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2021章 界主榜5999名前無古人?風青炎臨戰場

第2021章 界主榜5999名前無古人?風青炎臨戰場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2021章 界主榜5999名前無古人?風青炎臨戰場

最新網址:

界主榜!

光明宇宙界主級榜單!

就在天柱星之事傳開之時,一個新鮮出爐的榜單傳入了三大疆域之中。

這光明宇宙界主級榜單本就存在,但只屬于界主級存在,一般來說,唯有界主級存在可以上榜,與黑暗種的萬皇榜類似。

但如今,這新出爐的界主榜之上,卻是出現了一個名字。

5999,王騰!

正是王騰的名字,且赫然出現在了第5999名,沖進了六千名。

榜單一出,所有人震動,許多界主級存在都被炸了出來,那震驚程度絲毫不弱于之前王騰凈化天柱星的壯舉。

眾人都是感覺難以置信。

聯軍頻道之上,眾人忍不住驚叫連連。

「王騰進了界主榜!?」

「不會吧,他只是域主級啊,怎么能夠晉入界主榜,見鬼了。」

「這是承認王騰的實力已經超過域主級了嗎?」

「應該是吧,界主榜可是最為權威的榜單,出自虛擬宇宙公司之手,而且還有其他勢力參與評定,絕對不會出錯的,他們既然承認王騰擁有界主級實力,那他肯定就是擁有界主級實力。」

「我去,妖孽啊!」

「這樣的實力,也唯有當初名登星榜之上的一些妖孽可以做到了吧。」

「你們難道忘記了,這王騰也是曾經登上過星榜的天驕啊。」

「還真是,當初星榜留名,人盡皆知啊。」

「這不是重點好嗎?重點是王騰的排名,5999名,這完全超過了大多數入榜的界主級武者啊。」

「艸,真的是,界主榜囊括整假宇宙一萬個最強的界主級存在,結果王騰居然能排5999名,太不可思議了。」

「這到底是如何評定的?簡直太離譜了。」

一個域主級武者入了界主榜也就算了,居然還排名這么高,這讓其他界主級強者怎么想?又讓那5999名后面的入榜強者怎么想?

總覺得有點搞事的嫌疑啊。

不是王騰在搞事,而是虛擬宇宙公司在搞事。

把一個域主級武者放在5999位,這個位置足以讓很多界主級武者眼紅了。

如果王騰不是虛擬宇宙公司的真神級合約擁有者,他們幾乎要以為虛擬宇宙公司要搞王騰了。

眾人疑惑不解,猜測紛紛,但不妨礙他們對王騰喊一聲——牛逼!(破音)

這是真的牛逼啊。

以域主級境界入界主榜,以前不是沒有人做到過,但能夠一下子就上了5999名,這絕對是第一個,以前從來不曾出現過。

很多人搜索歷史記錄,全都沒有這樣的妖孽。

哪怕是曾經登上星榜的妖孽天才,第一次也沒有這么高的排名。

「歷史記錄中,第一次登上界主榜,排名最高的乃是6585名,是干萬年前的一位天驕,名為燧蒼,后成為不朽級尊者,其后便不知如何了!」

「嘶!居然是那位傳聞當中的燧蒼不朽尊者!」

「王騰第一次上榜的排名比燧蒼不朽尊者還要高五百多名,這豈不是說明他將來的成就比那位燧蒼不朽尊者還要高?」

「只是理論上來說,王騰現在勢頭確實很猛,但將來的事實在不好說,他才域主級而已。」

「而且那位燧蒼不朽尊者如今可不一定還是不朽級尊者級別,這么多年過去了,誰知道他走到了哪一步呢。」

「是啊,那種級別的存在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接觸到的了。」

就在王騰的排名傳開之時,還有一個消息傳出。

血族血子!

不單單是光明宇宙這邊的武者崛起會受到關注,黑暗種那邊一旦出現什么強大的存在,也會受到光明宇宙的重點關注。

之前大多數黑暗種天才被王騰擊殺,就剩下一個血族血子逃走,那位血族血子的實力讓不少人感到震驚。

如今這位血族血子再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同樣是天柱星那邊傳出的消息。

畢竟之前關老,史老這樣成名已久的強者,都敗于那血族血子之手,自然是讓那血族血子的威名更上一層樓。

這已經不是一個年輕天才那么簡單了,而是真正的強者。

對方的實力絕對可以與王騰媲美。

王騰剛剛入了界主榜,對方就傳出了能夠擊敗天柱十二老的戰績,兩人就像是一光一暗,相互對立,隱隱有著爭鋒之勢。

更重要的是,那血族血子竟然還成為了黑蔑軍的新統帥。

黑蔑軍在光明宇宙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一個黑暗種軍團,許多生命星球曾經遭其毒手,簡直像一把黑暗殺戮之刃,所到之處,幾乎是生靈涂炭,萬物皆沉寂。

這般兇名,讓人恐懼!讓人生畏!

如今那血族血子竟然成了黑蔑軍的新統帥,這種實力更加讓人感到震撼不安。

「那黑蔑軍的統帥起碼是上位魔皇級中期強者吧,那血族血子竟可以勝任?」

「最主要的是,我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奪得那黑蔑軍統帥之位的?黑暗種向來以實力說話,絕對不可能是因為什么背景后臺。」

「細思極恐,這豈不是說明那血族血子的實力,也足以登上黑暗種的萬皇榜了?「

聯軍頻道之內的議論未曾平息,反而越發激烈了起來。

一個王騰,讓光明宇宙的武者感到振奮。

但一個血族血子,卻又令他們感到了濃濃的危機感,無法忽視。

光明宇宙的武者對于黑暗種的萬皇榜也不算陌生,就像黑暗種對光明宇宙的界主榜同樣不陌生。

此刻聽聞血族血子成為黑蔑軍的新統帥,許多人都猜測他絕對是擁有了登上萬皇榜的實力,一時間更為忌憚。

「聽聞那血族血子率領黑蔑軍不知去向,可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當議論逐漸平息下來,眾人又關注起了黑蔑軍的動向。

那一支兇名赫赫的黑暗種軍隊不知去向,實在讓人不安,若是不弄清楚它們的動向,誰知道接下來會遭殃的是誰?

可惜這個問題卻無人回答。

沒有人知道黑蔑軍去了何處。

不少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立刻調動自身的資源人脈,去探查那黑蔑軍的動向,尤其是天瀾疆域的人,更是惶惶不安,許多光明宇宙武者都出動了,前往天柱星所在的星域,尋找那黑蔑軍。

燭龍疆域某處,一艘飛船之上,星空學院青炎會的成員們齊聚一堂,正望向前方的光幕,其中的信息讓他們臉上神色各異。

界主榜5999名!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真不敢相信這竟然是他們學院新一屆的學員。

從未有哪一個新學員,如此的妖孽。

相比起來,他們這些老學員當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為什么?」

「為什么處處都有他?」

一道憤怒而刺耳的嗓音驟然響起。

眾人看去,卻見一名美麗女子目光充滿陰冷而不甘,這般充滿負面之意的眼神,徹

底破壞了她那整張臉的美感,讓人極為不適。

此女赫然正是阮半蓮。

她對王騰的恨意從未消減,盡管王騰如今的實力讓她感覺驚懼,以至于她不敢再將心中的恨意明目張膽的表現出來,但隨著時間推移,那股恨意卻越發的灼烈,仿佛在灼燒著她的心肝一般。

越是壓抑,越是無法忍受。

而王騰越是優秀,展現的越是不凡,她心中的不甘與嫉妒便越是強烈。

甚至隱隱中還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懼。

所以如今看到王騰消息傳出,這位青炎會的副會長便又開始作妖了。

不少人心中大搖其頭,對阮半蓮的行為實在很是不屑。

無能狂怒!

對方如今的樣子,不正完美的詮釋了這四個字嗎?

實在是令人不恥和厭惡啊。

之前那場與黑暗種天才的大戰之后,青炎會許多人其實都已經對王騰放下了不滿,甚至不少人心中對他還充滿了敬意,畢竟不管怎么說,王騰都是救了他們的性命。

而且對方展現出的風采,在他們看來,已是完全超過了他們的會長風青炎。

當初風青炎在域主級之時,可做不到這般啊。

本來他們與王騰就沒有什么仇恨,所有的矛盾都是出自風青炎和王騰之間罷了,如今走出星空學院,他們更是對王騰升不起什么仇恨之意。

說白了,以前只是在星空學院內的小打小鬧,現在到了宇宙之中,面對黑暗種,哪里還顧得上這些仇恨。

所以對于阮半蓮的仇恨與不甘,他們實在很難理解,也很難認同。

不過身為青炎會的一員,沒有人敢將這種心里話說出來就是了,尤其是在那位面前。

眾人的目光從阮半蓮身上移開,落在了其對面的另一名男子身上——風青炎!

青炎會的會長風青炎。

他本該在閉關,卻為何出現在這里。

如果有界主級后期,或者不朽級存在在此,必定能夠看出,此人并未突破不朽級。

很顯然,他這次閉關失敗了,如今不得不出關前來戰場。

這三大疆域如今雖然是極其危險的地方,但何嘗又不是一處機緣之地,他降臨這里,便是為了尋求突破不朽級的契機。

「半蓮,不要這般急躁,坐下來。」風青炎看著面前有些歇斯底里的女人,皺了皺眉頭,淡淡的出聲道。

「會長。」阮半蓮在風青炎的面前,終究不敢太放肆,語氣軟了下來,帶著一絲委屈,美麗的臉龐之上露出害怕柔弱之色,躺倒在風青炎懷中,怯怯的說道:「那個王騰如今越發了不得了,當真是個心腹大患啊。」

「你們退下吧。」風青炎沒有急著開口,卻是看向其他人。

「是!」一眾青炎會的高層頓時應聲退去,他們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不是他們能夠聽的了,對于風青炎的決定,他們也阻止不了。

「會長?」阮半蓮有些期待的看著風青炎。

「我自有計較,接下來你不要輕舉妄動。」風青炎目光微閃,面色看不出任何波動,平靜的說道。

「哦?」阮半蓮何等了解風青炎,看到他這幅樣子,便是眼睛一亮,問道:「會長已經有打算了?」

「你無需知道。」風青炎道。

「會長」阮半蓮嘟起了嘴巴,一副要撒嬌的樣子。

「如今的他已經今非昔比,你確定要知道我用什么手段嗎?」風青炎這次沒有開口,只是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而后聲音隨之傳入她的耳中。

「那,那還是算了。」阮半蓮臉上笑容一僵,在風青炎冰冷的目光

下,訕訕的說道:「妾身還是不要知道了,等個結果就好。」

「乖!」風青炎輕輕撫摸著她的后背,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弧度,望向飛船之外的浩瀚星空。

那個小子確實已經成為了他的心腹大患。

以他們之間的矛盾,絕對不可能善了,如今眼看著對方一步步崛起,而他卻暫時卡在了界主級巔峰,差距是越來越小,他如何能夠安心呢。

之前聽到王騰成為七道圣者之時,他就已經寢食難安。

如今發現對方歸來,武道實力更是變得極為恐怖,能夠滅殺那么多黑暗種天才。

這種實力,可以說已經達到了界主級中階層次了,而且對方還登上了界主榜5999名,將來若是突破界主級,豈不是就可以來殺他?

他又怎能容忍這樣一個存在?

收到消息的還有星辰會眾人,他們得知王騰登上界主榜,皆是又驚又喜。

「那家伙真是越來越變態了。」月琦巧忍不住說道。

「哈哈哈……老大牛逼!」韋德大笑道,顯得很是激動。

巫堰,羽云仙,戮天等天才愕然,那個家伙居然已經走到這種地步了,雖然還只是域主級,但實力卻已經踏足界主級層次,他們與對方是差距似乎越來越大了。

這些天才都是有些不甘,心中憋著一股氣,想要趕上對方,哪怕只是一個背影。

星空學院的紀老聽到這般消息,不由嘖嘖一嘆,笑罵道:「這小兔崽子還真是不得了,老朽縱觀星空學院這么多年,都沒有一個能夠與其相比的。」

「他居然登上了界主榜5999名!」燭龍星之上,燭龍野驚愕無比,忍不住握了握拳頭,內心充滿了不甘。

「界主榜!」宇宙中,那位金龍族的天才阿德霍格正趕往一處戰場,聽到這消息,眼中戰意沸騰。

「那家伙這么變念么?」宇宙第一銀行的大才南茜正坐在一艘豪華的飛船之上,前往某一處星域執行任務,此刻關閉眼前的光幕,回味著方才得到的消息,忍不住咋舌。

她是宇宙第一銀行的天驕,從來沒有幾個天才能夠入她的眼,唯有各方大勢力出來的頂尖天驕勉強可與她媲美,結果現在居然跑出來一個天才,將他們全都比了下去。

要說不服,倒也沒有。

當初那一戰,她親眼所見對方的實力,心中也滿是佩服,如今見對方以域主級巔峰的境界登上了界主榜,心中只是多少有些不甘心而已。

「看來我也得努力努力了!」南茜收起懶散的樣子,正色自語。

因為出生太好,且天賦驚人,以至于她平日修煉都沒怎么用心,現在有人趕到她的前頭,她自然也是起了爭勝之心。

「王騰怎么會我羽人族的不朽級戰技?!」

另一邊,羽人族天才亞爾維斯卻是皺起了眉頭,感覺有些疑惑。

王騰凈化天柱星的畫面,他自然也看到了,對方施展的絕對是他們這一族的不朽級戰技圣光·天羽庇護。

如果是尋常的光明系戰技也就算了,可這到底是不朽級戰技,如今被一個外人學去,他又怎么能無動于衷。

相比于那界主榜,他明顯更加關注此事。

這時,一道光幕在他眼前亮起,其中出現了一位老者的身影。

「長老!」亞爾維斯一驚,連忙行禮道。

「亞爾維斯,那王騰的視頻你看到了嗎?」老者淡淡問道。

「剛剛看到。」亞爾維斯心中一緊,連忙應道。

「對此你怎么看?」老者問道。

「他所施展的應該就是我族的不朽級

戰技圣光·天羽庇護。「亞爾維斯遲疑了一下,還是肯定的說道。

「嗯。」老者點了點頭,緩緩問道:「你可知他是如何學會的?」

「不知道。」亞爾維斯皺起眉頭,搖頭道:「當初我在他面前施展過一次,但他絕對不可能就此學會,而且從那視頻之內的畫面可以看出,他對這門戰技的掌握似乎不比我差多少,所以他定然早就掌握了這門戰技。」

「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你弄清楚他到底是何處學會的。」那名老者目光微微閃動了一下,說道。

「長老!」亞爾維斯猶豫了一下,說道:「他曾經救過我的性命。」

「我知道。」老者微微一笑,說道:「你可以放心,我羽人族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我們只是想要弄明白他是從何處學會的罷了。」

「我明白了。」亞爾維斯心中松了口氣,微微點了點頭。

「那王騰的身份不簡單,而且天賦不凡,就算我們羽人族,也不能對他怎么樣的。」老者寬慰道:「與其做敵人,不如做朋友。」

「他確實是一個極為優秀的年輕天才。」亞爾維斯坦然的承認道。

「哈哈哈……能被你如此推崇,此人果然不簡單。」老者笑道:「若有機會,就請他到我們羽人族做客吧。」

「哦?」

亞爾維斯微微一驚,可老者說完,光幕已經消失。

「真是沒想到還驚動了長老。」

他搖了搖頭,望向宇宙深處,眼中精光一閃,笑道:「界主榜么,看來我也得好好加把勁了。」

天瀾疆域,天風帝國某處星域。

火河號正快速的駛向深邃的虛空,飛船之內極為安靜,沒有人走動,只有主控室在閃爍著淡淡的微光,仿佛一艘無人飛船。

不過就在飛船的一座寬敞的修煉室內,王騰卻是盤膝而坐,面色有些古怪。

在他的面前,一道光幕正緩緩消失。

圓滾滾的身影浮現而出,笑道:「你現在的名聲是越來越大了,居然還登上了界主榜,這虛擬宇宙公司真是不嫌事大啊。」

「我覺得他們是故意的。」王騰無奈道。

「我也這么覺得。」圓滾滾忍不住哈哈一笑:「這是給你增加難度呢。」

「謝謝,我不需要。」王騰翻了個白眼,無語道。

「不過沒想到連血神分身的名頭都傳得這么快。」圓滾滾笑了笑,面色又變得極為古怪,誰能想到王騰和血神分身根本就是一個人。

「這下子,我和血神分身恐怕都要被針對了啊。」王騰更加無語了,這都什么事啊。

最新網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77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