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屬性武道  >>  目錄 >> 第1132章 這一刻,他就是這片戰場上最亮的崽(7300+大章)

第1132章 這一刻,他就是這片戰場上最亮的崽(7300+大章)

作者:莫入江湖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莫入江湖 | 全屬性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屬性武道 第1132章 這一刻,他就是這片戰場上最亮的崽(7300+大章)

轟隆!

轟鳴聲回蕩在天地間,整個戰場都安靜了下來。

眾人都呆呆的望著那一場恐怖的爆炸,久久回不過神來。

腦袋有點不夠用。

腫么肥事?

王騰剛剛不是還被追的到處亂竄嗎,怎么突然就反殺了?

而且一殺就殺了這么一大波。

反轉有點太快,讓人措不及防啊。

遠處,諦奇目光閃爍,驚愕的同時,又覺得理所當然。

王騰什么性格,諦奇實在太清楚了,他怎么可能任由自己被黑暗種追的像老鼠一樣到處逃竄,果然憋著壞呢。

這一波,起碼干掉了上百頭魔君級別以上的黑暗種。

這家伙還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一鳴驚人。

佩姬等人內心震動不已。

他們這位隊長,強的有點過分啊!

當然,最主要還是夠無恥!

剛才他們還十分擔心王騰的安危,畢竟看他被那么多頭黑暗種追著跑,誰不得替他捏了把冷汗。

沒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

很顯然,王騰剛才的抱頭鼠竄都是裝出來的,為的就是把黑暗種都聚集起來,然后一鍋端。

太會演了!

他們根本就是白擔心。

只是很多人想不明白,王騰最后是怎樣將那道恐怖的龍卷風從遠處挪移過來的。

當時的距離起碼有數百米遠,但是王騰只伸手一抓,龍卷風便憑空的出現在了黑暗種中間,炸了它們一個措手不及。

“那好像是空間能力!”諦奇目光閃爍,心中震驚的自語道。

其實王騰之前多次使用過空間能力,但是都比較隱晦,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諦奇倒是見過幾次,不過那都是在小范圍內施展空間能力,像這次這樣大范圍的進行空間挪移,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想要將那般巨大的一個龍卷風挪移數百米,這需要將空間能力掌握到極其高深的程度。

以王騰恒星級的實力,居然能夠做到,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不過一想到王騰那強的有點離譜的實力,諦奇又苦笑的搖了搖頭。

#送888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算了!

想了也白想。

王騰那家伙本身就是個違反常規的存在。

那些風系武者看著這龍卷風造成的恐怖場面,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這真的是風龍卷???

為什么威力會差這么多?

根本就不是一個款式的好吧。

同為風系武者,他們覺得自己給風系武者丟臉了。

坦尼森上校咽了口唾沫,喃喃道:“變態!變態啊!這樣的威力,到底擁有多強大的風系天賦才能施展出來?”

另一頭,甲魯克斯魔皇看了過來,面色極為難看。

追殺王騰的命令是它下的,本以為絕對能夠干掉那個可惡的人類小子,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結果。

這哪里是追殺,根本就是給人家送菜!

那個人類小子簡直不要太狡猾,竟然把所有人都騙的團團轉。

“哈哈哈!”塔特爾將軍沖著甲魯克斯魔皇哈哈大笑。

雖然他也沒想到王騰會搞出這么一出好戲,但真的很爽!

他和黑暗種戰斗這么多年以來,從來沒這么爽過。

偏偏王騰這家伙做到了!

雖然方式有點特別,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能夠殺黑暗種的,都是好方法。

所有人只會記住這個結果,對于過程,不會有太多人去在意。

聽到塔特爾將軍肆無忌憚的笑聲,甲魯克斯魔皇的臉更黑了。

它看向那處爆炸之地,雙目之中醞釀著殺意。

只見前方的戰場之中,無數的風刃肆虐著,狂風呼嘯,將上百頭黑暗種都卷入其中。

那種威力,就算是它,都不敢說能夠百分百硬接下來。

轟鳴聲漸漸平息下來,所有追著王騰不放的黑暗種都涼涼了,被炸得七零八落,死的不能再死,相當的凄慘。

王騰松了口氣。

好家伙!

這風龍卷的威力不賴啊!

原本他以為能把那些黑暗種炸死一半就算不錯了,沒想到竟然一網打盡,統統干掉了。

這算不算意外之喜?

此時他突然注意到有一道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充滿冰冷的殺意,令人渾身不自在,不由的抬頭看去。

哦豁!

原來是甲魯克斯魔皇大人。

王騰眉毛一挑,沖著對方露出一絲人畜無害的笑容:“那什么,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

嘎吱!

甲魯克斯魔皇口中頓時傳出了咬牙切齒般的聲音。

那是……氣的!

塔特爾將軍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把人家黑暗種都干沒了,說不是故意的,誰信啊!

“人類,我會將你撕成粉碎。”甲魯克斯魔皇聲音冰冷的說道。

“哇,我好怕怕。”王騰一副驚恐的模樣,向后倒退,似乎生怕甲魯克斯魔皇突然殺過來一樣。

眾人:“……”

大家再也不相信他了。

這家伙總是說著最慫的話,干著最驚天動地的事,比如剛才那一波。

甲魯克斯魔皇也不信,它只覺得王騰在戲耍它,內心的憤怒更加的強烈,令它幾乎要瘋狂。

“哈哈哈,你們黑暗種不是很牛逼嗎,想追殺誰就追殺誰,繼續啊!”塔特爾將軍覺得王騰是在氣對方,不由的哈哈大笑,也跟著添了把火。

“我殺了你!”

甲魯克斯魔皇果然發狂了,渾身黑光爆發而出,猶如一顆黑色太陽,刺眼至極,可怕無比的氣息席卷而出。

下一刻,甲魯克斯魔皇的身軀開始膨脹起來,其渾身魔甲裂開,并不斷生長,依舊附著在表面。

撲通撲通撲通……

黑色小太陽內傳出仿佛心臟跳動一般的聲響,在這聲響之下,甲魯克斯魔皇的身軀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大,很快就超過了三十米,隨后五十米,八十米,直至上百米……

它就像一座覆蓋著黑色甲胄的山峰,那上面甲胄重重疊疊,很不規則,更有無數仿佛倒刺一般的漆黑色尖銳附甲從身軀四周伸出,比長槍還要巨大,鋒利。

駭人無比的氣勢自其身上蔓延而開,彌漫在天地間。

這一幕,無疑是極為的震撼。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響起。

人族武者全都駭然不已,內心極度震動,面色微微蒼白起來。

可怕!

太可怕了!

如果被撞上一下,整個人都要被捅成篩子。

那么粗大的尖刺,足以將一個人族的身軀捅出一個大窟窿。

這才是甲魯克斯魔皇的最終形態!

很多人還是第一次看到魔甲族黑暗種的魔變形態,此刻心神都在顫抖,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何等的恐怖!

何等的驚悚!

尤其是那恐怖的氣勢,仿佛真的如同一座大山壓在心頭,壓得眾人喘不過氣起來。

這等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域主級強者,恐怕也不敢與其正面抗衡啊!

“咕嚕!”

塔特爾將軍喉嚨不由滾動了一下,也是感覺到一股壓力撲面而來,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

MMP這甲魯克斯魔皇發瘋了!

居然把魔變都用了出來。

要知道黑暗種的魔變是需要消耗本源的,一旦使用,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恢復。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它們很少會使用。

這甲魯克斯魔皇居然只因為他說了幾句攻心之語就爆發了魔變,心理承受能力不太行啊!

就在這時。

一雙巨大的猩紅色眼球在甲胄中間緩緩睜開,比兩顆燈籠還要大,充滿暴虐與邪惡之意,就那么直勾勾的向著王騰看了過來。

“你大爺的!”王騰面色僵硬,心中已經把塔特爾將軍全家都問候了一遍。

太坑了!

這塔特爾將軍怕是把嘲諷技能點滿了吧,一出口準沒好事,那嘴巴是開過光的嗎?

嘲諷也就算了。

憑什么塔特爾將軍嘲諷,要讓他來買單,這一點也不公平。

“咱們有話好好說行不。”王騰訕訕一笑,小心翼翼的說道:“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剛剛誰嘲諷你的,你找誰去啊,別看我啊,跟我沒關系。”

塔特爾將軍恨不得上去找王騰理論一下。

要不是為了給王騰助攻,他能那么嘲諷對方嗎?

現在倒好,碰到硬茬就把他拉出來當墊背,還有沒有點良心。

甲魯克斯魔皇卻不管這些,只是直直的盯著王騰,它的魔變還沒有徹底完成,不然現在就沖上去干掉這個可惡的人類小子。

害他連魔變都用了出來,這小子必須死。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啊。”王騰臉上帶著無辜的笑容,慢慢的向后退去。

塔特爾將軍氣的翻了個白眼。

這個沒義氣的家伙!

這時,甲魯克斯魔皇猛地張開大口,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滾滾氣浪向著王騰席卷而來。

王騰連忙閃開,捂住口鼻:“別到處亂噴,自己有口臭不知道嗎?”

眾人本來正為甲魯克斯魔皇的恐怖感到震驚,突然被王騰一打岔,差點沒穩住身形從天空中掉了下去。

泥馬這是口臭不口臭的問題嗎?

關注點都歪到天邊去了。

這么可怕的甲魯克斯魔皇,咱們能不能嚴肅一點啊喂。

“死!”

甲魯克斯魔皇出離的憤怒,此刻張開血盆大口,巨大的獠牙仿佛一柄柄巨刃,泛著寒光。

一道黑色光芒在它口中凝聚,恐怖的原力波動向著外界輻散而出。

“快退!”

塔特爾將軍面色大變,口中猛然一聲大喝。

同時他身形一閃,一道刀芒徑直斬出,想要阻止甲魯克斯魔皇。

然而甲魯克斯魔皇竟然不躲不閃,任由那刀芒斬在了身上。

塔特爾將軍那蘊含了十成奧義的一刀,直接在甲魯克斯魔皇身上留下一道極深的傷口,黑色的血液噴灑而出。

但甲魯克斯魔皇不為所動。

塔特爾將軍面色難看無比,怎么都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拼著受傷硬接他一道。

與此同時,甲魯克斯魔皇口中的黑色光芒終于達到了頂點,大口朝著王騰,一道黑色光束快速形成,驟然爆射而出。

幾乎是瞬間,那黑色光束徑直來到王騰身前,將他淹沒。

王騰的身軀仿佛遇到高溫的冰,瞬息融化,一點點的消失在空氣中。

而后那道黑色光束直沖而過,轟擊在了遠處的一座山峰之上。

轟隆!

轟鳴聲響起,山峰直接被平推,化作齏粉。

王騰少校就這樣……死了?

眾人呆呆的望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王騰!”

諦奇怒吼一聲,雙目赤紅了起來,想要沖上去找甲魯克斯魔皇拼命。

王騰是他最好的兄弟,是他的救命恩人,剛剛救了他的命,他還沒有報答王騰,現在人就這么沒了!

一時間,他只感覺體內氣血翻騰,雙眼布滿了血絲。

佩姬等人死死拉住諦奇。

這時候沖上去根本就是找死啊!

他們雖然也悲憤異常,但是更是深知自己絕對不可能是甲魯克斯魔皇的對手。

這樣沖上去,沒有任何勝算,不過是徒增傷亡。

王騰讓他們照看諦奇,他們就不能放任諦奇過去送死。

甲魯克斯魔皇看著王騰的身體徹底消散,眼中露出一絲快意,終于把這人類小子干掉了。

仿佛將心頭亂爬的一只螞蟻捏死了一般。

舒坦了!

“甲魯克斯!”

塔特爾將軍怒火沖天,他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王騰死在他的面前。

甚至他明明已經出手,卻還是沒能將王騰救下,這種無力和憋屈,令他整個人都憤怒的顫抖了起來。

“桀桀桀桀,那個人類小子終于死了,我要殺的人,誰也攔不住。”甲魯克斯魔皇口中發出暢快的大笑聲,它那一雙邪惡的猩紅雙眸向塔特爾將軍瞥來,充滿了戲謔。

“你找死!”塔特爾將軍眼中爆發出強烈的殺意,目光死死盯著對方,渾身原力都鼓蕩起來,將他整個人包裹,沖天而起。

“哈哈哈,來啊,來殺我吧,你能辦得到嗎?”甲魯克斯的笑聲充滿了輕蔑。

它有這樣的資本。

施展魔變之后,它的實力已經是原來的數倍,塔特爾憑什么與它打。

此時此刻,它身上的傷口正冒起黑煙,不斷的傳出嗤嗤聲,而那巨大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沒多久,傷口便消失不見,徹底復原。

塔特爾將軍面色難看,心頭凝重無比,這甲魯克斯魔皇魔變之后的形態太過變態了,這樣的恢復能力,足以讓它立于不敗之地,這還怎么打?

實在不行,就只能拼著損傷本源,也要施展那一招了!

塔特爾將軍目光急速閃動,咬了咬牙,心中做出了某個決定。

不管如何,王騰的仇必須報!

都是因為他,害死了王騰,早知道就不瞎嗶嗶了。

“你在愧疚嗎,人族啊,真是愚蠢至極的生物……”甲魯克斯魔皇看著塔特爾的眼睛,不屑的笑道。

“閉嘴!”

塔特爾將軍怒喝,眼中閃過一道厲芒,身上突然爆發出一陣轟鳴,他的氣息開始節節攀升,直接超過了原來的氣息程度,并且還在攀升之中……

“這是?”甲魯克斯魔皇心中一動,眼中露出一絲驚訝。

“給我死!”

塔特爾將軍發出一聲怒吼,手中戰刀爆發出璀璨的黃色刀芒,由于極度凝實,仿佛化作了水晶一般,奪目異常。

那刀芒沖天而起,直接將天空中的云層斬成了兩半,沖向天際。

塔特爾將軍往前踏出一步,手中戰刀從后方掄出,猛然斬下,數百米長的刀芒橫空而過,斬向了甲魯克斯魔皇。

甲魯克斯魔皇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它口中發出一聲咆哮,身上黑光爆發,耀眼異常,而后在那無數尖刺一般的附甲上凝聚。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上不過是短短瞬間。

塔特爾斬出的刀芒從天而降,與此同時,甲魯克斯魔皇身上的尖刺也爆發出了一道道黑芒,與刀芒轟然撞在了一起。

轟鳴聲響起,將其他所有的聲音都淹沒了。

極致的巨響之后,天地間仿佛徹底安靜了下來,容不得半點聲音摻雜。

所有人都是望著那碰撞處,緊張到了極點。

這甲魯克斯魔皇如此強大,塔特爾將軍能贏得了它嗎?

兩種攻擊對碰,原力光芒極為耀眼,很難看清什么,但是眾人卻不難看出,塔特爾將軍的刀芒似乎被那黑色光芒擋住,無法存進。

咔嚓咔嚓……

下一刻,一陣清脆的碎裂聲猛地響起。

眾人面色一變,他們看到那黃色刀芒之上竟然出現了大量的裂痕,方才的聲音正是從上面傳出的。

并且那裂痕正在不斷擴散,眼看著就要蔓延整個刀芒了。

“給我碎!”甲魯克斯魔皇獰笑一聲,身上黑光大放。

黃色刀芒終究擋不住那一道道猶如尖刺一般的黑芒,在天空中爆碎開來。

塔特爾將軍瞳孔一縮,整個人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沖撞著倒飛了出去。

眾人都不禁心頭一沉。

不過他很快便硬生生的止住身形,身上倒是沒有什么傷勢,氣勢依舊高漲。

“領域,開!”

一股奇特的波動自塔特爾將軍身上蔓延而開,他將自身領域展開,形成了一片土黃色的光球,瞬間跨越數百米距離,將甲魯克斯魔皇拉入其中。

外人頓時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不過就在這時,那土黃色領域之內,突然爆發出一陣刺眼的漆黑色光芒。

“哼!跟我比領域,不自量力!”甲魯克斯魔皇的聲音從領域內傳出。

轉眼間,那黑色光芒便占據了土黃色領域的一半區域。

于是天空中立刻出現了一副極為奇特的畫面,一半黃一半黑,兩股奇異的力量各占半邊天,轟鳴聲不斷從其中傳出。

雙方的領域都在不斷膨脹,擴散,想要壓制住對方。

一會兒黃色領域占據上風,一會兒黑色領域略勝一籌,一時間竟難分難解。

人族武者們極為擔憂領域之內的情況,從之前的交手來看,塔特爾將軍似乎略有不如,也不知這領域到底誰更強一些?

塔特爾將軍的勝負,可以說是直接意味著這場大戰的最終走向。

一旦塔特爾將軍落敗,第三前線幾乎只有淪陷的可能了。

一尊中位魔皇級存在,對戰局影響實在太大。

片刻后,那天空中的領域突然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似乎再也承受不住其中的強大力量轟擊,即將崩潰。

眾人不由緊張了起來,目光緊緊盯著兩座領域。

某一刻,轟鳴聲傳出,兩座領域陡然炸開,兩道身影從其中倒射而出。

塔特爾將軍渾身浴血,身上的土系原力光芒也微弱了很多,他不斷喘著粗氣,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甲魯克斯魔皇的身軀此時已經縮小了大半,身上的尖刺也折損許多,黑色甲胄破裂,大量的血液橫流而出,不似之前那般恐怖,反而顯得有些狼狽。

它的身軀此時不受控制的倒退著,方才兩座領域碰撞造成的沖擊力十分巨大,一時間難以徹底抵消。

但它一點也不在意,與遠處的塔特爾將軍對視,口中傳出一聲冷笑:“你的爆發之法撐不了多久了吧。”

“殺你足以!”塔特爾將軍在拼命的穩住身形,眼中寒光閃爍,準備等到身軀徹底散去后沖之力,便第一時間沖殺過去。

“哈哈哈……”甲魯克斯仿佛聽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笑聲充滿不屑。

“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就在這時,一道平淡的聲音突然自它身后傳來。

“嘎!”甲魯克斯魔皇猛然一僵,聲音戛然而止。

這聲音為什么這么熟悉???

是他!

那個人類小子!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么會有他的聲音出現,幻聽嗎?

不,不對,他在身后!!!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浮現在甲魯克斯魔皇的心中。

這種感覺讓他覺得極為荒謬,就算那個人類小子活著,難道還能殺他不成!

但這種感覺偏偏就是出現了!

王騰從甲魯克斯魔皇身后的虛空中踏出,右手掌心之中拖著一個迷你風暴。

那風暴實在太小,只有巴掌大,但是卻有一股強橫的波動散發而出。

那是空間的力量!

“吃我一個空間風暴!”王騰一頭黑發無風自動,一手托起了風暴,將其猛然推出。

迷你風暴剛離開王騰的手掌,便無風漲大,瞬間從巴掌大小,膨脹到了數十米,乃至上百米。

一股暴亂的氣息從其中狂涌而出。

四周的空間竟然崩裂開來,出現了一道道恐怖的漆黑裂縫。

轟隆!

甲魯克斯魔皇還來不及多想,便感覺身后傳來一股強大無比的吸扯之力。

這股吸扯之力可不是之前的風龍卷可比,那是一種幾乎無法反抗的力量,并且其中還帶有一種無法抵擋的切割之力,似乎萬物都能切開。

它立刻感覺到了生死危機!

原本面對塔特爾將軍的雙目瞬間閉合,而在其身后,另一雙巨大的猩紅色眼睛猛然睜開。

它終于看到了后方的情形。

那是一場恐怖的風暴!

沒有之前的風龍卷那般巨大,甚至只有百來米,但其中的力量卻恐怖無比,讓它感覺心悸。

空間之力!

這是居然是空間之力!

那個人類小子怎么可能掌握如此強大的空間之力??

那風暴還在快速變大,并不斷碾壓而來,勢不可擋。

“不!”

甲魯克斯魔皇雙眸收縮,口中發出不甘的怒吼,它將全身的黑暗原力都爆發了出來,想要抵擋那可怕的吸扯之力。

然而……

一切都是徒勞罷了。

王騰藏在暗處這么久,便是等待這必殺一擊的機會,早已將一切情況都考慮在內,怎么可能給它逃走的機會。

“給我進來吧你!”王騰精神念力蜂擁而出,將已經膨脹到數百米的空間風暴推了出去。

無論甲魯克斯魔皇如何掙扎,依舊無法控制自己的身軀被空間風暴吞噬。

下一刻,劇烈的轟鳴聲回蕩而開。

甲魯克斯魔皇整個落入空間風暴之內,遭受混亂無盡的空間之力切割,它的身軀支離破碎。

怒吼聲,慘叫聲盡數被淹沒。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

所有人都懵逼的望著天空中突然出現的王騰,以及那似乎蘊含著可怕之力的空間風暴。

鴉雀無聲!

王騰沒死!

他偷襲了甲魯克斯魔皇!

并且還成功了!

所以……他們贏了??!

勝利來得有點禿然,眾人完全反應不過來,不知該用什么言語來表達?也不知該做出何種表情?心情復雜到了極點。

轟隆!

這時,空間風暴徹底爆炸,將四周的空間都炸成了虛無,一道道空間裂縫隨之浮現。

二十九號防御星的空間十分穩固,所以才能承受常年的戰爭摧殘,可是現在,在這爆炸之下,四周的空間竟然崩裂了開來。

可見那空間風暴的威力有多么強大!

隨著空間風暴徹底爆炸,所有的空間能量在中心處炸開,深處其中的甲魯克斯魔皇首當其沖,直接承受了最強大的轟擊。

那龐大且堅硬的身軀此時卻仿佛破布娃娃一般直接四分五裂,大量的黑色血液濺射而出,天空中仿佛下起了一場黑雨。

天地間一片寂靜!

“贏……贏了!”

“甲魯克斯魔皇死了!!”

“我們贏了!!!”

也不知是誰,突然大吼了一聲,激動不已。

隨即后面的人也跟著興奮大吼,整個戰場都被一片歡呼聲所包圍。

王騰踏立在天空中,不由得松了口氣,面色微微有些蒼白。

剛剛躲在空間夾縫里面偷偷施展空間風暴,消耗著實巨大,不但要控制壓縮空間風暴的范圍,還要遮掩空間風暴所散發出來的氣息。

差點沒把他累死!

好在結果不錯,起碼把這甲魯克斯魔皇給陰死了!

MMP逮誰不好,非得逮著他欺負。

不給它來個狠的,都不知道他叫王騰。

此時此刻,所有人望著天空中那道年輕的身影,眼中充滿了敬佩之意。

戰場之上,強者為尊!

這一刻,他就是這片戰場上最亮的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屬性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7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