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945章 偽神環滅天魔環不愧是血子虓劼最后的瘋狂

第1945章 偽神環滅天魔環不愧是血子虓劼最后的瘋狂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945章 偽神環滅天魔環不愧是血子虓劼最后的瘋狂

漆黑色的圓環懸于黑暗巨人腦后,黑光閃耀間,一道道神異符文具現,宛如天地之紋,烙印其上。

「這是……」王騰目光微凝,望著那道黑色圓環,突然有種心悸之感。

這道黑色圓環之內似乎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威能,讓他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一股無形的波動擴散而開,橫掃整座陣法。

下一刻,隕火流星大陣竟是猛地一震,仿佛有一股無匹的力量與其抗衡,動搖了這座圣級陣法。

「怎么回事?「陣法之外,亞爾維斯,南茜等界主級天才也是感覺到了陣法的變化,面色齊齊一變。

「是那道黑色圓環!」

「那是什么?好像很恐怖!」

」竟然可以動搖圣級陣法,王騰能擋得住嗎?」

眾人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眼中不由露出一絲擔憂。

竟然可以動搖圣級陣法,那黑色圓環之內蘊含的威能絕對十分恐怖,這讓他們對王騰的信心產生了一絲動搖。

「那是什么東西?」

血神祭壇之上,骨耆等幸存的黑暗種天才此刻緩了過來,走到祭壇邊緣,望著前方的黑暗巨人,面色凝重無比。

「這!這!這是……」甲滋帝突然瞪大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滿臉驚駭。

「甲滋帝,你知道那是什么「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立刻看向它。

就連血神分身都不禁朝它看去,目光微微閃爍,帶著一絲探尋之意。

「神環!」甲滋帝深吸了口氣,卻還是遲疑了一下,最終才沉聲說道。

「神環!」

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天才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東西,眼中露出驚駭之色,心中更是宛如翻起了驚濤駭浪,失聲道:「不可能!!!」

「神環!」血神分身目光一凝,似乎也是想起了什么,望著那黑色圓環,心中無法平靜。

所謂神環,自然就是真神級存在方能凝聚的一種特殊存在,其中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威力,代表著神明的力量。

一個上位魔皇級黑暗種,怎么可能凝聚出神環。

難怪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天才如此不可思議,根本無法接受。

「這不可能!」血神分身背后亦是響起了一道道驚駭之聲,卻見血藍博等血族天才走了上來,說道:「雖然很像,但絕不可能是神環。」

「不錯!」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天才心頭一震,立刻回過神來,點頭道∶「確實不可能是神環,虓劼再如何逆天,也不過是上位魔皇級,距離魔神級差了太遠太遠,絕對不可能。「

血神分身沒有說話,但心中的想法與它們一樣,同樣不認為那就是真正的神環。

但他還是說道∶「即便不是神環,也是一種類似的存在,這虓劼身上發生了我們不知道的變化,也許是以這種方式模仿出了魔神級方能凝聚的神環,威力不容小覷。」

甲滋帝,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不由點頭,心中再次升起一絲擔憂∶「虓劼動用這般手段,你……擋得住「

血神分身還未說話。

「不要小看我血族的血神祭壇!」血藍博等血族天才雖然也沒底,但此刻還是忍不住冷哼一聲,道。

「血神祭壇,確實神異!」甲滋帝,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天才不禁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盡管不想承認,但它們能夠安然站在這里,多虧了這血神祭壇的庇護,若說有誰能夠抵擋那「偽神環」,估計也只有這血神祭壇了。

「只是不知道那人族武者是否能擋的

住」甲滋帝,骨耆,幻蜃蝥等黑暗種天才又將目光投向更遠處的王騰,暗暗想道。

炎隕星之上。

「神環!」王騰心中不禁叨念了一句,目光更加凝重了幾分,雖然他對陣法之力十分自信,但面對這般未知的攻擊,還是謹慎些為好。

他目光微閃,體內有著另一股力量順著腳下的光柱融入陣法核心之內,在青玉琉璃焰的遮擋之下,外界根本察覺不到什么。

那黑暗巨人在凝聚手段,他又何嘗不是在凝聚手段。

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不論是陣法之外的光明宇宙天才,還是血神祭壇之上殘存的黑暗種天才,此刻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王騰和那黑暗巨人。

不知道過去多久。

黑暗巨人那微閉的眼眸驟然開闔,一道漆黑無比的光芒從其中射出,照耀虛空。

它的眼神徹底變了!

冰冷,威嚴,詭異,神圣……

幾種截然不同的意境蘊含其中,令人無法形容。

這一刻,站在面前的仿佛不再是一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而是一尊真正恐怖的存在。

眾人皆是心頭駭然。

王騰目光平靜的看去,雙方的目光在虛空中碰撞,皆是冰冷無比。

「王騰,我本想活捉你,但現在只好帶一具尸體回去了。「虓劼那冰冷威嚴的聲音突然從黑暗巨人口中傳出。

「是嗎?「王騰淡淡一笑,完全不以為意∶「不是我看不起你,但想殺我,你恐怕還沒那資格。」

「狂妄!」黑暗巨人目光冰冷至極,帶著一種蔑視∶「在我的滅天魔環下,一切都將湮滅。」

話音剛落,一陣恐怖的轟鳴聲驟然響起,隨后只見黑暗巨人背后的黑色圓環緩緩升起,一道道神異無比的符文纏繞其上,散發著無盡的威勢,整個虛空都為之震動了起來。

王騰沒有多言,只是伸起了手,朝著上空一指。

轟隆!

一陣轟鳴響徹,絲毫不弱于那黑色圓環升起時產生的威勢爆發而出。

緊接著一道道符文亮起,散發出璀璨的光芒,以炎隕星為核心,朝著四周蔓延,直至彌漫整座陣法,密密麻麻,徹底點亮了幽暗的虛空。

圣級陣法頓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火系之力源源不斷的匯聚,青色火焰爆發出炙熱無比的溫度。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在頭頂不斷響起,青色火焰突然緩緩散開。

陣法中心處,一顆巨大無比的隕石竟是在這般情形下,逐漸露出了一絲真容。

「這是!!!「

陣法之外,光明宇宙的天才們望著這一幕,無不是瞪大了眼睛,心中涌現出一絲驚駭之意。

王騰什么時候竟是凝聚出了這么大一顆隕石

他們絲毫都沒有發現!

血神祭壇之上,隨著那恐怖的陰影投下,骨耆,幻蜃蝥,甲滋帝等黑暗種天才亦是曈孔收縮,駭然的抬頭望去,內心震動不已。

「什么時候」它們同樣是難以置信,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頭頂上空竟然已經凝聚出了這么大一顆隕石。

這實在過于恐怖!

它們從一開始到現在,竟然都沒有絲毫察覺,想想就讓人心中驚悚不已。

黑暗巨人抬起頭,目光微凝,它已是能夠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威壓,正從那隕石之上不斷宣泄而下,更有炙熱的溫度仿佛要焚燒一切,讓它感覺到了灼痛之感,身軀仿佛要融化一般。

疑是極其不可思議。

它現在的身軀在吞食了那些上位魔皇級黑暗種之后,已經是變得極為恐怖,尋常的火焰溫度根本無法傷到它。

就算是那青色火焰在它身上無法熄滅,短時間內也無法傷到它的根本。

可現在,隨著那龐大隕石的出現,其中散發而出的溫度,竟然讓它有種身軀要融化的感覺。

這種威能,實在恐怖!

圣級陣法之威,當真可怕至極。

能夠將圣級陣法發揮到如此程度,這個人族域主級武者確實不俗!

轟隆!

那龐大無比的隕石幾乎覆蓋了整座陣法,從青色火焰之中緩緩浮現,降落而下,灼熱氣浪倒卷,火焰彌漫虛空,這一幕,可怕至極。

虛空劇烈震動了起來。

咔咔咔……

一陣不堪重負般的聲響隨之傳出,空間頓時出現了裂痕,以黑暗巨人頭頂為中心,朝著四周蔓延。

「哼!」黑暗巨人感覺自己的威勢被壓制,頓時冷哼一聲,口中大喝∶「起!」

那黑色圓環頓時震動起來,而后快速旋轉,上面的符文一道道的亮起,散發璀璨的神光。

只是剎那間,那黑色圓環便只剩下一道殘影,速度快到了極致,朝著上頭疾馳而去。

嗤啦!

刺耳的破空聲頓時響起,在那黑色圓環的切割之下,虛空頓時浮現出一道深邃漆黑的狹長裂縫,恐怖的空間亂流從其中席卷而出。

但根本無法阻擋那黑色圓環,它的速度依舊快如閃電,徑直朝著巨大隕石疾馳而去。

「落!」王騰眼睛微瞇,口中頓時傳出一聲輕喝。

那顆龐大無比的隕石猛然一頓,隨后速度頓時變快,破開了青色火焰,朝著下方墜落。

滾滾氣浪倒卷,青色火焰包裹在隕石之上,讓四周的空間扭曲了起來,溫度顯然已經高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地步。

遠處,血神祭壇劇烈震動,一道血紅色光芒將其籠罩,但此刻在那隕石的轟擊之下,亦是傳出了咔咔之聲,仿佛要承受不住重壓。

「血絕!」骨耆,幻蜃蝥,甲滋帝等黑暗種天才面色大變,立刻朝著血神分身看去。

「沒想到這攻擊竟然這么強!」血神分身聲音傳出,一副極為震撼與凝重的樣子,同時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愧是本尊!」

骨耆,幻蜃蝥,甲滋帝等黑暗種天才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擔憂的問道∶「能不能擋得住?」

「誰知道呢。」血神分身淡淡道:「擋不住,大家一起死唄。」

「「骨耆,幻蜃蝥,甲滋帝等黑暗種天才的臉瞬間就綠了。

MMP擋不住能不能不要這么淡定啊!

害的它們都以為他很有信心。

結果居然根本沒底,它們可不想就這么死在這里,那實在太憋屈了。

身后,尤菲莉亞,血羅莎,血藍博等血族天才雖然也極為擔憂,但此刻除了相信血神分身,沒有其他辦法,所以它們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將希望放在了血神分身的身上。

反正如果不是它們這位血子殿下,在之前的那一場隕石轟擊中,它們大多數人已經殞落于此,根本不可能活命。

所以與其擔心這些有的沒的,不如再相信血子一回。

尤菲莉亞,血羅莎不禁握緊了拳頭,目光緊緊盯著前方那道平靜的身影。

黑暗巨人的怒吼聲傳來。

它亦是感覺到了恐怖的壓力,眼中露出瘋狂之意,驅動著那黑色圓環朝著龐大隕

石狠狠撞擊而去。

轟隆!

下一刻,一道黑色流光,便是與那被青色火焰包裹的隕石轟然撞擊在了一起。

恐怖的轟鳴聲頓時爆發。

可怕的原力波動朝著四周倒卷,濃郁至極的黑暗星辰原力,炙熱無比的火系星辰原力,在虛空之中橫掃。

陣法之外,亞爾維斯,南茜等人面色一變,立刻大喝道∶「快退!」

眾人面色駭然,頓時反應過來,紛紛朝著后方暴退而去。

可怕的波動橫掃而來,許多來不及退開的光明宇宙武者直接被掀翻,倒飛了出去。

幸好有著陣法阻擋,大部分能量都被封鎖在陣法之中,不然剛剛那一下,足以讓許多域主級以下的武者受傷。

光明宇宙的武者們退到了數萬米之外,震撼的望著陣法之中的那一幕。

不管是那龐大無比的隕石,還是那散發強大威勢的黑色圓環,都是極為恐怖,讓他們感覺到了死亡威脅。

如今碰撞,所爆發出的威能,更是令人心驚膽戰,可怕至極。

轟隆隆!

此刻在所有的目光之下,那黑色圓環逐漸嵌入龐大隕石之中,高速旋轉之下,讓那隕石炸開,一顆顆碎石飛濺而出,從高處墜落。

轟!轟!轟……

遠處,血神祭壇之上,那血紅色光罩顯然是受到了極為恐怖的沖擊,光芒不斷閃爍,此刻那碎石墜落而下,轟擊在了光罩之上,更是令光罩劇烈搖晃。

血神分身大手一揮,血神祭壇之上的血色紋路頓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仿佛有著血液在流淌,一股濃郁的血腥之味彌漫而出。

這些都是方才他控制血神祭壇偷偷吸食的本源之血,有黑暗種的,也有光明宇宙天才的,他們已經隕落,這些血液已然無主,正好可以為他所用。

而那些天才的本源之血,自然都是上品,珍貴至極,尋常難見。

加上隕落的天才數量極多,足夠他將血神祭壇的威力發揮出不少了。

隨著本源之血被血神祭壇吸收,祭壇之上的血紅色光罩頓時爆發出一道道符文,宛如鑲嵌在那光罩之上,頓時令那光罩變得極其穩固。

隕石轟擊在光罩之上,只能激起一道道漣漪,再也無法動搖其分毫。

骨耆,幻蜃蝥,甲滋帝等黑暗種天才看到這一幕,心中著實是又驚又喜。

它們沒想到這血神祭壇竟還能夠發揮出更強的威能,連那么恐怖的隕石都擋得住,可見這血族血子與那虓劼恐怕真的有一戰之力。

所有人都小看了他!

這血族血子不顯山不漏水,卻竟是一位可以與虓劼,以及那人族武者相媲美的絕世天驕。

一眾黑暗種天才心中感慨不已,望著血神祭壇,有些羨慕,也有些嫉妒……

不過如今的情況對它們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好歹是擋住了那恐怖的轟擊,它們有機會活下來了。

尤菲莉亞,血羅莎,血尼爾等血族天才眼中亦是閃過一絲驚喜之芒,心中大為振奮。

「不愧是血子,它們沒有信錯人。」

就連血藍博這樣冷漠至極的血族存在,臉上都是不由閃過一絲喜色,望向血神分身的目光更加崇敬。

「碎!碎!碎!」

黑暗巨人發出怒吼,體內黑暗之力不斷爆發,控制著那黑色圓環轟入隕石之中。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道碎裂聲響起,以那黑色圓環為中心,一道道裂縫朝著隕石四周蔓延而開。

無數碎石迸射而出,朝著四面八方飛去,僅僅

是片刻之間,便已經碎裂了三分之一有余,宛如被人狠狠刮去了一層。

那龐大的隕石,頓時變小了許多,讓人感到驚駭。

陣法之外的眾人駭然的望著這一幕,心中緊張到了極點,目光死死盯著隕石,更是盯著隕石之下的王騰。

轟!轟!轟!

那黑色圓環依舊在不斷嵌入隕石之中,如此下去,如何能夠擋得住

「凝!」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突然從王騰口中傳出,回蕩虛空。

陣法虛影高速旋轉,那一道道符文散發出的光芒耀眼到了極致,照耀虛空,將此地所有的火系之力盡數納入陣法之內。

亞爾維斯,南茜等界主級天才雖然不是火系武者,但卻能夠明顯感覺到,整個炎隕星域的火系之力似乎都被吸扯了過來,而后瘋狂的朝著陣法之中匯聚而去。

「好蠻橫的力量!」眾人震驚不已。

不愧是圣級陣法,竟能吸收整片星域的力量為己用,當真霸道無比。

轟!轟!轟……

緊接著,一道道破空聲在虛空之中響徹,大量隕石從外界匯聚而來,沖入陣法之中。

「快閃開!」

亞爾維斯,南茜等人立刻大喝出聲。

其實不用他們提醒,眾人已經快速避開,生怕被那隕石擊中。

那些隕石速度太快了,若是被擊中,少不得受點傷。

啵!啵!啵……

一個個隕石沖入障法之中,令障法之上泛起一道道漣漪,宛如石子落入平靜的水面,激起一道道波紋。

轟!轟!轟!

下一刻,那些隕石盡數匯入那顆龐大無比的隕石之中,與其相融,化為一體。

原本碎裂的隕石竟再次得到了補充,恐怖的威能散發而出。

這就是王騰費盡心思去改良那炎隕天火大陣的原因,若沒有改良,單憑原先那陣法的力量,怕真是無法阻擋這黑暗巨人。

反而在他改良過后,這隕火流星大陣可借助此地的隕石與火系之力,大大減小了他自身消耗。

而且若有損耗,還可以借助炎隕星域之內的力量進行補充,不說源源不斷,起碼短時間內不會消耗殆盡。

因地制宜,方是一位優秀的陣法師最強大的能力!

「什么!」

黑暗巨人有些難以置信,它好不容易才將那隕石轟碎三分之一,如今居然再次得到了補充。

「就算你再凝聚又如何,依舊擋不住我的滅天魔環,給我碎!」

它那八只大手同時結出詭異手印,仿佛在極力催動那黑色圓環,不斷爆發出恐怖的威力。

頃刻間,在那黑色圓環之上,一道道黑色符文清晰可見,男爍著璀璨的黑光,黑暗而邪意。

剎那間,那道黑色圓環竟膨脹了三倍有余,宛如一個巨大的天輪。

「天地之力,凝!」這時,一聲大喝再次從王騰口中傳出。

嘩啦啦!

話音方落,隕石之上頓時凝聚出一道道火焰符文鎖鏈,嘩啦作響,震動虛空。

一時間,似有天地之力匯聚而來,化作那奇異的火焰符文,纏繞在了整顆隕石之上。

隕石之上的裂縫竟開始快速愈合,并且在那外界隕石的融入之下,再次變得龐大起來,無盡的青色火焰從隕石之中爆發而出,席卷星空。

轟!轟!轟!

黑色圓環與龐大隕石碰撞,竟再難以寸進絲毫,雙方陷入了僵持之中。

「這!!

不管是陣法之外亞爾維斯等人,還是血神祭壇之上的黑暗種天才,此刻都是震撼無比。

這兩道攻擊實在太過強大了!

誰能夠想到一個域主級武者,一個初入上位魔皇級的黑暗種,竟可以爆發出這般恐怖的攻擊。

簡直無法想象!

王騰和虓劼此刻所爆發的實力,讓在場的天才都感覺到了一絲窒息。

即便是以他們的驕傲,都不得不承認,在這樣的攻擊面前,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怎么可能」黑暗巨人怒吼,充滿了難以置信,它全力爆發之后的滅天魔環竟然還無法摧毀那顆隕石,這人族武者怎么可能將那座圣級陣法發揮到這種程度

「你這滅天魔環……不過如此!」王騰站在陣法中心,負手而立,淡淡道。

「你不是域主級!」

「你絕對不是域主級!」

「域主級不可能這么強!」

黑暗巨人怒吼,目光死死盯著王騰,眼球之中爬滿了一道道血絲。

「……「王騰有點無言,這家伙的心態是不是有點崩了居然懷疑他不是域主級武者

「……」陣法之外的亞爾維斯,南茜等人也有點無語。

不過別說是那黑暗巨人,就是他們都有點不敢相信吶。

王騰真的是域主級嗎

如果真的是,那他真的是顛覆了他們對域主級的認知,不管是之前那十道分身,還是現在掌控陣法所發揮出的威力,都遠遠超出了域主級層次。

說他是界主級,他們都相信。

「吼!」

黑暗巨人心中的憤怒與憋屈已經濃郁到無法形容的地步,明明它已經吞食了這么多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實力發生巨大變化,更是凝聚出滅天魔環這等逆天攻擊,竟還是無法勝過對方,這讓它如何能夠接受。

「你的手段奈何不了我!「王騰看著對方,眼中閃過一絲可悲,淡淡道∶「你輸了!「

「不!我不可能輸!」

「贏的人一定是我……」

黑暗巨人的怒吼聲中充滿了不甘與瘋狂,下一刻,令人渾身發寒的一幕出現,它的兩只大手竟然抓住了肩膀上的兩顆腦袋,猛然一擰。

噗嗤!噗嗤!

漆黑色血液沖天而起,但這還不夠,它竟然再次抓住自己的手,徑直扯斷,大量血液噴灑而出,一根,兩根,三根…直至將六根手臂統統扯了下來,流淌而下的血液已經在它身下化作了一方血湖。

眾人目瞪口呆,只覺得頭皮發麻,目光駭然的望著那黑暗巨人,就像看一頭惡魔。

「瘋了!」

血神祭壇之上,骨耆,幻蜃蝥,甲滋帝等黑暗種天才倒吸了一口冷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虓劼的瘋狂,讓它們這些黑暗種都感覺有些膽寒,這經對是個狠人。

「滅天魔環,滅天!」

一聲嘶吼從黑暗巨人口中傳出,那些血液轟然沖天而起,化作無盡血霧,注入那黑色圓環之內。

這些血霧似乎蘊含某種詭異至極的力量,沾染到那黑色圓環之后,便令上面的黑色符文多出了一絲猩紅之色,但黑暗之色卻是更加濃郁。

一團恐怖的黑光驟然爆發而出,橫掃虛空,瞬間就掃過了整座圣級陣法籠罩的區域。

轟隆!

遠處血神祭壇之上的血色光罩驟然震動了一下,「咔嚓」之聲響起,上面竟出現了一道道清晰的裂痕,讓眾人目光一縮。

濃烈的黑光壓過

了陣法散發而出的火焰之芒,讓那熊熊燃燒的青玉琉璃焰,都是不由的一黯。

這很不可思議,因為這力量竟壓制了天地異火。

眾人無不駭然,皆是朝著那黑色圓環看去。

下一刻,一股仿佛能夠毀天滅地般的神威陡然彌漫整片虛空,那黑色圓環散發而出的黑色光芒似乎達到了極點,隨后轟然爆發……

免費閱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8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