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842章 再聞大戰消息賠償大開口劍血魚領地

第1842章 再聞大戰消息賠償大開口劍血魚領地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842章 再聞大戰消息賠償大開口劍血魚領地

“啊……”

慘叫聲不斷從劍魚鲆的口中傳出,而后慢慢微弱了下去。

四頭上位魔皇級巔峰的血族黑暗種,其吸血能力何等恐怖,就算是劍魚鲆這樣絕頂皇級巔峰存在也撐不住一時半會兒。

太慘了!

真的太慘了!

血神分身忍不住搖頭,同時心中也十分解氣。

這老東西之前一副吃定他的樣子,還要請他回去“做客”,屁的做客,分明就是赤果果的綁票。

現在好了,終于自食惡果。

他這個血子背后也是有靠山的好嗎?

真以為他好欺負啊。

之前在血鯤巢穴之內被眾多黑暗種圍攻,那是因為還在傳承搶奪階段,沒有辦法,只能靠自己的實力。

可如今就不一樣了,傳承已經到了他手中,別人再想從他手中搶過去可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別說是他不允許,就是血族也不允許啊。

不死血海本來就是為了培養血族的天才,那血鯤傳承更是血族留下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傳承。

劍血魚一族完全是拎不清,居然還想從血族手中搶奪血鯤傳承,這不是虎口奪食嗎?

何況血神分身還有著血族血子的身份,血族更不可能看著他得到的傳承,再被奪去。

當然,對于各族的一些天才,血族也會有所包容。

如果一開始是其他種族的天才得到的血鯤傳承,血族不會動它,只會將其收入麾下,讓那天才為血族效力。

可惜它們根本沒能成功。

血神分身這個妖孽橫空出世,連血族的一些頂尖的中位魔皇級天才都無可奈何,其他種族的天才又能翻起什么浪花呢。

“吸!狠狠的吸!”血神分身在一旁給幾位血族黑暗種打氣。

幾頭血族黑暗種有點無語,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道:“你不來點?”

“不了!不了!我對這老家伙過敏,不喜歡吸他的血。”血神分身連忙搖頭道。

劍魚鲆:“……”

它這是被嫌棄了嗎?

絕對是被嫌棄了吧!

混賬!

欺魚太甚!

“各位前輩請盡情享用。”血神分身做了個“請”的姿勢。

“這位血子真是客氣。”

幾頭血族黑暗種對視了一眼,心中同時冒出這樣一個想法。

身為血族,誰又能拒絕一頭絕頂皇級巔峰星獸的本源之血呢。

就算對于上位魔皇級來說,這都是好東西,何況是中位魔皇級。

所以它們完全不相信血神分身會嫌棄這劍魚鲆的本源之血,對方完全是給它們送福利啊,肯定是為了感激它們前來相助。

妙人!

這位血子是個妙人!

幾頭上位魔皇級巔峰血族黑暗種對血神分身的好感度瞬間飆升。

好感度1111……

血神分身如果知道它們都腦補了些什么,一定會直接笑出聲來。

身為一個純正的人類武者,思想上絕對是端正的,他絕對不會像它們一樣撲在血食身上吸血。

頂多就是用能力吸收一些本源之血而已。

有人會問,這有區別嗎?

當然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區別的。

這其中的區別就跟茹毛飲血,和用火煮熟食物來吃是一個道理。

“哈爽!”

血蘭特從劍魚鲆的身軀之上抬起頭,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顯然這頭絕頂皇級巔峰星獸的本源之血讓它狠狠飽餐了一頓。

另外三頭黑暗種也抬起了頭,完成了這次進食。

“幾位前輩吃飽了嗎?沒有的話,這里還有三頭呢。”血神分身指著劍魚鲬等三頭劍血魚一族強者的尸身,說道。

四頭血族黑暗種看了過去,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異色。

三頭絕頂皇級的劍血魚!

雖然沒有達到絕頂皇級巔峰,實力最強的也不過是絕頂皇級四五層的樣子。

但這位血子能夠在它們趕來之前,便將其擊殺,實在是令人驚訝。

早就聽聞,這位血子在下位魔皇級之時,就敢和魔尊大人硬懟,如今想來果然不是虛言吶。

一時間,它們對血神分身的重視又加深了幾分。

“不了,一頭絕頂皇級巔峰星獸的本源之血已經足夠,這些是你的戰利品。”血蘭特笑道。

“血子的實力當真令人驚訝,居然能夠在我等降臨之前擊殺三頭絕頂皇級存在。”血歐斯看著三具劍血魚的尸體感慨道。

“是啊,換做我們中位魔皇級之時,可做不到這般。”血馬西搖頭道,看向血神分身的目光充滿了驚嘆。

“過獎了!過獎了!”血神分身連忙謙虛道:“不過其實還有三頭,剛剛戰斗之時被我收了起來,所以幾位前輩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倒不是他裝逼,而是面對幾頭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怎么也得亮一亮自己的肌肉,免得對方真的把他當做小輩來看待。

四頭上位魔皇級巔峰的血族黑暗種頓時陷入沉默。

“你是說……還有三頭絕頂皇級星獸都被你殺了?”血蘭特遲疑的問道。

“是的啊,方才實在太過兇險了,我差點小命不保啊。”血神分身心有余季的說道。

四頭上位魔皇級巔峰的血族黑暗種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一個中位魔皇級巔峰,居然擊殺了六頭絕頂皇級星獸?

足足六頭啊!

如果是其他人告訴它們,它們肯定覺得對方在開玩笑,開一個天大的玩笑。

但是眼前這位血子所說的話語,它們信了。

不信不行啊,三頭絕頂皇級劍血魚的尸體還懸浮在那里,它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

“幾位前輩真的不需要了嗎?絕頂皇級星獸的尸體我還是挺多的,而且都挺新鮮,剛殺的。”血神分身十分的熱情,就像一位主人招待著幾位前來家中幫忙的客人。

“……”血蘭特有點無言,這句話從一個中位魔皇級口中說出來,多少有點凡爾賽,它沉默了一下,與其他幾頭黑暗種對視了一眼,才搖頭道:“不用了!你留著吧。”

“幾位前輩實在太客氣了。”血神分身當即大手一揮,便將幾頭劍血魚的尸體收了起來。

不管是那劍魚鰏,劍魚鲙,還是劍魚鲬,它們的靈魂體都沒有出現,大概是畏懼那四位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不敢現身。

這倒是省了他不少事,直接將尸體收起來,讓本體封印它們的靈魂體。

至于那頭血風噬靈雀,其實還沒死,不過早就已經被他收進了吞噬空間,給本體封印了。

至于劍魚鲆,王騰用真視之童看去,發現它竟然還沒死。

不過這頭絕頂皇級巔峰的劍血魚,他自然沒有什么想法,直接送給了血蘭特它們。

它們留著劍魚鲆的性命,估計還有其他打算。

隨后王騰才看向四周,讓血神分身將屬性氣泡統統拾取了起來。

他沒有急著盤點,準備回去后再來清點這次的收獲。

這時,血蘭特等人的目光卻是落在血煞雨殺大陣之上,正饒有興致的打量著這座陣法,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這座陣法是血子布置的嗎?”血歐斯問道。

“不錯。”血神分身目光一閃,卻是直接點頭,感慨不已的說道:“這次運氣太好了,血鯤傳承之中有著一些遠古符文的傳承知識,讓我從宗師級巔峰晉入了圣級,這才能夠布置出這么一座圣級陣法來對敵。”

對于他什么時候布置的這座陣法,其實知道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血族之人更是都死了。

這還要歸功于此地的特殊環境,有著那濃郁至極的血煞霧氣環繞,若是沒有靠近此地,外人很難發現什么。

至于一些血海生靈早前曾經看到這座陣法,倒也不礙事。

那些血海生靈散布于不死血海之中,想要找到它們,可沒有那么容易。

而王騰之所以要將時間調換一下,完全是因為那血族寶庫被盜之事,若是讓人知道他原先就是圣級符文陣法師,估計對他的懷疑就會加深不少。

當然,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這都無妨。

畢竟他還是血族的血子!

“圣級符文師啊!”四頭上位魔皇級巔峰的血族黑暗種看向血神分身的目光頓時變得更為鄭重起來。

一位圣級符文師的身份,已經絲毫不弱于它們了,甚至在某些方面,還要隱隱超過它們。

尤其是這位血子如此的年輕,天賦之高實在令人驚嘆,未來不可限量啊。

若是能夠與其打好關系,以后好處定然不少。

“沒想到血子不但武道天賦強大,連這符文陣法方面的天賦,都如此驚艷,這真是我血族之福,難怪始祖大人力排眾議,讓你成為了血子。”血蘭特道。

“是啊。”血歐斯也是感慨不已的點了點頭,說道:“以后誰若是再說血子沒有資格,我第一個反對。”

“不錯,我棘秘魑族也會站在血子這邊。”血契曼目光一閃,沉聲道。

“幾位前輩實在太看得起我了,都是僥幸而已。”血神分身心中大笑,表面卻不露絲毫,連忙謙虛的說道。

“血子不必多言,你的天賦有目共睹,而且經此一戰,十三氏族內反對你的聲音應該會越來越少,畢竟能夠擊殺六頭絕頂皇級星獸,在年輕一輩當中,你絕對是第一人。”血蘭特道。

“我看就算是其他種族,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也沒有多少吧。”血歐斯笑道。

“嘿嘿嘿,這次我黑暗種族向光明宇宙開戰,各族天才都將前往,而我血族有血子在,必定能夠大放光彩了。”血馬西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嘿嘿一笑,說道。

“哦?”血神分身心中一緊,但并未表現出來,只是略作好奇的問道:“不知那邊戰事如何了?”

他來到黑暗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當初便聽說要在數月內集結大量黑暗種兵力,對光明宇宙展開大范圍攻勢,如今不知已經到了何種地步。

其實他很想早點回歸光明宇宙,但想要在黑暗世界獲得一定的身份與話語權比想象中要難很多。

他如今能夠做到這般地步,其實可以算是很快了。

如果換成其他人,連站穩腳跟都很困難,一個下界上來的人,毫無底蘊,卻成為了血子,只會被十三氏族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軍隊已經集結,而各族的天才也在準備前往。”血蘭特也沒有感覺奇怪,畢竟所有血族之人都知道他是從下界上來的,不知道戰場前方的情況很正常,當即說道。

“這么說還未開戰?”血神分身有點意外,不動聲色的問道。

“確實還未全面開戰,但小規模的戰斗已經開始打起來了。”血歐斯道。

“那各族的天才準備什么時候前往?”血神分身心中悄然松了口氣,緊接著問道。

這是和他相關的信息,天才參戰,總不能少了他這個血子吧。

“快了,就在幾天之后,應該就會做出決定了。”血蘭特看到他那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不由神秘的笑道。

“幾天之后!”血神分身心中微驚,沒想到這么快。

看來他很快就可以回歸了。

只是到時候以什么樣的方式回去,還要好好的思量思量。

這血族血子的身份一定要好好運用一下。

“本來十三氏族是不打算讓你去的。”血馬西突然道。

“嗯?!”血神分身眉毛一挑,雖然有些驚訝,但并沒有太過失態,因為他注意到對方話語中的“本來”二字,當下問道:“為何?”

“因為之前你只是下位魔皇級巔峰,所有人都覺得你真正的實力與中位魔皇級,甚至上位魔皇級天才相比,差了太多。”血馬西解釋道。

“現在就不一樣了,你得到了血鯤傳承,從下位魔皇級巔峰光速達到中位魔皇級巔峰,而且擁有了擊殺絕頂皇級星獸的實力,這意味著你真正擁有了與上位魔皇級抗衡的資本,在戰場中可以發揮的作用很大,而且你現在還是一位圣級符文陣法師,所能發揮的作用更大。”血契曼笑著說道。

“在戰場之上,一位圣級符文陣法師,連魔尊大人恐怕都會很重視。”血蘭特頷首道。

“看來我的運氣真的不錯。”血神分身笑道。

“運氣是一部分,天賦和實力同樣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你之前沒有相應的底蘊,即便得到了血鯤傳承,也達不到如今這般地步。”血蘭特搖了搖頭,認為他太過謙虛。

“我們現在回去嗎?”血神分身沒有再追問出戰的事情,話音一轉,問道。

“不急,還有一件事要辦。”血蘭特笑道。

“還有事?”血神分身微微一愣。

四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卻是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沒有解釋了什么。

血神分身看著它們,不知道它們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只好耐心等待。

所幸并未等太久,片刻之后,這片海域之下突然有著血浪翻滾起來,而后一頭頭劍血魚冒了出來。

“咦?!”血神分身輕咦了一聲,目光一閃,似乎有些明白了過來。

他目光在這些劍血魚身上掃過,尤其是在那為首的一頭劍血魚身上頓了一下。

魚頭人身!

絕頂皇級巔峰!

這居然又是一頭絕頂皇級巔峰的劍血魚。

而且,在這些劍血魚當中,不乏魚頭人身的劍血魚強者,顯然都是絕頂皇級。

這數量可不少。

難怪劍血魚一族能夠成為這片血煞海域的霸主。

只不過此刻它們的神色卻是不斷變化,眼神中浮現出屈辱,不甘,憤怒,恐懼等等復雜至極的情緒。

這些劍血魚一族的強者平日絕對是這血煞海域中一方霸主級的存在,可如今卻再也沒有了原本的威勢,就像是被人拔掉了利爪與獠牙的雄獅,有種落寞悲涼之感。

血神分身心中冷笑,根本沒有絲毫同情。

這都是它們自找的。

這時,他的目光突然又是一頓。

在眾多劍血魚當中,有一頭較為年輕的劍血魚,赫然正是之前他在血鯤巢穴中遇到過的劍血魚一族的天才——劍魚鯖!

兩人目光對視。

劍魚鯖的眼神頓時微微顫動。

原本它對這血族血子極為不服,甚至有些看不起他,因為第一次相遇時,對方只是下位魔皇級而已,在它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它認為對方只是運氣好,比它先一步得到了血鯤傳承,沒什么了不起。

后來血鯤巢穴內的一戰,才讓它明白,眼前這血族血子的實力完全不能用下位魔皇級來推測。

能夠以一己之力鎮壓各族天才,可見對方一開始不過是在扮豬吃虎。

而如今,連絕頂皇級強者都隕落在了對方手中,這種實力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它又有什么資格去和對方比較?

而且對方有血族撐腰,讓劍血魚一族不得不低頭,如今全族之人都被血族強者一句話叫了出來,要給它們賠禮道歉。

很顯然,不論是地位,還是實力,這位血族血子都要遠遠的超過了它!

恐怕連血金斯,血其羅等天才在這位血族血子面前,都無法抬起頭來了。

此時此刻,它才明白自己原本的驕傲是多么可笑。

在血族面前,劍血魚一族終究只是仆人而已。

血神分身只是看了它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說實話,從一開始他就沒怎么拿這劍血魚一族的天才當回事。

如今自然更不會將其放在眼中。

劍魚鯖看到這一幕,童孔微微一縮,內心滿是屈辱,但在這種情況下,它卻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血神分身看了血蘭特等人一眼,心中似乎有些明白了過來,嘴角不由泛起一絲弧度。

這是要興師問罪啊!

他對劍血魚一族的作為,確實極為憤怒,但從未想過要讓幾頭上位魔皇級的血族黑暗種為他出頭,對方能過來相助已經算很好了。

可沒想到,它們卻不聲不響的做了。

這當真可以算是一個驚喜。

當然,他也知道這幾頭上位魔皇級血族黑暗種估計是看在他圣級符文陣法師的身份,才會做到這般地步。

不然一開始為何連提都沒提一句?

這就是亮肌肉的好處。

自己的肌肉不夠強壯,別人只會看不起你,但若是足夠強大,別人就會敬你畏你,對你十分客氣。

“這幾頭血族黑暗種倒是有些意思。”吞噬空間內,王騰本體忍不住搖頭失笑。

“不知道劍血魚一族能給你帶來什么驚喜?”圓滾滾興沖沖的說道:“它們在這里生存了這么久,沒準有什么寶物。”

“想多了,有那四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在,太好的寶物可輪不到王騰。”冰蒂絲潑了一盆冷水。

“倒也是。”圓滾滾頓時焉了,有些失望。

“看看再說吧,那幾頭黑暗種既然想和我打好關系,肯定不至于做的太過分。”王騰道。

正當王騰和圓滾滾,冰蒂絲交流之時,血蘭特等上位魔皇級也是開口,聲音澹澹傳出:

“劍血魚一族,你們對我血族血子出手,該當何罪?”

四頭上位魔皇級巔峰的血族黑暗種俯瞰著下方,氣勢隱隱散發而出,神色輕蔑至極,即便是面對著對方絕頂皇級巔峰存在,眼神之中亦是充滿了不屑。

那為首的劍血魚一族強者面色微微變化,眼神急速閃動了幾下,才嘆息了一聲,沖著天空抱拳道:“我是劍血魚一族的族長劍魚鮶,對于劍魚鲬的所作所為我一開始并不知曉,不過它們既然對血族血子出手,是我族之罪,我劍血魚一族愿意賠償。”

“不知曉?”血蘭特澹澹一笑,不置可否,問道:“你們想怎么賠償?”

“我族保存了一批血煞石,愿意作為賠償,送給這位血子。”劍魚鮶道。

“血煞石?”血神分身目光微閃。

“這血煞石可以用來修煉血煞之力,感悟血煞領域。”圓滾滾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血煞石?我當是什么東西,這對沒有修煉血煞領域的人來說就是雞肋,你們莫非想湖弄我?”血蘭特搖了搖頭,道:“這些東西顯然不夠!”

“我們可以再出十萬血海源晶。”劍魚鮶面色微變,立刻道。

“十萬血海源晶,打發乞丐呢。”血歐斯輕笑道。

“三十萬血海源晶,這是極限了,我們也沒有多少儲量。”劍魚鮶咬了咬牙,說道。

“不夠!”這時,輪到血馬西開口。

血神分身不由看了它們一眼,覺得這幾頭血族黑暗種簡直比他還要黑。

輪番上陣,這是要把劍血魚一族掏空啊。

劍魚鮶亦是面色發黑,它一早就料到這些血族不好打發,可沒想到對方會這么黑。

三十萬血海源晶都不滿足。

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劍魚鯖緊緊攥住了拳頭,內心屈辱無比,但卻沒有任何辦法。

其他劍血魚一族的存在同樣如此,全都沉默,只能默默的承受這種屈辱,因為它們根本無法反抗血族。

一直以來它們都很驕傲,覺得自己可以和血族抗衡,即便是血族在這片海域都無法奈何它們。

可如今它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天真。

血族確實輕易不來,但來的時候,足以讓它們感到絕望。

劍魚鮶的面色不斷變化,似乎極為遲疑,它怕這幾頭血族黑暗種根本喂不飽,但若是不滿足它們,劍血魚一族今日可能真的要面臨滅頂之災。

在不死血海之內,劍血魚一族根本逃不掉。

血族強者一旦降臨,劍血魚一族只能乖乖認命,而眼前這四頭上位魔皇級巔峰的血族強者就是一個信號,如果劍血魚一族再不識趣,恐怕下一次降臨的就是魔尊級存在了。

所以它們根本不能反抗。

這一刻,它心中簡直把劍魚鲬幾個罵了個半死,都說了不要得罪血族,它們偏偏不聽,非要搶奪血鯤傳承,還覺得是它這個族長太過軟弱。

血族是那么好得罪的嗎?

如今劍魚鲬幾個不但搭上了自己的性命,還要連累全族,當真是劍血魚一族的罪人吶。

“我愿意開放劍血魚一族的寶庫,讓幾位挑選。”最終,劍魚鮶嘆了口氣,說道。

“族長!”

“族長!不可啊!”

“怎么能開放寶庫讓外人挑選!”

四周的劍血魚一族強者頓時面色大變,紛紛出聲阻止。

血蘭特等人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血神分身有些驚訝,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劍血魚一族的族長,能做到這一點,這劍魚鮶真不是個簡單角色啊。

“夠了!”

劍魚鮶大喝一聲,冷聲道:“我是劍血魚一族的族長,如果你們還認我這個族長,今日便聽從我的命令,打開寶庫,讓幾位血族的大人挑選。”

“若是不聽,我這族長不當也罷,你們另選高明吧。”

一群劍血魚強者見它如此決然,甚至不惜拿自己的族長身份來命令它們,頓時面色一變,全都陷入了沉默。

“怎么,你們決定好了嗎?我們可沒有時間在這里陪你們浪費。”血蘭特澹澹道。

“幾位請隨我來吧。”

劍魚鮶掃視了一眼四周,沖著血蘭特,血神分身等人抱拳道。

“走吧!”

血蘭特等幾位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微微一笑,便準備跟著對方進入血海深處。

“對了,你這陣法可以散去了。”

血神分身看了一眼劍血魚一族的強者,有些遲疑。

“放心吧,它們不敢怎么樣的,若是還不老實,魔尊大人會親自出手。”血蘭特意有所指的說道。

劍魚鮶內心凜然,表面依舊保持著恭敬,心中更是升不起半點反抗的念頭。

其他劍血魚聞言,全都是面色微變,看向血蘭特等存在的目光變得極為驚懼,終于是打消了心頭最后的一絲不甘。

血神分身點了點頭,勐然蹲下身,精神念力匯聚手掌之上,令其泛起澹澹的黑金色光芒。

那黑金色光芒之中,赫然有著澹澹的邪惡,黑暗之意彌漫而出。

下一刻,他將手掌按入腳下的圣級陣法之中,一陣轟鳴驟然響起。

原本正散發著暗紅色光芒的陣法勐地停止了遠轉,上面的符文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消散,以血神分身為中心,快速蔓延整座陣法。

不到片刻之間,整座陣法便消失無蹤,彷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這座兩次解救他于危難之中的圣級陣法,此刻終于功成身退了。

四頭血族黑暗種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異色,它們來的太晚,沒有見到他動用這座陣法的威力,如今算是初虧他的一絲符文陣法造詣。

它們雖然不是符文陣法師,但卻也知道,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消散一座圣級陣法,并非什么易事。

而這位血子能做到這一點,多少說明他的陣法造詣確實不低。

“圣級符文陣法是!”劍魚鮶等劍血魚一族的存在心中亦是極為凝重,甚至有些悔恨,它們若是知道這血族血子能夠布置圣級陣法,又怎會淪落到今日這般地步。

可惜知道的太晚了。

一切都遲了。

劍魚鯖目光驚駭的看了一眼血神分身,眼底忍不住升起一絲震撼,對方竟然還是一位圣級符文陣法師。

他到底是怎么修煉的?

該死,難道這世界上真有這種妖孽一般的天才嗎?!

“可以走了。”血神分身拍了拍手,彷佛做了一件極為輕松的事情,沖著血蘭特等黑暗種道。

血蘭特點了點頭,示意劍魚鮶帶路。

劍魚鮶沒有再遲疑,立刻帶著眾人潛入血海深處。

它們一路疾馳,朝著這片血煞海域的最深處進發。

隨著越潛越深,血神分身明顯感覺到這血海之下的血煞之力變得更為濃郁,甚至連血煞之意都變得十分濃郁。

若非王騰的遠古血煞之意經過血鯤殘骸的洗禮,已經達到了足以媲美不朽級意境的五階層次,在這個地方修煉,倒是很容易提升血煞之意。

大概十來分鐘之后,下方驟然放棄了澹澹的暗紅色光芒,即便在這深邃的血海深處也極為的明顯。

那暗紅色光芒是在一片石壁之上,海底的石壁,下方則是一條深深的大海溝。

大海溝之內,大量的劍血魚在其中遨游,宛如一道道劍光穿梭,顯得十分奇異。

“這里就是我劍血魚一族的領地了。”

劍魚鮶目光復雜,看了下方一眼,最終對血蘭特,血神分身等人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9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