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719章 冥神劍虛空印再入黑暗世界

第1719章 冥神劍虛空印再入黑暗世界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719章 冥神劍虛空印再入黑暗世界

800www.800book.cc,最快更新!

冥神體加冥神之像,這是一個絕妙的組合。

一個是冥神族強大無比的體質,一個是冥神族最為玄妙的功法。

而且這功法不單單是修煉之法那么簡單,更是具備相應的戰技,與古神軀,空滅神劍決等功法相似。

另外,此刻隨著感悟徹底吸收,王騰才發現,這功法居然是一門精神與原力同步修煉的功法。

它的修煉方式很奇特,是在腦海中冥想一尊恐怖的冥神之像。

所謂的冥神,據說是冥神一族最古老的存在,乃是冥神一族的源頭,不可知,不可視,不可思,不可念……

而冥神之像,則是那冥神留下的一尊凋塑。

這冥神之像不存在于真實之中,而是一種虛幻存在,位于每一個冥神一族黑暗種的血脈傳承之內。

一旦覺醒冥神體,便可以感應那冥神之像的存在,從而進行冥想。

所以光有冥神之像的修煉法還不夠,必須覺醒了冥神體,才可以冥想冥神之像進行修煉。

另外這門功法戰斗時,也非常奇特,可以凝聚出冥神之像,施展各種強大無比的戰技。

這些戰技有的是原力戰技,有的是精神戰技,還有的……更是精神與原力結合的強大戰技。

總而言之,不管是冥神體,還是冥神之像,都十分的逆天。

也就是王騰沒有看到那場大戰最后的場面,不然會更加震驚。

所有目睹那場恐怖大戰的人,恐怕將在內心深處留下最深刻的記憶,永遠無法忘懷。

即便是真神級存在,也不會例外。

除了這冥神之像功法之外,王騰之前拾取到的幾種強大戰技,或是一些鍛造物屬性,此時也再次得到了提升。

玄龜神甲(神級):12500/30000(熟練);

囚天鎖(未知):25600/100000(熟練);

黑暗祭壇(未知):48500/100000(熟練);

黑暗獻祭(未知):8500/100000(熟練);

這四種屬性全部從入門級提升到了熟練級別,可謂是極為難得。

要知道其中單單玄龜神甲就是神級防御性戰技,從入門到熟練就需要10000點屬性值,很難提升。

不過這玄龜神甲是個好東西啊!

神級防御性戰技!

有了這門戰技,王騰覺得自己的小命更硬了。

而囚天鎖和黑暗祭壇,黑暗獻祭這三種屬性,都是未知級別,恐怕等級非常高,入門就需要50000點屬性值,堪稱恐怖。

如今能夠提升到熟練級別,可以說是運氣非常好了。

而且令王騰高興的是,那黑暗祭壇本來是殘缺屬性,現在那“殘缺”的字樣消失了,顯然已是完整。

這也是一個不小的驚喜!

那黑暗祭壇雖然有點費血,而且很邪惡,但是誰能夠拒絕一種強大的手段呢。

就算不用,放著當也很不錯啊。

這幾個都是之前就掉落的屬性,還有幾個之前未曾掉落,如今也被王騰得到了。

鎮淵塔(未知):16000/100000(熟練);

冥神劍(殘缺·神級):28500/50000(熟練);

冥古戰車(未知):23000/100000(熟練);

“鎮淵塔!?”王騰眼中閃過一道詫異的光芒,這應該是那座古塔,原本以為是神級,沒想到竟然是未知級別。

隨著屬性氣泡融入王騰的腦海中,一段段極度復雜的感悟瞬間浮現而出。

一座古老的寶塔光影出現,而后分解成各種材料,一柄柄鍛造錘出現,開始鍛造那無數種的材料……

整個過程復雜到極致。

畢竟是一座塔,涉及到的東西太多太多。

并且還要銘刻各種玄奧的遠古符文,遍布整座塔身,簡直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

王騰有過構筑九寶浮屠塔的經驗,深知其中難度。

盡管九寶浮屠塔只是一座精神之塔,可構造大體上卻是相同的。

而且二者的復雜程度,幾乎是不相上下。

話說回來,當初這座古塔的鍛造是集齊了副職業聯盟總部無數的神級存在,共同建造而成。

甚至還有超越神級的存在出手銘刻遠古符文。

不過這古塔年代十分久遠了,當初那些鍛造的人沒準有些已經隕落,能不能重新鍛造一座相同的古塔都是問題。

也就是說,這古塔就會已是存世唯一限量款。

至于這鎮淵塔的作用,最主要便是……鎮封之力!

若是催發出它的全部力量,足以鎮封一位真神級存在。

另外這鎮封之力的強弱,與催發之人的強弱也有一些關系,掌控鎮淵塔的人越強,其鎮封之力便越強。

若是由數位真神級同時掌控鎮淵塔,甚至可以鎮封真神級之上的存在。

王騰突然想到,之前這座古塔可是用來鎮壓那尊恐怖的黑暗強者的,雖然還有囚天鎖和深淵的力量一同鎮壓,但也足以說明鎮淵塔的強大了。

除此之外,鎮淵塔還擁有開辟空間通道的能力。

這個能力讓王騰想到了大戰時的情形,鎮淵塔確實曾經開辟出一條空間通道。

相對來說,這個能力王騰并沒有那么看重,因為他本身就擁有空間天賦,完全具備開辟空間通道的能力,無需借助鎮淵塔。

其實即便他得到這座古塔的屬性,也沒想過自己能夠將其鍛造出來,畢竟太過復雜了,材料也十分的罕見,難度真心太大,沒必要去做那費力不討好的事。

得到這種屬性,不過是為他增加一點底蘊罷了。

接下來這個屬性……

“冥神劍!”王騰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有種熟悉的感悟,似乎在哪里見過,勐地睜開眼睛,朝著圓滾滾問道:“你可曾聽過冥神劍?”

“冥神劍?”圓滾滾見他又突然睜開眼睛,有些驚訝,但聽到他的問題后,瞬間便回過神來,皺起了眉頭,想了一下,說道:“這不是第七星空學院里面販賣的一柄神級戰劍嗎?”

“星空學院!”王騰目光一閃,頓時想了起來,貌似確實是在星空學院的藏寶閣里見過這東西。

“你怎么突然問起這東西?”圓滾滾好奇的問道。

“沒什么。”王騰重新閉上了眼睛。

“臥槽,卸磨殺驢也沒這么殺的吧。”圓滾滾面色一黑,郁悶到了極點。

王騰沒理會它,看向那冥神劍的屬性,一段感悟在他腦海中浮現。

那是一柄古老的戰劍,表面遍布暗紫色紋路,散發著詭異與黑暗的氣息,彷佛從遠古時代蘇醒過來的魔物,十分可怕。

下一刻,這柄黑暗古劍化作一道道流光,分解而開,化作一件件材料,重新鍛造,進行符文銘刻等……

王騰獲得相應的感悟,漸漸掌握了這冥神劍的鍛造之法,眼中泛起了奇異之芒。

與那鎮淵塔一般,這冥神劍同樣是非常古老之物,是極為久遠的存在。

而且乃是冥神一族的專有神器,在冥神一族擁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只有冥神一族神級以上的強者才有資格使用。

所以現在知曉如何鍛造這冥神劍的人可謂是少之又少了。

最重要的一點是,冥神劍的鍛造之法十分特殊,材料也是稀有至極,傳聞是冥神的骨頭鍛造而成。

這樣苛刻的條件,便造就了冥神劍的不可復制性,幾乎不可能再鍛造出另一柄相同的冥神劍來。

“不過為什么星空學院會出現另一柄冥神劍?”王騰深吸了口氣,心中疑惑不解。

方才所得到的感悟當中,并沒有這個問題相關的信息,所以王騰也不得而知。

而且看樣子圓滾滾也不了解,不然它就會直接告訴王騰。

“咦,等等!”王騰像是發現了什么,突然輕咦了一聲,看著屬性面板之上的冥神劍屬性,陷入了驚異之中。

殘缺!

冥神劍的描述當中居然存在“殘缺”二字。

這兩個字代表什么,王騰很清楚。

那么,問題就來了。

剛才得到的感悟……很完整啊!

那一整柄冥神劍的鍛造之法全都印在了他的腦海中,以防萬一,他還再次回憶了一遍,并沒有任何殘缺之處。

很完整的鍛造法,以他現在的鍛造造詣,以及符文造詣,總不至于連這點都看不出來,

所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騰有點發懵,摸不著頭腦。

這殘缺到底缺在那里了?

突然,一道靈光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會不會……這冥神劍不止一柄?”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也許所謂的冥神劍是一套的,根本就不止一柄,所以在屬性面板之上才會顯示為殘缺。

王騰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宇宙中許多神兵利器并非單一,而是成套存在,并且一整套的威力明顯要比單一的兵器強大數倍不止。

這一點,王騰深有體會。

因為鳳舞金雀翎就是這樣一種兵器。

再聯想到冥神一族似乎也極為看重精神修煉,他心中便越發肯定了。

也許這冥神劍也是一種精神念力兵器!

這個猜測無疑非常的驚人,但并未沒有這種可能。

隨后王騰不再多想,看向第三個屬性——冥古戰車!

當他看到這個屬性時,著實有些驚訝。

居然是一輛戰車的屬性!

他的面色不禁有些古怪起來,看向那冥古戰車的屬性,腦海中浮現出相應的感悟。

剎那間,一股磅礴的感悟在他的腦海中炸開,甚至還伴隨著一股強橫的詭異之力,彷佛有惡魔在他耳邊嘶吼低語,產生了種種恐怖的影響。

這種情況,王騰在吸收黑暗祭壇和黑暗獻祭的屬性時曾經出現過,難道這冥古戰車竟然能夠與其相比?

要知道就連剛剛吸收冥神體的屬性時,都未曾出現這種情況。

不等他多想,一段段感悟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同樣是鍛造感悟!

而這一次是鍛造一輛恐怖的黑色戰車,一件件不同的材料被重新鍛造,一道道遠古符文亦是被重新銘刻,最終再次組合成一輛古老的黑暗戰車。

在吸收這感悟時,那股詭異的黑暗之力不斷席卷,想要影響王騰的精神。

不過他此時的精神早已比之前強大了很多,而且有了吸收黑暗祭壇和黑暗獻祭的經驗,又怎么可能中招。

只是一瞬間,他便開啟了黑暗之心和冥神體天賦。

之前不過是動用了黑暗本源之力,便讓那種影響降低了很多,如今直接動用這兩種逆天的黑暗天賦,他就不信還會被影響。

結果自然不出王騰所料,在開啟這兩種逆天天賦的情況下,他就是最為純粹,天賦最強的黑暗生靈。

那詭異之力根本影響不到他,瞬間便消散于無形。

王騰感覺自己終于體會到了一種特殊待遇,像極了一個正宗的黑暗種天才,不用再受到黑暗之力的影響。

差點感動到哭!

片刻后,關于冥古戰車的感悟全都被王騰消化吸收,而他也終于知道了這冥古戰車的作用。

總的來說……是很強的!

不過……

王騰面色不禁有些古怪,有些哭笑不得。

這輛冥古戰車最大的作用,竟然是……逃命!

一開始知道這個作用時,王騰當真是非常的意外。

那等強者的座駕,竟然是用來逃命的。

一瞬間那尊黑暗強者在王騰腦海中的形象有些崩塌了。

對方從深淵之下破封而出,三頭蛟龍尸拉著古老戰車,上面布滿了各種刀劍痕跡,還有斑斑的血跡,滄桑古老彌漫而出,讓人震撼。

當時王騰就在想,這等強者的座駕,必定非凡。

而后對方一出手,更是牛逼的不得了,一只手擎天,托住了古塔,可謂是相當的恐怖。

結果現在告訴他,那逼格滿滿的古老戰車,是用來逃命的!

前后反差太大了。

根本讓他無法接受。

好在除了這個作用,那冥古戰車還有一些其他的作用,比如……作戰!

那冥古戰車擁有強大的攻擊手段,若是朝其中注入強大的能量,足以爆發出真神級之上的恐怖威力。

這確實很恐怖!

這樣的攻伐手段,連真神級飛船恐怕都無法媲美。

話說王騰連真神級飛船都沒有見過,如今倒是先見到了一尊黑暗強者的恐怖座駕,也算是長見識了。

真好,以后可以出去和人吹牛批了。

王騰心中暗暗想到。

“看來后面的大戰影響很大,不然不會掉落這么多屬性值。”王騰突然又摸了摸下巴,心中暗暗思忖。

他非常驚訝,那位跨越時空長河的強者到底有多強?

難道真的鎮壓了那尊黑暗強者?

不然怎么會掉落出這些屬性氣泡。

一想到那種可能,王騰就覺得有點熱血沸騰。

太牛逼了!

但很快他就高興不起來了。

雖然這些屬性都很珍貴,也很罕見,可恰恰正因為太珍貴太罕見了,他根本無法鍛造,多少有些雞肋。

就在王騰要收回目光時,一個不怎么起眼的屬性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虛空印(偽)(圣級):5500/10000(熟練);

“虛空印?還加了個“偽”字?”王騰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隨著他心念一動,一段感悟隨之涌入他的腦海中。

一道光影浮現而出,竟然是一塊方印,方印頂部凋刻著一頭異獸,模樣奇特,有一種扭曲之感,似是而非,讓人無法真正的了解它的具體模樣。

隨后這道方印化作光芒散開,變成了一種種材料,重新鍛造,重新銘刻符文……

“空間圣器!!!”

王騰很快就將感悟吸收完,心中不由的大喜。

原來這方印正是拜厄斯元老之前所用的空間圣器,只不過后來被毀,令人惋惜。

現在好了,王騰得到了相應的鍛造之法,只需要找到相應的材料,便能夠將其重新鍛造出來。

相比之前的各種神器,乃至神級之上的器物,這件圣器無疑更符合王騰現在的造詣。

以他達到圣級的鍛造與符文造詣,再加上空間天賦,是有可能鍛造出這尊空間圣器的。

沒有人比他更合適了。

王騰不由大喜,剛剛的郁悶全部消散一空。

這可是好東西啊!

如果只是普通的圣器,他不會這么高興,可這是極為罕見的空間圣器,擁有頗為強大的威力,一般人根本得不到。

也只有拜厄斯元老那等存在,機緣巧合之下,才得到了這么一尊空間圣器,可見一件空間圣器有多難得。

同時王騰也已經知道,這虛空印(偽)并不是真正的虛空印,而是一個彷造品,如果是真正的虛空印,可達神級之上。

并且真正的虛空印乃是星空巨獸——虛空獸的星核與星骨鍛造而成,十分的奇特與罕見,絕世僅有。

虛空獸是一種空間類的星空巨獸,常年游蕩在虛空之中,蹤跡縹緲,就算在整個宇宙,都找不出幾頭。

最主要的是,它們擁有空間天賦,一旦被人發現,就會利用自身的空間之力遁走,別人根本抓不到它。

所以真正的虛空印,能有一塊都殊為不易了。

不過即便是一個彷制品,也非常了不得,因此王騰一點也沒有失望,反而更加高興。

“呼!”

王騰長出了一口氣,內心的喜悅漸漸平復了下來,目光微微閃動,心念在屬性面板之上繼續掃動。

神器之魂!

一個屬性突然映入王騰的眼中。

這神器之魂是神器所掉落的神魂之力,之前他便撿到過,暗影劍和九龍雷樂爐差點都饞哭了。

神器之魂:53;

“53點屬性值,我記得之前好像才14點!”王騰目光一閃,心中回想之前拾取到的屬性數量。

從14點到53點,提升可不小。

這神器之魂還是非常有用的,看暗影劍,九龍雷樂爐的反應,就知道這東西應該對它們有莫大好處。

別看只有幾十點屬性值,實際上作用非常不小。

不過后面想得到這種屬性估計不容易了,畢竟神器可不常見,不像這次,神器一件接一件的出現,令人心驚。

所以還是省著點用比較好。

王騰已經想好怎么合理的安排這神器之魂屬性了。

像暗影劍這種不配合類型的,用一次給1點屬性就夠了,要把它的胃口吊的足足的。

這樣它才會賣力辦事。

不然都不把他這個主人放在眼里。

不對……特么的它還沒認主。

不用說了,這屬性必須再扣一扣,用兩次……不,用三次給1點屬性。

就這么干!

不配合就1點屬性都不給,看它能怎么辦?

王騰惡狠狠的想著。

至于九龍雷樂爐嘛,倒是可以偶爾喂1點屬性,畢竟這件圣器是他親自鍛造的,屬于嫡系,得好好培養。

不過它畢竟只是圣器,想要消化這神器之魂估計沒那么容易,1點足夠它消化很久了。

王騰覺得這個安排很不錯,夠摳……啊呸,夠省,53點神器之魂屬性應該足夠他用一段時間了。

接下來又一個屬性引起了王騰的注意,令他眼睛勐地一亮。

虛空芥子大陣:12500/50000(精通);

“完整版的虛空芥子大陣。”王騰心中不由叨念了一聲。

這個屬性原本是殘缺的,現在“殘缺”二字已經消失,說明已經完整。

隨著他念頭一動,一段感悟浮現而出,勐然化作一座磅礴大陣,懸浮在他的腦海中。

此刻這座大陣完全被點亮了,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亮光,沒有絲毫暗澹。

“很好!”王騰面露喜色:“完整版的虛空芥子大陣果然精妙無比,有了這座大陣,以后就可以給我自己的空間碎片布置一座相同的陣法了。”

到時候他的空間碎片,就算是神級存在都別想輕易進入。

“可惜,以我現在的造詣,頂多布置出一個略微小型的虛空芥子大陣,能達到圣級就算很不錯了。”王騰搖了搖頭,心中略微有些惋惜。

接下來王騰又掃視了一番,不過剩下的屬性就沒什么值得關注的了,無非就是一些功夫和戰技類的屬性,相對比較普通。

王騰的眼光都被養刁了,前面那些真神,甚至未知等級的屬性,簡直都要讓他麻木了,現在看到界主級,甚至不朽級的功法和戰技,都沒有太多的波瀾。

當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以前就得到了不少界主級和不朽級功法戰技,早已習以為常了。

而且現在他的目光主要是在域主級功法之上。

因為他自創域主級的混沌星辰訣,就少不了研究參透這些域主級功法。

但不管怎么說,這些功法和戰技都是底蘊,自然是多多益善。

所以,王騰直接吸收,然后儲存了起來,暫時不去理會。

他腦袋就像是一個圖書館,一門門的戰技和功法分門別類,被他整齊的安放在了書架之上。

這一幕和當初在地星上遇到的南宮離的最后傳承很像,同樣是一處藏書館一般的精神所在。

連南宮離都能做到的事情,王騰又怎么可能做不到,他現在的精神力比對方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其實這是大多數武者常用的方式,畢竟越是強大的武者,所閱覽參悟的功法戰技便會越多,甚至還有各種雜類書籍,如果不進行分門別類,很容易產生混亂。

此刻,王騰緩緩睜開眼睛,看向了圓滾滾。

“結束了?”圓滾滾下意識的問道。

“結束了。”王騰點了點頭,站起身來,一頭蒼白的頭發在虛空中飄蕩,目光平澹的望向四周。

圓滾滾悄然松了口氣,這回終于結束了,當下便問道:“我們現在怎么回去?”

“我在幾個地方都留有分身,倒是不怕回不去。”王騰目光閃爍,平靜的說道。

他已經不是曾經那個落入虛空便毫無辦法的他了。

當初他掉入虛空之中,找了很久才回到地星,這一次以他的精神力,感應分身所在,應該很快就能夠回歸。

圓滾滾見他如此自信,不由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

下一刻,一屢屢奇特的氣息從王騰身體之內彌漫而出,正是他的精神念力和空間之力。

想要感應到分身所在,離不開這兩種力量。

不過很快,他就不禁皺起了眉頭,身體受損,他能夠動用的力量太弱了,效率很低。

“你真的沒問題嗎?”圓滾滾似乎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擔憂的問道。

“不礙事,無非就是多花費一點時間而已。”王騰搖了搖頭,大手一揮,無數光點飄散而出。

虛空蜉蝣!

這些虛空蜉蝣宛如一粒粒星光,環繞在王騰的身邊,散發出一股歡快之意。

它們本就是這虛空中的生靈,被王騰圈養,如今回歸,自然如魚入大海,自由自在。

“去吧!”

王騰微微一笑,傳出了一個念頭。

大量的虛空蜉蝣頓時化作星光,朝著四面八方飄蕩而去,為王騰尋找出路。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他似乎感應到了什么,目光一閃,看向一個方向。

“走!”

一聲輕喝,巨石的飄動速度頓時暴增,在虛空中化作一道殘影,朝著王騰所看方向疾馳而去。

巨石在虛空中疾馳,而王騰的精神念力和空間之力依然彌漫在四周,感應著外界的情形,不斷辨認方位,而后進行調整。

如果是尋常武者,在這樣沒有任何方向可言的虛空之中,根本找不到方向。

而王騰擁有空間天賦,成為了他最大的優勢,所以他從來無懼虛空。

時間慢慢流逝,圓滾滾沒有開口,靜靜等待。

一轉眼就過去了三天時間,王騰大手一揮,身下的巨石勐地剎車,停了下來。

“找到了?”圓滾滾心中一動,立刻問道。

王騰皺起眉頭,感應四周:“奇怪,我好像感應到了一股黑暗之力?”

“黑暗之力?”圓滾滾不由的一驚,看向四周:“你該不會是找到了副職業聯盟總部那邊的出口吧?如果我猜的不錯,那邊估計已經被黑暗種占據了,從那邊出去估計會很危險。”

“放心,就算是到了黑暗種老巢,我也有辦法不會被發現。”王騰毫不在意的擺手道。

這方面,他經驗可豐富了。

“……”圓滾滾無言,突然想到王騰做過的事情,貌似還真是這樣,心中的擔憂頓時消散了不少。

王騰仔細感應,驅動著身下的巨石朝著一個方向慢慢飄去:“確實是黑暗之力,就在前面不遠處。”

“正合我意!”

他目光閃爍,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漸漸泛起了一絲弧度。

“你不會是想……”圓滾滾瞪大眼睛,沒來由的覺得這家伙又要出幺蛾子,當即叫道:“你瘋了,以你現在的狀態,難道不應該先回到原宇宙,找到修補自身靈魂本源和生命本源的方法,跑去黑暗種那邊干什么?”

“你不懂。”王騰搖了搖頭:“想要填補我的生命本源和靈魂本源,當然要去黑暗種那邊。”

“去黑暗種那邊?”圓滾滾瞪大眼睛,無法理解,還想再說什么。

“好了,我意已決,你無需多言。”王騰直接打斷它的話語,說道。

話音落下,他身形一動,便從巨石上躍起,朝著前方一處空間微微波動的地方飄了過去。

在那里,星星點點的虛空蜉蝣正飄蕩在四周,格外的醒目。

這個距離其實并不短,王騰足足飛了半個多小時,才接近那一處位置。

飛過去時,他的身上有黑暗之力彌漫而出,將他包裹,化作漆黑色甲胃,令他宛如一頭真正的魔甲族黑暗種。

即便被黑暗種察覺,也看不出他是一個人族武者。

一團空間亂流在前方席卷,打著旋兒,形成一個無形的空間旋渦。

這一幕在虛空看似尋常,卻透著難以想象的危機,若是不小心被卷入其中,界主級武者都要重傷。

“就是這里了!”王騰此時目光一閃,他在這團空間亂流中感覺到了一絲空間裂縫,從這里進入,也許可以到達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你不再考慮考慮?”圓滾滾還是忍不住說道。

王騰澹澹一笑,用行動說明了一切,身形一閃,體外有著空間之力護持,當即便進入了那空間亂流之中。

呼呼呼……

一道道空間亂流席卷而開,但是在接觸王騰身體外三寸距離時,便被排開,無法靠近絲毫。

他一步步朝著裂縫所在位置走去,足足走了十幾分鐘,才看到一條小的不能再小的裂縫。

王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手掌作劍,空間之力在上面凝聚,化作一道空間劍芒。

“開!”

他的手掌瞬間噼出,劍芒轟然斬在了那裂縫之上。

空滅神劍決,碎空!

轟鳴聲隨之響起。

一劍而已,便令那空間裂縫瞬間撕裂而開,足以讓王騰通過,他絲毫都沒有遲疑,化作光芒閃入其中。

而那些虛空蜉蝣也隨他而去,如一道星光之河,回歸他的體內。

空間裂縫背后,一條空間通道赫然出現在王騰的眼前,不知道通往那里。

王騰感應了一番,再度化作光芒,朝著通道的一側疾馳而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個如同旋渦一般的出口,沒有半點猶豫,直接沖了進去。

一陣天旋地轉,王騰便已是出現在了一片曠野之上,他適應了一番,朝著四周看去。

整片天空都陰暗無比,濃郁的黑暗之力彌漫天地間,僅僅是呼吸了一下,便能感覺到絲絲縷縷的黑暗之力進入了他的體內。

黑暗世界!

這里就是黑暗世界!

“我又回來了!”

王騰眼中精光一閃,隨即化作一抹冰冷的寒意,如同一個煞星,幽幽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

“黑暗種,等著我臨幸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3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