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442章 戰你到底是誰?

第1442章 戰你到底是誰?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442章 戰你到底是誰?

最快,最快更新!

沙漠之中,亂石堆遺跡上空。

此刻雖然仍是一片寂靜,卻有著一絲凝重籠罩。

倉玉愕然的看著王騰,輕喝道:“你別沖動,這些天外人族都是域主級,我們兩個根本不是對手。”

“現在小青兒才是我族的希望,你難道想看著她被天外人族帶走嗎?”

王騰眼中閃過一絲意外,沒想到到了這種時候,這倉玉關心的還是小青兒。

不過他有著自己的想法,而且也有把握保護小青兒,所以并不打算離開,轉而淡淡問道:

“你可以應付幾個?”

倉玉氣急,但眼下的情況令她無暇多想,只能咬了咬牙,說道:“最多兩個!”

“即便是我,在不擊敗他們的情況下,最多應付兩個人。”

“甚至可能只能應付一人!”

她直接道明自身處境,希望這“澤勒”可以認清現實,而不是以卵擊石。

“一個或兩個嗎?”王騰沉吟了一下,點頭道:“應該夠了!”

“盡量幫我拖住兩個人!”

“這些人一下子還真不好解決,只能一個一個來了。”

說著,他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仿佛并沒有將這當做太難的事情。

“你……”倉玉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哈哈哈,老大,這幾個蛇人族好像并不打算放棄抵抗啊。”那名叫做賴特的青年大笑道。

“那就不要廢話了,直接解決他們吧,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名銀角青年搖了搖頭,冷冷道。

“你們說夠了嗎?”王騰突然抬起頭看向剛翼小隊眾人,淡淡問道。

剛翼小隊眾人不由愕然,沒想到這名蛇人族男子居然敢如此跟他們說話。

“說夠了,就去……死吧!”王騰面色驟然變冷,一雙目光毫無波動的看著他們。

話音落下,四周一片安靜。

“嗤!”賴特直接嗤笑了一聲。

“區區土著,還是個宇宙級,哪里來的自信?”蔣玉咯咯直笑道。

其他幾人臉上也是露出嘲諷之色,眼中滿是戲謔。

王騰神色平淡,并沒有因為對方的譏諷而有絲毫的惱怒。

一旁的倉玉卻是急的不行。

就連小青兒也是滿臉擔憂的看著他。

下一刻,一聲轟鳴驟然響起,王騰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虹光,沖向那名為首的銀角男子。

“哼!”銀角男子輕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一掌迎了上去。

其他人全部都如同在看好戲一般,根本沒有動手的打算。

一個宇宙級的土著,居然對他們隊長動手,這不是找死嗎?

這蛇人族男子不知道能不能擋得住他們隊長一招?

不,半招應該就差不多了!

王騰眼中掠過一絲譏諷,雙拳轟出。

五行拳!

一道道恐怖的拳印爆發而出,鋪天蓋地般鎮壓了過去。

拳印一出,所有人勃然色變!

銀角男子感受最深,那恐怖的拳印直接當頭而下,令他面色微變,口中爆喝了一聲。

“滾!”

原力匯入掌印,令那掌印瞬間暴漲,狠狠拍了出去。

拳印與掌印在天空中碰撞,爆發出陣陣轟鳴之聲,最后雙雙崩潰,化作原力余波朝著四面八方倒卷。

兩道身影倒射而出,徑直跨越數千米,才停住身形。

四周一片寂靜!

剛翼小隊眾人一臉懵逼,難以置信。

那名宇宙級的蛇人族土著居然把他們隊長震退了數千米,兩人第一次交手,完全是旗鼓相當的樣子。

但是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雙方實力差距如此懸殊,如何能夠旗鼓相當?

倉玉同樣是滿臉的錯愕,這“澤勒”的實力怎么會這么強?

難道他還有所隱藏嗎?

小青兒更是瞪大了烏溜溜的眼睛,一臉“這真是我阿爹”的奇怪表情。

那名銀角男子面色極為陰沉,他居然被一個宇宙級的土著震退,這無疑是對他內心驕傲的一種打擊。

他們是星空學院的天才學員,還是域主級強者,怎么可能被一個宇宙級的土著震退。

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很好!”銀角男子臉上的冷笑表情收了起來,他面無表情的看著王騰,口中冷冷的吐出兩個字來。

很顯然,他已經徹底憤怒了。

其他人也收起了戲謔的表情,冷冷盯著王騰。

王騰沖著對方勾了勾手指,眼中輕蔑之色溢于言表。

“隊長?”剛翼小隊眾人向著那名銀角男子投來詢問的眼神。

“動手!”

銀角男子大手一揮,冷喝一聲,根本沒有打算單打獨斗。

剛翼小隊眾人頓時獰笑一聲,朝著王騰攻去。

刀芒,劍芒,斧芒,拳印,掌印……各種不同的攻擊直接轟擊下來。

“澤勒!”倉玉擔憂的沖了過來。

“開始吧,你拖住兩人即可。”王騰平靜的說道。

倉玉心頭無奈,可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她也只能與王騰并肩作戰。

只希望他們可以安然度過這一劫。

實在不行,她就只能拼盡全力帶著小青兒和這澤勒離開了。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王騰大手一揮。

驀然間!

天空中,幾道龐大無比的身影驟然浮現而出。

一頭暗紅色血鴉!

一頭渾身遍布鐵甲的猙獰巨蝎!

一頭雪白如玉般的奇異巨獸!

暗紅色血鴉展翅,無盡火焰席卷,裹挾著一道道如同金鐵般的羽毛激射而出。

猙獰巨蝎咆哮,青色火焰呼嘯而出,化作攻擊,迎了上去。

那頭雪白如玉的奇異巨獸看似無害,卻是最為恐怖的存在,一股界主級的氣勢席卷而出,一道璀璨的黃色光芒在其頭頂的兩根尖角之上凝聚,化作一道可怕的光柱直沖而出。

剛翼小隊眾人臉上的猙獰表情頓時僵硬了下來。

這特么都是什么???

一瞬間,他們已經感覺不妙。

但是攻擊已經發出,無法收回,只能與對方硬碰硬。

轟隆!

天空中,一道道攻擊碰撞,爆發出可怕的原力轟鳴聲,席卷八方,將下方的沙土都激蕩起來。

空間之中傳出嗡鳴之聲,整個空間似乎都被禁錮了一瞬間,塵土飄揚在空中,攻擊碰撞凝滯,原力余波也止住了擴散的趨勢。

但很快,一切又恢復原狀。

碰撞產生的爆炸徹底爆發而開。

小白和鐵甲炎蝎擋住了兩人的攻擊,它們雖然是中位皇級,但實力卻很強,可以抵擋域主級的攻擊。

伊麗莎白則是將其中一名域主級武者直接震退,令其極為狼狽,差點受傷。

此人赫然正是那位精神念師唐誠!

他的實力在剛翼小隊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精神念師的手段極為高明,否則還真不一定擋得住伊麗莎白的攻擊。

此時他被震退數千米,面色陰沉,目光死死盯著伊麗莎白,顯得極為忌憚。

王騰也是出手,五行拳轟出,拳印橫空,生生擋住了那名銀角男子的攻擊。

就連倉玉,也都是被眼前這一幕驚到了,她實在沒想到“澤勒”居然還有這么多的后手。

這三頭龐然大物,難道都是他的靈寵嗎?

如此強大的靈寵,這“澤勒”藏得還真是夠深啊。

難怪他如此信誓旦旦的說要將對方留下,原來是有著這般強大的后手。

種種念頭在她腦海中閃過,但是眼前兩名域主級的攻擊已經到了近前,由不得她多想。

倉玉此時心中也是放松了不少,看著眼前的攻擊,眼中閃過一絲冷光,驟然出手。

她的手中出現了一柄戰劍,橫掃而出,其體內的毒系原力隨之爆發,化作一道道碧綠色的劍光。

嗤嗤嗤……

這劍光極為恐怖,上面居然附著劇毒之力,碰到之時立刻就響起了嗤嗤聲。

那兩名域主級的攻擊頓時有了潰散的跡象。

他們面色凝重,沒有想到這名蛇人族女子居然有著這般實力,看來之前還是小瞧她了。

只是剎那之間,剛翼小隊眾人似乎徹底被王騰三人的反擊打懵了。

所有人都沒想到反轉來的如此之快,他們剛剛還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結果現在看來,卻未必能夠拿得下對方。

這三個蛇人族土著的實力強的有些離譜了!

而且那個宇宙級的蛇人族男子居然擁有三頭強大無比的靈獸,其中一頭還是絕頂皇級存在,相當于界主級。

丫的是開掛了吧?

這是一個土著能有的?

就算是他們星空學院的天才學員,都未必能夠擁有三頭如此強大的靈寵好不好。

“你到底是誰?”銀角男子目光死死盯著王騰,冷聲問道。

他不相信這是一個簡單的蛇人族土著。

星空學院之中,并沒有多少人知道王騰那三大靈寵的存在,也只有當初那幾個在混沌秘境內碰到的界主級強者才看到過小白它們,而他們自然不會到處去說。

所以這些人根本就認不出王騰來。

“我只是一個你們看不起的蛇人族而已。”王騰淡淡道。

“不可能,一個土著怎么可能擁有這等實力!”銀角男子完全不相信他的鬼話。

“信不信又有什么關系,反正都是要死的人。”王騰道。

“你太猖狂了!”銀角男子眼中射出一道寒光,冰冷至極:“真以為憑借三頭靈寵,就可以贏得了我們?”

“試試不就知道了!”王騰不想再廢話,直接朝著銀角男子沖去。

“哼!”銀角男子冷哼一聲,說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他不愿承認自己會不如一個宇宙級武者。

當下眼中爆發出一道冷光,驟然深處手指,朝著王騰點出。

火蠶指!

一團赤紅色火焰猛然自他指尖呼嘯而出,化作一道火柱,徑直朝著王騰沖擊而去。

在這一指之下,虛空震顫,好似要崩潰開來,那火焰所過之處,溫度驟然升高,四周的空氣都扭曲起來。

王騰眼睛微微一瞇,在他看來,這些都只是其次,畢竟與他掌握的天地異火來比較,這樣的溫度不算什么。

真正的危機還是那火柱之中一道若隱若現的紅芒,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

幸好王騰對火焰感應極為靈敏,瞬間就察覺到這道攻擊的危險所在。

“我這戰技乃是界主級,你擋不擋得住!”銀角男子冷笑。

王騰心中冷笑,目光微閃,同樣是一指點出。

輪戰技,他從來沒輸過誰。

界主級戰技,居然也好意思拿出來顯擺。

霸皇指!

一道金黃色光芒在他手中凝聚,很快就形成一個金色小圓球,隨后一道不算多粗,甚至有些細小的金色光柱爆射而出。

這一指……

堂皇!

霸道!

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電射而出,直接與對方的火柱碰撞。

轟隆!

一大一小兩個光柱瞬間凝聚在半空中。

突然間,一道細小的赤紅色光芒自那火柱中疾馳而出,仿佛一頭小小的火蠶,帶起刺耳的尖鳴聲,沖向王騰。

“哈哈哈,我這火蠶指真正的殺伐在那火蠶之上,火蠶乃領域之力凝聚,你區區宇宙級土著,能夠掌握領域之力嗎?”銀角男子大笑,言語中仍然是帶著些許輕視。

他話音剛落,一道轟鳴自那細小的金色光柱內爆發,一股領域之力席卷而出,化作無數鋒利之意,朝著那小小的火蠶卷去。

那火蠶宛如發出一聲悲鳴,在那鋒利之意下,瞬間崩潰開來。

銀角男子凝聚而出的火柱也瞬間崩潰,不過手指粗細的金色光芒閃過,穿過重重火焰,徑直朝著銀角男子疾馳而去。

“怎么可能!”銀角男子面色大變,急忙閃身躲避,硬生生的朝著旁邊橫移了三寸。

但還是來不及,金色光芒速度極快,直接洞穿他的左肩,爆發出一團血花。

這還只是表面,在那傷口處,無數的鋒利之意爆發,就要朝著他體內席卷而去,宛如可以摧毀一切。

銀角男子面色大變,滿臉不可思議,立刻抽身暴退,同時急忙運轉原力將那鋒利之意擠出體外,這才松了口氣,并取出一粒療傷丹藥吞下。

“三階金之領域!”他眼中滿是忌憚的看著王騰,怎么都沒想到這個宇宙級的蛇人族真的會這么強,而在宇宙級境界就掌握了三階的領域之力。

他剛剛也不過是動用了三階領域之力而已。

但是對方的領域感悟的似乎比他還要透徹與深入,不然在相同等級的領域之力下,對方絕對無法如此輕易的擊潰他的領域之力。

“該死!還是小看他了!”銀角男子心中懊惱,但更多的是恨意。

這土著居然敢傷到他,簡直找死!

他眼中殺機閃過,手中出現一柄戰矛,火系星辰原力爆發,無盡的火焰之力席卷而出,纏繞在長矛之上。

“殺!”

一聲爆喝從他口中傳出,銀角男子朝著王騰暴沖而去,戰矛在虛空中連連點出,無數的火焰凝聚成火蛇一般,咬向王騰。

那火蛇過處,溫度急劇升高,卷起一道道的氣浪,空氣隨之扭曲。

地面上沙土在火焰的席卷之下,變得極為滾燙。

王騰目光一閃,這名男子的實力確實極為強大,對方剛剛施展的領域之力顯然還未完全爆發,只是不知道能到什么程度,必須小心應對。

他的戰斗意識也十分強大,在方才那種情況下還能及時避開要害,僅僅這點就不是尋常武者可以辦到的。

對于比自己強的人,王騰從來不會小覷。

域主級強者,又是星空學院的天才學員,王騰自不會覺得他只有這么點實力。

此刻面對對方的攻擊,王騰沒有絲毫退避,手中出現一桿冰藍色長槍。

這是界主級兵器,當初火河界主留下的寶藏之中,就有界主級冰系長槍的存在。

現如今,王騰的冰系天賦達到神級,又身懷寒冰圣體,在天賦之上絕對是妖孽級的冰系天才,正好碰到一個火系武者,他不禁有些躍躍欲試,倒是想看看自己能將冰系實力發揮到何種程度。

剎那間,王騰身上便有著極致的寒意席卷而出,而后他腳下一踏虛空,整個人化作一道冰藍色光芒,迎向銀角男子。

手中長槍轟然刺出。

界主級冰系戰技……冰魔槍!

槍芒化作無數冰寒之芒,籠罩整片天空,與對方戰矛凝聚的道道火蛇碰撞在了一處。

轟!轟!轟……

劇烈的轟鳴聲響徹天空,回蕩不休。

冰系原力在兩種天賦的加持之下,更為的冰寒,絕度要超出一般的冰系武者,此刻向著四面八方席卷,甚至直接凍結銀角男子的攻擊。

“好強的寒意!”

倉玉看向王騰,眼中露出異色。

這個家伙掌握了那等奇異的火焰,現在又展現出這般強大的寒意屬性,加上剛剛那種霸道鋒利的屬性,已經是三種屬性的原力了。

他真的是蛇人族嗎?

這個疑問再度浮現在她的心頭。

另一邊,剛翼小隊眾人心中也是大為震驚。

這個蛇人族是不是有點逆天了啊!

那種冰寒屬性,就算是他們這些星空學院的天才學員,都未必能掌握。

小青兒在一旁觀戰,看得是目瞪口呆,之前聽倉玉解釋時,她還沒有這么深的感受,此刻看到王騰與人戰斗,她才知道自己的阿爹居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她的眼中露出了迷茫和深深驚愕。

這真的是他的阿爹嗎?

當一個人表現得與平時太過不同時,就算是最親近的人,也會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本人了。

她突然想起這幾天王騰的表現,似乎真的與以前有些不同。

難道……

小青兒面色一白,仿佛想到了什么,但內心并不愿意接受那樣的事實。

“不會的……”

她緊緊握住拳頭,目光死死落在王騰的身上。

此時,那些火蛇盡數被冰凍,在天空中凝成一個個冰雕,一道身影被寒冰環繞,緩緩飄來,渾身的衣物無風自動。

他手中長槍斜指地面,其上寒芒閃動,似乎醞釀著極為強大的殺招,令人不安。

“你只有這點實力嗎?”王騰淡淡開口。

上一次,情況特殊,他才被對方陰了一回。

可如今,距離上次到現在,短短時間內,他的實力卻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而且他能夠將小白,伊麗莎白,鐵甲炎蝎放出,牽制住其他域主級武者,甚至還有倉玉這個域主級巔峰武者相助。

單打獨斗,他可絲毫不懼域主級武者。

“這個家伙!”銀角男子急速后退,避開那冰冷的寒意,面色陰晴不定的看著王騰。

那寒意令他極為不適,心中也忌憚異常。

而王騰的話語更是令他有些惱羞成怒,一雙眼眸之中爆發出怨毒之意。

他一個域主級強者,居然被一個宇宙級的土著逼到如此地步,簡直是恥辱。

“看你原力能支撐到什么時候?我就不信你一個宇宙級武者能夠與我這個域主級拼原力。”

銀角男子咬了咬牙,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開口說道。

王騰突然呵呵一笑,臉上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拼原力,他怕過誰?

這個家伙還是太天真吶!

銀角男子沒有再廢話,手中戰矛再度爆發,火焰之力席卷,附著著領域之力。

王騰面色不變,渾身冰系原力爆發,槍芒如龍,絕世橫空。

轟!轟!轟……

剎那間,兩人在天空中瘋狂交手,冰藍色的冰系原力與赤紅色的火系原力不斷碰撞,整個天空似乎都被分為兩半,冰與火各占據了一半,格外的壯觀。

就連地面上的沙漠此刻也呈現為一半焦黑一半冰封之景,顯得極為奇特。

兩人的交手,破壞力太過驚人了一些!

剛翼小隊眾人完全被兩人的對戰驚得心中久久無法平靜,看向王騰的眼神已經充滿了凝重。

他們再也不敢小看這個所謂的蛇人族土著!

甚至就連那幾頭靈寵都讓他們感覺十分棘手,在那三頭靈寵的糾纏之下,他們無法脫身,否則此時完全可以助銀角男子一臂之力。

其中兩頭靈寵雖然只是中位皇級,但卻十分的難纏,根本不與他們正面戰斗,只是想拖住他們。

而且一旁還有一頭絕頂皇級存掠陣,在那兩頭中位皇級靈寵支撐不住時,及時出手相助,讓他們無法將其擊殺。

還有那個蛇人族的女子,也十分強大,一個人牽制住了兩名域主級強者。

天空中爆發了大混戰,劇烈的轟鳴不住回蕩,恐怖的原力將四周的虛空都震塌,席卷之下,令那虛空出現了一道道的空間裂縫。

銀角男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一絲難看。

“該結束了!”

他冷冷開口,渾身爆發出極為強大的領域之力,一股奇特的波動朝著四面八方傳蕩而開,化作一座龐大的赤紅色領域,將王騰拉入了其中。

“不好!”

倉玉看向王騰兩人的戰團,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焦急。

對方的領域十分強大,“澤勒”的實力確實很強,但他只是宇宙級,在領域方面肯定不如那個天外人族。

“哈哈哈,那個蛇人族土著死定了,居然逼的老大將領域徹底爆發出來。”賴特冷笑道。

其他幾名剛翼小隊的成員也是紛紛露出冷笑,似乎覺得王騰必敗無疑。

倉玉見到幾人的表情,面色更加凝重,心中對王騰也是越發擔憂起來。

小青兒面色微微發白,一邊擔心她的阿爹,一邊又疑慮重重,心中極為復雜。

領域之內,銀角男子看著王騰,眼中殺意沸騰,緩緩說道:

“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我已經沒有耐心等到你原力耗盡了。”

“所以,現在就請你上路吧!”

話音落下,他手中戰矛一揮,無盡的火焰之力匯聚而來,將他包裹,而后化作一頭恐怖的火焰巨獸。

這頭火焰巨獸渾身布滿麟甲,額頭上長著一根獨角。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那根獨角與銀角男子額頭上的銀色獨角極為相似。

只不過一個是火焰凝聚,一個是與生俱來。

“六階領域!”王騰目光一閃,看向四周,他立刻感覺出來,對方的領域已經達到了六階之高的程度。

火焰巨獸咆哮,恐怖的威壓釋放而出,目光冰冷的看著王騰,隨后朝著他直沖而去。

王騰面色凜然,沒有怠慢,體內的領域之力也隨之席卷而出,化作一座龐大的寒冰領域。

無盡寒冰之力席卷,化作一片冰天雪地之景,四周的赤紅色領域頓時被排斥開。

剎那間,王騰四周方圓數千米之內,盡數化作一片冰雪世界。

那冰雪領域所展現的范圍與那赤紅色領域居然絲毫不弱。

外界之人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紛紛大吃一驚。

“這領域……”剛翼小隊眾人瞪大眼睛,臉上充滿不可思議,仿佛見鬼一般。

倉玉臉色也是愕然,沒想到“澤勒”施展的寒冰領域居然與對方旗鼓相當。

寒冰領域之中。

王騰踏立在冰雪之上,已經恢復了自身原來的模樣,無盡冰雪環繞他的身軀四周,令他仿佛這冰雪中的帝王。

領域之力凝聚,于那冰雪之中,一頭龐大的螭龍浮現而出。

這自然不是真的寒冰螭龍,而是他以自身的領域之力凝聚而成。

寒冰螭龍是寒冰系中極為強大的一種星空巨獸,天賦絕倫,與天地間的本源法則極為契合,將領域之力化作螭龍的模樣自然是最適合不過。

何況他本身就見過真正的螭龍,對其極為熟悉,此刻模擬出來絲毫都沒有障礙。

那頭龐大的寒冰螭龍盤旋在王騰的身后,它那巨大的寒冰腦袋緩緩探出,籠罩在王騰的頭頂,栩栩如生,極盡威嚴。

在看到這龐大的螭龍之軀時,對面呼嘯而來的火焰巨獸驀然停頓了一下,其眼中仿佛露出了一絲極為人性化的驚駭。

但王騰并未給他反應的機會。

“去!”

一聲清冷的低喝聲驟然在這片冰雪世界中響起,如同這冰雪世界一般充滿了冰寒之意。

寒冰螭龍咆哮,那碩大無比的身軀仿佛化作一道冰藍色閃電,快速沖出,攜帶著無盡冰雪之力,沖向那頭火焰巨獸。

火焰巨獸顯然也知道此刻不容許它退縮,頓時也會發出一聲咆哮,體內領域之力徹底爆發,甚至在那領域之力當中,仿佛還多出了一股更為玄妙的氣息。

本源之力!

那是火焰本源之力!

當那更為恐怖的本源之力散發而出時,火焰巨獸眼中露出了一絲狡黠,而后再度暴沖而出。

“哼!”

王騰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奇異的冰藍色紋路,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寒冰螭龍體內也是爆發出一絲本源之力波動。

早在之前施展這寒冰螭龍之時,他便已經準備將一絲寒冰本源藏于其中。

若對方只是動用領域之力,這本源之力自然用不上,可若是對方真的領悟了本源之力,那么這寒冰本源之力就會成為他最后的殺招。

所幸他并未猜錯,這名銀角男子到底還是領悟了火焰本源。

果然星空學院的學員都不能小看。

可惜正如對方打算打王騰一個措手不及,當王騰爆發出本源之力時,對方也已經來不及反應。

下一刻,兩頭龐然大物轟然相撞,爆發出恐怖的轟鳴聲。

領域之力碰撞!

本源之力碰撞!

一切的力量,此刻都在那中心點處爆發出來,但兩股力量的角力又將一切都壓縮在了其中。

以至于那中心處,直接形成了一個能量圓球,寒冰與火焰兩種矛盾至極的力量在其中相互侵蝕,相互對抗,形成了一種恐怖至極的能量場。

如果爆發開來,恐怕會極為的恐怖。

所幸的是,很快一股能量占據了上風,漸漸將另一股能量壓倒。

從外界可以看出,那中心圓球之中,赤紅色不斷被冰藍之色吞沒,漸漸龜縮在了一角。

而那對面的火焰巨獸也在崩潰之中,它身上的火焰都被冰凍,炙熱之意被驅散。

火焰巨獸口中發出驚天的咆哮。

可惜不過是徒勞。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轟鳴聲響徹而起,中心處那顆能量圓球終于爆炸而開。

寒冰之力以壓倒性的趨勢轟然席卷而出,瞬間將那火焰巨獸淹沒。

火焰巨獸最終發出一聲悲鳴,那龐大的身軀緩緩潰散。

而在外界看來,那火焰領域亦是在寸寸崩塌,冰雪之力就如寒冬到來,勢不可擋的覆蓋大地,冰封一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8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