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690章 血腥魔變拼死一搏又一頭上位魔尊級

第1690章 血腥魔變拼死一搏又一頭上位魔尊級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690章 血腥魔變拼死一搏又一頭上位魔尊級

中文域名一鍵直達

鮮血淋漓的身軀懸于半空!

大量的鮮血成片成片的往下流淌,方才還意氣風發,自信滿滿的丹流,此刻宛如一條死狗。

另一邊,隨著領域消散,王騰的身影浮現而出。

與丹流的凄慘相比,王騰卻是完好無損,神色顯得頗為輕松淡然,手里松松垮垮的提著戰劍,一點也看不出剛剛那道恐怖的金色劍光是他所斬出。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瞬間落在了王騰身上。

總的來說,就挺……震撼的!

“咕嚕!”

牛日天,鐵婉等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滿臉震驚與不可思議。

“好……好強!”蠻錘邑有些結巴的說道。

加布利爾有些呆滯,心中巨震,突然一股寒意在他身上蔓延,令他渾身汗毛炸起,看著丹流凄慘的模樣,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這王騰……太兇殘了!

如此恐怖的對手,他真的有資格與之為敵嗎?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在加布利爾心中浮現。

他被打擊到了!

“這家伙還真是恐怖。”樂煙深吸了口氣,眼神變得堅定,看向面前的黑暗種,控制著她的雷樂爐朝著對方狠狠砸去。

黑暗種:o((⊙﹏⊙))o

這個人族女人打了什么雞血,為什么突然變得如此可怕?

原本還是僵持不下的局面,此時竟然出現了傾斜,天平正朝著樂煙那邊倒去。

某一刻,那頭黑暗種來不及躲閃,直接被雷樂爐結結實實的撞在臉上,被砸的暈頭轉向。

樂煙得勢不饒人,雷樂爐瘋狂砸出,雷心炎隨之爆發,將其淹沒。

“啊!”

一聲慘叫自那頭黑暗種口中傳出。

不過片刻,黑暗種便被燒成了灰燼。

“終于殺死一頭黑暗種了!”樂煙狠狠攥了攥拳頭,心中不由大喜。

不少人為之側目,這位美女煉丹師居然也有這么狠的一面,實在出人意料。

天空中,樂屯正與一頭上位魔皇級黑暗種戰斗,抽空朝著下方看了一眼,瞳孔一縮,內心不由震動。

這王騰的實力,似乎又變強了!

隨即他手中的攻擊也變得更為猛烈起來,朝著黑暗種瘋狂砸去。

身為域主級天才武者,他可不想就這么輸給王騰。

輸一次不可怕,但他不能一直輸!

一時間,不少天才都被王騰激起了好勝心,朝著黑暗種瘋狂攻擊而去,搞得黑暗種是一頭霧水。

“廢物!”弒血魔尊低頭看了一眼,臉上泛起一絲冷意,聲音冰冷的傳出:“連一個區區宇宙級人族武者都打不過,枉費我們這么多資源培養你。”

“嗬……嗬……”丹流口中突然傳出了粗重的喘息聲,似乎聽到了那句“廢物”,神色突然變得極為扭曲,那原本已經毫無動靜的身軀竟然又動了起來,眼球里滿是血絲,黑暗閃爍。

“他……他還活著!”

一道道驚呼聲驟然從四周爆發而出,眾人沒有想到受了那么重的傷勢,這丹流竟然還活著。

要知道他只是域主級武者,還不具備界主級那樣強悍的恢復能力。

而且方才那道劍光明顯從他的心臟劃過,這是致命傷!

一般的域主級武者,經受如此重傷,早就已經死亡了。

但是丹流竟然又動了起來,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眾人立刻想到了他那黑暗侵染者的身份,心中不由凝重了起來。

“居然還沒死!”

王騰有些詫異的看著對方,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這個丹流被黑暗侵染之后,生命力倒是變得極為頑強,本以為方才那一劍足以解決此人,現在看來還需要花費一番功夫啊。

丹流僵硬的轉動著脖子,茍延殘喘,但一雙充滿血絲的目光卻是怨毒的盯著王騰,充滿了強烈的恨意。

“別這么看著我,是你太弱了。”王騰指了指弒血魔尊,說道:“連他都說你是廢物,可見我沒說錯。”

“吼!”一道低沉的怒吼自丹流口中猛地傳出,如同受傷的野獸在掙扎咆哮。

噗嗤!

下一刻,一道奇怪的聲響驟然傳出。

眾人不由瞳孔一縮,仿佛看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畫面。

只見那丹流身軀上那處裂開的傷口之上,無數的血肉仿佛活了過來,竟開始瘋狂蠕動,那不斷流淌的血液竟然也開始聚攏起來,猩紅血腥的氣息蔓延而出。

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丹流的身軀發生劇烈的變化,無數肉瘤從他的身軀之上隆起,令他的身軀不斷膨脹。

與此同時,大量血液自丹流身體內狂涌而出,竟宛如一片鮮血之浪,在天空中倒卷,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繭,將他包裹了起來。

“這出血量……有點大啊!”王騰目光驚異的打量著這一幕。

他基本已經猜出丹流是被什么黑暗種侵染了,這么大的血量,必然是血族黑暗種,肯定沒有別的了。

嘭!嘭!嘭……

突然間,一陣宛如心臟跳動般的聲響回蕩而起。

血光彌漫,那顆血繭散發出耀眼的血色光芒,彌漫在天空中,將一片區域照的血紅一片。

王騰沒有急著動手,他知道這是黑暗種的魔變,就算干擾也沒用,他不是沒試過干擾,可依然無法改變對方魔變的結果,所以還不如省點力氣,等對方魔變完成,再一次性解決。

反正對王騰來說,就算這丹流進行了魔變,也威脅不到他。

該死的,最終還是會死!

不過,這丹流的魔變倒是有些超乎王騰的預料,以往見過的黑暗種魔變,能夠達到如此程度的,都是那些純正的黑暗種,一般很少有什么黑暗侵染者可以達到如此地步。

如此看來,這丹流經受侵染的黑暗之力,貌似有些非同一般啊。

他摸著下巴,心中頓時若有所思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許多目光聚集在那顆巨大的血繭之上,心頭忍不住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太詭異了!

那顆血繭當真是詭異至極,宛如一顆血色太陽懸在半空,濃郁的血腥氣不斷擴散而出,給人一種極為不安的感覺。

嘭!嘭!嘭……

宛如心臟一般的跳動聲不斷傳出,血繭在慢慢膨脹,不斷壯大。

王騰面色略微凝重了起來,他已經能夠感覺到,一股強大而邪惡的氣息正從那血繭之內醞釀而出。

這丹流的魔變果然不對勁!

突然間,一道觸手從那血繭之內爆射而出,竟朝著下方的武者尸體暴沖而去。

只見一瞬間,幾具武者尸體便被那血紅色觸手卷住,向著血繭快速沖去。

王騰面色一動,手中戰劍猛然斬出。

那根血紅色觸手頓時應聲而斷,大量的鮮血從其中噴灑而出,上面的武者尸體頓時落下。

“吼!”

一道怒吼聲從血繭之內傳出,隨即一道道血紅色觸手猛地爆射而出,足有數十道之多,朝著下方的武者尸體卷去。

“想在我面前搶尸體!”王騰輕哼了一聲,手中戰劍劃出一道道劍光,密密麻麻,將天空封鎖。

那數十道血紅色觸手在天空中瘋狂的穿梭,可惜根本躲不開王騰的劍光,金屬被斬斷。

“吼!”血繭之內不斷發出怒吼之聲。

“我阻止不了你魔變,但是卻能夠阻止你偷尸體。”王騰淡淡道:“怎么,血量不夠了?”

“吼!”一道更為憤怒的吼聲隨之傳出,震動虛空。

許多人面色古怪,他們可以從這血繭中聽出那憤怒又無奈的情緒,這丹流恐怕快被氣死了吧?

“你繼續啊,能搶到一具尸體,算我輸。”王騰道。

“吼!”

丹流無能狂怒。

他終于不再伸出觸手,而是加快了魔變的速度。

嘭嘭嘭……

那種跳動聲頓時變得快速而劇烈,速度起碼是之前的十倍,嘭嘭聲不斷回蕩在天空中,讓不少境界較低的武者紛紛捂住了心臟,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僅僅只是跳動聲,便讓許多人無法承受,可見這魔變有多么恐怖。

“急了!”王騰笑呵呵道。

眾人有點無語,都被你逼到這種地步了,能不急嗎。

沒多久,那跳動聲竟是在某一刻戛然而止,而血繭的體積也已經膨脹到了數十米大小,散發出濃郁的血腥之氣。

咔嚓!咔嚓!咔嚓……

突然,一陣陣碎裂聲猛地傳出。

所有人精神一震,瞪大眼睛朝著那顆血繭看去。

只見血繭表面正浮現出一道道清晰的血痕,有著血色光芒從其中爆射而出,格外刺眼。

王騰眼睛瞇了起來,朝著那血繭看去,真視之瞳隨之開啟。

只見一個詭異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就在此時,血繭轟然爆開,無數的碎片化作血色光點朝著四面八方飄散。

更為耀眼的血紅色光芒爆發,隨即一道龐大的身影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恐怖的怒吼聲沖天而起,震耳欲聾。

四周不少人面色大變,紛紛用原力封住雙耳,但依然有人太遲了一步,雙耳之中已是流出鮮血。

王騰更是首當其沖,因為那吼聲根本就是沖著他來的,他不由皺起眉頭,張口便是一聲大吼:“滾!”

滾滾音浪擴散而開,如同形成了一道道無形的漣漪,朝著對面沖擊而去。

丹流的吼聲直接被震碎。

噬魂音!

這是王騰從噬魂水母那里得到的音波類精神攻擊,乃是界主級戰技,直接針對靈魂本源,甚至可以吞噬靈魂本源。

丹流的吼聲與他的手段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那龐大的身軀在噬魂音的巨大沖擊之下,直接被震退了數千米,才堪堪止住身形。

“音波類精神戰技!”

遠處,古羅心中震動,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精光。

而且這門戰技竟然讓他感覺到一絲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

一時卻又想不起來。

就在此時,丹流的身軀徹底顯露而出,眾人不由的大吃一驚。

“這是什么?”

所有人都以一種驚駭又厭惡的的目光看著他……不,應該說是它!

丹流已經化作一頭徹徹底底的怪物,碩大的軀體早已看不出人類的樣子,宛如一條臃腫,惡心的猩紅色蛆蟲,身軀之上滿是蠕動的肉塊,惡心至極。

“我去!”

當王騰看清眼前這東西的真面目時,也是被嚇了一跳。

“這么大一條蛆蟲!還是兩個頭的?”

樂煙,古羅等人聞言,不禁有些無語。

雖然他們知道那看起來很像蛆蟲,但是這么說出來就有些打擊人了不是。

王騰并不知道眾人的想法,目光依然落在丹流的身上,暗自打量起來。

確實是兩個頭。

似乎方才被他差點斬斷的身軀,如今已是化作兩個獨立的個體,卻又相互連接,充滿了畸形之感。

同時在那兩個頭上,各有著一顆碩大的眼珠子,此刻正以一種邪惡,怨毒的目光緊緊盯著王騰。

如果換一個人,被這么一個丑陋的東西如此盯著,恐怕都會頭皮發麻,滿身都要冒出雞皮疙瘩了。

但王騰是什么人,見過的魔變早已不知有多少,豈會被這區區一個黑暗侵染者的魔變嚇到。

怒吼聲自丹流口中傳出,它沒有絲毫廢話,徑直朝著王騰暴沖而來。

身軀雖然臃腫不堪,但它的速度卻絲毫不慢,甚至可以說是快到了極點,一眨眼便出現在王騰旳面前。

隨即它那粗壯臃腫的尾部便已是朝著王騰橫甩了過來,速度過快,直接在空氣中傳出一道爆鳴之聲。

“居然用身體作為攻擊手段!”王騰目光一閃,嘴角浮現出一絲不屑的弧度,徑直一拳轟出。

轟鳴聲響起,王騰的拳頭之上瞬間凝聚出一道恐怖拳印,狠狠的落在了丹流那臃腫的身軀之上。

下一刻,無數的血肉炸開,大量鮮血噴灑而出。

但丹流并未發出怒吼,甚至他那兩顆丑陋的腦袋上,兩顆大眼珠子竟然露出了一絲嘲諷。

“嗯?”

王騰目光突然一凝,感覺到不對。

就在此時,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那些四散而開的血肉與血液竟然瞬間回流,并將他團團包裹了起來。

大量的血液相互交織,仿佛形成了一張大網,封鎖了所有的方位。

剎那間,血肉和血液瞬間收縮,似乎想要將王騰淹沒其中。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大驚失色。

樂煙等人更是忍不住攥緊了拳頭,為王騰感到擔憂。

這丹流魔變之后的攻擊方式竟然如此詭異,著實讓人意想不到。

但不用想也知道,一旦被那血肉包裹起來,必定極為的危險。

“哼!”王騰輕哼一聲,身上的雷系戰甲如同流水般退去,而另一副界主級火系戰甲卻是瞬間將他覆蓋了起來,這個過程緊緊是短短片刻之間,連一個呼吸都不到,此時他的通體赤紅,炙熱的火焰從他的身體內爆發而出。

萬獸真靈焰!

一股磅礴的火焰之力瞬間席卷四周,將王騰徹底護在了中間。

嗤嗤嗤……

火焰遇到丹流身上的血肉,宛如遇到了燃料一般,竟然熊熊燃燒了起來。

吼!吼!吼……

丹流口中瞬間發出陣陣痛吼,他那臃腫的身軀在半空中瘋狂的翻滾掙扎,體內血肉飄出陣陣猩甜無比的焦臭味,讓人作嘔。

“怎么回事?”眾人再度一驚,愕然的看著這一幕。

下一刻,丹流終于支撐不住,那處包裹王騰的血肉瞬間炸開,一道身影隨之倒飛而出。

那道身影渾身燃燒著赤紅色火焰,踏立虛空,顯得格外刺目。

“壁虎斷尾?!”王騰目光透過火焰,平淡的看著對方。

他的萬獸真靈焰專克各種血肉之力,任何強大的星獸血肉,在這萬獸真靈焰之下,都只能化作其養料,丹流居然想用血肉將他包裹起來,真是自尋死路。

“是那種天地異火!”樂煙目光一閃,心中立刻有了猜測,她的腦海中瞬間閃過種種天地異火的作用,與王騰這朵天地異火進行對比,隨即靈光一閃:“萬獸真靈焰!”

“居然是這種天地異火!”

“王騰這家伙還真是得天造化,讓人羨慕啊。”

“這就是你的魔變?”王騰隨手一揮,身上的火焰盡數收攏,化作一團不過巴掌大小,懸浮在他的手掌掌心之上,淡淡開口:“不過如此。”

“死!”

一道沙啞的聲音突然自那血色“蛆蟲”的口中傳出,帶著怨毒之意。

如果仔細分辨,倒是還能夠聽出一絲丹流的聲音。

噗嗤!噗嗤!

突然間,在丹流那臃腫身軀的背部,有著兩個巨大的隆起,隨即一對肉翼破體而出,遮天蔽日。

無數的血液順著肉翼滴落,粘稠惡心,讓人感到不適。

那對肉翼瞬間伸展開來,猛地煽動,令丹流那臃腫的身軀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的速度!”王騰面色微微一變,想也不想,立刻動用空閃,同樣消失在原地。

一聲轟鳴驟然在他方才所站之地響起。

丹流那臃腫的身軀出現在那片區域上空,一張長滿了猙獰獠牙的巨口朝著下方咬來。

王騰手中戰劍轟然斬出,化作一道火焰劍光,直沖丹流而去。

然而丹流那對肉翼再度一煽,竟然凝聚出一道巨大的血腥風刃,飆射而出,與王騰的劍光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

兩道攻擊碰撞之后,爆發出劇烈的轟鳴,可怕的原力余波朝著四周倒卷。

而后兩人不顧那還在肆虐的原力余波,再度沖向對方,爆發出激烈的大戰。

轟!轟!轟……

轟鳴聲不斷響徹虛空。

圣光劍訣!

光明拳!

一道道圣潔的白色劍光,白色拳印縱橫天地,從四面八方涌來,轟擊在丹流那臃腫的身軀之上。

許多人震撼無比。

因為他們赫然看到,在王騰那猛烈地攻勢下,魔變之后的丹流依然是落入了下風,完全被壓著打。

一道道血柱從丹流那臃腫的身軀之上飆射而出,血肉被火焰灼燒,不斷發出猩甜的焦糊味。

它被壓制了!

在王騰那層出不窮的手段面前,即便是魔變,也改變不了事實。

“吼!”丹流怒吼,內心充滿了不甘,無盡的黑暗星辰原力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席卷天地。

下方那些武者尸體不受控制的化作干尸,血液竟然被吸扯而出,朝著其身軀狂涌而來。

王騰皺起眉頭,心中不由閃過一絲厭惡,沒想到他阻止了一次,卻還是改變不了那么尸體被吸干血液的結果。

這般手段著實詭異!

大量血液從各處狂涌而來,匯入丹流體內,修補它身上的傷勢,令它那原本已經有些虛弱的氣息再次變得有些強橫起來。

不過王騰明顯感覺到,在這種強橫之中,似乎帶著一絲狂暴之意。

“他想拼死一搏!”

一個念頭驟然出現在王騰的腦海中,令他面色微微一凝。

丹流的身軀突然開始收縮,體內有著濃郁至極的血光綻放而出。

“不好!”

王騰似乎感覺到了什么,目光一凝,猛地伸出一只手,朝著天空中抓去。

隕火流星領域!

一聲低喝在他的心中驟然響起。

那只手掌宛如化作一座領域,無數火焰與巨石凝聚,瞬息化作一顆顆宛如星辰般的巨大火球。

與此同時,丹流體內的血紅色光芒也濃郁到了極點。

一聲劇烈的轟鳴驟然響徹而起,它的身軀竟然……爆開了!

沒錯!

丹流那臃腫的身軀赫然爆了開來,化作一道道血色流光,密密麻麻,遍布整個天空,而后盡數朝著王騰鋪天蓋地般涌來。

“去!”

王騰面色凝重無比,單手揮下,手中的領域徹底展現在了這片空間,無限放大,無數星辰般的巨大火球猛然砸落。

轟!轟!轟……

巨大火球與那血色流光轟然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陣陣轟鳴,宛如天災降臨一般,恐怖異常。

頃刻間,無盡的火焰彌漫而出,三種天地異火隨之爆發。

青色,赤色,白色……

三色火焰將那片區域徹底掩蓋,化作一片滔天的火海。

吼!吼!吼……

三頭火焰異獸在虛空中凝聚而出,仰天咆哮,爆發出恐怖的威勢,宛如鎮守四方的神獸,將那血色流光完完全全的鎮壓在了火焰之內。

所有的血色流光直接被淹沒,摧拉枯朽一般,徑直崩潰開來。

凄厲的嘶吼聲在火焰中回蕩……

四周所有人都震撼無比的望著這一幕,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騰對領域的掌握竟然已經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信手拈來!

簡直就是信手拈來一般!

這是一個宇宙級武者能有的手段?

連那些域主級當中的天才武者都未必辦得到吧。

樂屯望著這一幕,瞳孔收縮,內心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對領域的掌握,他都達不到王騰這種信手拈來的地步。

一時間,他的心情變得極為復雜起來,看來他上次果然敗的不冤。

這王騰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異類!

能在宇宙級境界,就能擊敗他這樣的域主級天才,當真是舉世罕見!

那些中位魔皇級黑暗種望向這邊,臉上亦是紛紛露出駭然之色,瞬間不敢靠近。

就算是上位魔皇級黑暗種,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凝重之色,不禁對王騰生出了一絲忌憚。

天空中,弒血魔尊眼神冰冷,目光落在王騰的身上,露出了一絲強烈的殺意。

人族之中,何時又出現了這樣一個天驕!

在那個黑發青年的身上,它仿佛看到了幾道熟悉的影子。

那些人,都是它在域外戰場上遇到過的……最為棘手的存在!

“哈哈哈……”天炎尊者同樣是望向下方,眼中閃過一絲驚異,隨后不由的大笑起來:“區區一個黑暗侵染者,如何能是我人族天驕的對手。”

“哼!”弒血魔尊冷哼一聲:“先顧好你們自己吧。”

天炎尊者面色微微一變,不由看了一眼遠處的三位元佬,以及那道空間裂縫,瞳孔驟然一縮。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那道空間裂縫竟然再度擴大了不少。

其背后的魔神之爪也再度探出,死死抓在空間裂縫之上,邪惡而混亂的氣息不斷從空間裂縫后面蔓延而出,讓所有人心頭的陰霾越發濃郁。

情況已經到了最緊急的時刻!

弒血魔尊抓住對方分神的機會,手中一柄巨大的血鐮轟然斬出,無盡之力匯聚,朝著天炎尊者席卷而去。

天炎尊者面色一變,來不及多想,只能奮力抵擋。

他的身軀瞬間被斬的倒飛了出去,胸口竟然出現了一道狹長的血痕,上面赫然有著黑暗之力蠕動,快速侵入傷口之中。

“天炎!”

另一邊,青木尊者和金辰尊者兩人看到這一幕,不由擔憂的出聲大喝。

“無事!”

天炎尊者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口處的傷口,目光微微一凝,但還是極為平淡的回應了一句。

隨即他體內原力涌動,將那黑暗之力控制在了傷口四周,不讓其擴散開來。

“桀桀桀……”弒血魔尊得意的大笑起來。

“陷入下風了嗎?!”王騰抬頭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無比,沒想到那位天炎尊者竟然被對方抓住機會傷到了。

這樣下去不行啊!

如果高端戰力受損,情勢很容易出現一面倒。

但面對那種強者,他也感覺有些無力,深吸了口氣,目光閃爍:“實在不行,只能動用那個了。”

在此之前,必須先將此人徹底解決。

對方是這場災難的始作俑者,豈能讓他活著。

王騰收回了目光,望向前方的火焰,在三種天地異火的席卷之下,來自丹流的嘶吼之聲漸漸微弱了下來,直至再也聽不見。

“死了嗎?”

他不由打開真視之瞳,朝著火焰之中掃視而去,任何一點生命跡象都別想逃過他的眼睛。

一道血色流光從火焰之中沖出,極為隱晦,特別是在那赤紅色的火焰中,更是極為不顯眼。

但是王騰依然是看到了。

“想逃!”他的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冷笑,伸手一抓,火焰之力滾滾而動,頓時化作一只巨大的火焰手掌,朝著那道血色流光抓去。

火焰手掌從上方落下,眼看著就要抓住那道血色流光。

“唉!”

就在此時,一聲幽幽的嘆息突然響起,回蕩在虛空之中,又像是直接在王騰的耳邊炸響,令他頭皮發麻。

“誰?”

一聲爆喝從王騰口中傳出,他面色凝重無比,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咯咯咯……還真是敏銳呢!”

只見一道血紅色身影極為突兀的出現在王騰的正前方。

妖嬈!

血腥!

魅惑眾生!

這是一頭絕美的……血族母黑暗種!

評價非常精準!

王騰苦中作樂,默默給自己點了個贊,但面色卻更加凝重了起來,心中宛如掀起了驚濤駭浪。

上位魔尊級!

眼前這頭血族母黑暗種竟然又是一尊上位魔尊級黑暗種。

什么時候過來的?

難道她方才一直隱藏在暗處,看著他和丹流的戰斗?

一系列的疑惑出現在王騰的心中。

隨后他便看到,那道身影出現后,只是隨手一揮,他所凝聚的火焰手掌竟是寸寸崩潰,消散開來。

這個結果,王騰不用想也知道了。

畢竟是上位魔尊級黑暗種啊。

火焰消散,那道血色流光則是穩穩的落在了那頭血族母黑暗種宛如玉石般晶瑩剔透的纖纖玉手之上,露出真容,赫然是一塊巴掌大小的血塊,上面還滴著血。

但是那頭妖嬈無比的血族母黑暗種卻絲毫不以為意,將其托在手心,甚至伸出另一只手,手指在血塊上輕輕撫摸:“我的小乖乖,你可真是個廢物呢。”

“……”王騰。

小乖乖和廢物,真是很好的搭配呢。

不過沒看出來啊,那個丹流居然是個胃不好的小白臉。

呸,不要臉!

鄙視之……

“這位小哥也很不錯哦,要不要成為我的小乖乖呢?”血族母黑暗種看著王騰,嫵媚的笑道。

“你們覺得,我要不要為我人族做一次貢獻?”王騰看向遠處的樂煙,古羅等人,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問道。

“……”樂煙,古羅等人滿頭黑線。

這家伙什么意思?

他居然在認真的考慮吃這碗軟飯!???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