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995章 連敗兩位天柱十二老惰霧藁副統帥,你實在讓我很失望啊

第1995章 連敗兩位天柱十二老惰霧藁副統帥,你實在讓我很失望啊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995章 連敗兩位天柱十二老惰霧藁副統帥,你實在讓我很失望啊

天空在顫動,真的爆發出大恐怖。

那明黃黃的刀芒實在強大,斬出之時何止千百丈,且裹挾著群山之勢,有一種難以匹敵的浩瀚之感。

浩瀚!

正是山的浩瀚,可見那群山數量有多么恐怖。

血神分身猜測,這種大勢若是繼續演化下去,那群山的數量可以無窮無盡。

當然,這是理論上,實際肯定很難,有幾人能夠做到?

與此同時,黑色刀芒之上的殺戮意志,惰怠之意亦是齊齊爆發,浩蕩蒼穹,同樣十分強大,與那群山之勢抗衡。

轟!轟!轟……

雙方的力量都在相互侵蝕,相互磨滅。

史老面色凝滯,他感覺到一股惰怠之意侵入身軀與靈魂之中,讓他不由的想要放棄,內心感到絕望,不想再爭斗。

這種感覺自然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那種惰怠之意被無限放大了。

無論是何種負面力量,一旦被放大,都極為可怕。

尤其是這種出自人性的負面力量,對生靈的影響太大了,如同心魔一般。

總而言之,內在的影響比外在更為恐怖。

還有那殺戮意志,一樣是降臨在史老的身上,令他身軀凝滯,眼中仿佛出現了尸山血海,精神受到沖擊與震懾。

先是惰怠之意,后是殺戮意志,且二者互不影響,竟是能夠同時對敵人造成沖擊。

然而,史老終究是界主級第六層武者,意志何等堅定,很快就回過神來,面色不禁有些難看,口中猛然大喝出聲:

「鎮!」

那群山萬壑仿佛從小世界虛影當中脫出,轟然鎮壓而下。

虛空劇震,一道道空間裂縫竟隨之出現。

轟隆!

惰霧藁的意志轟然震動,面色頓時變幻,竟然有些擋不住這群山萬壑般的氣勢。

兩道刀芒碰撞,爆發出金鐵交擊之音,無數符文崩潰碎裂,本源法則之力相互侵蝕,碰撞出轟鳴之聲。

咔嚓!

沒多久,一陣碎裂聲便是傳出。

所有正在緊張觀戰之人聽到這聲響,立刻朝著兩道刀芒看去,心中好奇不已,不知是誰獲勝了?

對于光明宇宙的武者來說,情況已經不能再糟,他們也沒指望史老能夠憑借一人之力救走他們,所以他們只希望史老能夠勝過惰霧藁,最終自己退走,保留實力,以后沒準還能找機會救他們出去。

而對于黑暗種來說,勝負早已成為定數,惰霧藁能否獲勝,其實已經影響不了大局,只不過卻能夠讓眾人看出它與新統帥之間孰強孰弱。

一眾黑暗種對此倒是非常的好奇,此刻臉上的表情都是有些意味莫名。

咔嚓!咔嚓!咔嚓……

就在此時,一道道碎裂聲緊接著傳出,回蕩在天地之間,顯得尤為刺耳。

而眾人也終于發現了那碎裂聲傳來之處。

「是那頭黑暗種的刀芒!」

一聲驚呼猛然從某位光明宇宙的武者口中傳出。

之前血神分身的強大給他們造成了太大的沖擊,如今看到史老的刀芒竟然勝過了惰霧藁的刀芒一籌,心中都是不由的一震。

「難道惰霧藁要敗?」

而黑暗種們的面色卻是有些古怪,看了看惰霧藁,心中不由涌現出這般想法來。

它們倒是一點都不擔心這些光明宇宙的武者能夠逃掉,就算惰霧藁敗了,這不是還有新統帥在嗎。

所以這些黑暗種才有心思看熱鬧。

然而此時,惰霧藁卻

是面色大變,它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不是眼前這天柱十二老的對手,莫非它的實力還不如那血族血子嗎?

它心中充滿不甘,口中發出怒吼,瘋狂調動體內的本源法則之力,想要逆轉頹勢。

那道黑色刀芒立刻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碎裂的符文再現,想要斬碎對面的土黃色刀光。

咔嚓!

惰霧藁的刀芒也確實不容小覷,在其爆發之下,那土黃色刀芒之上也是傳出了碎裂聲,一道道裂痕隨之出現。

「鎮!」

史老爆裂異常,怒喝連連,同時竟頂著前方的惰霧之意與殺戮意志,一步步朝前踏來。

噗嗤!

霎時間,他的身軀頓時開裂,血液流淌而出,慘烈無比。

但他的面色依舊沒有變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仍然是一步步的朝前行去,手中的戰刀不斷壓下,恐怖的群山萬壑亦是一寸寸的落下。

下一刻,惰霧藁施展的黑色刀芒終于支撐不住,轟然炸裂,一道道零碎的刀光朝著四面八方倒射而出,讓不少靠的較近的武者與黑暗種面色微變,紛紛避讓而開。

恐怖的原力余波隨之倒卷。

「什么?!」

惰霧藁目眥欲裂,內心充滿了不甘,想不到最終還是敗了,它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但此時那土黃色刀芒可不會管它如何不甘,瞬間便已是來到了它的頭頂之上,不足數十米。

如此巨大的刀芒,不過瞬息就能將其斬落。

它的距離太近了,又是對方的首要攻擊目標,如今沒了阻擋,這刀芒自然瞬間降臨。

惰霧藁瞳孔之中倒映著那刀芒之影,內心終于涌現出一絲驚懼之意。

可惜一切都晚了。

「沒想到惰霧藁竟然敗了。」

「看來它果然不如新統帥。」

站在新統帥這邊是對的,只有跟著他,才會有前途,惰霧藁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黑蔑軍的那一位位副統川巾面色復雜,心中都是不約而同的冒出這般想法。

惰霧灤面色灰敗,心中充滿了難以置信,惰霧藁大人竟然敗給了那天柱十二老。

不,這不是敗給天柱十二老,而是敗給了那位新統帥啊!

一時間,惰霧灤心中再也升不起與血神分身作對的念頭,而今只剩下一片震撼與驚懼。

這比對方奪得黑蔑軍統帥之位,更讓它感到不可思議。

它一直以為只要惰霧藁大人在,就一定還有機會再奪回黑蔑軍統巾之位,可現實卻令它的那一絲念想逐漸破滅。

那血族血子似乎真的比惰霧藁大人更加厲害,更加妖孽。

有這樣一個新統帥,惰霧藁大人還奪得回統帥之位嗎?

雖然兩人并沒有真正交過手,具體看不出到底孰強孰弱,但隨著惰霧藁落敗,它心中的信念已經開始動搖,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堅定了。

恐怖的刀芒倒映在惰霧藁眼中,它目眥,口中發出怒吼:

「不!「

一股恐怖的黑暗之力在它的體內快速膨脹,幾乎要透體而出,那纏繞在它身軀之外的惰霧更是劇烈翻滾起來,仿佛有什么詭異的東西在其中攪動,十分可怕。

不過是瞬間而已,那黑暗之力就侵染了惰霧藁周身數十米區域,濃濃的黑暗氣息徑直滲透四周空間,比其他區域更為徹底與濃郁。

若沒有光明系武者花費大力氣來凈化,恐怕用不了多久,此地將徹底淪為黑暗之地

怒吼聲從惰霧藁口中傳出,它雙目突然變得赤紅一片,體內的黑暗之力似乎下一刻就要爆發而出。

「唉!」

「夠了,停手吧!」

突然,一聲嘆息響起,讓所有人都是一愣。

剎那間,虛空中再度響起了鏗鏘之音,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一道凌厲無比的血紅色光芒突然劃破虛空,瞬間出現在了那土黃色刀芒的面前。

神音震動蒼穹,土黃色刀芒顫動。

所有人瞪大眼睛,卻見一道血紅色的戟芒出現在了那土黃色刀芒的前方,與刀刃碰撞,將其硬生生擋了下來,再也無法寸進絲毫。

「這!!!」

每一個人都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這一幕,心神震動。

隨后眾人皆是順著那道戟芒,看向后方,發現出手的赫然正是之前一直沒有消散的血神投影。

只見那血神投影的手中,不知何時竟然又凝聚出了一柄猙獰的血色三叉戟!

它一手持刀,一手持戟,另有數只大手結成印記,不動如山,那副姿態當真猶如降臨世間的魔神。

一種無言的震撼涌上眾人心頭。

「血子!」

「統帥!」

一道道驚呼聲從四周響起,盡管黑暗種們都猜到,如果惰霧藁不是那史老的對手,血族血子一定會出手,但卻沒想到他會在此時直接動手,替惰霧藁擋下了對方最強的一擊。

這實在太意外了!

那惰霧藁同樣沒有想到,混身的氣息不由得一滯,就連體內即將爆發的恐怖黑暗之力都是卡住了一般,硬生生的被它憋在了身體內。

剛剛它都要魔變了啊!

為了自己的聲譽威望,剛才那種情況它不得不魔變。

可誰能想到一直和它不對付的血族血子,竟然會在這時候出手替它擋下了這一擊。

太突然了!

結果那即將爆發的黑暗之力就「咔「的一下卡住了,連它自己都忘記將其爆發出來。

話說現在還用爆發嗎?

好像已經沒有必要了!

惰霧藁眼中的赤紅之色退去了些許,到了它這種境界,就算魔變也能夠保留不少理智,所以還能夠考慮清楚眼前的情況。

可越是如此,它心中越是郁悶和不爽。

對方出手,就已經說明它技不如人了,再也改變不了什么。

它的威望肯定會受到極大的打擊。

而且對方出手相助,著實令它心情有些復雜,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血族血子。

「結束吧!」

一聲低語從血神投影之中傳出。

血神分身根本沒有理會惰霧藁的想法,他之所以此刻出手,一來是為了打擊惰霧藁的威望,二來也是向其他人展示他的大氣。

瞧瞧,就算是一直與他作對的前統帥,他都能夠不計前嫌出手相助。

你們這些副統帥,統領什么的,那點不為人知的小問題,又算的了什么,現在還不納頭就拜?

而且接下來他處理完這邊的事情,立刻就要前往魔尊所說的那顆星球,到時候更要用到強大戰力,他又怎么可能讓惰霧藁在此時魔變,消耗自身的黑暗之力。

不管怎么說,惰霧藁這個萬皇榜之上的強者確實是一個很好用的工具人。

之前若不是他幫忙擋住了那位史老,他一個人還真的有些難以應付,起碼無法這么輕易就解決那關老。

而好的工具人,就要用在更為重要的地方。

到了魔尊所說的那顆星球,有的是它使用魔變的機會,現在還不是時候。

話音落下,一陣劇烈的轟鳴隨之響起。

那戟芒之上頓時爆發出無盡的血紅色光芒,一道道符文浮現,蘊含本源法則之力,強大無比,一寸寸的朝前刺出。

魔尊級戰技,血剎魔戟!

磅礴無比的殺戮之意自那戟芒之中席卷而出,仿佛在天空中幻化出一片恐怖的尸山血海景象。

五階,殺戮意志!

此時此刻,血神分身赫然將剛剛得到不久的殺戮意志與血剎一族的血剎魔戟融合在了一起,效果竟出奇的好。

這血剎魔戟非常強大,乃是魔尊級戰技,可蘊含血剎之意。

而這血剎之意乃是血剎族特有的一種意志之力,它們通過不斷的廝殺,而后融合血系種族的血之意志,才逐漸誕生了這種特殊的血剎之意。

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血剎之意和殺戮意志還是有著些許共通點的。

二者都是通過廝殺所產生的殺意,來演化成意志之力。

所以血神分身將這殺戮意志融入血剎魔戟的攻擊當中,一點也不違和。

史老面色難看,甚至是出現了一絲絲的蒼白之色,他的雙目在這殺戮意志的影響下變得血紅起來,陷入那殺戮意志的可怕景象之中,無法自拔。

咔咔咔…

就在此時,一陣陣裂聲突然傳出。

那土黃色刀芒終于開始崩潰,上面的符文快速碎裂,顯然擋不住這一戟。

這刀芒在之前與惰霧藁的對轟中已經消耗了不少,不再是全勝狀態,如今面對血神分身追強大的一戟,如何能夠抵擋得了。

下一刻,一陣劇烈的轟鳴響起,那土黃色刀芒在戟芒的轟擊下徹底爆開了,宛如一顆黃色的星辰,耀眼無比,但卻是最后的余光。

那血紅色的戟芒刺破了這恐怖的能量余波,穿過虛空,瞬間來到史老的面前。

史老極力防御,可惜亦是徒勞,身前的原力防護罩瞬間碎裂,他面色慘白,一口鮮血猛然噴出,瞬間被重傷,整個人都是倒飛了出去。

一座座大山被戟芒貫穿而過,竟是同時出現了一個個大洞,史老的身軀正從其中倒飛了過去,隨后砸落在地,揚起漫天塵埃。

許多人呆滯,愣愣的望著這一幕,久無法回過神來。

先是一個關老,現在又是一個史老。

兩位天柱十二老同時敗在了這個血族黑暗種手中,這簡直太魔幻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敢信?

就連在場的黑暗種都感覺震撼,心中同樣難以平靜,只覺得這位新統II!!硬生生將前統帥惰霧藁都比了下去。

兩位天柱十二老啊,說敗就敗了,簡直妖孽!

惰霧藁亦是面色變幻,一陣青一陣白,心神震動,望向血神分身的目光當真是復雜到了極點,有不服,有不甘,甚至還有一絲嫉妒……

「惰霧藁副統帥,你實在讓我很失望啊。」

這時,一道平淡的聲音從那血神投影之中傳出。

在話音傳出之時,那血神投影終于是在一陣紅光之中緩緩消散而去,顯露出了血神分身的模樣,而那血神祭壇亦是被收起,消失在了天空中。

無盡的血光隨之消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惰霧藁臉上肌肉頓時抽搐了起來,心情糟糕到了極點,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9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