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774章 血髓壺血神之體躁動隱秘

第1774章 血髓壺血神之體躁動隱秘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774章 血髓壺血神之體躁動隱秘

血神分身繼續閑逛,雖然沒有再發現蘊含遠古意志的殘兵,但他發現這里的寶物都很奇特,蘊含黑暗特性,與光明陣營的寶物完全不同。

但是這些寶物沒有讓他想要出手的意思。

直至他看到一件寶物時,再次停下了腳步。

“嗯?”

他的血神之體竟然不受控制的微微震動了一下,體內的血脈似乎出現了一絲躁動。

“怎么回事?”

血神分身微微一愣,詫異的望著面前陳列柜之中的寶物,臉上滿是疑惑之色。

“難道是這東西引起的?”

“不過……這是什么?酒壺嗎?還是水壺?”

他不由打量著面前的寶物,陷入沉思。

這酒壺……姑且稱其為酒壺。

它依舊是充滿血族特色,整體呈現為暗紅之色,壺身很高,下方的底座起碼占據了三分之一的高度,看起來有點怪異。

壺身之上刻滿各種花紋與圖桉,透露出一種詭異,古老的氣息。

但這些圖桉,王騰真的不敢恭維,都是什么蝙蝠,烏鴉,血蛇之類的生靈,那一雙雙血紅色冰冷的眼睛,彷佛盯著每一個注視它的人,看起來就不正經。

這種寶物,在這血族寶庫之內,血神分身還是頭一次遇到。

一個酒壺,能有什么奇特之處?

而且這酒壺被放在了很后面的位置,看樣子就是積灰的存在,根本沒什么人關注。

“這東西居然可以引動血神之體。”

吞噬空間內,王騰摸了摸下巴,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

在這個酒壺面前站了片刻,他已經可以確認,就是這個酒壺引動了血神之體。

于是他讓血神分身取出血子令,開啟了面前的能量罩,打算看看這個酒壺到底有什么奇特之處。

隨著血子令出現,能量罩應聲而開,一股邪惡,詭異,古老的氣息頓時從其中彌漫而出。

“此物名為血髓壺,乃是一位圣級鍛造師鍛造,可入圣級之列,只不過它的作用嘛……這酒壺……呃不是,這血髓壺可用來提純一些特殊能量,讓其更為精粹,效果還是很不錯的,當然,也能用來提純自身原力,對修煉幫助不小,尤其是修為尚低之人。”血格納的聲音再次在血神分身耳邊響起。

“血髓壺?!”血神分身心頭一動,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血格納的語氣似乎有些……古怪。

錯覺?

還是這血髓壺有什么怪異之處?

他可不認為,這血髓壺這么好的話,還會被人剩在這里,其他人又不是傻子。

“提純能量,應該需要代價吧?”

血神分身思緒一轉,便想到了什么,澹澹問道。

“……”血格納愣了一下,才繼續傳音,語氣中帶著一絲驚訝:“不愧是血子,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這血髓壺雖然可以提純能量,但消耗卻同樣不小。”

“哦?具體說說!”血神分身不動聲色的道。

“我給你打個比方吧。”血格納似乎沉吟了一下,才繼續說道:“比如你往這血髓壺內注入十道能量,那么其中五道會溢散,剩余的五道才會被提純,重新被你吸收。”

“并且你想提純多少能量,就需要付出多少代價,這血髓壺需要供養。”

“臥……槽!”血神分身即便早就知道這血髓壺有古怪,但是聽到血格納的解說之后,還是忍不住眼睛一瞪,口中爆出一句粗口。

神經啊!

要不要這么黑。

注入十道能量,溢散五道,這特么直接溢散了一半,就算是魔尊級存在也經不起這么造吧?

還有那所謂的供養是什么意思?

這是個老祖宗嗎?

還特么需要供養!

“用什么供養?”血神分身強忍著內心強烈吐槽,問道。

“各種能量礦石,或是靈藥等等,只要蘊含豐富的能量,都可以作為供養。”血格納幽幽道:“看到它的底座了嗎?那就是用來吸收供養的。”

“我……”血神分身深吸了口氣,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東西絕對是個坑貨!

誰拿,誰被坑。

此時此刻,他真有一種要轉身就走的沖動。

“這東西……誰鍛造的?”血神分身無奈的問道。

“是我血族歷史上極富盛名的一位圣級鍛造師所鍛造,名為血佛克,你若去查,可以查得到,它曾被人稱作鬼才圣者,所鍛造的物品,一半是傳奇,一半是……奇葩!”血格納憋了半天,似乎陷入回憶,緩緩說道。

“一半傳奇,一半……奇葩?”血神分身無言。

他很難想象什么樣的鍛造師能夠做出這種事,還是個圣級鍛造師,怕不是個奇葩吧。

同樣身為圣級鍛造師,他自然知道鍛造圣級器物的難度。

能夠將圣級器物鍛造成奇葩,本身也是一種能力。

就眼前這血髓壺來說,拋開那“副作用”不談,它的真正作用還是很牛逼的。

王騰更加確信自己的判斷了,那位所謂的鬼才圣者,恐怕真是個……奇葩!

“那么,這血髓壺,你要不要?”血格納意味深長的問道。

“我……”血神分身沉默了,他很想說自己不要,但是血神之體卻依舊在隱隱躁動著,讓他十分無奈。

這血髓壺到底有什么奇特之處,竟然讓血神之體如此渴望?

是的,在他看來,這種躁動就是一種渴望。

他能夠感覺到血神之體對這血髓壺的渴望,彷佛他渾身的細胞都在催促著他……拿下這血髓壺!

“我對那位鬼才圣者倒是很好奇,既然如此,這血髓壺我就拿回去研究研究好了。”

血神分身深吸了口氣,突然澹澹一笑,說道。

“哦?”血格納似乎有些驚訝,問道:“你真的要將唯一一次兌換魔尊級寶物的機會用在這上面?”

“不錯,其他魔尊級寶物對我現在來說也沒什么用,不如兌換這血髓壺玩玩。”血神分身澹澹道。

“玩玩?”血格納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希望你不會后悔這個決定。”

“我從來不會后悔自己的決定。”血神分身澹澹一笑,伸手一抓,化作一道原力之手,將那血髓壺抓了出來。

當他真正接觸到這血髓壺之時,血神之體的躁動似乎更為劇烈,血神分身體內的血液都流動的更快了幾分,心臟的跳動也變得更快。

但他不動聲色,默默的將這血髓壺丟進了儲物空間。

隨著血髓壺消失,那種躁動感才逐漸平息下來。

“今日就先到這里吧,還請打開出口。”血神分身沖著面前的虛空說道。

“不將你那兩次兌換魔皇級寶物的機會用掉嗎?”血格納的身形在一旁浮現而出,問道。

“暫時沒有需要。”血神分身道。

“好吧!”血格納聳了聳肩,大手一揮,陣法光芒浮現,面前出現了一道光門:“從這里出去就可以離開寶庫了。”

“至于你那位小女友,我也會將她送出去。”

“……她不是我的小女友。”血神分身嘴角抽動了一下,說道。

“看她的樣子,對你的態度可是不一樣哦。”血格納嘿嘿一笑:“這樣美艷的女子,就算是我,也沒見過幾個,而且她天賦不錯,有利于培育后代,血子可要好好把握,不要錯過了啊。”

“……”血神分身滿頭黑線。

沒想到這寶庫管理者如此八卦。

而且……

神特么有利于培育后代。

這些血族對培育后代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執念啊?

“走了!”

他懶得再說什么,擺了擺手,立刻朝著面前的光門行去,順便將散落四周的屬性氣泡拾取了起來。

“你若覺得這血髓壺無用,日后可將其送回寶庫,換取其他寶物,只不過到時候就只能換取與這血髓壺等價的寶物了。”

在血神分身踏入光門之時,血格納的聲音驟然響起。

他腳步停頓了一下,微微點頭,而后便毫不猶豫的踏入了光門之內。

“這位血子……倒是有點意思!”血格納望著面前慢慢消散的光門,澹澹一笑。

當血神分身從光門走出之時,已經出現在了城堡的門口。

尤菲莉亞也幾乎是同時出現在了門口處。

她似乎是被強行傳送出來的,還有些發懵,明顯沒反應過來。

“你挑選完了?”不過她似乎見怪不怪,立刻就緩了過來,看向血神分身問道。

“嗯。”血神分身點了點頭,心中還在回想血格納剛剛說的話。

還能回收?

看來以前得到血髓壺的人估計不少,可惜最終都是送了回去,肯定沒有發現血髓壺的秘密。

不過那血格納絕對是個奸商,送回去之后,只能換取與血髓壺等價的寶物,到時候必然是大打折扣的。

以這血髓壺的奇葩特性來說,能不能與一件上位魔皇級寶物媲美?

反正他覺得估計很懸。

“走吧。”血神分身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不逛了?”尤菲莉亞也沒問他在第二層挑選了什么,只是跟上了他的步伐。

“今日就到這里吧。”血神分身回頭看了她一眼,笑道:“多謝你了。”

“不必客氣。”尤菲莉亞微微一笑,似乎心情很不錯,她的笑容十分獨特,只要笑起來就會不自覺的流露出嫵媚之意,說道:“接下來你應該要準備進入不死血海了,我去過不死血海,你若是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可以直接來問我。”

血神分身點了點頭。

“這是我的通訊賬號,你記一下。”尤菲莉亞抬起手,在手腕上輕點了幾下,說道。

血神分身微微一愣,眼中目光閃爍。

她的手腕之上赫然有著一臺智能腕表,此刻在其操作之下,一個通訊賬號浮現而出。

“這是光明陣營那邊的科技產品,我們黑暗種族中的不少人其實也都在用,特別是貴族,說起來,這些科技產品還是很方便的。”尤菲莉亞見他神色怪異,以為他這個下界之人沒見過,畢竟下界使用的很多科技都是極為落后的,于是便解釋了一番。

“對了,你應該沒有這東西,喏,我這里有多出來的,給你一臺。”

說著她突然反應過來,左手手腕上的手鐲微微一閃,竟是從儲物空間內取出了另一臺智能腕表,塞到了血神分身的手中。

“這!

!”血神分身面色古怪,總感覺哪里不對勁。

“送你了,不用客氣。”尤菲莉亞擺手道。

“……這一臺智能腕表有什么好客氣的。”血神分身無言,但是看到對方那一臉傲嬌的表情,還是什么都沒說,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在黑暗世界,這智能腕表應該也算是一件稀罕物了吧。

而且從眼前這智能腕表的材質與銘刻的符文來看,起碼也是宗師級物品,價值不低。

而尤菲莉亞說送就送,可以說很大方了。

果然自從血月堡回來,她就有點不對勁了啊。

“王騰,她絕對看上你了。”吞噬空間內,圓滾滾在一旁浮現而出,一臉揶揄的調侃道。

“黑暗種和我是沒有結果的。”王騰澹澹道。

“沒關系,去征服黑暗種吧,為人族爭光。”圓滾滾毫不在意的道。

“……”王騰。

對于圓滾滾的調侃,他直接無視,懶得去理會它,這家伙從來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留下尤菲莉亞的通訊賬號之后,血神分身便和她直接分開,回到了血子殿,而后進入修煉室,緊閉大門,讓血傀儡在外看守,沒有他的命令,誰也不能進來。

其實修煉室內本就有著陣法銘刻,王騰以血子令開啟陣法,就是血傀儡也無法進入。

修煉室內。

王騰看著面前的智能腕表,說道:“光明世界用的是虛擬宇宙,圓滾滾,你說黑暗世界用的又是什么?”

圓滾滾摸著下巴,面色有點凝重,若有所思的說道:“黑暗世界掠奪了太多的文明,誰也不知道它們得到了什么,但它們既然能夠使用智能腕表,想必也是擁有了虛擬智能技術。”

王騰點了點頭,問道:“你能夠進入黑暗世界的虛擬世界看看嗎?”

“只要有虛擬世界的接入口,我就可以進入。”圓滾滾揚起短短的脖子,說道:“你可不要小看我,我現在乃是域主級智能生命。”

“是!是!是!尊敬的域主級智能生命。”王騰翻了個白眼,點頭道:“我現在便開啟入口,勞您大駕進去看看。”

“好說!好說!”圓滾滾被他這馬屁拍的極為舒爽,當即笑哈哈的答應下來。

王騰失笑的搖了搖頭,這家伙可真好哄,當下便將智能腕表戴上,開啟其中的虛擬網絡,對圓滾滾道:“去吧。”

“好!”圓滾滾點了點頭,沒有任何廢話,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隨后王騰便不再理會此事,取出了剛剛從寶庫得到的血髓壺,放在近前打量起來。

血髓壺剛剛出現,那種躁動之感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之內。

這個發現讓他微微松了口氣。

起碼東西是沒找錯的。

不管這是什么,對血神之體有用就行。

就算找不到它的作用,爛在自己手里,也總比放在寶庫被其他黑暗種得去的好。

“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王騰打開了真視之童,眼底閃過一道紫金色光芒,眼前的世界頓時變得不一樣起來。

他的目光落在血髓壺之上,從頭到腳,一寸寸掃視而過。

如今他的真視之童達到了不朽級,自然可以窺探魔尊級寶物的內在。

在這雙眼睛之下,血髓壺的內部構造一一呈現在了他的面前,銘刻的符文,甚至是鍛造材料等等,皆是可以解析的出來。

他一直從頭掃到腳,愣是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地方,好像就挺正常的。

王騰深深的皺起了眉頭,看著面前的血髓壺,滿臉狐疑。

“這血髓壺應該是由一種名為血髓石的礦石作為主材料,搭配其他幾種能夠吸收能量的礦石作為輔材料鍛造而成,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

“不過這里的符文似乎有點奇怪,總覺得和整體符文有些不搭,像是多余的……”

他來回掃視了數次,終于在底座和壺身的銜接處發現了一絲端倪。

“等等!”

王騰眼睛驟然瞪大,將真視之童開啟到了極致,眼中的紫金色光芒越發濃郁起來,射出兩道彷佛能夠穿透萬物的光線。

一種極為玄妙的感覺涌上心頭。

面前的血髓壺好似被剝開了一層外衣,顯化出了最深層的秘密。

不過壺身依舊并無什么問題。

真正讓他感到驚奇的,卻是那血髓壺的底座。

在不朽級的真視之童下,那底座居然依舊無法看穿,只能看到一團猩紅色光團,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與此同時,血神之體也開始劇烈顫動起來,越發的躁動,體內的血液似乎都在沸騰。

“這是?”

王騰神色驚異,緊緊盯著那猩紅色光團,剛剛居然沒有發現。

不對,是符文!

一定是外表的符文形成了某種禁制之力,如果不是他將真視之童開啟到了極致,根本就不會發現內部的秘密。

這秘密藏的夠深啊!

“看來這猩紅色光團就是引發血神之體躁動的原因了。”王騰摸了摸下巴,有些蠢蠢欲動。

藏的這么深,肯定是好東西。

而且能夠引動血神之體,對他便是極大的造化。

只不過如此一來,想要知道內部到底是什么,就需要將底座拆下來,還要將外表的金屬層徹底剝離才行。

這就有點難度了。

對方既然將內部的東XZ的這么深,外表的防護肯定極為嚴密,如果冒然拆除,可能會傷到內部的東西。

另外就是符文禁制,如果不小心破壞了某些符文,引發連鎖反應,估計會引起爆炸。

王騰揉了揉眉心,感覺有點頭疼。

要知道這可是魔尊級寶物,也就是圣器,哪有那么好拆。

但這并不能難倒王騰。

血神分身當下從盤膝站起,朝著修煉室之外行去,對著門外守護的血傀儡問道:“血腥之城可有鍛造之地?”

“有!”血傀儡的回答簡單而干脆,就是有點死板。

“帶我去。”血神分身有點頭疼,看了一眼無論身材,還是容貌都是絕佳的血傀儡,心中嘆了口氣,算了,看著養眼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血傀儡立刻帶著血神分身離開血子殿,化作血色飛禽,駝負著血神分身,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這個方向比較偏僻,位于血腥之城的城西位置,四周的建筑越來越少,最終徹底變得空曠起來,地面上出現了一道道暗紅色的裂縫,一縷縷炙熱的溫度從地底之下散發而出。

“這個地方!”血神分身目光閃爍,感覺有些奇異。

他已經感覺到了炙熱的火系之力,這里想來就是鍛造之所,只是沒想到這血腥之城的鍛造之地居然是在這樣一個地方。

血傀儡所化的血色飛禽又飛了一段距離后,那地面之上的暗紅色裂縫越來越大,漸漸演變成了一道道散發這炙熱之氣的深淵一般,四周的空間隱隱出現了一絲絲的扭曲之狀。

這是溫度太高所導致的。

這時,血傀儡徑直俯沖而下,竟然沖入了裂縫之中。

血神分身面色極為平靜,在血傀儡背上負手而立,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四周的高溫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連他一頭血紅色長發都無法吹動絲毫。

血傀儡落在了一處平臺之上,外界看不到,但進入裂縫之后,可以看到兩邊的石壁上被開鑿出了許許多多的建筑,眼下這平臺毫無疑問就是一處人造之地。

與此同時,四周也有不少血族黑暗種的身影,它們看到血神分身之后,皆是面色微微一變。

“血子!”

“他怎么來這里了?”

“莫非想找人鍛造兵器?”

這些血族一眼就認出了血神分身的身份,紛紛猜測他來此的目的。

血傀儡化作人形,在一眾羨慕的目光中,帶著血神分身走出石臺,來到一處石室之內。

一頭中位魔皇級層次的血族黑暗種正躺在椅子上喝著美酒,極為悠閑自在。

這里的工作著實是個美差啊!

那些鍛造師,煉丹師想要更好的鍛造室,煉丹室,多少都會給它一些好處,它平時什么也不用做,就有油水可撈,比出去外面打生打死,簡直不要太舒服。

他就很佩服那些愿意出去征戰的人,也不知道它們怎么想的,那么危險,一不小心就回不來了,何必呢。

就在此時,他聽到了腳步聲,有人走了進來。

“誰啊?”

它慢悠悠的抬起眼睛,顯得有些傲慢。

只不過當它看到那戴著血紅色面具的身影時,頓時渾身一震,面色大變,著急忙慌的從椅子上爬起來相迎,臉上下意識的露出阿諛之意。

“原來是血子,血子大駕光臨,不知有何指教?”

它彎著腰,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里雖然消息閉塞,這位血子的事跡,它也沒親眼見過,但卻是沒少聽說。

血子出現,這在血族可是大事。

消息再閉塞,也會有人津津樂道的討論。

而對方怒懟血殘魔尊,甚至憑借下位魔皇級實力與血殘魔尊抗衡的事跡,它更是沒少聽說。

當時就震驚的不得了,下位魔皇級硬懟魔尊,不要命了嗎?

這倒也罷了,最后這位血子竟然全身而退,還讓血殘魔尊吃了癟,簡直讓人無法想象。

不僅僅如此,它還聽說今日這位血子更是與各大氏族的中位魔皇級天才交戰。

而且是他一人獨戰九位天才!

最終,這血子愣是把那九位天才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差點還打殺了好幾個。

煞星!

這絕對是個煞星!

它一個普普通通的中位魔皇級,自然不敢得罪對方,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這里,它越發小心謹慎。

至于那幾個氏族與這位血子的恩怨,與它可沒有什么關系。

“我需要一間鍛造室。”血神分身并不知道眼前這血族黑暗種在想什么,只覺得它恭敬的有些過分,但也沒多想,只是澹澹開口道。

“好的,好的,我這就是給您開啟,不知您可有什么要求?”這頭血族黑暗種小心的問道。

“要安靜,我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我。”血神分身道。

“沒問題,我這就給您安排。”這頭血族黑暗種滿口答應,立刻帶著血神分身走出了石室,而后順著一條長長的石道,朝著地底深處行去。

血神分身一邊觀察四周,一邊將精神念力悄無聲息的蔓延而出。

這里四通八達,石道兩側都是一個個間隔出來的石室,石門緊閉,應該就是鍛造室和煉丹室了。

“果然有屬性氣泡。”

吞噬空間內,王騰眼睛一亮,精神念力反饋回來的信息讓他精神一震。

既然有鍛造室和煉丹室,自然會有相應的屬性氣泡。

這路數,他太熟了。

拾取!

王騰沒有猶豫,立刻將那些屬性氣泡拾取了起來。

鍛造術(圣級)200

鍛造術(圣級)150

煉丹術(圣級)300

煉丹術(圣級)250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