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787章 名望計劃通洗劫第一層寶庫被發現

第1787章 名望計劃通洗劫第一層寶庫被發現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787章 名望計劃通洗劫第一層寶庫被發現

空白屬性降低,王騰決定找時間再進一次黑暗虛擬空間。

里面的黑暗星獸,可以給他提供不少空白屬性。

這種薅羊毛的好地方不能放過。

這邊,他雖然很心痛,但是并沒有失去理智。

光有顛倒逆空縮影大陣還不夠,顛倒逆空縮影大陣只能讓他混入血族寶庫而不被發現,但是在偷盜寶物的時候,那么多寶物消失,難保不會被察覺。

“對了,能不能用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投影之法,投影出寶物的虛影?”王騰突然想到了一茬,眼睛微微一亮。

他立刻閉上眼睛,精神念力從眉心處席卷而出的同時,體內的空間之力也隨之而動,隨后在精神念力的帶動下,在四周的虛空銘刻了起來。

虛空銘陣!

這種手段對于別人來說,有點困難,但是王騰也不是沒玩過,不算陌生。

他打算臨時銘刻一座顛倒逆空縮影大陣出來試試成效。

幸好剛剛將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屬性提升到了大成,熟練度大大提升了起來,不然此時可沒有這么順利。

一道道復雜玄奧的符文在虛空中刻畫了出來,一道道線條連接在一起,逐漸構成一座龐大的陣法……

就在王騰閉關之間,外界卻并不平靜。

血子擊敗梵詩特氏族頂尖天才血克利的消息,宛如狂風過境一般席卷各地。

十三氏族之人皆是十分震驚。

血克利乃是梵詩特氏族最頂尖的天才,如今就這么慘敗于血子之手,著實令人驚訝。

而且聽說血克利還在虛擬世界當中同時施展了血腥之怒和魔變。

在那種情況下,依然輸得如此徹底,輸得那么慘,讓很多沒親眼見過那場戰斗的天才,都有些無法接受。

但是虛擬世界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留下影像。

那場戰斗的影像被人錄了下來,那些沒親眼看到那場戰斗的天才看到這影像之后,齊齊陷入久久的沉默之中。

血子的強大超出所有人預料。

“太強了!”

“這就是血子的實力嗎?”

“上次聽說血子擊敗血貝克等人,我還覺得是不是血貝克它們太菜,現在看來并非如此,是血子太妖孽了啊。”

“這真的是下位魔皇級嗎?我不信!我不信!”

“魔尊大人親口證實,還能有假?”

“以后我站血子,其他天才都靠邊站吧。”

隨著事情發酵,這樣的議論在血族當中隨處可見,當血神分身展現的實力越來越強,血族之人對他也越發的認可。

這種認可發自內心。

黑暗種本就是強者為尊,這種觀念比人族武者還要直接,還要赤果。

所以血神分身的作為,恰好很符合血族黑暗種的一貫行事作風。

梵詩特氏族某座大殿內,血克利滿臉陰沉,大手一揮,大殿內的瓶瓶罐罐全都摔得粉碎。

“血!絕!”

它眼中寒光閃爍,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將血神分身的名字吐出。

這次戰斗的結果,屬實是它沒有想到的。

原本以為就算打不過對方,大不了最后以委婉的方式罷手,來個平局。

誰曾想到,那血絕根本不給它面子,直接把它按在地上摩擦。

更離譜的是,最后在它施展了血腥之怒和魔變的情況,那血絕居然還能碾壓它,甚至是將它撕成了粉碎。

如今回想起來,它都覺得渾身劇痛。

那種被撕碎的痛苦誰試誰知道。

還有來自于血腥之怒和魔變的副作用,雖然在虛擬世界當中施展,并不會像現實當中那么嚴重。

但是多少會在精神層面留下一些副作用,這是無法避免之事。

當然,相比于這些痛疼,還是那血絕給它造成的屈辱讓它更為無法接受。

現如今外界都在議論這件事,所有人恐怕都在看它的笑話。

堂堂梵詩特氏族的頂尖天才,如今卻成為了血子崛起的踏腳石,想想就令人覺得可笑。

枉它血克利自認為比血斯塔,血貝克等人更為天才,跟它們不在一個層面,可如今看來,它與它們又有什么區別。

“血絕,你想要坐穩血子之位,我偏不讓你如意。”

血克利冷哼一聲,走出了大殿,朝著血腥之城一處秘地行去。

“準備一下,我要進入不死血海。”

“是!”黑暗中,有人回應。

與此同時,梵詩特氏族另一處神秘之地內,一道渾身纏繞著血霧的身影,緊緊盯著面前的暗紅色酒壺,它不斷的往酒壺里投入各種珍貴材料,嘴里不住的叨念著:“寶貝!寶貝!快快提純,快快提純……”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估計會以為這是個神經兮兮的老瘋子。

實際上它不是,它是血煞魔尊。

這些天它試過不少次,確實可以提純出更為純粹的本源之血,用來修煉,還是有點用處的,但是……

用處沒那么大!

它隱隱覺得哪里不大對,但是又想到那血絕說過的話,這血髓壺的提純有一定的幾率,并不是每次都能夠成功,甚至成功的幾率非常小。

當時它并不以為意,現在才知道這幾率到底有多小。

這幾天它已經嘗試過許多次,但沒有一次成功提純出它所需的本源之血,而所消耗的珍貴材料已經不知凡幾。

就算是它這個魔尊級存在,此時都感覺有些肉疼了。

但是這事兒說是要怪那血絕吧,好像也怪不了他,對方已經提醒過它了,是它非要換的,現在再回去找人家理論,是不是顯得它這個魔尊級有點小家子氣?

當時那么多位魔尊級在場,它們肯定會認為它……

是不是玩不起?

就在此時,面前的血髓壺突然微微一震,一縷縷鮮紅色血液從其中飄蕩而出。

血煞魔尊眼睛一瞇,當即伸手抓去,那血液頓時凝聚成一團,漂浮在了它的手掌之上。

一縷縷鮮血之力從其中散發而出。

但血煞魔尊的面色卻并不是很好看,它緊緊盯著面前的這團血液,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來。

“不生氣,我不生氣,一定是哪里還有點問題,是寶物的能量不夠純粹?還是本源之血不夠強大?”血煞魔尊深吸了口氣,從自己身上找問題。

到了這種地步,它已經像個賭徒。

我下一把一定會贏!

對于外界的紛紛擾擾,王騰一無所知,他還在專心致志的銘刻著顛倒逆空縮影大陣。

時間慢慢流逝,面前虛空中的陣法終于是漸漸完成,散發出陣陣微光,四周的空間輕微的波蕩了起來。

幸好這修煉室有隔絕各種能量波動的效果,不然以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空間波動,恐怕很容易引起一些黑暗種強者的注意。

可不能讓人知道他掌握了顛倒逆空縮影大陣。

“搞定了!”

王騰看著面前的陣法,眼睛微亮,隨即沒有任何猶豫,大手一揮,激發陣法。

一陣嗡鳴聲響起,陣法微微波動了一下,一道道投影出現在了陣法之內,赫然正是他在血族寶庫見到過的一些寶物。

如今這投影看起來,簡直與真物絲毫不差,主要是在那陣法之中,這些投影足以以假亂真。

“果然可以。”

王騰沒想到自己的試驗竟然出奇的順利,他摸了摸下巴,總覺得還差了點什么。

“對了,是寶物的氣息。”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靈機一動,眼中閃過一道迷幻的光芒。

幻心訣!

這是王騰在副職業聯盟總部得到的一個精神幻術戰技,可以制造幻覺。

頓時間,陣法之內的寶物投影像是擁有了各自獨特的氣息,活靈活現,再也看不出絲毫端倪。

“你這手段……”圓滾滾忍不住在一旁浮現而出,眼中帶著驚嘆。

它覺得王騰很冒險,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家伙為了冒險,可謂是費盡心思。

而且偏偏他有這樣的能力。

如今這些投影更是讓它找不出半點瑕疵,彷佛真正的寶物一般。

如果沒有人去動這些寶物,根本就不會發現它們的問題所在。

甚至如果王騰對這幻術的掌控更強一些,也許會讓那些進入幻境的人,徹底覺得這些寶物就是真的,察覺不到任何問題。

“還不夠,這樣的幻境對付中位魔皇級還行,對付上位魔皇級,甚至是魔尊級,就差了太多。”王騰皺起眉頭。

幻心訣乃是不朽級戰技,對付魔尊級是沒有問題的,但問題就在于,王騰的掌握太低級了。

這幻心訣才熟練級別而已。

和之前的顛倒逆空縮影大陣一樣,差的有點多。

王騰嘴角抽搐,但只是猶豫了一下……

空白屬性,加點!

幻心訣(不朽級):6500/10000(熟練);

幻心訣開始飛速提升,而他的空白屬性則是相應的在快速減少。

從熟練到精通花費了35000點屬性,從精通到小成又花費了300000點,到了這一步王騰自然也豁出去了,再次拋出50萬點屬性值,干脆將其提升到了大成。

幻心訣(不朽級):1/100000(大成);

雖然只是勉強提升到了大成級別,但好歹是大成了,王騰腦海中頓時浮現出種種明悟,對幻心訣的掌握達到了一種極為強大的地步。

他突然有一種感覺,彷佛自己掌握的幻心訣可以欺騙上位魔皇級巔峰存在。

他的精神達到域主級巔峰圓滿,因為上限比普通武者高出一倍,實際上堪比界主級。

加上如今將幻心訣提升到了大成級別,自然更是不一般,能夠對付界主級存在再正常不過,也就是黑暗種當中的上位魔皇級。

如果再配合顛倒逆空縮影大陣,想必也可以瞞過魔尊級的眼睛了,只要對方不進入他的幻境,應該就不會被看破。

“可以一試了!”王騰眼睛閃爍,心中給自己點了十二個贊:“我真是太機智了。”

計劃通jpg

隨后他又看了一眼屬性面板,心臟直抽抽。

空白屬性:2015000;

造孽啊!

從接近四百萬點空白屬性,爆降至兩百萬點,這誰受得了。

扎心了!

他還等著用空白屬性提升混沌星辰訣呢,結果出師未捷身先死啊,這點空白屬性肯定是不夠的了。

王騰揉了揉眉心,感覺要做的事情真的有很多,只能慢慢來了。

他沒有起身,依舊盤膝坐著,精神念力一動,將方才辛苦銘刻出來的顛倒逆空縮影大陣攝入自己的體內小宇宙之中,這座陣法還有其他作用,不能就這么浪費掉。

隨后他閉上眼睛,腦海中閃過種種念頭,將計劃徹底完善。

時間推移,血腥之城上空的血月漸漸隱沒,此時正是血族黑暗種陷入沉眠之時。

王騰從血子殿離開,連血傀儡都沒有察覺。

早在之前他就讓血傀儡陷入了沉睡,不會走出它們的沉睡之地。

離開血子殿后,王騰直接施展了空間藏匿,將自身隱匿,消失在了原地。

他朝著血族寶庫的方向摸了過去,來到寶庫入口所在的那座城堡外,隱藏在了一處陰影之中。

本體從吞噬空間當中出現,開啟冥神體,動用冥化之能,改變了自身的容貌,身上的氣息也完全變了,變得邪意,黑暗,徹底與黑暗種無異。

本體與分身對視了一眼,各自點了點頭。

隨即本體消失在了原地。

一聲轟鳴驟然在血族寶庫入口的城堡之外響起。

圓滾滾都看傻了。

它一直在關注王騰的動作,沒想到他會這么直接,這么粗暴。

思考了半天,結果……

就這?

不過它也知道現在肯定不是吐槽的時候,只能在一旁看著,不敢打擾王騰。

轟鳴聲響起,一道黑暗原力凝聚的光團在城堡之上炸開,碎石爆裂,直沖天空。

“誰?”

一聲爆喝頓時從血族寶庫內傳出。

強大的氣息轟然席卷而出,城堡大門處光芒閃動,幾道身影浮現而出,沖向天空。

“就是現在!”

血神分身心中一動,頓時空閃來到大門處,在那陣法光芒還未散去之時,趁機混入了其中。

本體這邊一擊得手,便直接朝著遠處沖去。

“想跑!”

那幾道從血族寶庫內沖出的身影爆喝一聲,紛紛追了上去。

對于血族寶庫的安危它們倒是不擔心什么,里面有魔尊級存在鎮守,更有那座圣級陣法,就算是魔尊級進入其中,都討不到任何好處。

王騰本體朝著后方轟出數拳,黑暗星辰原力凝聚,化作一道道拳印,砸向后方追來的幾道身影。

“哼!”

其中一道身影冷哼一聲,只見它大手一揮,便將拳印盡數擊潰,化作漫天黑色光點飄散。

但王騰本體也趁這個機會,逃出一段距離。

它沒有急著隱藏自身,必須吊住這些黑暗種。

另一邊,血神分身已是進入了血族寶庫之中,在進入的剎那,他就按照上次找到的陣法節點,抓住破綻,而后動用空間藏匿,將自身藏匿于空間夾縫之中。

一道身影在寶庫第一層浮現,赫然正是血格納!

“血格納,外界發生了何事?”

一道聲音從寶庫深處傳來,帶著一股蒼老冰冷之意。

“無妨,不過是只強闖寶庫的小螞蟻,估計是觸發了陣法防護,已經有人去追了。”血格納澹澹道。

“那就好。”那蒼老冰冷的沉寂了下去,不再出聲。

血格納目光閃動了一下,身影也緩緩消失,整個寶庫頓時陷入寂靜。

血神分身沒有急著動手,依舊藏匿于空間夾縫之內,靜靜等待著。

為了保險起見,此刻血神分身的模樣也已經變化,畢竟是血鴉分身凝聚而成,能夠變化很正常。

而血神分身體內的血腥之力也收斂了起來,唯有一顆從本體那里凝聚的黑暗之核作為原力核心,以備不時之需。

這黑暗之核乃是黑暗之心凝聚而出的一種結晶,可以暫時借用黑暗之心天賦的能力。

這種手段相當于就是黑暗種侵染人族武者的手段。

當初王騰就接觸過那所謂的黑暗之觸,而這黑暗之核比所謂的黑暗之觸更高級一些。

畢竟這是最頂級的黑暗天賦凝聚出來的。

血神分身只是一道分身,不可能隨意動用本體的天賦。

之前是因為本體就在分身體內,黑暗之心天賦也是本體在動用,只不過力量可以從分身體內蔓延而出,看起來就像是分身動用的黑暗之心天賦一般。

如今本體不在,自然就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借用力量了。

時間慢慢流逝,寶庫內一片寂靜,沒有半個人影,這個時間段,其他血族一般都會陷入沉睡,很少會來到寶庫。

正因為如此,王騰才會選擇在這個時間段動手。

不過掌握了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血神分身,卻是可以感覺到有一股若有若無的精神力在寶庫內掃蕩。

“老銀幣!”血神分身在心中暗罵了一句。

說好的無妨呢,結果還不是很小心的守著寶庫,一點也沒有放松。

他只能繼續等待……

過了片刻,那精神力才緩緩消散,不再查看寶庫內的情況。

血神分身悄悄的將精神念力席卷而出,如同一條條細絲,朝著陣法核心處小心翼翼的爬了過去。

他的精神念力藏于空間夾縫之內,所以并未被發現。

這空間手段自然也是本體所留,類似于黑暗之核,可以被分身暫時使用。

“找到了!”

沒一會兒,血神分身就是眼睛一亮,他的精神念力找到了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核心所在。

他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先繞著陣法核心小心翼翼的感應了一番,確定沒有什么問題,才控制著精神念力,蔓延了進去。

大成級的陣法熟練,自然是十分了得。

眼前這座陣法,王騰想要控制,并不算很難,不過他不敢明目張膽的控制,只能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進行。

這就像是一個小偷,趁著主人熟睡之際,悄悄的把鑰匙插進鑰匙孔,然后慢慢轉動……

卡察!

一聲輕響,門開了。

說來簡單,其實還是挺復雜的,但是以王騰大成級別的熟練度,掌握陣法核心并不算困難。

“可以動手了!”血神分身眼神凝重,接下來才是最冒險的時候,但他又不免有些小激動,感覺很刺激。

他悄悄的靠近一處架子,控制陣法,將防御罩打開的同時,已經化出防護罩的投影,然后伸手摸上了一件寶物。

寶物被他收進了空間裝備當中,下一刻,寶物投影出現,通過幻心訣模彷出相同的氣息,以假亂真。

整個過程可謂是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呼!”

圓滾滾和冰蒂絲兩人在暗中看著這一幕,都是替他擦了把冷汗,悄然吐出一口濁氣。

這特么太刺激了。

如果換成它們,未必有這樣的大心臟。

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偷東西,王騰這家伙也算是頭一個了吧。

偏偏他還成功了,沒有被發現。

就算是冰蒂絲這個活了一大把歲數的“老家伙”,也從來沒有做過這么驚險刺激的事情。

不過現在明顯還不是高興的時候,才剛剛偷了一件寶物而已,還有一堆寶物沒偷呢,但凡出現一點問題,都可能完蛋。

于是圓滾滾和冰蒂絲兩人繼續屏住呼吸,暗暗觀察著血神分身的一舉一動。

“中位魔皇級的黑暗系靈藥,這個不錯,收了。”

“上位魔皇級的黑暗系星核,也不錯,收了。”

“還有這個中位魔皇級黑暗系兵器,勉強可以用用,收了收了。”

血神分身將那些寶物一件又一件的收了起來,然后一件一件的投影出來,進行替換。

他的速度漸漸加快,從表層慢慢深入,將第一層的寶物統統收刮了一遍,但也留下了一些看起來沒什么用的東西,就直接放在那里,不去動它。

“我太仁慈了,好心給它們留下一點。”血神分身心中暗暗想道。

隨后他便打算進入第二層寶庫,真正的好東西都在那里,所有的第一層寶物加起來,都不及一兩件魔尊級寶物。

之前血格納進入第二層寶庫,需要開啟傳送,但是動靜太大了,肯定會被發現。

所以必須另想他法。

這一點王騰自然也早就想到了,他不可能傻乎乎的打開傳送,然后大搖大擺的進入第二層,那等于是找死。

那么問題來了。

要怎么進入第二層?

血神分身微微一笑,眉心處一座陣法虛影閃過,赫然正是之前被他收進體內小宇宙的那座小型的顛倒逆空縮影大陣。

下一刻,他的身體就消失在了原地,進入第二層。

“果然可以。”

看著熟悉的場景,血神分身頓時眼睛一亮,這里赫然正是他之前進入過的寶庫第二層。

這個方法,是他在銘刻顛倒逆空縮影大陣時突然想到的。

不然他肯定不會對第二層生出想法。

因為根本沒有其他辦法,能夠讓他悄無聲息的進入第二層。

一開始他只是想把第一層洗劫一次罷了。

現在他掌握了寶庫內的顛倒逆空縮影大陣,再以自己銘刻的顛倒逆空縮影大陣與之聯系,完全可以進行一次傳送。

這就不得不提一下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特殊之處了。

這座陣法內的空間是顛倒混亂的,時刻處于變動狀態,所以才能以相同的陣法進行連接。

不過這種方法,其他人估計想不到。

這需要極為高深的陣法造詣,普通的圣級符文師都不一定辦得到。

但王騰有兩個優勢,一個自然是他的符文造詣達到了圣級,另一個就是他對這座陣法的掌控達到了非人的大成級別。

說實話,一個圣級符文師一輩子,能夠將一兩座圣級陣法掌握到大成級別,就算是很不錯了。

他們不會花費太多時間在這方面。

圣級副職業者想要晉入神級,本就是千難萬難,需要掌握的知識太多了,如果碰到每一座陣法都去深入研究,他們的時間鐵定不夠,只會分心,不利于本身的晉級。

反而專注于符文的研究,才是最本質,也是最有用的。

說到底陣法只是外在手段,符文才是根本。

一個是術,一個是法。

若是搞混了,再想要走回正途,從而晉入神級,可就難了。

而王騰就不一樣了,他將顛倒逆空縮影大陣提升到大成級別,只花費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快得很。

唯一不好的就是,費空白屬性。

太費了!

耗不起!耗不起!

血神分身進入第二層之后,繼續選擇潛伏,先觀察四周,不急著動手。

穩一手。

過了片刻,沒有發現什么問題,也沒有發現精神力的痕跡,血神分身放心了,開始掃蕩。

結果……

剛剛收起了幾塊礦石和幾株靈藥,正要收取一件圣級兵器時,異變突生。

“誰?”

“放肆,誰敢闖入寶庫?”

一道驚怒交加的怒喝聲驟然在寶庫之內回蕩,震動了整座寶庫,恐怖的氣勢從虛空中碾壓了下來,要將血神分身逼出來。

“臥槽!被發現了!”

血神分身面色一變,根本來不及思考自己是這么被發現的,眉心處陣法光芒閃爍,立刻開啟傳送,消失在了原地。

這個過程幾乎是在那怒喝聲傳出的瞬間就已經完成。

血神分身極為果斷,他在來之前就預想過,如果不幸被發現,第一時間就是逃命,根本不會逗留哪怕一刻。

就算寶物當前,也是一樣的。

所以剛剛即將到手的那件圣級兵器,他都沒有去動,直接就選擇了逃離。

血格納的身影隨之出現,精神力橫掃,幻象消失,看著眼前幾處空蕩蕩的架子,它眼中怒火升騰,面色一陣青一陣白。

堂堂魔尊級存在,竟然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偷走了寶物。

而且對方反應極快,瞬間就選擇了逃離,連它都沒有反應過來,再想要留下對方,根本就已經來不及了。

最主要的是,它根本不知道對方是怎么進來的?也不知道對方是怎么離開的?

寶庫的防御何等森嚴。

對方卻視若無物,這是怎么辦到的?

血格納面色陰沉的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外界的天空之中,精神力橫掃四方,查找一切可疑對象。

轟隆!

血腥之城整片天空都在震動,不少黑暗種被驚動了出來。

之前本體攻擊寶庫,被黑暗種追殺就已經驚動了不少人,只不過看到似乎沒什么大事發生,便沒人關注。

但這次明顯不同,那是魔尊級的氣息,彌漫整個天空,而且任誰都能感覺到其中的怒意。

很多人知道,粗大事了。

“發生了什么事?”

“那個方向,好像是寶庫?”

“難道寶庫出問題了?”

不少血族黑暗種被驚醒,出現在了天空中,朝著寶庫方向看去。

這下子,城中的情形更加混亂。

血格納面色難看至極,它沒有找到那個該死的小偷,寶庫附近根本沒有其他氣息。

這絕對是一場有預謀的盜竊!

“混賬!”

血格納眼中寒光閃爍,身上的氣息越發恐怖,魔尊級的氣勢彌漫于虛空之中。

“大人!”

那幾頭去追本體的黑暗種此時飛了回來,沖著血格納恭敬的行了一禮。

“人呢?”血格納冷冷問道。

“跟……跟丟了!”這幾頭血族黑暗種感覺到不對,心虛的說道。

“廢物!”血格納冷哼一聲,身上氣勢爆發,直接壓在了這幾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身上。

“噗呲!”

那幾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根本無法抵抗,一口鮮血噴出,皆是伏跪在了半空中,面色驚懼。

“血格納,寶庫第一層被洗劫一空了。”這時,一道蒼老冰冷的聲音在血格納耳中響起,亦是帶著一絲無法抑制的怒氣。

整整第一層寶庫,全都被洗劫一空,就剩下一些毫無用處的破爛。

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血格納等人已經可以想象得到,等這件事傳出去,它們必然要淪為整個血族的笑柄。

這么多上位魔皇級,乃至兩位魔尊級存在,都看守不了一座寶庫,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偷走了整整一層的寶物,當真是莫大的恥辱。

“混賬!”

血格納目光冰冷無比,怒火在心頭燃燒,就算是以它魔尊級的心性,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怒火。

“搜!全程搜捕!給我將其找出來!”

下一刻,一聲怒喝從其口中滾滾傳出,在天空中回蕩不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