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676章 恭賀六翼天魔蠱蟲分析

第1676章 恭賀六翼天魔蠱蟲分析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676章 恭賀六翼天魔蠱蟲分析

整片天地,氣氛都靜默的有些詭異。

怪物!

妖孽!

在眾人的眼中,王騰仿佛不再是王騰,而是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驚懼的怪物與妖孽。

圣級啊!

他居然真的硬生生的擋住了紫極天雷,并活了下來,順利踏入了圣級!

這簡直太荒謬了。

那些在心中惡意的祈禱王騰渡不過雷劫的人,此時只覺得一陣窒息。

此事帶給他們的沖擊實在太大太大,大到他們無法接受。

王騰從地底爬了出來,只覺得渾身劇痛無比,忍不住齜牙咧嘴,取出了一枚療傷的丹藥,正準備服下,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個什么……可以服用丹藥嗎?”他舉起手,朝著丹塵元佬等人問道。

“……”眾人。

“……”丹塵元佬深吸了口氣,目光復雜,點頭道:“可以!”

“那就好!那就好!可疼死我了。。”王騰連忙將療傷藥吞進肚子里,就算他的體質強大,在紫極天雷的轟擊下,也沒有那么快恢復,只能用療傷藥了。

隨著藥力擴散全身,王騰立刻感覺體內有著一股暖流注入肉身,令那種劇痛逐漸消失。

而他體表的傷痕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過來,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王騰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望向頭頂靜靜懸浮的藥鼎,臉上露出一絲輕松之色。

終于成功了!

成圣!

這一刻,他應該已經算是真正邁入圣級了吧!

當他正準備查看一下屬性面板時,四周突然傳來一陣整齊的響動。

所有的副職業者,不管是正在煉制丹藥的煉丹師,還是正在鍛造的鍛造師,亦或是毒師,靈廚師,醫師等,全都是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站了起來。

當這么多人同時做一個動作之時,就算是再小的聲音,也會變得頗為巨大。

王騰愕然,不由看向四周的副職業天才們。

他們全都轉身,面向他這邊。

隨后……

不知道是誰,突然高喊出聲,聲音回蕩在天空。

一開始,這聲音原本只有寥寥的幾聲,許多人還在遲疑,并不愿意開口承認。

但隨著那聲音的傳出,越來越多人開口,直至匯成了一片,如同山呼海嘯,震耳欲聾!

到了最后,一道道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再沒有人遲疑。

石天峰,桃瑞絲,藍尚,麻彥,苗拓,華天宇,農瓊怡……

甚至還有藥晨,此時的他宛如受到了極大的打擊,面色蒼白中帶著難以置信。

但,這些天才全都朝著王騰轉過身來,面色復雜,有人敬佩,有人不甘,有人嫉妒,有人羨慕……

在這般大勢之下,他們一個個就算再不情愿,此時也都是陸陸續續朝著王騰微微躬身,聲音隨之傳出。

即便是那些核心家族的家主,乃至高臺之上的圣級存在,此刻也都是遙遙的朝著王騰微微行了一禮。

這是對同階存在的禮儀!

丹塵元佬三人盡管沒有什么動作,但他們卻也是站著身子,默默注視著王騰,似乎用這種方式對一位晉入圣級的存在表示一定的尊重。

身為神級副職業者,他們這番作為已經是給出了足夠的誠意。

遠處,樂煙望向下方,面色極度復雜,美眸之中卻是不由閃動著異樣的光彩。

人群中央,那道黑發青年的身影無疑成為了全場的焦點,無數的目光聚焦。

他的身上似乎綻放出了光芒,此情此景下,顯得格外耀眼!

這家伙果然是個妖孽啊!

另一邊,薙京倆兄弟已經徹底失去了聲音,他們臉上除了震驚,也是不由的露出了濃濃的羨慕嫉妒恨。

為什么?

為什么那個混蛋能夠成圣啊?

這不科學!

成圣是那么好成的嗎?

他們這種出身核心家族的天才都知道,成圣需要底蘊的積累,根本不是這么容易能夠成功的。

那個混蛋才多大,他憑什么就成圣了!

可無論他們如何不可思議,也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事實。

“這真的是……”丹家天才丹元面帶苦笑,望著王騰的身影,心中也是復雜到了極點。

他自認天才,在丹道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自視甚高,卻也從未想過能夠在這般年紀晉入圣級。

可偏偏如今有一個同齡人做到了。

而且就當著所有人的面,以一種極為震撼人心的方式成就圣級。

不可質疑!

也無法質疑!

這是實打實的實力證明,找不到半點的毛病,旁觀者唯有震撼與驚嘆。

其他的天才,一個個也都是與丹元的想法相同,震驚之余,心中只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大乾帝國的席位上,華遠宗師等人已經激動的不能自己。

“圣級!”

“王騰宗師居然晉入了圣級!”

“我大乾帝國的副職業聯盟,要崛起了啊!”

阿爾弗烈德宗師,海柔爾宗師,莫德宗師等等,全都是大喜過望,激動的差點手舞足蹈起來。

一位圣者,而且是如此的年輕的圣者。

對整個大乾帝國副職業聯盟分部來說,這簡直就是跨世紀的大事。

在大乾帝國副職業聯盟分部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王騰書寫了歷史。

甚至以后都不一定會出現。

畢竟就算是在整個宇宙范圍內,能夠在交流會比賽上成就圣者的存在,都是極少極少的。

在整個副職業聯盟的歷史中,這樣的人,恐怕也只出現過寥寥幾次而已。

三百歲,對于強大的武者來說,太過年輕了,根本不足以讓他們晉入圣級。

華遠宗師等人已經可以預想到,在這屆交流會比賽過后,他們大乾帝國的副職業聯盟分部會是何等的盛況。

無數的副職業者必定會蜂擁而來。

還有無數的強者,也會聞風而動。

因為王騰就是一個招牌,一個活的招牌!

無數的副職業者都會趨之若鶩,這就是一位圣者的影響力。

不遠處,大乾帝國的平天王已經從座位上站起身來,面色變得極為嚴肅,目光驚駭的望著那個黑發青年。

他怎么都沒想到,王騰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晉入圣級。

不,應該說他從未想過王騰會晉入圣級。

原本他只是將王騰當做一個天賦不錯的小輩,可如今對方晉入圣級,就算是以他的身份,也不得不重視起來。

對于大乾帝國來說,每多一位圣級存在,都一筆巨大的財富。

派拉克斯家族等人全都沉默,那位不朽級存在目光急速閃動,其中還殘留著驚愕與難以置信。

“怎……怎么可能?”怒炎界主的表情簡直像是活見鬼一般。

如果說之前王騰已經讓他感覺到威脅,那么現在,王騰的地位甚至已經超越了他。

一位圣級存在,連不朽級強者都會將其奉為上賓,何況是他這樣的界主級武者。

突然間,他感覺到一股寒意席卷全身。

那個小子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還能有他的好?

旁邊的火雀界主面色陰沉到了極點,當初鎮壓王騰時,他從未想過此子會成長到令他感到心寒的地步。

那王騰的天賦,實在太可怕了。

王騰望著四周的副職業天才們,耳邊不斷回蕩著此起彼伏的恭賀聲,嘴角不受控制的瘋狂揚起。

就是這種感覺。

聲音再大聲一點,喊得再賣力一點,如果態度再真誠一點,那就更好了。

他的目光在石天峰,桃瑞絲,藍尚,麻彥等人的臉龐之上一一掃過,最終又看了一眼藥晨。

宗師級絕品毒藥!

那確實是極為驚艷的成果,但很可惜,贏的人終究只能是他。

一切都按照他的計劃進行著。

成圣!

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成圣,如今這結果也沒有讓他失望,他的努力終于獲得了回報。

過了許久,廣場之上的聲音才漸漸停息下來。

圣級存在們紛紛落座,三位元佬也坐了下來,望向王騰那尊藥鼎。

而那些還未完成比賽的副職業天才們只能帶著復雜的情緒,繼續他們的比賽。

“王騰圣者,不將你的藥鼎打開看看嗎?”丹塵元佬淡淡笑道,態度溫和。

他對王騰的稱呼甚至都發生了改變,盡管王騰的年紀并不大,但是一位圣者,需要得到尊重。

“好!”王騰微微一笑,朝著天空中伸出手來,那尊藥鼎隨之飛掠而來,懸浮在了他的面前。

石天峰,桃瑞絲等毒道天才紛紛看了過來,目光盯著那尊藥鼎,心中極為好奇。

圣級毒藥!

就算是他們,也沒有見過幾次。

而如今他們都很想知道,這讓王騰晉入圣級的到底是何種毒藥?

藥晨咬了咬牙,亦是走了過來,面色陰沉的望著那尊藥鼎。

華天宇,農瓊怡等人也看了過來,他們可沒有忘記王騰之前說過的話,他要用這種毒藥以毒攻毒,解開其他幾位毒道天才的毒。

對于這種圣級毒藥的強大,他們倒是不否認,但是能不能以毒攻毒,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是任何強大的毒藥,都能夠做到以毒攻毒的。

就連白仙兒都是眨了眨她那一雙漆黑的眸子,好奇的看著藥鼎。

就在此時,也不見王騰有什么動作,那尊“藥王鼎”的鼎蓋便直接飛了起來。

下一刻,一道極為濃郁的漆黑色能量光柱沖天而起,一股強烈的毒性散發而開。

“快退!”石天峰等人面色微變,立刻出聲大喝道。

其實完全不用他提醒,其他人已是在第一時間抽身暴退,遠離那道黑色光柱。

他們足足退出去數百米,才堪堪停住身形,面色凝重的望著王騰那尊“藥王鼎”!

“收!”

一聲輕喝自王騰口中傳出,隨著他的精神力收攏,那溢散而出的毒性瞬間被壓縮了回來。

與此同時,黑色能量光柱也緩緩消散,露出了其中的一顆黑漆漆的藥丸。

“這就是圣級毒藥嗎?”

“一顆毒丹!”

“看起來很普通啊,似乎也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嘛。”

“那句話怎么說來著,看起來越是普通的東西,才越是恐怖。”

“真的假的?”

“等等,不……不對,它怎么裂開了!?”

“裂……裂開了???”

在眾人的目光中,王騰藥鼎內飛出的那顆毒丹表面竟然出現了裂痕,這簡直讓人措不及防,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說好的圣級毒丹呢,怎么說裂開就裂開了?

大家一點準備都沒有啊!

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

王騰看著眾人的反應,嘴角不由泛起了一絲神秘的弧度。

他煉制的圣級毒藥可不是什么毒丹,而是那毒丹里面的……

咔嚓!

一聲脆響驟然傳出,那毒丹表面的裂縫越來越多,幾乎瞬間便已是遍布整個毒丹的表面。

下一刻,一道極為尖銳刺耳的鳴叫聲驟然傳出,然后便見那毒丹竟是“嘭”的一聲徹底爆碎開來,化作無數的藥渣,四下飛濺。

“那是?”

石天峰,藍尚,麻彥等人愕然的望著這一幕,目光驟然收縮,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東西。

只見那毒丹碎裂開來之后,竟然出現了一只小小的黑色蟲子。

那只蟲子比毒丹還要略小一些,身體蜷縮著,此刻緩緩舒展而開,三對薄如蟬翼似的翅膀伸了開來,輕輕煽動之下,便已是連殘影都看不到了,速度快的不可思議,而它的頭顱也顯露而出,竟是無比猙獰,讓人望而生畏。

“蠱蟲!”藍尚瞪大了眼睛,幾乎是下意識的驚呼出聲。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什么是蠱蟲,當他第一眼看到那只六翼黑蟲時,他便知道那就是一只蠱蟲無疑了。

那么問題來了,王騰怎么會蠱蟲的煉制之法?

難道王騰也得到了類似于他們藍家蠱毒秘術那樣的傳承?

只是一瞬間,他的腦海中便閃過無數念頭,相比較其他人來說,蠱蟲的出現對他而言意義實在太大。

“蠱蟲?”石天峰等人詫異道:“你沒看錯吧?那是蠱蟲?你們藍家煉制的那種蠱蟲?”

“對,不會有錯,與我們藍家的蠱蟲就是同一種東西。”藍尚沉聲道。

“他之前就曾將我的蠱蟲收走,難保不會蠱蟲煉制之術。”藍鈺也從遠處走了過來,面色難看的說道。

藍尚面色微動,立刻想到了什么,微微點了點頭,臉色同樣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無論是誰,看到有一個外人掌握了他們家族最核心的傳承秘術,恐怕都會和他們一樣。

藍家席位上,藍家家主藍濟的面色驟然出現了變化,望著那只六翼黑蟲,有些不可思議。

這王騰居然掌握了蠱蟲的煉制方法!

而且還煉制出了圣級的蠱蟲!

這可是能夠威脅到尋常不朽級存在的毒物啊。

其他幾個毒道核心家族的家主似乎也察覺到了什么,紛紛看向藍家這邊,他們心中的猜測頓時從藍濟的面色上得到了證實。

果然是蠱蟲!

幾人心中的思緒頓時發生了變化,看向王騰的目光變得格外奇異。

此人不但晉入圣級,還掌握著藍家的核心傳承……蠱毒之術!

這豈不是意味著,藍家對蠱毒之術的壟斷地位將被打破?

如果是尋常人也就罷了,以藍家的地位,輕易就能解決,可偏偏眼前這位卻是剛剛晉入圣級的年輕天驕。

這般造詣,這般天賦,可想而知他將會成為這一屆副職業交流會中最為耀眼的存在,即便其他幾道副職業比賽中出現再驚艷的天才,都無法與他相比。

除非有人也能夠晉入圣級!

但這種情況幾乎是不存在的。

所以像王騰這樣的絕世天才,副職業聯盟總部必然會給予他核心成員的身份。

藍家若想要拿捏他,恐怕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想到這里,幾位毒道核心家族的家主面色都是變得有些玩味起來。

天空中,那只小小的六翼黑蟲再度發出一聲刺耳尖銳的鳴叫,而后它那三對翅膀突然快速煽動,令它直接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速度太快了,即便是界主級強者,都難以捕捉到它的蹤跡。

“這!”許多界主級武者瞳孔收縮,心中駭然不已。

王騰微微一笑,伸出手來,六翼黑蟲頓時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咕嚕!”

石天峰,桃瑞絲等人不由吞咽了一口唾沫,目光驚悚的看著那只六翼黑蟲。

“王騰,你這蠱蟲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作用?”石天峰忍不住問道。

“名字可以告訴你們,此蟲名為六翼天魔蠱蟲!”王騰笑了笑,開口道:“但是作用嘛,就不能告訴你們了,反正以我這只蠱蟲的品級,贏你們是綽綽有余了。”

石天峰等人無言以對,心中有種憋屈之感。

這混蛋太氣人了。

不告訴他們就不告訴他們,何必還要拿此事懟他們一下。

圣級了不起啊,靠……圣級還真就是了不起

幾個毒道天才郁悶的想吐血。

藍尚見王騰親口道出“蠱蟲”二字,心中最后一絲僥幸也隨之破滅,但他很快又被那蠱蟲的名字吸引了注意。

“六翼天魔蠱蟲!”

他不由嘀咕了一聲,腦海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這是由六翼天靈蟲煉制而成!”

“不錯,很懂嘛。”王騰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

說來也是巧合,這只六翼天靈蟲是他之前在曦光蛞蝓的藥材堆里發現的,這種靈蟲十分的稀少,喜歡啃食各種靈藥,非常難養。

但是卻有著十分獨特的能力。

六翼天靈蟲對各種靈藥有著極為強大的兼容性。

這也是它能夠啃食各種靈藥的原因所在。

而王騰在收起那些靈藥之時,便發現了它的存在,心中靈機一動,便想到了蠱蟲煉制之法。

這般稀有罕見的靈蟲,加上它本身獨有的特性,能夠融合各種靈藥藥性,豈不是正好可以煉制成蠱蟲。

而且這六翼天靈蟲不但有著強大的兼容性,更是有著非人的速度,尋常難以抓到。

這樣的靈蟲煉制成蠱蟲之后,必定十分強大。

當然,機會只有一次,如果失敗了,他就只能換一種煉制之法了。

幸好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他不斷的摸索嘗試,還是在那些毒系靈藥之中找到了一種平衡,然后與六翼天靈蟲相融,最終煉制出了這只六翼天魔蠱蟲。

“……”藍尚額頭上青筋一突,不由深吸了口氣。

蠱毒之術本該是他們藍家最為擅長的手段,可如今他卻要被一個外人以長輩似的口吻稱贊。

這特么簡直……操蛋!

“既然你不愿意說,那就算了,但你總要解毒吧?”桃瑞絲目光一閃,笑道。

“馬上就解。”王騰笑了笑,手中的六翼天魔蠱蟲瞬間從他手中消失。

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

他們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只六翼天魔蠱蟲再次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搞定了!”王騰淡淡道。

“???”眾人。

所有人都傻傻的看著王騰,滿臉懵逼。

什么搞定了?

這家伙什么都沒做,怎么就搞定了?

“不對,你們快看!”農瓊怡似乎發現了什么,猛地驚呼道。

石天峰等人不由皺起眉頭,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只見那幾位服用了他們毒藥的界主級囚犯,此時竟然正在慢慢恢復正常。

那位服用醉仙靈香的囚犯蘇醒了過來,一臉迷茫。

那位服用陰陽絕命丹的囚犯不再掙扎,漸漸恢復理智,他翻了個身,看到地面上一個小洞時,口中不由發出一聲低吼,幾乎社死。

那位用了百花蛇褪膏的囚犯身上終于不再長出鱗片……

就連服用了藥晨的化尸水的那位界主級三層囚犯,此時也不再化為膿水。

慘叫聲停止了,只有那壓抑的悶哼聲。

盡管他的身體不再化為膿水,但是由于之前浪費了太多時間,他的下半截身軀都已經消失了,就算是界主級存在,此時也疼得滿頭冷汗,面色蒼白無比。

“這……怎么可能?”藥晨有些難以置信的大步走上前,檢查那名界主級三層囚犯的身體。

可結果讓他的面色變得更為難看,臉上完全被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所覆蓋。

這名囚犯體內的毒徹底消失了,一絲不留!

他怎么做到的?

藥晨轉過頭看向王騰,眼中帶著濃濃的疑惑,隨后目光又定格在那只六翼天魔蠱蟲上:“是那只蠱蟲?!”

“這些毒都是你這只六翼天魔蠱蟲解開的?”石天峰看向王騰,強忍著心中的震撼,忍不住問道。

“不錯。”王騰點了點頭,問道:“如此可算是我解開了毒?”

眾人沒有說話,全都沉默了下來。

華天宇等人也找不到半點的問題,他們不得不承認,這種解毒方式雖然不同尋常,但確確實實將毒解的極為徹底,一般的醫師都做不到。

起碼他們自認是無法做到的。

這一刻,幾人看向王騰的目光變得更為復雜起來。

如果說剛剛他們對王騰的驚嘆與震撼,只是因為他晉入了圣級,那么現在他們則是發自內心的對王騰的醫道造詣有了一種認同感,

能夠以如此方式解毒,王騰對醫道的理解絕對不下于毒道。

此人當真是了得!

醫道與毒道齊頭并進……不,還有其他幾道副職業,不知道他能夠達到何種地步?

“你贏了!”華天宇深深的看了一眼王騰,苦澀的說道。

“承讓了!”王騰朝著眾人抱了一拳,隨后又看向白仙兒。

對方卻只是搖了搖頭,沒有開口,顯然已經是認同了王騰的解毒之法。

也就在此時,王騰在醫道和毒道這兩道光幕之上的名字,瞬間登頂,成為了第一名!

所有觀賽者一片嘩然。

“王騰登頂了!”

對于這個結果,眾人倒是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看到他晉入圣級時,他們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倒是對于王騰的解毒之法,他們極為的好奇。

眾人沒有想到王騰所謂的以毒攻毒之法竟然是這樣的,他們甚至都還沒看清怎么回事,那幾種非人的毒藥就被解開了。

“怎么回事啊?”

“那幾種恐怖的毒藥,就這么被王騰解開了?”

“是那只蠱蟲,那只蠱蟲一定有著極為特殊的功效。”

“對,那只蠱蟲的毒應該非常特殊,對那些毒道天才的毒有著克制作用,王騰的醫道造詣絕對很強。”

“說的頭頭是道,我差點就信了。”

“猜不透!猜不透!那畢竟是圣級蠱蟲,豈是我們能夠猜透的。”

許多人都在猜測六翼天魔蠱蟲到底是如何將那幾位天才的毒解開的,心中著實好奇到了極點。

“應該是吸收!”高臺之上,丹塵元佬目光微微閃動,沉吟了一下,突然開口說道。

“吸收!?”坦貝利元佬和拜厄斯元佬微微一愣。

他們二人一個是神級鍛造師,一個是神級符文師,對藥物方面的了解自然不如丹塵元佬。

“對,那只蠱蟲將那幾種毒都吸收了。”丹塵元佬點了點頭,解釋道:“那只六翼天魔蠱蟲應該是由一種名為六翼天靈蟲的靈蟲煉制而成,而六翼天靈蟲能夠啃食各種靈藥,將其轉化為自身的能量,所以它的兼容性十分強大,王騰大概就是借助了這種特性,煉制出了這只非比尋常的蠱蟲。”

“真是奇思妙想啊!”

“如果我所料不差,這種蠱蟲應該是他自創的,就算是藍家,都煉制不出來。”

說到最后,丹塵元佬的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絲驚嘆。

“之前他用掉的靈藥倒也不算浪費了,這一只蠱蟲,就算把王騰用掉的那些靈藥都拿出來,恐怕都換不到。”

“能夠晉入圣級,這王騰果然是有著極為深厚的底蘊,并非僥幸。”

坦貝利元佬兩人雖然知道王騰晉入圣級,十分了不得,但是見丹塵元佬對王騰竟然這般推崇,仍是有些驚訝。

“如此說來,那蠱蟲豈不是能夠吸收各種毒藥?”坦貝利元佬問道。

“不知道極限在哪里,但是對付宗師級絕品毒藥是絕對沒問題的。”丹塵元佬道。

坦貝利元佬兩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中驚異。

“還真是驚人,居然在交流會的比賽中自創出這種奇異的蠱蟲,他算是獨一份了吧。”拜厄斯元佬感慨道。

“是啊,老朽也是平生僅見。”丹塵元佬道。

王騰并不知道,丹塵元佬只是遠遠的看了幾眼,便猜出了他這六翼天魔蠱蟲的來源以及功效。

若是知曉,必定要感慨神級副職業者的強大。

醫道和毒道這邊大局已定,王騰無需再分心于此,當下手掌一翻,便將六翼天魔蠱蟲收了起來。

“各位,我還有幾道副職業比賽還未完成,就不奉陪了。”

他沖著石天峰等人再度抱了一拳,直接動用空閃,來到了丹道比賽的石臺之上。

“……”石天峰等人微微一愣,這才記起來,王騰這家伙還有還幾道副職業比賽沒有完成。

他們的目光隨著王騰的身影移動,面色復雜中帶著一絲絲古怪。

“你們說,他的其他幾道副職業造詣達到了何種程度?”桃瑞絲目光一閃,突然問道。

這個問題可謂是問出了所有人心中最大的疑惑。

王騰的毒道能夠達到圣級,那么其他副職業呢?

幾人面面相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不……不至于吧!?”醫道天才賈李德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有點不確定的說道。

“毒道相對其他幾道副職業來說,會簡單一些,而丹道,鍛造,符文這三道乃是最為主流的副職業,難度也會高很多,加上王騰本身分心多道,恐怕很難再達到圣級了。”華天宇摸了摸下巴,分析道。

“此言有理,他已分心如此多道副職業,能夠在毒道達到圣級,已是極為妖孽,若是還有副職業能夠達到圣級,那真不是人了。”石天峰贊同的點頭道。

“不錯,我不相信他能夠在其他副職業中達到圣級。”藥晨面色平靜,亦是忍不住開口道。

藍尚,麻彥,苗拓,乃至奧斯維,宰鼎等天才與他們的想法出奇的一致,沒有人覺得王騰可以再破一道圣級屏障。

哪怕是再多一道,都不可能!

那就不是人能辦到的事情。

丹道石臺上,隨著王騰本體到來,那道分身也隨之消散,此時眾人才知道那道身影居然只是分身,紛紛詫異不已。

樂煙,古羅,丹元等丹道天才看著王騰本體來到丹道石臺上,頓時都是有些緊張了起來,心中難掩凝重之色。

不過他們同樣不認為王騰可以在丹道達到圣級,但是面對王騰這種妖孽,他們還是將他當做了勁敵。

王騰的丹道造詣絕對不弱!

他們能不能勝過他,還是未知之數。

王騰注視著面前的黑隕爐,盤膝坐了下來,隨即又掃了一眼鍛造那邊的情況,緩緩閉上了眼睛。

快了!

這兩道也快要完成了!

毒道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