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588章 兩道身影的重合

第1588章 兩道身影的重合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588章 兩道身影的重合

為了全力應付不朽內臟,王騰早已將分身體內蘊含的五行原力抽調走,如今只剩下了毒系原力。

宇宙級九層圓滿的毒系星辰原力瞬間爆發而出!

妖蓮毒體,在分身體內開啟!

一朵妖異的黑蓮出現在他的眉心處。

王騰分身一步踏出,猛然朝著頭頂上空伸出手來,一朵妖異的黑色蓮花凝聚而出,懸浮在他的頭頂之上。

一階的毒之本源!

七階的毒之領域!

此刻他沒有任何留手,全部融入極獄妖蓮之中。

那朵黑色蓮花頓時綻放出幽綠色的光芒,顯得更加妖異,可怕!

在他身后的橫葬漠,伊葬心諾等人俱是面色一變。

好強的威力!

好詭異的波動!

此刻他們距離王騰太近,才更加清楚的感覺到那黑色蓮花之中散發而出的恐怖波動,心中不由的震撼莫名。

“你們都讓開!”

一道平淡的聲音從王騰分身口中傳出。

橫葬漠等人對視一眼,沒有絲毫猶豫,立刻抽身而退。

面對界主級強者,他們知道自己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韓大哥!”伊葬心諾緊咬著銀牙,目光落在王騰分身的身上,內心隱隱悸動。

面對界主級強者的攻擊,他怎么可能擋得住!

此時此刻,她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這段時日以來與對方相處的種種,特別是那日她還被對方看去了大半的身軀,心中對他的感覺早已有些不同。

隨著接觸,她的心中除了感激之外,好感也是越來越多。

所以剛剛“韓鑄”得到了家族幾位家主的認可,并贈予他完整的五葬令之時,她才會那般高興。

可如今,韓鑄即將面臨死亡!

她的內心,不知道為何,竟然不由的有些難受,仿佛即將被抽走什么一般。

歸葬茱俏臉發白,目光也是緊緊落在王騰分身的身上,張口就想喊出對方的名字,但怎么都無法開口。

王騰分身此刻根本沒想這么多,也不知道自己面臨危險時,竟然會讓兩個美女為自己傷心,他目光凜然,徑直朝著那名疾馳而來的界主級存在一指。

“去!”

下一刻,頭頂上的黑色蓮花當即化作一道流光沖出。

這道攻擊已經是他此刻傾盡所有的一擊,可謂是孤注一擲!

那個界主級強者想抓他,怎么也要付出一點代價。

火焰界主望著那疾馳而來的黑色流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根本沒有當回事,竟然直接伸手抓出。

一道爪印凝聚而成,朝著那黑色流光狠狠抓去。

但就在此時,他面色陡然一變。

轟隆!

突然間,一道恐怖的爆炸從黑色流光之中傳出,化作無盡的原力席卷而開,直接將那名火焰界主淹沒。

“咦?!”

遠處的亞恒公爵等人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不由的輕咦了一聲。

“好像擋住了一擊!”

幾位界主級存在都很意外,本以為那“韓鑄”必死無疑,誰知道對方竟然拼命擋住了界主級強者的一擊。

這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宇宙級武者能夠擋住界主級武者的一擊,一般人可做不到。

起碼在他們看來,自家那些小輩都是做不到的。

當然,這里指的是靠自身的力量,而不是外力。

“這攻擊,有點意思!”皮爾森臉上露出意外之色,說道。

“一個宇宙級武者居然能夠發揮出這般威力的攻擊,這小子的實力果然如小輩所說的一樣強。”厙惡也是驚訝道。

“他應該擁有某種毒系天賦,而且天賦極為不俗,那名火焰界主如果不當回事,恐怕會吃不小的虧。”金洪財突然嘿嘿笑道。

“也不知是何種天賦?當真讓人意外!”眾人心中都在猜測。

“怎么可能?!”

左古,赤猗等人瞳孔驟然一縮,在五葬祖地內,對方施展的是土系天賦,并未施展毒系天賦。

而且僅僅靠著土系天賦,便直接鎮壓了那名黑骷髏星空盜賊團的少年。

現在他施展出的毒系天賦竟然比土系天賦更強,這“韓鑄”的實力再一次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那名黑山王族少年面色難看,“韓鑄”的實力越強,他心中越是嫉妒,恨意也更加濃郁,臉上逐漸露出猙獰之色。

這混蛋的天賦怎么會這么強?!

如果他能夠得到那不朽內臟的天賦,這混蛋天賦再強,也不可能與他抗衡。

但他沒有得到,而且還是因為這混蛋,才沒有得到,這一切都讓他對“韓鑄”的恨意達到了極點。

“韓大哥!”伊葬心諾等人不由一喜。

他們倒是知道“韓鑄”擁有毒系天賦,而且正是靠著這項天賦才擊敗了那個黑色彎角青年,但沒想到這天賦居然能夠擋得住界主級強者的一擊。

“不過就算擋住一擊,也遠遠不夠啊!”亞恒公爵等人搖頭嘆息。

王騰分身展現出越強的天賦,他們便越是惋惜。

畢竟他遲早都會死在界主級強者手中,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除非五葬家族這邊能夠派出界主級強者阻攔那名火焰界主!

但,這可能嗎?

他們望向遠處焦灼的戰場,心中不禁再度搖頭。

黑骷髏星空盜賊團恐怕是算是準了這一點,出動的界主級強者不止五位,還有其他界主級參戰了。

許多五葬家族的武者被牽制住,根本無法插手。

這“韓鑄”最終還是要隕落!

果然,仿佛是為了印證他們所想,那黑蓮爆炸而開的光芒像是突然被一股力量握住,竟然無法再擴散,而后猛地一縮,在眾多駭然的目光中憑空湮滅。

那名火焰界主的身影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面色陰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來。

大意了!

他居然差點著了眼前這小子的道!

那朵黑色蓮花內蘊藏著某種劇毒之物,不是尋常的劇毒,竟然能夠順著他的原力快速進入他的體內,以至于他一時不察,已是中了對方的劇毒。

而且這種毒,無論他如何驅除,都猶如跗骨之俎般死死纏繞著他的原力,甚至還在向著他的血肉蔓延。

給他一些時間,配合一些特殊手段,也許可以徹底驅除,但此刻根本無法做到。

“小子,你這是什么毒?”火焰界主目光冰冷的看著王騰分身。

“你猜?”王騰分身絲毫不懼的與他對視,淡淡說道。

“找死!”火焰界主的眼角抽動了一下,隨即他的身體化作一道殘影,朝著王騰狠狠抓去:“給我死來!”

原力凝聚成巨大的利爪,朝著王騰落下,所有人都看了過來,面色緊繃,韓鑄還能擋得住嗎?

“界主級強者,果然還是要本體才能抗衡一二!”王騰分身抬起頭,喃喃自語。

他沒有再動手,只是眼睜睜看著那利爪落下,似乎已經不打算再抵抗。

“認命了嗎?”亞恒公爵等人搖頭。

左古,赤猗等年輕一輩武者內心不知為何,變得極為復雜,他們既不希望“韓鑄”求饒,又不希望他繼續展現更強的天賦。

“韓鑄”若向界主級強者求饒,便等于是徹底低頭,意味著他們年輕一輩武者在那等強者面前,始終沒有半點反抗能力,讓他們感到頹喪。

但是“韓鑄”這樣的天賦,已經讓他們感到無力。

如果對方真的可以和界主級武者抗衡,那就真的太妖孽了,同輩之中出現那樣的妖孽,會讓人感到絕望。

火焰界主冷笑。

放棄了嗎?

只不過是掙扎了一下,就認清了現實,果然只是一只稍微強壯一些的螻蟻而已。

原力巨爪徹底落下,將王騰分身抓在了巨爪之中,狠狠捏緊。

“絕望吧!”

火焰界主并未立刻殺死王騰分身,他看著王騰分身,眼中充滿了嘲弄。

“韓大哥!”伊葬心諾捂住了嘴巴,眼中露出絕望。

從驚喜到絕望的轉變,不過是短短的瞬間,她的心徹底跌落了谷底。

而且這一次,恐怕怎么都爬不出來了。

“放開他!”橫葬川看到這一邊的情形,面色極為難看,大喝道。

他們五葬家族要保的人,如果就這么被抓走,他們的臉面往哪兒擱。

黑山王族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里,這是把他們的臉放在地上踩啊。

“你們還是顧好自己吧。”火焰界主冷笑道:“那位王騰議員要是出不來,你們可是要面對星空學院的,哈哈哈……”

轟!轟!轟……

黑骷髏星空盜賊團的五名界主級強者瘋狂發動攻擊,讓五位家主疲于應付。

橫葬川等人面色難看,根本騰不出手去救“韓鑄”。

而且在那五名界主級存在的攻擊下,連他們手中的令牌都出現了不穩的跡象。

五塊令牌本是以某種特殊的符文形式相連,他們需要用自身的原力開啟,并維持。

如今他們要應付那五位界主的攻擊,原力自然無法再保持穩定,便造成了五塊令牌之間的聯系變得極為脆弱。

只見那五葬星中心位置的空間裂縫,此刻也是開始波動了起來,空間波紋擴散。

一道道漣漪輻射而出。

如此紊亂的空間波動之下,五葬祖地的入口再也無法維持,開始慢慢縮小。

“空間裂縫要關閉了!”亞恒公爵等人看向五葬祖地入口,面色凝重起來。

里面還有一位議員沒有出來,即便他們不需要對其太過在意,但是一位議員的分量還是不弱的,如今又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消息肯定無法封鎖,若是其被困的消息傳回星空學院,必然會引起大波瀾。

對于他們這些大勢力來說,很多事情,若沒有證據,便不算什么,結果不過是停留在桌面上的扯皮而已。

可若是有了證據,他們便有口難辨,只能自食苦果。

以前那幾位議員死的不明不白,星空學院仲裁會自然無可奈何,可如今就不同了,這么多人看著,五葬家族的責任跑不掉。

毫無疑問,星空學院肯定會借著此事,對五葬家族,甚至是幽浮疆域來一次大洗盤!

“該死!”橫葬川,歸葬峰幾位家主面色變得極為陰沉,拼命維持令牌內的能量穩定。

可惜他們一邊又要應付界主級強者的攻擊,一邊又要維持令牌能量運轉,難免會顧此失彼。

很快,五葬祖地的入口已經縮小到只能容納一人通過,甚至還在縮小。

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目光緊緊盯著那處裂縫。

“來不及了!”碧春柔嘆息。

“唉,五葬家族這回算是被坑慘了。”金洪財搖頭道。

星空學院仲裁會確實只監管年輕一輩,但有些事一旦超出了范疇,便會引出星空仲裁會。

很顯然,現在這種情況,很可能會引出那個恐怖的勢力。

裂縫越來越小,從一人大小,變成了不過一個腦袋大小,縮小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控制不住。

如此大小的空間裂縫,已經無法再容納一個人通過。

如果是域主級武者,還能夠憑借自身的實力撕裂空間,但一個宇宙級武者,絕對無法出來。

黑山王族少年皺眉,隨即冷笑道:“我以為你會是個對手,可惜居然是個倒霉鬼,根本出不來,一千年以后,我早已縱橫星空!”

“琿長老的苦心,算是白費了!”

橫葬川等幾位家主徹底放棄了,他們內心憋屈無比,目光狠狠的看向面前的五個界主級存在,然后正準備收起令牌,放手一戰。

“五葬家族,我為你們解決了一個議員,你們是不是應該感謝我。”那名火焰界主突然笑道。

橫葬川等人目光噴火,面色冰冷的看著他,恨不得將此人鎮殺于此。

“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一道平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火焰界主眉頭一皺,看向頭頂,開口之人赫然是這被握在原力巨爪中的韓鑄。

此刻他突然發現對方的面色竟然平淡無比,完全不像是一個階下囚。

這讓他很不爽!

一個宇宙級武者,居然敢在他面前拿捏裝相,真是不知死活。

“小子,死到臨頭,你還有心思在這里耍嘴皮子。”火焰界主冷哼道。

“死到臨頭?那可不一定!”王騰分身突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你……”火焰界主正想說什么,突然瞳孔一縮。

在他眼中,這“韓鑄”居然開始消散,從他的原力巨爪中飄出,化作一縷縷的奇異能量彌漫在星空當中。

“這是怎么回事?”亞恒公爵等人愕然無比。

就連那五位五葬家族的家主也是愣住了,腦袋有些沒轉過彎來。

什么情況?

那韓鑄怎么突然變成一團能量了???

無數的黑人問號浮現在這幾位家主的腦門之上。

另一邊,橫葬漠,伊葬心諾等人同樣是瞪大了眼睛,滿臉的疑惑和不解。

韓鑄怎么變成了一團能量?

難道他是什么特殊種族不成?

一個個疑問浮現在他們心頭,無數念頭轉動,但就是沒有一個念頭能讓他們確定眼前的情況。

“撕拉!”

就在此時,一道極為刺耳的響聲回蕩在星空之中,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眾人不由的轉頭看去,目光落在那原先的五葬祖地入口處。

只見原本已經消失的空間裂縫,此刻竟然再度浮現而出,兩只手掌從那裂縫當中探出,向著兩旁緩緩撕裂而開。

空間裂縫在那一雙手掌的撕裂之下,慢慢擴大,而后一道身影隨之踏出。

與此同時,方才“韓鑄”所化的能量突然動了起來,竟然朝著這道身影急速掠來,而后在眾多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匯入他的體內。

這道身影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黑色長發在虛空中無風而動,此刻的他瞬間成為了整片戰場的焦點。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猶如見鬼一般。

四周頓時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靜當中。

“王騰議員!”

下一刻,一聲驚呼不知道從誰的口中驟然響起。

此時此刻,王騰和韓鑄,兩個完全不同的身影,在他們的腦海中,重合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3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