百零三章 怪病

作者:鮮花和辣椒  分類: 奇幻 | 劍與魔法 | 鮮花和辣椒 | 騎砍風云錄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騎砍風云錄 第一百零三章 怪病

“所以你是貝德里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李察指著滿頭亮銀片的黑大個,后者正忙不迭地點頭。

“那你們是陛下指派的隨員。”手指轉向另外兩人,也一并得到了肯定。

“典型的頑主奸臣搭配啊。”領主大人不禁感慨。

絕大部分國王都有復數個子嗣,很方便進行適度競爭挑選繼承人,大家也就都不會太離譜。可惜在這方面薩格雷陛下十分特立獨行,只有貝德里克一個孩子。

也就是說等薩格雷千古,繼承龐貝王位的十有就是眼前這貨——何其強烈的亡國之兆啊。

兩個隨員頭垂得更低了,像是在找個沙堆把頭埋進去,最好一輩子不見天日。他們也是王國有頭有臉的青年才俊,干出這種事來丟人就不提了,更要命的是還被事主本人當面撞破詰問。

“嘿,你以前見過他們嗎?”李察又扭頭問大胡子軍官。

大胡子正大張著嘴目光呆滯,宛如一個癡呆晚期的智障。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有人問詢自己,頓時頭搖得撥浪鼓一樣。

“不對吧,貝德里克殿下不是應該早就在巨龍之爪服役了嗎,你們怎么會沒見過。”李察感覺自己又抓住了破綻。

“我雖然名義上早就在巨龍之爪服役……”跟那兩個臊得頭都不敢抬的隨員比起來,貝德里克可坦蕩多了,一甩頭發飄逸得很,“但說實話,這還真是我頭一回來駐地。”

“現如今好些勛貴子弟學會了掛名混資歷那一套,唉,王國年輕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他還挺會憂國憂民,說這話的時候半點愧疚不見,似乎渾然沒意識到自己正巧是其中一員。

“差不多是這樣。”大胡子軍官滿臉欲言又止,最終什么也沒說。

這個渾身每一寸氣息都洋溢著剛猛二字的硬漢,此刻卻活像一條窒息的鯰魚,要胸膛竭力起伏才能獲取一絲絲寶貴的空氣。

“你哪里來的底氣說別人?”李察就奇了怪了,薩格雷陛下那種溫和且老派的人,怎么養出個這種兒子。

好歹也是個大國王子,靠招搖撞騙在平民小酒館里騙吃騙喝不說,最后還丟人丟到自家軍隊里。

“我用不著混資歷,那玩意對我沒用。”貝德里克兩手一攤,看起來居然還特別無辜,“我只是混日子而已,目的特別純粹。”

“那你們冒充我干嘛?”領主大人叉著腰,忍耐著把三人爆捶一頓的沖動。

兩個隨員很默契地一齊把目光投向貝德里克,而后者臉上突然流露出些許傷感,“李察大人,您可能很難理解一個啞炮的心。”

啞炮是個魔法學界的專用術語,形容那些元素天賦和枯木頑石沒有區別的倒霉蛋。

這世上萬事萬物或多或少一定會有點元素親和力,哪怕一片樹葉一塊石頭概莫能外。對于一個智慧生命來說究竟多還是少,就決定了他到底是天賦卓絕還是朽木難雕。

需要指出的是,元素修煉從來不是狹隘的數據堆砌。

歷史上從來不缺少天賦拙劣,依靠資源、努力、運氣絕地翻盤的大智慧者。更不缺少天資卓絕,可是高開低走一無所成的所謂天才。

他們用自身經歷為后來者詮釋著,只是,能走多遠還要看個人修行。

——不過,啞炮除外。

歷史上最厲害的啞炮,也只在當時那個元素潮汐洶涌澎湃的年代,釋放出一縷轉瞬即逝的火苗。

作為一名啞炮,也就意味著魔法和斗氣從此都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東西,甚至連圣言禱術也指望不上——畢竟圣言禱術只是對元素依賴相對較小,而不是完全沒有需要。

“你是個啞炮?”領主大人和索倫對視一眼,忍不住問道。

薩格雷陛下本人元素天賦明顯不錯,他的兒子會是個啞炮?

“當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啞炮呢。”貝德里克捧著肚子哈哈大笑。

李察開始滿地蜇摸著找轉頭,準備讓這貨嘗嘗腦震蕩的滋味,不過貝德里克下一句又把他拉了回來。

“我連啞炮都不如。”

“殿下本身元素親和力非常出色,無需冥想也能自行吸收游離元素。”那個叫拜恩的法師隨員清清嗓子,開始主動闡述專業魔法內容,“但是殿下體質又非常特殊,會被這些元素傷害。所以每過一周左右,就必須專門清除一次體內自行積蓄的元素。”

“還有這種病?”李察和索倫面面相覷。

一般來說,所有元素使用者都會和自身元素產生共鳴從而免于傷害,比如法師永遠不用擔心自己的火球。貝德里克的問題也許出在無法產生共鳴,這也就意味著斗氣魔法都與他無緣,不是啞炮勝似啞炮。

“從記錄上看,殿下幼年并非如此,是四歲那年一次高燒后才變成這樣。”拜恩輕聲說道,“但是具體原因至今還沒有查明。”

“你知道所謂的清除元素有多疼嗎?”貝德里克捂著胸口,做了個很夸張的哭臉,“差不多就是大腳指甲里插一根竹簽,然后用盡全力朝墻上踢一下,而且是每周來一次。”

“嘶”從虛假的描述里,領主大人硬是感受到了真切的痛苦,鞋里面十根腳指頭頓時緊巴巴抓成一團。

不過他倒是由此覺得貝德里克沒那么荒唐了。

人不是機器,長期承受痛苦必定會對性格產生深遠影響,一般來說要么就此沉淪越來越變態無底線,要么玩世不恭成天吊兒郎當什么都不在乎。

后一種再怎么也比前一種強幾百倍,尤其對一位很有可能繼承王位的王室核心成員來說。

“所以啊,李察大人,聽說你能純憑力量縱橫千軍,真是聽得我心潮澎湃。”貝德里克突然笑了,兩排牙齒白得耀眼,“我的夢想在你身上實現了,老實說,很嫉妒。”

“所以你就自己扮一回,過過癮?”

“沒錯。”

領主大人主動拍了拍貝德里克的肩膀,“歡迎以后來高山堡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騎砍風云錄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