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742章 第一層九界混空大陣完整本源恢復強者降臨

第1742章 第一層九界混空大陣完整本源恢復強者降臨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742章 第一層九界混空大陣完整本源恢復強者降臨

有那么一瞬間,王騰是懵逼的。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血神祭壇突然沖天而起?

血神大陣又為何突然擴散整個第一層黑暗界,并且對第一層黑暗界的黑暗種進行更為恐怖的收割?

此刻他站在血神祭壇之上,可以感知到血神大陣正在無限擴張,覆蓋整個第一層黑暗界。

第一層黑暗界十分廣闊,即便以他的目力,也看不到盡頭,只能通過陣法感知。

不斷擴張的血神大陣仿佛成為了他的另一只眼睛,足以讓他看清第一層黑暗界的一切。

但,這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王騰的認知。

他只是想要稍稍運轉一下血神大陣,收割一丟丟本源之力,順便看看能不能得到血神祭壇當中的傳承。

真的沒想鬧這么大。

通過九界混空大陣來到這一界時,他曾經瞥見這九層黑暗界的構造,也瞥見了第一層黑暗界上空的那座宮殿,很清楚每一層黑暗界都有黑暗種強者守護,所以他并沒有打算鬧得太大。

否則也不會大費周章的借助這所謂的“寶藏”來進行掩飾,從而收割黑暗種的本源之力。

在他想來,每一層黑暗界的強者起碼都是魔尊級,又怎么可能會在意這些低等黑暗種的死活。

所以只要他不鬧的太大,且有正當的理由,想必不會引起那等存在的注意。

可現在,這一切的打算都白瞎了!

血神祭壇都飛到虛空中來了,簡直是送到了對方的眼前,這第一層黑暗界的守護者除非是瞎子,不然怎么都不會看不到。

王騰心中有點苦逼,面色不斷變幻,通過血神大陣感知著整個第一層黑暗界的情形。

一頭頭的黑暗種毫無征兆的爆開,化作血霧,特別是7星戰兵級以上的黑暗種,不管在哪里,不管此刻在做什么,都逃不了一死。

讓王騰意外的是,七星戰兵級以下的黑暗種似乎并未受到波及。

還有混血種,一樣什么事都沒有。

反而是那些在第一層黑暗界較為強大的黑暗種倒霉了。

它們本是第一層黑暗界的主宰者,如今卻淪為了血神大陣的養料,當真是造化弄人。

瑪塔山脈附近,一座大山之上,紫夜和羅德尼并未離去,兩人站在山峰之頂,此刻望著那被捅出一個窟窿的天空,還有那一頭頭自爆化作血霧的黑暗種,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發生了什么事?”羅德尼艱難的咽了口唾沫,駭然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紫夜沒好氣道。

她滿臉擔憂,望著虛空那座血神祭壇,王騰還在上面,難道這是他搞出來的?

“該不會是大人搞的吧?”羅德尼緩了一下,猶豫的說道。

他們都知道王騰在掌控那座大陣,如今祭壇升空,大陣輻散而開,造成了如此可怕的一幕,如果說與他無關,實在令人無法相信。

紫夜沒有說話,抬著頭,望著那窟窿后面的無垠虛空,眼神閃動。

“大人真厲害!”羅德尼忍不住感慨道:“從眼前這情況來看,這座大陣似乎在大范圍的收割著黑暗種,而且都是高階黑暗種,太恐怖了,不愧是大人啊。”

他根本想不到,現在他口中的大人有多么苦逼。

“應該與我們混血種無關。”紫夜點了點頭,說道:“這些黑暗種嫌我們血脈駁雜,如今反倒成為了我們的保護傘。”

“是啊,真是有趣的很。”羅德尼冷笑道。

“不管了,我還是逃吧!”王騰咬了咬牙,眼見越來越多的黑暗種被血神大陣吸收,他心里已經是慌得一批。

他腳下一踏,身影驟然沖天而起,就要飛出陣法。

然而……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頭頂上空的血神大陣虛影之中壓下,仿佛一座五指山,將王騰壓在了其中。

“臥槽!”

王騰面色一變,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表情簡直像是被人強行喂了一口屎。

他開啟的陣法,他居然出不去了?

這是什么鬼原理?

來不及多想,他體內原力爆發,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形。

要不是剛剛身體有所恢復,這一下足夠他受的了。

即便如此,他也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不得不將身體落回祭壇之上。

王騰面色不斷變幻,心中思緒急速轉動。

這座血神大陣乃是神級陣法,如果徹底開啟,無疑是極為恐怖的。

如今擴散到了整個第一層黑暗界,勢必會吸收很多鮮血,到時候真的會將陣法完全開啟,發揮出恐怖的威力。

但是他想不明白,這座陣法為何會發生如此變故?

下一刻,歌諾曼的靈魂出現在王騰手中,青玉琉璃焰隨之爆發,將其包裹焚燒起來。

“啊!”歌諾曼剛剛出來,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被異火灼燒,忍不住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

“說,你對這陣法動了什么手腳?”王騰聲音冰寒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根本沒動什么手腳……啊!”歌諾曼慘叫,心中郁悶的想吐血,什么手腳,它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王騰瞇著眼睛,持續灼燒了一會兒,見歌諾曼依舊沒有松口,才緩緩收斂了天地異火,狐疑道:“真不是你動的手腳?”

“到底怎么回事啊?”歌諾曼欲哭無淚,虛弱的問道。

剛剛恢復的一點靈魂本源之力,現在又被燒沒了,這是造了什么孽啊。

“你自己看吧。”王騰沒時間理會它,直接道。

歌諾曼這才注意到陣法的異變,目光掃視四周,眼中驚色越發濃郁:“這……這是怎么回事?你把陣法完全開啟了???”

“我特么怎么知道。”王騰道。

“是不是你開啟的你自己不知道?”歌諾曼心中無力吐槽,但終究不敢說出來,它已經被燒怕了,這個家伙絕對是個狠人,惹不起。

“等等!”

突然間,歌諾曼目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想到什么了?”王騰問道。

“沒,沒什么!”歌諾曼目光閃爍。

“你是欠燒是吧?”王騰冷聲道。

“別,我說!”歌諾曼嚇得靈魂本源一陣收縮,苦澀道:“也許是你無意中開啟了血神祭壇,這血神大陣和血神祭壇連為一體,如今血神大陣可能受到了血神祭壇的影響,還記得我說過的傳承嗎?或許與此有關。”

“傳承!?”王騰心中一動,問道:“你寄托在陣法之中時,可曾感覺到其他存在?”

“其他存在?”歌諾曼微微一愣,當即搖頭道:“并未感知到……”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感知不到。”

“問你什么都不知道。”王騰撇了撇嘴,將其丟進了吞噬空間。

“我……”歌諾曼。

王騰沒理會它,目光凝重的在血神祭壇之上掃視而過,難道這血神祭壇之內真的還有什么古老的存在活著?

想想就有點可怕啊!

他忍不住打了個激靈,感覺渾身汗毛都到豎了起來。

那是一種來自未知的驚悚之感。

此刻他的真視之瞳已經開啟,想要看穿這血神祭壇,可惜仍舊是徒勞。

唯一能看到的不過是一團耀眼的血色光芒,但那血色光芒背后,卻什么都看不清。

“可惡!”王騰咬了咬牙,心中無奈。

他從桑依那里得到的玄光明瞳已經修煉了一段時間,卻仍然無法讓真視之瞳突破“真級”!

說到底還是得到的時間太短了,根本不足以讓真視之瞳發生蛻變。

“靠!來就來,老子怕你啊。”王騰見發現不了什么,只能把心一橫,當即盤膝而坐,開始拾取下方的屬性氣泡。

隨著血神大陣擴散,越來越多的黑暗種死亡,血液化作一團團血霧升上高空,被其吸收。

而那些黑暗種死亡,皆是有著屬性氣泡掉落而出。

王騰的精神念力順著血神大陣擴張,拾取第一層黑暗界各處的屬性氣泡。

這個過程本該很困難!

因為第一層黑暗界實在太過廣闊,就算是以他的精神力,也不可能擴散到那么遠的地方。

但在血神大陣之中,他的精神念力卻是無限延伸了,可以隨著陣法不斷擴散。

陣法范圍有多廣,他的精神念力便能延伸多遠。

這是在他掌控血神大陣之時,就已經發現的情況。

只不過沒想到陣法延伸如此之大,他的精神念力竟然還能夠隨之擴散,實在不可思議。

話說回來,這座血神大陣貌似還在他的掌控之下。

只不過無法停止……

嗯,大概就掌控了一半?!

“這感覺太操蛋了!”王騰無語。

就算是掌控圣級大陣之時,他都沒有如此郁悶的感覺,這回算是碰上了。

莫非這就是神級大陣的神妙之處?

王騰搖了搖頭,決定不再多想,立刻收回了發散的思緒,專注拾取屬性氣泡。

他的精神念力仿佛一條條絲線,順著血神大陣垂落,拾取第一層黑暗界各處的屬性氣泡。

幸好無人看到這一幕,否則必定為之驚悚。

因為此刻在整座龐大的血神大陣之中,那垂落的絲線可謂是密密麻麻,足以讓密集恐懼癥患者當場去世。

生命本源3

靈魂本源5

黑暗星辰原力1200

生命本源1

靈魂本源1

黑暗星辰原力800

生命本源2

靈魂本源1

黑暗星辰原力1000

大量屬性氣泡瞬間宛如乳燕歸林,投入王騰的懷抱。

“居然是本源之力!”

王騰愣了一下,不禁有些意外。

方才他看到血神大陣將黑暗種徹底化作血霧,沒留下尸體,就有點惋惜。

因為沒了尸體,他就無法通過吞天噬地來吞噬本源之力。

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沒了尸體,現在卻是通過另一種方式提供了本源屬性。

這真是美妙的巧合啊。

此刻王騰一邊拾取屬性,一邊望向頭頂的血神大陣,若有所思。

看來這血神大陣吸收血液的方式涉及到了本源啊!

不然那些黑暗種死亡之時,也不會掉落出本源屬性了。

王騰很清楚本源屬性掉落的難度。

這是生靈最本源的力量,如果王騰不是具備吞天噬地這種逆天的神通技能,根本不可能吸收本源之力。

所以想要掉落本源屬性,也是一樣的困難,必須攻擊本源,才可能掉落本源屬性。

如今想想,血神大陣乃是神級陣法,一般的血液又怎么能將其開啟,必然是需要本源之血。

而本源之血自然會蘊含本源之力!

沒毛病!

王騰深吸了口氣,當真是又喜又憂。

喜的自然是他的本源屬性在快速的上漲,令他的狀態快速恢復。

憂卻是因為這血神大陣不知道要搞什么,吸收這么多本源之血,難道真的只是為了開啟血神祭壇?

如果只是這樣倒也沒什么,說明血神祭壇內的傳承足夠強大,這是好事。

就怕沒有這么簡單。

王騰腦海中思緒雜亂,卻不耽誤他的靈魂本源和生命本源快速恢復。

他看了一眼屬性面板,不由的一喜。

生命本源:126500/150000;

靈魂本源:158900/300000;

“提升的這么快!”王騰有些驚訝,才短短片刻之間,他的本源屬性幾乎是翻了一倍。

要知道他之前為了收割本源,可是費了老大一番功夫。

如今倒好,在那血神大陣的碾壓之下,整個第一層黑暗界都在給他提供本源屬性,速度完全不是之前可比。

不得不說,用一座神級陣法來對付這些魔君級以下的黑暗種。

這簡直就是降維打擊!

轟!轟!轟……

就在此時,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虛空中響起。

由于是在虛空之中,這聲音只有王騰能夠聽到,根本傳不到第一層黑暗界之中。

王騰微微一驚,連忙抬頭看去,只見第一層黑暗界的上空,一座龐大的陣法浮現而出,赫然是那九界混空大陣。

而在九界混空大陣上方,一道道光柱從那黑暗的虛空中降落。

王騰知道,那光柱落下的方向就是更高層的黑暗界。

有強者降臨了!!!

他的眼睛頓時瞇了起來,面色逐漸嚴肅,目光平淡的盯著那一道道的光柱。

片刻之間,光柱緩緩消散,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光柱之內,它們并未降臨第一層黑暗界,而是直接在虛空中顯化而出。

王騰目光掃視而過,心中微微松了口氣。

最強不過是下位魔皇級!

看來它們對第一層黑暗界并沒有那么重視,覺得下位魔皇級便足夠碾壓一切了。

當然,也有可能,它們只是先頭部隊。

王騰也沒有太過放松,他又望向虛空深處,如果沒有記錯,那里有一座宮殿,似乎乃是魔尊級強者所在,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對方沒有絲毫動作,但這對王騰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

起碼暫時是如此!

“咦!屬性氣泡!”王騰突然一愣,看到虛空中赫然有著屬性氣泡浮現。

拾取!

他立刻將精神念力席卷而出,快速拾取屬性氣泡。

距離比他想象中要遠的多,那些光柱落下的位置距離他這邊的距離并不短。

幾個呼吸之后,屬性氣泡終于反饋了回來。

空間300

空間500

遠古空間符文10

遠古空間符文12

遠古空間符文6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2500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3000

一連串的屬性氣泡匯入王騰的腦海之中,化作一段段高深玄奧的空間感悟。

遠古空間符文!

第一層九界混空大陣!

王騰掌握的遠古空間符文數量再度增加,不斷完善,這令他對遠古空間符文的掌握程度大大提升。

與此同時,還有那第一層的九界混空大陣屬性。

這一次王騰得到的陣法屬性竟然是完整的,也就是說,他對第一層九界混空大陣的掌控此刻已然完整了。

而且這屬性值足以令他的掌握程度從入門跨入熟練!

九界混空大陣(第一層)(神級):700/30000(熟練);

“這還真是意外之喜啊!”王騰愣了一下,隨即嘴角泛起了笑容。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空間屬性,融入王騰的身體之后,令他的空間之體提升了不少。

“嗯?”

突然,他感覺自己的容貌正在快速恢復,臉上的皺紋不斷消失,徹底恢復年輕。

那是一張年輕到極點的臉龐,再沒有任何衰老之態,白皙而充滿彈性的皮膚,滿滿的膠原蛋白。

但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太帥了!

帥到無法形容!

王騰手中寒冰凝聚,化作一塊冰鏡,他看著冰鏡中自己的模樣,呆了一呆。

“我擦,怎么能帥成這樣!”

他微微張大了嘴巴,被自己的絕世容顏所震撼。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顏值屬性提升了很多,卻也沒想到會提升這么多啊。

本來就已經帥的慘無人寰,如今再次提升,簡直就是帥的驚天動地了啊。

“嘖!”王騰忍不住砸了砸嘴,突然覺得自己頂著這么張臉,似乎完全沒給其他人留活路了。

罪惡啊

感慨一番,搖了搖頭,王騰心中突然一動,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一抓,血色霧氣凝聚,化作一張沒有表情的血色面具。

“這張臉太有辨識性了。”他將血色面具緩緩的戴在了自己的臉上,微微一笑:“這樣就沒人認得出來我了。”

這次他要換一種玩法。

這血色面具乃是通過冥神體的冥化之能凝聚而來,與變化自身的臉龐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都像是給自己帶上了一張面具!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聲傳來,方才降臨的黑暗種強者從各處疾馳而來。

“這是……血神祭壇!”

一聲驚呼從一頭血族黑暗種口中傳出,身為魔皇級存在,見識自然不是第一層黑暗界的黑暗種可比,所以它只是一眼便認出了眼前這座祭壇的真實身份。

“血神大陣!血神祭壇!”

“第一層黑暗界怎會出現如此重要的傳承?”

“難怪在其他黑暗界就能感覺到如此強大的異變,我們來對了,這果然是我們血族的傳承!”

下一刻,更多的驚呼聲從其他血族黑暗種口中傳出,顯得極為難以置信。

王騰站在祭壇之中,發現這些降臨的黑暗種竟然全部都是血族黑暗種,沒有一頭是其他種族的黑暗種。

“此物乃是我梵詩特族傳承!”一頭血族黑暗種開口道:“諸位還是請回吧。”

“放屁!血神大陣,血神祭壇,乃是我們血族共有的傳承,何時成了你們梵詩特族之物。”另一頭血族黑暗種破口大罵。

“如今誰都知道,這祭壇乃是我梵詩特族的傳承,你們還想強搶?當我梵詩特族老祖不存在嗎?”梵詩特族血族黑暗種聲音冰寒的說道。

“呵呵,不過是傳聞而已,誰還當真了不成。”另一頭血族黑暗種淡淡道。

“那個什么,你們別爭了,不好意思啊,這個傳承是我的。”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血神祭壇之上緩緩傳出。

所有黑暗種皺起眉頭,朝著血神祭壇之上看去,只見四周的血霧緩緩散開,顯露出了一道身姿欣長,帶著一張血色面具的身影。

不是王騰又是誰?

一個個血族黑暗種不由一驚,目光全都落在了王騰的身上,沒想到這血神祭壇之上居然已經有人了。

它們望著王騰的身影,突然發現,居然有些看不透眼前之人,甚至看不出他到底是何種族。

不過能夠進入血神祭壇,并且將陣法開啟,想必應該是血族之人。

“你是哪一族的人?”一頭血族黑暗種神情高傲,聲音冷漠的問道。

它們并未將王騰放在眼里。

因為在它們看來,他不過是第一層黑暗界的低等黑暗種,估計是機緣巧合進入了這座血神大陣,并無意中將其開啟,純屬走狗屎運。

而且王騰此時依舊保持著魔君級境界,還沒來得及將封印打開。

一群下位魔皇級黑暗種,又怎么可能將他當回事。

一頭魔君級黑暗種,放在它們所在的黑暗界,連給它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你猜!”王騰注意到這些血族黑暗種的輕蔑,淡淡笑道。

“……”一眾血族黑暗種不由的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似乎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回應。

“放肆!”

之前開口的那頭血族黑暗種不由大怒,目光冰冷的盯著王騰。

“你可知我們是誰?”

“你這個問題問的就很沒有水平,我第一次見你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們是誰?”王騰歪了歪腦袋,看著對方,總結道:“所以……你是不是傻?”

那副毫無表情的血色面具,再配合王騰此時歪腦袋的小動作,充分的體現出了他的嫌棄與輕蔑。

甚至在那無面的血色面具之下,莫名的有一種滑稽之感,更是讓人想要發笑。

一個高高在上的魔皇級血族何曾受過這般辱罵,頓時它面色難看,目光冰冷的盯著王騰,眼中掠過一道殺意。

“你找死!”

它身上爆發出了恐怖的黑暗星辰原力,在虛空中肆無忌憚的橫掃著,朝著王騰沖擊而去。

四周的血族黑暗種皆是目光戲謔的看著王騰,仿佛看好戲一般。

一頭魔君級黑暗種,隨手就能捏死。

王騰的話語在它們看來,就像是一只螻蟻在巨人面前逞口舌之力,十分可笑。

“在虛空中可以動用魔君級以上的實力!?”王騰目光微微一閃,心中猜測。

眼看著那原力波動橫掃而來,他的嘴角漸漸泛起了一絲嘲諷的弧度,負手而立,完全沒有出手的打算。

那原力波動狠狠轟擊在了王騰面前的虛空之上,卻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根本傷不到他分毫。

四周濃郁的血霧滾滾而動,將王騰護在了中間,令他宛如一尊血海中的君王。

“什么?!”

所有的血族黑暗種全都微微瞪大了眼睛,極為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那座血神大陣竟然自動將眼前這頭血族護在了其中!

這怎么可能!?

------題外話------

那個啥,今天520,大家晚上注意安全哈,別鬧出人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