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744章 上位魔皇級降臨爭相拉攏不自量力?

第1744章 上位魔皇級降臨爭相拉攏不自量力?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744章 上位魔皇級降臨爭相拉攏不自量力?

啊!啊!啊……

凄厲的慘叫聲在血紅色的祭壇上空不斷回蕩,顯得格外恐怖與滲人。

那十幾個血族黑暗種天才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

這簡直太荒唐了!

身為血族天才,高高之上,被它們吸過血的生靈已經數不清。

從來只有它們將其他生靈當做血食的時候,如今卻要被人當做養料吸干體內的本源之血,還無法反抗。

說出去都沒人信!

十幾頭血族黑暗種天才并未死亡,它們那干癟的身軀被血色觸手纏繞著,倒吊在祭壇上空,無法掙脫。

再配合著祭壇之上不斷匯聚的血霧,以及那刺鼻的濃郁血腥之味。

這一幕,簡直就像是某個邪惡之徒在進行某種可怕的獻祭儀式,讓人膽寒。

瑪塔山脈之外,紫夜和羅德尼仰頭看著這一幕,不禁面面相覷。

他們其實看不到太多的東西,但卻能夠看到那十幾頭強大無比的血族黑暗種降臨此界,內心震撼。

但結果卻是,那十幾頭血族黑暗種卻被吸干了血液,倒吊在祭壇上空。

是王騰做的嗎?

由于王騰站在祭壇之上,他們根本看不到王騰的身影,唯有那被吊在半空中的十幾頭血族黑暗種能夠從側面看到。

所以他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祭壇的力量,還是王騰所為。

如果是王騰所為,那他們對王騰的實力恐怕又要有一個新的認知了。

那么強大的十幾頭血族黑暗種,竟然一下子就被吸干了血液,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簡直不敢想象!

可惜第一層黑暗界的黑暗種根本看不到這一幕,它們此刻早已亂做了一團,自顧不暇。

隨著一頭頭高階黑暗種自爆,化作血霧,而后被頭頂上方的血神大陣吸收,所有的黑暗種都陷入了恐懼之中。

盡管那些7星戰兵級以下的黑暗種并沒有任何事情,但那龐大無比的血神大陣懸浮在它們頭頂,就宛如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它們頭上,它們又怎能不恐慌。

至于那祭壇,大部分區域是看不到的,唯有瑪塔山脈那一片區域,可以通過天空中巨大的窟窿看到。

也只有那片區域,可以窺見這片世界的一絲隱秘。

不過瑪塔山脈附近的黑暗種也死的差不多了,就算有一些殘余的黑暗種看到了什么,最終恐怕也會被抹去。

祭壇上空。

王騰站在祭壇之上,感覺到陣法的力量正在不斷復蘇,祭壇也在微微顫動,似乎要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一般。

“真的要開啟了嗎?”

他目光閃爍,心中暗暗思索。

既然暫時無法離開這個祭壇,那就只有一條路了……開啟祭壇!

只有開啟了祭壇,他才有可能離開!

“不過這些血液還不夠。”王騰目光一閃,抬頭望向上空的血神大陣虛影。

血霧不斷注入陣法之中,但還是不夠。

王騰如今確實可以掌控血神大陣,因此也能夠感知到其中的能量。

如果說徹底開啟陣法所需的能量是一杯水,那么此刻,這杯水剛剛蓄了三分之一。

這很不可思議,吸收了這么多血液,才達到三分之一。

但事實就是如此。

那群十三氏族的血族黑暗種天才確實給他提供了大量的本源之血,否則單靠第一層黑暗界那些魔君級以下的黑暗種,想要達到這種程度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它們的血液,并不足以蓄滿陣法的能量池。

說到底,十幾個下位魔皇級天才的本源血液,怎么可能開啟神級陣法,差距太大。

“我記得它們說會有更強者降臨的吧?”王騰又看向那十幾頭血族黑暗種天才,眼中目光閃爍。

如果只是上位魔皇級以下的存在,他借助陣法之力,應該可以周旋一二。

“希望不要是魔尊級存在。”王騰有點郁悶的想道。

他現在完全是趕鴨子上架,不得不繼續下去,否則根本沒法離開。

這就很苦逼了!

“唉!”

王騰嘆息一聲,再次盤膝坐下,等待著更強者的降臨。

那些血族黑暗種天才的話他是相信的,這邊的情況定然會引來更強的黑暗種降臨,這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你敢如此對待我們,等我族老祖降臨……”血諾爾身軀干癟,沙啞如金屬摩擦般的聲音從它的口中傳出。

但話還未說完。

“行了!行了!你這句話都說了多少遍了,也不嫌累,我這不是正在等待你家老祖降臨嗎。”王騰擺手不耐煩的說道。

“……”血諾爾。

此時此刻,它終于明白眼前這個魔君級黑暗種到底有多膽大。

對方根本就不怕它們家族的老祖降臨,反而要在此等待。

“你想吸收我族老祖的血液???”血斯特似乎終于想到了什么,面色猛地一變,駭然道。

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心中驟然冒出的這個猜測,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一個魔君級的黑暗種竟然敢算計它們家族的老祖?

太瘋狂了!

簡直瘋狂到了極點。

這根本不是一個魔君級黑暗種能夠做得出來的事情。

“什么?!!”

血諾爾等人聞言,全都駭然無比,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恭喜你,答對了。”王騰詫異的看了一眼這頭血族黑暗種天才,看來這些血族也不是全部都是傻的嘛。

“你!你!你……你簡直就是個瘋子!”血斯特目光死死盯著王騰,見他毫不避諱的承認,心中更為難以置信,宛如翻起了驚濤駭浪一般。

“你怎么敢?”血諾爾駭然道。

“哈哈哈……可笑,一個魔君級居然敢算計我族老祖,不怕被反噬嗎?”一頭血族黑暗種壓制住內心的震動,大笑了起來,似乎想要以此掩飾內心的驚駭。

王騰面色淡然,帶著毫無表情的血色面具,平靜的望了它們一眼,便緩緩閉上了眼睛。

聲音戛然而止。

這般無視的態度,令在場的血族黑暗種天才都陷入了一陣沉默,任何話語都顯得蒼白無力。

它們呆呆的望著下方盤膝坐在祭壇之上的身影,內心再也無法平靜。

時間慢慢流逝。

大約三個小時后,虛空之中再度傳來轟鳴聲。

九界混空大陣浮現,一道道光柱隨之落下,而后十幾道氣息強大的身影從那光柱之中踏出。

恐怖的氣息隨之擴散,在虛空中回蕩,相互碰撞著。

這些身影顯然不是同一個勢力,如今降臨這第一層黑暗界,便各自展現自身的實力,顯示它們的肌肉。

“最強者……上位魔皇級!”祭壇之上,王騰緩緩睜開了眼睛,一道金色光芒在其眼底閃過,望向了遠處的虛空,心中喃喃自語。

而后他的心中悄然松了口氣。

上位魔皇級,而且是上位魔皇級三層以下的存在,相當于是界主級三層以下。

這個層次的存在,以他的實力,還能夠應付的過來。

再加上陣法之力,應當無憂了。

如此想著,王騰將精神念力席卷而出,拾取那四周的屬性氣泡。

空間500

空間800

空間1200

遠古空間符文15

遠古空間符文20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4500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5000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3500

“好家伙!”王騰眼中不由閃過一道喜色。

這次的屬性氣泡不少啊。

剎那間,一個個屬性氣泡匯入王騰的身體之中,化作各種力量與感悟。

空間屬性足足增加了4500點,令王騰的空間之體再度提升了不少,而他對空間之體掌握也是不斷提升。

盡管王騰的空間之體已經達到了五階極限,暫時無法再提升,但得到的屬性氣泡越多,對他的好處肯定越多。

日后突破到六階之時,就會更加的穩固。

若是別人,肯定沒有這樣的機會,但對王騰而言,卻并非沒有可能。

所以他不可能放過任何一點機會。

反正屬性氣泡他從來不嫌多。

接下來還有遠古空間符文,相應的感悟在王騰的腦海中浮現,化作一道道奇異而古老的空間符文。

王騰不由閉上了眼睛,吸收消化腦海中的遠古空間符文感悟。

不一會兒,他對遠古空間符文的掌握便再次提升不少,日后施展定然會越發得心應手。

最后依然是九界混空大陣屬性。

這個屬性王騰還是頗為重視的,畢竟關系到了九層黑暗界的隱秘,如今他掌握了完整的第一層九界混空大陣的屬性,也許對他接下來的行動會有所幫助。

所以這陣法屬性提升的越高,對他越有好處。

這一次九界混空大陣屬性足足掉落了15500點,不可謂不多。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神級):16200/30000(熟練);

“可惜還是熟練級別!”王騰搖了搖頭。

這神級陣法太難提升了,緊緊是熟練級別就需要這么多的屬性值。

好在這次提升了一萬多點,倒也不錯,起碼他對九界混空大陣的掌握確實也是越來越熟練了。

并且他的內心也漸漸多出了一絲明悟,一絲關于第一層黑暗界的明悟。

“這九界混空大陣果然玄妙無窮,絲毫不下于副職業聯盟總部的虛空芥子大陣。”王騰若有所思,望著那在虛空中逐漸收斂而去的陣法虛影,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驚人的想法。

情況越來越復雜了,等到他打開血神祭壇,最好立刻就要離開。

而他離開的關鍵,就在這第一層的九界混空大陣之上。

“不過話說回來,這黑暗界的存在居然和九界混空大陣有著一些奇特的關聯,還真是驚人啊。”

王騰又低頭望向下方的第一層黑暗界,不由摸了摸下巴。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上不過是短短幾個呼吸之間。

王騰深吸了口氣,收回了思緒,目光再次落在了遠處剛剛出現的血族黑暗種身上,微微閃爍。

“哈哈哈……老祖降臨!”

一頭血族黑暗種天才注意到這一幕,干癟的臉上神情不由一震,大笑了起來。

“你死定了!你完了!哈哈哈……等會我要吸干你的血。”血諾爾看向王騰,眼中滿是怨恨之意,猙獰的大笑了起來,臉上滿是病態的暢快與得意。

“這家伙還真是欠抽!”

王騰搖了搖頭,沒有回應它,但四周的血霧卻是卷動起來,而后形成一道道觸手,朝著對方抽了過去。

“啊……”血諾爾直接發出一聲慘叫,身軀在半空中螺旋打轉。

啪!啪!啪……

一道道血色觸手狠狠的抽過去,半點沒有停息的意思,讓其不斷螺旋打轉,像一個陀螺一般。

“啊……住手!”血諾爾不斷發出慘叫,聲音凄厲無比:“混賬!你敢打我……啊!”

“我為什么不敢。”王騰呵呵一笑。

其他十幾頭血族黑暗種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再出聲。

這個家伙真是個狠人吶!

一言不合就開抽!

看看血諾爾,簡直不要太慘。

它們很識趣的閉上了嘴巴,不敢再發出半點聲音。

“放肆!”

這時,一聲大喝從遠處傳了過來,聲浪滾滾沖擊而來。

“哼!”王騰冷哼一聲,四周霧氣滾動,將那猶如實質般的音浪抵擋了下來。

呼嘯聲回蕩虛空,一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暴沖而來,瞬間來到了近前。

那是一頭渾身穿著血紅色貴族長袍,面容英俊到極點,模樣與人族無異的血族黑暗種,其身上散發著濃郁的血色氣息,這些血色氣息宛如一條條血色長蛇般環繞在它的周身,顯得格外奇異。

“放開它!”

它目光威嚴,氣質卻顯得雍容華貴,除了面色極為蒼白,一點也看不出這是一個黑暗種,此刻聲音冰冷的傳出,仿佛在命令王騰一般。

王騰卻沒有理會它,血色觸手依舊狠狠抽打而出,落在血諾爾身上。

“老祖救我!”血諾爾凄厲的慘叫著,宛如看到了救星,立刻向對方求救。

“找死!”

那頭血族黑暗種冷哼了一聲,大手一揮,其周身的血色氣息驟然凝聚,化作一道血色利刃疾馳而出。

“去!”王騰朝著前方一指,同樣是血色利刃凝聚而出,朝著那道血刃迎了上去。

二者瞬間在虛空中碰撞,轟然爆炸而開,化作一道道血色漣漪綻放。

“嗯?”那頭血族黑暗種不由皺了一下眉頭,眼中露出一絲意外之色,顯然沒想到一個魔君級竟然可以擋得住它的攻擊。

“老祖,他已經掌控了血神大陣!”血諾爾大叫道。

“啊……”

話音剛落,隨著血色觸手抽來,血諾爾的叫聲便化作了一道慘叫。

“掌控了血神大陣!”那頭血族黑暗種頓時瞇起了眼睛,卻是沒有再動手,目光緊緊盯著王騰,似乎要看出一些什么。

這時,那一道道剛剛降臨的身影也隨之而來,出現在了近處。

它們個個氣息強大,懸浮在虛空中,宛如一尊尊恐怖的巨獸。

“居然掌控了血神大陣!”

這些血族黑暗種聽到了方才血諾爾的話語,臉上皆是露出震驚與詫異。

降臨之時,它們可從未想到這座大陣會被人掌控。

情報出現了巨大的錯誤!

“血斯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頭血族黑暗種看向另一頭被吊起來的血族黑暗種天才,開口問道。

“老祖!”血斯特面色蒼白,說道:“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個家伙明明是魔君級,卻能夠掌控這座血神大陣,太詭異了。”

“廢物!”那頭剛剛降臨的血族黑暗種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你是怎么掌控這座陣法的?”血諾爾家族的老祖此時看向了王騰,淡淡問道。

“隨隨便便就掌控了,這不是很簡單嗎?”王騰淡淡說道。

他的目光在眼前這群血族黑暗種身上掃過,眼底極為隱晦的閃過了一道精光。

用它們的血液來開啟陣法,應該差不多了吧?

“隨隨便便?”

一群血族黑暗種強者忍不住眼角一抽,目光皆是落在他的身上,總覺得這魔君級黑暗種口氣有點大。

“這座血神大陣并未徹底開啟,它還在吸收本源之血。”一頭血族黑暗種強者目光在陣法之上掃視而過,說道:“你如此有恃無恐,想必是以為憑借這陣法之力能夠擋得住我們。”

說話間,它伸出了一只手,手中有著血紅色光芒匯聚,赫然凝聚成了一個刺目的血紅色光球。

其他的血族黑暗種強者并未動手,有的甚至雙臂環抱了起來,在一旁準備看好戲。

“你若現在臣服于我,我還能既往不咎,以你的實力,能夠掌控這座陣法,天賦想必不錯,我甚至可以帶你離開此界,去往更高層的黑暗世界。”那頭血族黑暗種道。

“血密克,你太無恥了,居然當著我們的面挖人。”

在場幾頭血族黑暗種強者頓時面色一變,沒了看戲的心思。

它們瞬間就猜出了對方的打算,這是想讓這頭魔君級黑暗種加入對方的種族,從而間接掌控血神大陣。

當真打的好算盤!

反正這魔君級黑暗種是它們血族之人,而且看起來天賦確實不錯,在魔君級就能夠搞出這么大的動靜,甚至掌控了血神大陣,若是加以培養,未來也許還真的能夠成長為一方強者。

當然,這也要看他的血脈天賦如何,血族之中有相應的探查手段,若是天賦足夠強大,它們不介意多花費一些資源來培養。

“小子,本皇乃是岡格羅族長老,你是哪一族的?算了,不重要,只要你加入我這一族,本皇自會帶你離開這一界。”一頭血族黑暗種當即說道。

“岡格羅族算什么,本皇乃是布魯赫族,加入我族,我將賜予你大量修煉資源,保證你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下位魔皇級,你可愿意?”另一頭血族黑暗種道。

“本皇乃是摩卡維族……”

“本皇出自瑞摩爾族……”

結果,一頭頭血族黑暗種強者紛紛開口,極力拉攏王騰,本來極為緊繃的氣氛瞬間變了味。

那一頭頭被吊在半空中的血族黑暗種天才滿腦袋問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是什么情況?

它們家族的老祖不但沒有殺了那個家伙,反而還拉攏他?

劇本不是這樣的啊!

原本滿臉怨毒之色的血諾爾直接懵逼了,無法相信的看著這一幕,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老祖不愛我了?

它們突然有一種被拋棄的凄慘之感,整個人都不好。

“……”王騰也有點懵逼,面色古怪的看著那些血族黑暗種強者在那里爭搶。

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

居然想拉攏他!

它們是認真的嗎?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居然成為了香饃饃,他根本都沒準備好啊。

“小子,你可要考慮清楚了。”血密克手中托著那血紅色光球,散發出可怕的波動,看著王騰,淡淡道:“你若是加入我梵詩特一族,方才你冒犯我的事,我可以當做沒發生過。”

“血密克,你好意思威脅一個魔君級的小輩!”

王騰還未說話,一頭血族黑暗種強者呵呵一笑,又對王騰說道:“你不用擔心,只要你加入我族,它自然傷不到你分毫,此事本皇可以保證。”

“另外,你們小輩之間的矛盾,本皇不會插手,你們自己處理。”

“不錯!”另一頭血族黑暗種強者瞥了一眼血密克,似乎有些鄙夷,頷首道:“小輩的事情,我等可不會插手。”

血密克臉上的肌肉頓時抽搐了起來,面色有些發黑,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些混蛋為了爭奪血神祭壇,居然合力踩它一腳。

但話已經說出口,它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咽下這個苦果。

它望向王騰,目光冰寒,如果這小子不識趣,它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將其除去。

另一邊,一群血族黑暗種天才的面色皆是如同吃了屎一般,內心郁悶的想吐血。

看樣子老祖們是鐵了心要拉攏那個家伙了!

它們覺得這里已經沒有它們什么事了。

“哈哈哈……”王騰實在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的前俯后仰,指著那些血族黑暗種天才道:“你們不是用你們家族的老祖來威脅我嗎?現在又如何,這個結果你們可曾想到?”

“你!”血諾爾等人氣的渾身顫抖,這個結果它們根本沒有想到,簡直造化弄人。

那些血族黑暗種強者看著王騰肆無忌憚的大笑,不禁皺起了眉頭,覺得這家伙有點囂張過頭了。

一個魔君級黑暗種占著血神大陣就如此目中無人,日后還得了。

這些血族黑暗種強者此刻對王騰的感官瞬間降低了許多,它們甚至懷疑自己的拉攏是否錯了。

但它們并未多說什么。

現在先得到那血神祭壇再說,至于日后如何處置這魔君級黑暗種,要看它天賦如何。

若是天賦一般,呵呵……

對于這樣一頭不知來歷的血族,它們自然不可能像對待自身子嗣一般。

王騰看著眼前似乎很有耐心的血族黑暗種強者,哪里不知道它們在想什么,嘴角不禁泛起了一絲冷笑,說道:“你們是想要得到這血神祭壇吧?至于我,不過是個添頭而已。”

“血神祭壇我們自然是志在必得,你若是識趣,同樣可以得到我們的賞識。”一頭血族黑暗種強者道。

“識趣?空手套白狼,你們倒是想的很美,怎么不回家睡覺呢。”王騰低聲一笑。

“你什么意思?”

一群血族黑暗種強者微微一愣,隨即目光變得冰冷起來,緊緊盯著王騰。

“意思就是……夢里什么都有。”王騰道。

“放肆!”一頭頭血族黑暗種強者頓時大怒,冷聲喝道。

“放你媽個批,想要這血神祭壇,你們就來拿吧,小爺就站在這里,退后一步算我輸。”王騰爆喝道。

“找死!”

所有的血族黑暗種強者皆是目光冰冷而漠然的盯著王騰,再也不復之前的“和藹可親”,顯得格外猙獰。

“這就是你的選擇?”

“你確定要與我們為敵?”

“真是不自量力啊,一個魔君級居然想和我等抗衡,真是可笑至極。”

氣氛再度緊繃了起來,那一頭頭血族黑暗種強者身上皆是爆發出強悍的氣息,橫掃虛空。

那些血族黑暗種天才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老祖果然還是愛它們的啊。

隨即它們又看向王騰,眼中滿是嘲弄。

這個家伙真是不知死活,機會擺在面前不知珍惜,居然敢違抗各位老祖。

不過這樣也好,如此一來,各位老祖絕對不會再放過他。

“你們廢話好多啊!”王騰掏了掏耳朵,淡淡道:“不會是不敢動手吧,上位魔皇級存在也不過如此啊。”

嘲諷技能發動!

“哼!”

一群血族黑暗種強者何曾受過這般頂撞,頓時面色發黑,冷哼一聲。

“不見棺材不掉淚!”

轟!轟!轟……

話音落下,恐怖的原力瞬間爆發而出,這些血族黑暗種強者終于是忍不住,紛紛動手,朝著王騰轟擊而去。

血神大陣散發出耀眼的血紅色光芒,血霧匯聚而來,化作一道道血霧之墻,擋在了王騰的面前。

轟隆!

所有的攻擊盡數落在了血霧之墻上,爆發出可怕的轟鳴聲。

強大的原力波動隨之倒卷而開。

上位魔皇級強者的攻擊完全不是之前那些血族天才可比。

然而……

那血霧之墻并未出現任何破損,依舊屹立在王騰的面前,仿佛最忠實的護衛,根本沒有絲毫動搖。

“你們的攻擊好像不大行啊!”王騰笑道。

“這是血神大陣的威力,你根本維持不了多久。”血密克冷笑道。

下一刻,它手中的血紅色光球被其猛地一擲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撞向血霧之墻。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那血紅色光球在飛出之后,竟然快速膨脹起來,宛如一顆血紅色的恒星,散發出可怕的原力波動。

其中甚至還有更為強大的力量蘊藏著,蓄勢待發。

王騰眼睛瞇了起來,從那血紅色光球內感知到了一絲威脅,這是上位魔皇級強者的世界之力,若是爆發,威力十分恐怖。

他不敢怠慢,立刻運轉陣法,四周的血霧快速翻滾起來,朝著血霧之墻匯聚而去,令那血霧之墻更為厚實。

一瞬間,那巨大無比的血紅色光球便狠狠的轟擊在了血霧之墻上。

耀眼的光芒瞬間爆發而出,當真猶如一顆血紅色恒星,恐怖的能量從其中宣泄而出,世界之力擴散,席卷虛空。

轟隆隆!

血霧之墻頓時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這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那些血族黑暗種天才忍不住看了過來,目光緊緊盯著那血霧之墻,老祖親自出手,這小子死定了。

想到此處,它們臉上紛紛露出猙獰之色。

但很快,它們臉上的表情就徹底僵硬了下來,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

血色光球爆發,那血霧之墻竟然沒有半點潰散的跡象,雖然在震動,卻依然屹立在他的面前,未曾崩塌。

“這怎么可能?”

一群血族黑暗種天才難以置信到了極點,眼睛瞪大。

那家伙借助陣法之力,能夠抵擋它們的攻擊也就算了,為什么他居然可以抵擋老祖的攻擊?

這未免也太離譜了!

老祖可是上位魔皇級存在啊!

就算是血密克,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錯愕,似乎完全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它的攻擊,居然被擋住了!?

一種荒謬之感頓時浮現在它的心頭。

即便是神級陣法,由一個魔君級黑暗種掌控,怎么可能擋得住它的攻擊?

這完全超出了它的認知。

其他的血族黑暗種強者也是微微瞪大眼睛,看了看那血神祭壇內的王騰,又看了一眼血密克,面色古怪,甚至不禁有些懷疑它是不是放水了。

“血密克,你最近是不是修為倒退了,越修煉越弱。”一頭血族黑暗種強者忍不住揶揄道。

“滾!”血密克面色發黑,瞇著眼睛看著王騰,冷聲道:“這小子有點邪門,你們不信可以試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4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