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794章 新的黑暗之火狐假虎威血子饒命

第1794章 新的黑暗之火狐假虎威血子饒命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794章 新的黑暗之火狐假虎威血子饒命

(女生文學)

血吉寶戰戰兢兢,內心很是忐忑,不知道血神分身要干什么?

難道這位血子有什么特殊癖好不成?

一想到平日聽到的某些關于同族的傳聞,它便忍不住打了個寒戰,渾身都冒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太可怕了。

為什么它們會有那樣的癖好?

同為血族黑暗種,它對于某些同族的喜好完全是嗤之以鼻。

但是現在面對如此強勢的血子,它又該如何?

是從了呢?還是從了呢?還是從了呢……

血神分身并不知道血吉寶在想什么,如果知道它有這般齷齪的想法,定然一巴掌拍過去。

什么幸運屬性,敢污蔑他的清白,統統都給我滾到一邊去。

這幸運屬性他就是不要,也得打死滿前這頭滿腦子齷齪的血族黑暗種。

所幸他并未想到這茬,此刻完全被幸運屬性迷住了眼睛,笑瞇瞇的看著血吉寶,說道:“這不死血海你一定很熟悉吧,不如帶我四處逛逛啊。”

以對方的運氣,再加上他自己的運氣,沒準可以在不死血海得到不少機緣。

對了,還有紫夜!

到時候把紫夜也給放出來,她的運氣也很不錯。

只是不知道這么長時間過去,她的運氣是否還是一如既往的強大。

當初第一次見到紫夜時,王騰對她的運氣當真可謂是驚為天人。

若是以他們三人的運氣,這不死血海再廣闊,也擋不住他們尋找各種機緣。

正當王騰美滋滋的想著此事之時,血吉寶聞言卻是不由一愣,遲疑道:“就……就這樣嗎?”

“不然呢?”血神分身皺眉看著它。

這頭血族黑暗種看起來真的有點不大聰明的樣子。

他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居然還是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哦哦好。”血吉寶連連點頭:“不瞞血子,我已經進入這不死血海三次,對于這一片海域還是很熟悉的。”

“三次。”血神分身看了它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道:“能夠在中位魔皇級就進入不死血海三次,看來你的實力很不錯啊,不然豈能得到這么多貢獻值。”

“呵呵,血子過獎了。”血吉寶干笑道。

不知道為什么,它總覺得血子似乎能夠看穿它一般。

就在這時,后方的巖漿之中驟然響起一陣轟鳴,一股炙熱無比的溫度從后方席卷而來。

“成了!”

吞噬空間內,王騰頓時眼睛一亮,似乎感應到了什么。

血神分身頓時轉頭看去,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任由那熱浪席卷而來,身形卻半點都沒有動一下。

“是那朵天地異火?!”血吉寶心頭微微一震,也是立刻看了過去,眼中倒映著那朵轟然爆發的黑色火焰,內心滿是震撼。

“融合完成了。”

王騰心中微喜,通過與黑暗之火的聯系,他已是能夠感應到一絲來自于黑暗之火的喜悅之意。

不過那絲冥冥之中的聯系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他明顯可以感覺到一種更為清晰的意志,不像之前那么懵懵懂懂,宛若剛出生的嬰兒。

“果然擁有了靈智。”王騰心中一動,心中已是猜到了什么。

轟隆隆!

前方的巖漿之中,黑色火焰在劇烈翻滾,并快速膨脹,瞬間便有席卷這整片巖漿之勢。

那巖漿碰到黑色火焰,均無法抵擋,轉眼便被蒸發,竟是化作了蒸汽。

“這!

!”血吉寶駭然,連忙出聲道:“大人,這天地異火要爆發了,我們還是先退出去吧。”

“你先出去吧。”血神分身澹澹道。

“可是……”血吉寶還想再勸說。

“不必多言,這天地異火傷不到我。”血神分身隨手一揮,血靈飛舟直接載著血吉寶朝著火山之外沖去,根本沒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

有著蠱惑之種的存在,王騰一點也不擔心這血吉寶會跑掉,如今只不過是先讓它暫避黑暗之火的威勢罷了。

不然以它的實力,在黑暗之火的恐怖威力之下,就算能夠抵擋,也會受傷。

隨著血靈飛舟飛走,黑暗之火亦是爆發,滾滾黑焰瞬間將此地淹沒。

血吉寶站在血靈飛舟之上,回頭望去,只看到血神分身被黑色火焰淹沒的情形,內心頓時一片驚駭。

血子沒有半點準備,該不會被天地異火吞噬了吧?

它只當血神分身亦是剛剛發現這朵天地異火,還沒有將其收服。

如今看到這一幕,自然以為他兇多吉少。

天地異火何等恐怖,就算是以血子的天賦,若是沒有半點準備,也決計無法將其收服的啊。

血吉寶內心思緒翻騰,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如果血子死在里面,這血靈飛舟自然還是它的,而且那朵黑暗之火,它以后也有機會染指。

但是一想到如此驚才艷艷的一位血子,竟然死在這里,它心中也是難免有些惋惜和遺憾。

它之前說的話沒有半點虛假,它對這位血子確實是極為敬仰的。

而且剛剛血子更是讓它乘坐血靈飛舟先走,這讓它心中不禁有些復雜起來。

也許那位血子是有些惡劣,但并未傷它性命,也算是對它仁至義盡了。

要知道它之前可是打算搶奪黑暗之火的,若是換成其他天才,恐怕早就將它擊殺了,哪里還會讓它先走。

血靈飛舟沖出了火山口,來到外界的海域之中,但是它并未停下,依舊朝著更遠處飛去,直至飛出了數萬米之遠,才緩緩停了下來。

轟隆隆!

黑色火焰從火山口席卷而出,頓時彌漫這一大片海域,將那猩紅色的海水都映照成了漆黑之色,顯得極為邪惡恐怖。

“唉。”血吉寶看著這一幕,內心震動不已,不由嘆息了一聲:“血子太托大了,這天地異火如此恐怖,豈是那么容易收服的,果然他們這些天才都是太過自信了點,根本不知道茍的重要性。”

黑色火焰彌漫一大片海域,隨后在那火山口之上匯聚,竟是漸漸化作一頭龐大無比的純黑色火蟒。

那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單單是體型,便直接達到了數千丈之大,盤踞在火山口之上,宛如一頭黑色的巨龍一般,令人心季。

不過這自然不是真正的巨龍,只是一頭奇異的龐大火蟒而已。

它頭上長著一只黑色獨角,獨角上又遍布著血紅色紋路,看起來有些奇異。

而它的雙眸之中,一對猩紅色豎童冰冷而漠然,卻又莫名的流露出一絲絲炙熱與威嚴之意。

與此同時,在它的雙眸上方,一條豎痕赫然藏于麟甲之間,當是一只閉合的豎眼,與之前的火靈一模一樣。

其身上每一片麟甲都猶如堅硬無比的盾牌,散發著冰冷的漆黑色光澤,宛如金屬所鑄一般,但是上面卻燃燒著一朵朵黑色火焰,顯得更為奇異。

霎時間,一股炙熱,邪惡,且恐怖的氣息宛如無形的波紋,驟然席卷而出,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彌漫這一整片區域。

就連火山之外方圓數萬里的一大片海域,此刻都在這股氣勢的籠罩之下。

那炙熱的溫度,將大量猩紅色海水蒸發,讓這片區域頓時彌漫起了濃濃的血紅色霧氣。

一些血族黑暗種被吸引了過來,看到這一幕場景,紛紛猜測不已。

對于不死血海之內的異變,它們一般都極為熟悉,一看到如此情形,便如血吉寶一般,以為是什么寶物出世了,不過是猶豫了一下,就沖入了海水之中。

就在此時,一道恐怖的吼聲從海底之下傳出,音浪滾滾,讓大片海水炸開,翻起了驚濤駭浪。

“不好,難道是一頭星獸?”

一些血族黑暗種頓時停下了下潛的身形,面色陰晴不定。

從那吼聲來判斷,這頭星獸恐怕絕對不簡單,不少血族黑暗種打起了退堂鼓。

它們是來尋找機緣的,若是碰到強大的星獸,自然是能避開就避開。

不過也有血族黑暗種認為這里既然存在強大星獸,必然也存在不俗的寶物或是機緣,所以并未離去。

海底之下,血吉寶站在血靈飛舟之上,面色驚駭的望著遠處的龐大黑色巨蟒,內心震動不已:“完了!完了!這黑暗之火剛剛出世便如此可怕,血子絕對沒救了。”

“嗯,不對,這黑暗之火鬧出的動靜實在太大,有其他人被吸引了過來。”

突然,它面色一變,轉頭朝著遠處看去,已是能夠感覺到有一股股強大的氣息正在快速靠近過來。

嗖嗖嗖……

正想躲起來,幾道身影卻是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來到近前。

“哈哈哈……”

一陣大笑聲勐地從那幾頭血族黑暗種口中傳出,它們面露炙熱之意,目光死死盯著面前的龐大黑色火焰,彷佛看到什么稀世珍寶一般。

“天地異火!

“竟然是天地異火!”

“這是黑暗之火,乃是黑暗孕育之火,珍貴異常。”

“沒想到不死血海內竟然有黑暗之火的存在,血神偉力恐怖如斯,血神之上,請受我等一拜。”

“哈哈哈,我血族不死血海什么寶物沒有,其他種族還不相信,如今黑暗之火現世,看它們還有何話可說。”

一道道聲音從這幾頭血族黑暗種口中傳出,顯得極為興奮。

“可惡!”血吉寶面色難看,沒想到血子被吞噬,這黑暗之火依舊與它無緣。

這么多人被吸引了過來,哪里還有它的份兒。

此時此刻,血吉寶不禁有些懷疑人生,莫非它的運氣真的用光了?

不,它不相信。

這一定是運氣的另一種體現。

也許是覺得它無法收服這朵天地異火,所以才讓其他人捷足先登,如此一來,它就可以保住性命。

這豈不是運氣?

畢竟連血子都被那黑暗之火吞噬了,它又怎么可能收服的了這朵天地異火。

不錯,一定是這樣。

血吉寶說服了自己,頓時就想退走,它悄悄的控制血靈飛舟,但飛舟卻停在原地一動不動,彷佛壞掉了一般。

“怎么回事?”

血吉寶頓時一愣,有些發懵,連忙仔細查看了一番血靈飛舟。

沒問題啊。

飛舟之上的符文沒有半點破損,怎么會無法動用了?

它到底是宗師級符文師,總不至于看不出這艘飛舟是好是壞。

“嗯?”

這邊的動靜立刻引起了其他血族黑暗種的注意,它們紛紛看了過來。

“血吉寶!”

“居然是你這個廢物。”

“呵呵,是那個羲太族旁支出生的膽小鬼天才。”

“一個旁支能夠成長到這種程度,如果不龜縮著點,估計早就死了吧。”

幾頭血族黑暗種看清血吉寶的模樣之后,臉上皆是露出不屑之意,習慣性的冷嘲熱諷起來。

血吉寶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但是它已經習慣了,倒也不至于做出什么沖動之事,只是身下這艘飛舟到底是怎么回事?催動了半天,都無法動彈,讓它心中很是著急。

“血吉寶,這朵黑暗之火是你先發現的?”一頭血族黑暗種彷佛命令般澹澹問道。

其他黑暗種聞言,紛紛看了過來,一雙雙滿含惡意的目光落在血吉寶身上。

血吉寶頓時一個激靈,頭皮發麻,它知道這些黑暗種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它,它們一向如此。

血族是高傲且自負的,它們看不起出身比自己的低的人,尤其是實力無法超過它們時,更是會受到鄙夷和輕視。

這些年,血吉寶雖然一路崛起,但受到的不公待遇卻是不少。

要不是它足夠謹慎,且運氣不錯,根本不可能活到今日。

現在它感覺自己遇到了平生最大的危機,自身最大的逃命寶物血靈飛舟動不了,它根本無法逃過這些同族的追殺。

它們是不會允許其他人知道黑暗之火的存在的。

“該死,怎么辦?”血吉寶瘋狂催動身下的血靈飛舟,內心焦急無比:“動啊,怎么不動,瑪德老子不會真的要死在這里吧,不行,冷靜,一定要冷靜……”

它不斷深吸氣,極力讓自己內心平靜下來,腦海中思緒快速轉動。

“咦,這艘飛舟。”

突然,那幾頭血族黑暗種似乎發現了什么,眼睛微微發亮。

“我記得這血吉寶有一樣寶物,非常適合逃命,該不會就是此舟吧?”

“應該是了,飛舟上面的符文應當是遠古符文,十分玄奧與繁雜,這艘飛舟不簡單。”

小書亭

“你們看,那艘飛舟似乎出了問題,動不了了,否則這膽小鬼早就跑了。”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等,沒了這飛舟相助,我們要拿下它,簡直輕而易舉。”

這幾頭血族黑暗種盯著那艘飛舟,眼中不由露出貪婪之意,肆無忌憚的議論著,根本不怕血吉寶聽到。

“混賬!”血吉寶面色難看無比,內心憋屈到了極點。

“動手吧,免得夜長夢多,今日絕對不能讓它跑掉。”

幾頭血族黑暗種對視了一眼,冷冷說道。

“呵呵,我早就看它不順眼了,這膽小鬼簡直就是我血族的恥辱,今日便解決了它,免得出去丟人現眼。”

“少了個礙眼的家伙,也能讓我等好好謀算這朵天地異火。”

那幾頭血族黑暗種紛紛朝著血吉寶逼了過去,它們速度并不快,反而像是戲弄到手的獵物一般,眼中滿是戲謔之意。

對于血吉寶,它們一開始就看不上,但是對方卻一路崛起,與它們并列,被譽為天才,對這些中位魔皇級存在來說,這簡直就是恥辱。

“等等!”

緊急之下,血吉寶腦袋卻是出奇的清醒,腦海中頓時一道靈光閃過,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爆喝出聲。

“你們不能殺我,這黑暗之火不是我發現的,真正發現者另有其人,而且他就在此地。”

“嗯?”

那幾頭血族黑暗種頓時心中一凜,警惕的看向四周,這四周還有其他人,連它們都沒有發現?

但是一番探查之下,卻是發現根本沒有其他人存在,這幾頭血族黑暗種都是面色陰沉,冷冷盯著血吉寶。

“你敢騙我們?”

“呵呵,我何必騙你們,你們以為我為何還待在此處,真以為我的飛舟壞了不成,也不用你們的腦子好好想想。”血吉寶強制鎮定下來,雙臂環抱,冷冷看著對方,冷笑道。

“不可能,你根本沒有其他同伴,當我們不知道嗎?”一頭血族黑暗種道。

“你知道個屁。”血吉寶呵呵一笑,滿臉不屑:“告訴你們吧,我早就投靠了血子殿下,不然你們以為我能夠發現這朵黑暗之火嗎?”

“血子!”幾頭血族黑暗種頓時一驚。

血子的威名最近實在太盛,連血克利這等梵詩特氏族的頂尖天才,都敗于他手,它們的實力更是無法與其相比。

因此,此時驟然聽聞血子之名,這幾頭血族黑暗種心中都是大吃一驚,內心頓時緊繃了起來。

“血子在此地?”幾頭血族黑暗種面色變幻不定,死死盯著血吉寶,似乎想要看出它是否在撒謊?

如果血子真的在這里,它們麻煩可就大了。

“自然。”血吉寶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它可沒有撒謊,血子剛剛確實在這里。

幾頭血族黑暗種頓時游移不定,目光在四周掃視而過,內心警惕到了極點。

氣氛頓時凝固了下來。

血吉寶毫不示弱的看著對方,內心卻是在打鼓,后背已是被冷汗浸濕,若是不能唬住這些家伙,它就死定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雙方就這么僵持了下來,誰也不敢先動手。

這些血族黑暗種十分忌憚血神分身。

它們聽說過血神分身的事,那幾個敢于挑戰他的天才,下場都很慘,它們此刻若是動手,后果難料。

“不可能,血子若在此地,怎會不現身?”過了片刻,一頭血族黑暗種終于是忍不住,盯著血吉寶,咬牙說道。

“呵呵,血子正在收服黑暗之火,自然暫時無法現身,你們這么急著拜見血子,可以進去找他。”血吉寶冷笑道。

“你敢耍我們。”一頭血族黑暗種面色鐵青,冷冷道。

“我可沒有耍你們,這黑暗之火之所以會爆發,便是因為血子殿下。”血吉寶老神在在的說道,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它們動手。

此時誰先勢弱,誰就輸了。

比的就是一股氣勢。

只要肯定血子還在黑暗之火內,它們就會投鼠忌器,不敢動手,不然便要做好承受血子怒火的準備。

幾頭血族黑暗種果然沉默下來,面色不斷變幻,宛如開了染坊一般,它們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在暗中傳音交流,卻是遲遲不敢動手。

“怎么辦?”

“難道那位血子真的在黑暗之火內?”

“這血吉寶什么時候投靠了血子?”

“不是沒有可能,對方可以說是毫無背景,直接投靠那位血子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該死,若真是血子,就麻煩了。”

“怕什么,就算那位血子在這里,它未必能夠收服黑暗之火,在沒有充足準備的情況下,就算它天賦再高,也會被黑暗之火吞噬。”

“不錯,依我看,還是殺了那血吉寶為好,殺了它之后,我們先離開之地,到時候再回來查看黑暗之火的情況,這黑暗之火動靜太大,肯定會引來其他人,誰能奪得黑暗之火還說不定呢。”

它們商議了一番,最終做出了決定,目光瞬間冰冷下來,全都冷冷的看向血吉寶。

血吉寶頓時預感不妙,一股涼意從嵴椎骨直沖天靈蓋,死亡危機將它籠罩。

這幾頭血族黑暗種的眼神充滿惡意。

它們要……殺它!

“艸!”

一聲爆喝,血吉寶再也堅持不下去,立刻收起血靈飛舟,轉身就逃。

“想走!”

那幾頭血族黑暗種身形一閃,便將血吉寶四周包圍了起來,根本沒有給它逃走的機會。

“你們難道不怕惹怒血子殿下嗎?”血吉寶面色難看,大喝道。

“誰知道你是不是打著血子的名號招搖撞騙。”一頭血族黑暗種冷笑道。

“不錯,我們這是替血子清理掉一些到處借用他名義的敗類。”另一頭血族黑暗種亦是澹澹說道。

“你們!”血吉寶大怒不已,這幾個混蛋簡直無恥至極,居然反咬一口。

“殺!”

幾頭血族黑暗種不再廢話,一聲爆喝,朝著血吉寶沖去。

轟!轟!轟……

雙方大戰爆發,雖然血吉寶就一個人,但手段卻是不少,竟然暫時抵擋了下來。

原力余波不斷朝著四周爆發而開,在海中激蕩起了道道恐怖的暗流。

血吉寶奮力抵擋,底牌頻出,但沒一會兒,終究是無法抵抗,被對方的幾道攻擊同時擊中身軀,口中大口的咳出鮮血,傷勢嚴重。

“死吧!”一頭血族黑暗種獰笑,雙手成爪,朝著血吉寶的心臟抓去。

血光乍現,凝聚成爪。

這一擊,便可以將其心臟挖出。

它要好好的品嘗這膽小鬼的心臟。

“我要死了嗎?”血吉寶眼睜睜看著那道血爪極速而來,面色慘白無比,內心充滿了不甘。

它一路小心翼翼,才最終成長到這種地步,沒想到今日竟然要死在這里。

“我不甘啊!”

一聲怒吼在血吉寶內心響起。

轟隆!

突然,一聲轟鳴勐地在幾頭血族黑暗種身后響起,還不能它們反應過來,一股炙熱無比的溫度已是席卷到了近前。

“不好!”

幾頭血族黑暗種面色大變,心中驟然生出不祥的預感。

而在血吉寶的眼中,卻是看到了足以讓其銘記終生的一幕,它內心震動,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勐然浮現——難道血子還活著?

只聽見一聲奇異無比的怒吼傳來,那頭由純黑色火焰凝聚的巨蟒赫然暴沖而至,瞬間將幾頭血族黑暗種淹沒。

“吼!”

“吼!”

幾頭血族黑暗種感覺到危機,口中紛紛發出怒吼,體內原力爆發,想要抵擋那恐怖的溫度。

但是剛剛融合了火靈的黑暗之火卻是分外恐怖,竟是直接破開了幾頭血族黑暗種的防御,將它們徹底淹沒,黑色火焰焚燒它們的身軀。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血吉寶呆愣愣的站在原地,那黑色火焰巨蟒氣勢洶洶而來,但是將其面前的幾頭血族黑暗種淹沒之后,卻是生生停在它的面前,并未傷到它分毫。

還不等它回過神來。

下一刻,在那黑色火焰巨蟒的頭頂之上,一道血紅色身影緩緩浮現而出,俯瞰著它。

“血子!”血吉寶又驚又喜,立刻伏跪而下。

血子果然活著!

而且看樣子,似乎還將這黑暗之火給收服了?

簡直不可思議。

這才多長時間啊,血子竟然將黑暗之火收服了,它從未聽說過哪個人收服天地異火用時如此之短的,當真是匪夷所思。

與此同時,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之意亦是在他的心頭浮現而出。

既然血子還活著,那么它的性命自然是無憂了。

“血子!”

那幾頭渾身燃燒著黑色火焰的血族黑暗種滿臉都是痛苦與驚駭,望著血神分身,不由驚呼出聲。

血子竟然真的在此地!

該死!

早知如此,它們怎么敢動手。

一時間,這幾頭血族黑暗種心中都是被絕望與驚恐所充斥,立刻求饒起來:

“血子饒命!”

“我等再也不敢了,血子饒命啊!”

“血子殿下,這都是誤會,誤會啊,我們愿意賠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4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