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980章 笑面虎傳統黑蔑殺陣

第1980章 笑面虎傳統黑蔑殺陣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980章 笑面虎傳統黑蔑殺陣

大殿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繃。

雙方都知道此事不可能善了。

情霧藁身為萬皇榜之上的強者,不可能輕易服軟,更不可能輕易的交出黑蔑軍的執掌之權。

在它看來,這血族血子完全是來鍍金的。

這樣一個中位魔皇級存在,如何能夠執掌黑蔑軍?

既然要鍍金,那便要遵守規矩,遵守它惰霧藁的規矩。

如果這血族血子老老實實聽話也就罷了,最后它不是不可以將功勞分他一份,不管怎么說,對方都是魔尊大人親自任命的黑蔑軍統領,它也不可能做的太難看。

但是現在這情況卻有些出乎它的預料。

這個血族血子有些不識好歹。

面對它的強勢,若是其他人,早就川頂勢下坡,夾起尾巴做人。

可這血族血子卻偏偏要跟它作對。

而且對方還真有些手段,不是尋常的中位魔皇級存在,他不但將其派去「迎接「的人打了一頓,如今居然能夠抗衡它的威壓,甚至占據了上風。

此時,情霧蔓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的血神分身,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血神分身毫不示弱的與其對視著,對這位萬皇榜之上的上位魔皇級存在沒有絲毫的畏懼。

「呵」

情霧藁突然發出一聲輕笑,仿佛剛才的事并未發生過,語氣平和的說道:「早就聽聞血族血子非同一般,今日一見果然厲害。「

「過獎了。「血神分身看了它一眼,也是突然笑了起來,問道:「你覺得我的實力足以執掌黑蔑軍嗎?」

「……「惰霧藁頓時噎住,它完全沒料到對方居然如此直接,半點不拐彎。

這讓它如何回答?

它自然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將黑蔑軍的統帥之位交出去,否則何必鬧這一出。

其他幾頭黑暗種的表情也十分微妙。

血神分身趁機打量了它們一番,這幾頭黑暗種都是上位魔皇級,不過它們并非惰霧族,也有其他黑暗種族存在,比如巨魔族,羊頭魔族等。

「怎么,難道我執掌黑蔑軍有什么問題嗎?還是說魔尊大人突然更改了命令?取銷了我的任命,如果是的話,我可以轉頭就走,畢竟我也并非一定要執掌黑蔑軍。」血神分身再次開口,打破了僵局,淡淡道。

「……「惰霧藁嘴角一抽,它一點也不相信這血族血子能夠輕易的放棄黑蔑軍的統帥之位。

連它都無法拒絕黑蔑軍的統帥之位,對方區區一個中位魔皇級存在,如何抵擋這樣的權勢誘惑?

在它看來,對方不過是在以退為進罷了。

以為搬出魔尊大人,就能夠嚇退它?實在有點天真啊。

「你是魔尊大人親自任命的黑蔑軍統帥,此事自然不假。「惰霧藁心中念頭轉動,緩緩說道:不過黑蔑軍之中畢竟都是桀驁不馴之輩,這一點你方才進來時應該已經看到了,不得不承認,就算是我,也都是耗費了不少時間,與它們一同戰斗,出生入死,最終才得到它們的認可,方能如臂指揮,而你畢竟是空降下來的,我是擔心你鎮不住它們啊。」

它完全是一副為血神分身著想的樣子,語重心長,不知道的人沒準還真相信了。

如今的黑蔑軍完全在這情霧藁的掌控之中,那些黑蔑軍內的黑暗種如果不尊血神分身這個新統帥的命令,八成就是惰霧藁下的命令。

不管怎么說,血神分身都是魔尊親自任命的黑蔑軍統帥,其他人即使再不服,它們敢公然違抗魔尊的命令嗎?

顯然不可能。

所以能做到這一點,且敢這么做的,除了在黑蔑軍中威望極高,

曾經立下諸多功勞的惰霧藁,就沒有別人了。

「那我還得多謝你為我考慮啊。「血神分身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沒什么,既然你是魔尊大人親自任命的,我自然要盡心幫助你的嘛。」惰霧藁笑道:「到時候你回去也能夠為我美言幾句不是,畢竟你可是魔尊大人面前的紅人,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相比的。「

「紅人?」血神分身一臉詫異的問道:「什么紅人?我怎么不知道。」

「……」惰霧藁看著他那副裝傻充愣的樣子,不禁有些無言。

它算是發現了,這個家伙臉皮貌似有點厚。

不過心機也確實挺深,不好糊弄啊。

它本想捧一捧這血族血子,讓他得意忘形,沒想到他居然在那里裝傻,這個做法實在有些出乎它的意料之外。

一旁的血族黑暗種天才們不禁有些失笑,他們這位血子當真是滴水不漏啊,別人想從他身上占點便宜,恐怕還真不容易。

不過這樣一來,它們也能夠放心了,起碼血子不會輕易被人忽悠。

「哈哈哈……難怪你年紀輕輕就能夠進入魔尊大人的眼中,不驕不躁,真是難得。」惰霧藁突然大笑道。

「過獎了。」血神分身呵呵一笑,突然話音一轉,問道:「魔尊大人讓我來拿黑蔑軍的軍印,不知軍印在何處?「

「這個嘛……「惰霧藁臉上的笑容不禁微微一僵,它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這血施血子音獄還抓著不放實在右占不識拎舉啊這血族血于競然還抓著不放,實在有點不識抬舉啊。

「難道有什么問題嗎?」血神分身笑呵呵的看著它,淡淡問道。

「自然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黑蔑軍一直有個傳統。「惰霧藁目光一閃,說道。

「什么傳統?」血神分身眉毛一挑。

「你們來告訴咱們的新統帥,我們的傳統是什么?「情霧蔓看向其他幾頭黑暗種,笑呵呵道。

血神分身看向那幾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

「我們黑蔑軍確實有一個傳統。「一頭羊頭魔族黑暗種目光一閃,站出來說道:「統帥交接軍印,需要在黑蔑軍所有人的見證下進行,并且需要打破我們黑蔑軍的軍陣,取走事先保管于軍陣中心處的軍印,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交接,從而執掌黑蔑軍,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否則,便是名不正言不順,就算真的擁有黑蔑軍的軍印,也很難服眾。」

血族黑暗種天才們聞言,俱是面色一變,紛紛看向血神分身。

「軍陣!」血神分身立刻抓住了重點。

他就知道肯定沒有這么容易拿到那所謂的軍印,很顯然這軍陣便算是情霧藁留給他挖的最后一個坑了。

他不由抬頭看向惰霧藁,卻見對方正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這家伙是吃定他了啊。

不過他是這么好拿捏的嗎?

「血子,這黑蔑軍的軍陣十分恐怖,傳聞乃是整個軍團所有的黑暗種聯手所施展的軍陣,名為黑蔑殺陣,足以滅殺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曾經在戰爭中立下赫赫兇名。」血羅莎面色凝重至極,立刻傳音道。

「黑蔑殺陣!足以滅殺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血神分身眼睛微瞇,他倒是沒想到那黑蔑殺陣居然如此強大。

這威力相比于他發揮出的圣級陣法之威,都要強大不少。

現在他肯定來不及布置一座圣級陣法來對敵,所以如果真的要面對那黑蔑殺陣,他就必須憑借自身的實力,無法借助外力。

惰霧藁給他挖的坑不小啊。

「它們所說的傳統,可是真的?「血神分身不動聲色,傳音問道。

「好像確實有這個傳統,但也只是不成文的說法而已,而且在以往的交接中,它們根本不會將黑蔑殺陣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頂多只是適可而止,畢竟又不是在戰場上殺敵。」血羅莎沉吟道:「不過現在情況有點特殊,那情霧藁要是真的不想將軍印交給你,這黑蔑殺陣便是最好的工具。「

「原來如此。「血神分身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目光微微閃動,心中思索著應對之策。

面對一座能夠擊殺上位魔皇級巔峰的殺陣,該慫還是要慫的,不能硬碰硬。

至于奢求對方手下留情,根本不存在的。

不下死手就算是很不錯了。

「其實這傳統我也覺得有些難為你了,不過畢竟是一直流傳下來的,不能在你我手中更改啊,我當不起這個罪人。「情霧藁看著血神分身陷入遲疑,心中冷冷一笑,嘴上卻是假惺惺的說道。

「我怎么聽說,你們這個傳統只是一個類似于儀式般的存在,總不至于是專門為了為難我這個新統帥的吧?「血神分身表面沒有露出絲毫懼怕,只是笑著反問道。

「……「惰霧深臉上肌肉一抽,呵呵笑道:「傳統就只是傳統,以往就已經存在,怎么可能是為了為難你。」

「你若是心有顧慮,可以將這交接之事推遲,只不過如此一來,那軍印便還要在我手中存放一段時間,等你有了信心,再來交接。」

激將!

它明顯是在激將血神分身。

「這不急,我現在倒是有幾個疑問想要問問,不知你可否為我解答?」血神分身目光一閃,心中頓時有了決斷,突然開口淡淡道。

「哦?「惰霧藁以為他在嘴硬,笑著說道:「你有什么疑問,大可問出來,我自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第一個問題。「血神分身豎起一個手指頭:「我聽說你們這軍陣能夠擊殺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不知道這交接儀式上,又要發揮到什么程度?「

「還是說每一任接任黑蔑軍統帥之位的人,都要完完全全的承受那軍陣之威才行?」

血羅莎等人眼睛一亮,心中不禁為血神分身點了十二個贊。

機智!

血子真是太機智了!

用以往的例子來反問對方,就不存在什么退不退縮的問題,因為就它們所知,以往承受軍陣之威的人,都沒有承受完全體的黑蔑殺陣,最強的也不過是承受到相當于上位魔皇級第六層左右的軍陣之威而已。

而對方若是以完全體的軍陣之威來對付血子,在魔尊大人那邊也無法交代。

此事傳出去,別人不會說血子不行,只會說它惰霧藁嫉妒血子,以軍陣之威阻止他交接軍印。

情霧蔓眼神一凝,深深的看了一眼血神分身,平靜的說道:「你只是中位魔皇級,以完全體的殺陣之威,實在太欺負你了,這樣吧,以往不少人都是承受相當于上位魔皇級第六層左右的陣法之威,只要你能夠承受上位魔皇級第六層以下的軍陣之威,便算你通過了。」

「上位魔皇級第六層~」血神分身心中嘿嘿一笑,點了點頭,又問道:「第二個問題,你是否會參與?」

「我乃是黑蔑軍的一員,而且你也要從我手中接過軍印,完成交接,這是最神圣的一刻,少得了誰,都不能少了我啊。」惰霧藁目光一閃,說道。

「老狐貍。」血神分身眼睛微微一瞇,心中暗罵了一句,而后繼續問道:「第三個問題,你只是作為最后的交接之人,還是也要加入軍陣之中?「

這個問題其實才是他想要問的。

一個萬皇榜之上的存在,如果加入軍陣之中,變數太大了些。

若是將對方排除在外,那些普通黑暗種組合而成的軍陣,他有信心應對。

所以這個問題必須要問,免得沒有事先說清楚,對方最后不要臉的親自出手,那就有些麻煩了。

單打獨斗他不怕對方,但加入軍陣之中,就不能忽視對方的能耐。

「…」這一次,惰霧藁沉吟了一下。

「若是傳統之中,原黑蔑軍統帥也要參與軍陣,我倒是沒有意見。」血神分身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呵呵笑道。

惰霧蔓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突然有點明白對方的意圖,但它對自己很有自信,于是便說道:「我不會加入軍陣之中,只是作為最后的交接之人。「

「但有些話我必須事先說好。」

「請說。」血神分身心中微微松了口氣,道。

「為了表示對黑葭軍的尊重,最后我肯定不會留手,希望你要做好準備。」情霧藁淡淡道。

「無恥!」一旁的血族黑暗種天才們無不是紛紛對其怒目而視。

這個惰霧藁實在太無恥了。

想要親自出手就直接說,卻非要扯什么對黑蔑軍的尊重,冠冕堂皇,簡直不要臉到了極點。

「血子,不能答應它,它這是在給你挖坑。」血羅莎,尤菲莉亞等人紛紛傳音提醒。

「怎么樣,你可要交接軍印?」情霧藁笑瞇瞇的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之意,問道。

「呵呵。」血神分身微微一笑,極為平淡的說道:「既然你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若是不答應,豈不是不給你面子。」

「哦?這么說你要現在交接軍印嘍?」情霧藁目光微閃,心中有些驚訝了。

「血子!」血羅莎,尤菲莉亞等人焦急無比。

「不錯。」血神分身卻沒有理會它們,徑直沖著惰霧藁點了點頭。

「好!「情霧蔓猛然從王座之上起身,似乎極為贊賞的輕喝道:「只有如此膽魄,才配接掌我黑蔑軍的統帥之位,你沒有讓我失望。「

血神分身只是微微一笑,對于惰霧藁表面的贊賞嗤之以鼻,他算是看出來了,這頭惰霧族黑暗種完全就是頭笑面虎,心里恨不得他無法順利交接軍印,偏偏表面都是一副為他好的樣子,更是找了各種看似正當的理由來阻撓他接掌黑覆軍,表面功夫做的很足。

這樣的人,無疑是最讓人討厭的。

而血神分身最喜歡的做法,就是將對方那張臉很狠捶一頓,然后踩在腳下。

一想到這里,他的手就有點癢了起來。

可惜翻雷磚不在這里,否則必定要讓對方好好享受享受頭角崢嶸不可。

「通知下去,讓所有人集合,組成軍陣好好迎接一下我們的新統帥。」惰霧藁此時心情很好,未免夜長夢多,當即下令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