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運仙王  >>  目錄 >> 六二零章 霸道

六二零章 霸道

作者:開荒  分類: 奇幻 | 現代魔法 | 開荒 | 神運仙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運仙王 六二零章 霸道

!最后一天了各位,距離分類第五還差200多票,求大家江湖救急。

“陛下,他這是在向阿瑞斯展示決心!”

欲望之神洛德的神力化身,也顯化在了奧丁的身側:“我想那位奧林匹斯的戰神,現在一定在猶豫。那位命運主宰,他很聰明,也有著足夠的實力在支撐。我想現在,陛下您如果依然堅持要與他決戰,那就只能想辦法讓阿瑞斯相信,您不會對他出手,也不會坐視他被重傷或者隕落。”

此時奧丁的眼中,也浮起了一絲陰霾:“這不可能!”

“是啊,這不可能,阿瑞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你們當然可以去萬神殿定立由根源保證的契約,可我猜即便陛下,現在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對嗎?”

欲望之神洛德嘆了一聲:“這就是他睿智的地方,這種策略對于您是無效的,陛下您對榮譽的重視如同自己的生命。可阿瑞斯,他卻不能不驚慌。如果這場戰爭,是要以他的重傷,甚至隕落為代價,那么這位不會再有興趣繼續參與,哪怕他已經為此損失慘重。”

“我可以與他定立契約——”

奧丁正說著話,卻見又一位女神,以神力化身的姿態降臨在祂的御前。

“詩寇蒂?你們是又預知到了什么嗎?”

——他的眼前,正是諾倫三女神,也即命運三女神的詩寇蒂。這位也同樣是一位強大的女武神,掌握著‘戰爭與戰斗中的必然’。

而這位的眉心,此時竟緊緊皺成了一個‘川’字:“陛下,我們想告訴您的是,那位執掌的命運之力又增強了!比半年前強化了很多。”

“命運之力增強了?”

奧丁愣了愣神,然后神色冷肅的問:“強化到什么程度,偽真理?”

“沒到這地步,可祂操控命運的力量的確在增強。我們利用烏爾德之泉壓制祂的企圖,已經失敗,相信奧林匹斯那邊也是一樣。”

詩寇蒂深思著道:“我們判斷祂在這半年內,大幅度的壘實了命運的神權,而非是單純靠神愿石與神格增幅。此外,我們判斷祂本身的實力,也很可能得到幾倍以上的增長。您知道的,對命運的掌控,與其使用者的力量息息相關。”

“幾倍?”

奧丁再次看了眼遠處那座龐大的魔塔陣列,可隨后不等他發問,詩寇蒂就微搖了搖頭:“不是這座魔塔陣列的緣故。我們已經將魔陣可能增幅的力量排除在外了,陛下!”

在場的欲望之神洛德與戰神提爾,頓時瞳孔收縮。

“詩寇蒂,你的意思是,他的力量可能已經無限接近于一位副神王是嗎?”

“有可能!”詩寇蒂沒有用確定的語氣,不過她的眼眸深處,卻憂心忡忡。

奧丁則是單手一揮,將一副影像顯化在他的眼前。那正是阿美利加的冥界,暮光龍城的神殿內。他看見黑夜女神倪克斯投入到冥府的第四具神力化身,再次被‘朗基努斯圣槍’刺穿!而此時坐于王座上的安德烈·李·威爾頓斯坦,對他的到來似有所覺,側目往奧丁窺視過來的方向斜視了一眼,就又把目光轉向了神軀正在消散的倪克斯,還有他陛前站著的兩人。

“——所以勿需再試探我了,倪克斯。只要我在,這冥府就沒有你們母女插足的余地。”

倪克斯看著那桿插在她的胸前,而此時又在積蘊著力量的‘朗基努斯圣槍’,發出了一聲嘆息:“真絕情啊威爾頓斯坦殿下,我好歹幫過你對嗎?”

“我并不這么以為,你對我所謂的幫助,只有魔法女神戴安娜構建魔網的那場戰爭,可我猜戴安娜她已經付出了酬勞。”

李墨塵很平淡的回應著:“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殿下你既然抱著惡意過來,那我也只有用最冷酷的方式回應。無論你的化身降臨多少,我都會將你殺死!”

這個時候,倪克斯的軀體已經開始消失,憑依的‘神性’也消散殆盡。而李墨塵的目光,也注目向這里的另外兩人。

“我想你們也該做出抉擇了,內爾伽勒與埃列什基伽勒殿下?”

埃列什基伽勒,巴比倫的冥界女主宰,也是最初覬覦‘暮光龍城’,卻被李墨塵擊潰的神袛;內爾伽勒,最初的死靈法師,也是埃列什基伽勒的丈夫與共治者。

“我可以讓安琪拉,將未來的蒙大拿州,亞伯拉罕州與約克州分割給你們,作為你們在冥界的領土。而作為代價,你們以封臣與廷臣的身份,為安琪拉,為阿美利加的冥界之主效力。”

埃列什基伽勒目光中現出了掙扎之色,可她的丈夫內爾伽勒卻已下定了決心:“可以,不過我希望再加上北達科他州,這個世界的人們缺乏信仰,我們需要至少六千萬人口的基數,才能夠憑借死亡的神職達到主神階位。我們的強大,對于兩位陛下而言同樣有益,作為封臣與廷臣,我們有義務幫助你們作戰對嗎?所以安琪拉陛下也需負責補充我們為她作戰的消耗。”

李墨塵沒有拒絕,他微一揮手,就將一張卷軸送至這兩人的眼前。而內爾伽勒的眉眼,頓時微微一挑:“根源?”

“根源!”

李墨塵微一頷首:“你不會以為我在與自由女神斗爭的情況下,還會簽訂一份沒有約束力的契約吧?”

如此一來,即便這兩位神明依靠自由女神的力量違約,也會付出一定的代價。

一般而言,自由神權對越苛刻越嚴格的奴役契約越有效,像是這種‘封臣’與‘封君’之間的關系,作用則相對要弱一些。

內爾伽勒夫婦可以選擇背叛,可他們也會被這個世界的‘根源’排斥——哪怕只是一點點,可對于有志于進軍更高神位的神明而言,這都是不可接受的。

“能夠理解!”

內爾伽勒毫不猶豫的在卷軸上簽下自己的神名,可埃列什基伽勒卻還在猶豫當中。

“可是——”

“我想我們沒有拒絕的余地,這有可能是我們最后的機會了艾蕾。”

內爾伽勒微搖著頭:“我可以確定,奧丁與阿瑞斯,他們已經沒可能擊敗命運主宰。與自由女神聯手的莫特,也同樣不會有機會入主這座暮光龍城。請相信我的判斷好嗎?艾蕾!”

埃列什基伽勒終于不再遲疑,她嘆了一口氣之后,也在卷軸上寫下了她的神名。

于此同時,倪克斯的神力化身,第五次顯化于暮光龍城,然后那集合著五種禁咒力量的‘朗基努斯圣槍’,就在命運的指引下,以完全不講道理的方式,第五次洞穿了她的胸膛!

李墨塵完成了他的諾言,無論倪克斯在這里降臨多少次,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用‘朗基努斯圣槍’將她殺死。

“你們——”

倪克斯的注意力,卻在內爾伽勒與埃列什基伽勒這對夫妻上,祂甫一降臨,就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

知道已經無可挽回,這位不由輕聲一嘆:“我希望莉莉絲與該隱,能夠安全的退出冥界。”

此時的內爾伽勒與埃列什基伽勒,卻沒再理會她與李墨塵的談判。他們兩位在簽好根源誓約之后,就已經直接參與到與莫特的戰斗。

這對夫婦與迦南的‘死神’莫特,也曾經是作戰了長達千年的死敵,彼此之間非常了解。所以二人的神格階位,盡管要遜色于莫特,盡管他們也都有保留,可在他們加入之后不到十秒,就已幫助安琪拉穩住了局面。

“你認為呢?倪克斯?”

李墨塵冷笑著,眼中飽含諷刺的把目光向遠處那群正往暮光龍城撲擊過來的吸血鬼們看了過去。它們還未察覺異狀,包括它們的兩位祖先在內,無不是飽含激情,戰意沸騰。

安琪拉用她在冥界的權柄,拉遠了暮光龍城與這些蝙蝠之間的距離。她又招出了一百頭骨龍,一千二百多頭由死亡能量與靈魂能力凝聚出來的‘死仆’,交由莉娜統帥負責截擊。還有睡神雙子,也在努力的讓這些蝙蝠入睡。可這根本沒法阻攔這些吸血鬼的進軍,它們的前鋒,距離這座原本屬于龍巫的城市已經不到二十秒鐘。

李墨塵眼中不由現出期待之色,他想不久之后,他們就可以見面了。不過在處置這些叛徒之前,他最好是先將這里的惡客驅除。

李墨塵探手一招,就將那‘朗基努斯圣槍’取回到了他的手中,鋒芒直指黑夜女神在主物質界外的本體。

“你認為我有多大概率會答應你的請求?或者是你們母女又有什么謀略想要借此拖延時間?我都無所謂,真的——”

倪克斯一聲苦笑,她知道這位命運主宰不會答應她的這個要求。

這關系到李墨塵的權威與尊嚴,這位今日的謀劃,不就是要借助這些背叛者的生命與血,去震懾他麾下那些境況相似者么?

“那么我們退一步,厄里斯她希望與你達成一定時間的和睦。我相信你也不希望,與她進行一場神戰。”

“不!”

李墨塵依然拒絕的干脆利落,他神色萬分輕蔑的看著倪克斯:“你可以轉告她,我現在非常期待與她的戰爭。所以無論她有什么樣的手段,都就盡管來OK?她可以親自降臨到主物質界,可以繼續推行反壟斷法案,當然也可以在國防采購案上進行阻撓,同樣也能想辦法切斷旭日—光魔同盟的材料來源。我期待著她這么做,來戰斗吧厄里斯!用你那名為‘自由’與‘紛爭’的權柄。”

這一刻,李墨塵是直接對著那正在神國中窺視著他的自由女神厄里斯這么說的。只因倪克斯的神力化身中殘留的最后一絲神力都已經消散無蹤。

而與此同時,在自由神國內的厄里斯身側,黑夜女神倪克斯發出一聲輕嘆:“這是最后一具神力化身了,厄里斯,再繼續下去會損傷我的本體。這個時候除非是本體降臨,否則——”

她女兒付出的報酬,還沒到她不顧一切,讓自身的‘神性’遭遇難以恢復的創痕的地步。

“也不用再繼續。”

厄里斯的面色依然平靜:“相較于半年之前,他變得更強了。”

“他的確是掌握了更強大的命運之力,讓我的神力分身都無法與之對抗。”

倪克斯微一頷首:“然而更強大的,還是他在凡世當中掌握的武裝力量。你為自己招惹了一位強大敵人,厄里斯。他將把你的弱點無限放大——”

自由與紛爭,這兩種神職無疑非常強大,強大到讓厄里斯在短短幾百年內就站到了神王的階位,幾乎推開了真理之門。可與此同時,這兩種神職也不擅于正面作戰。

厄里斯可以在神格境界上成為‘神王’,可如果這位有意建立神系,掌握真正屬于‘神王’的權柄,會非常的困難。

“毋庸懷疑!一旦他擊退了奧丁與阿瑞斯,那么他一定會掀起與你的戰爭。讓這個世界所有的本土神明們,都重新選擇站隊。而厄里斯,你阻止不了他。”

厄里斯沒有再說話,她只凝目看著湖中投影內的李墨塵,眼現深思之色。

當該隱與莉莉絲破開了一應的截擊攔阻,一起抵達暮光龍城的時候,發現他那些作為前哨的子嗣們,此刻全都跪伏在地面,深深匍匐著。

兩人都毫無責怪之意,只因從暮光龍城內部傳出來的壓迫力,讓她們都感覺驚悸,顫栗,又何況是他們的這些子嗣?

而此時該隱與莉莉絲的瞳孔內,都流露出了惑然之色。他們知道李墨塵是擁有兩具身體的,可根據他們事先掌握的情況,這個時候無論這位的本體也好,副體也罷,都無瑕坐鎮于這座龍城。

不過在稍稍猶豫之后,這兩位還是踏入到了暮光龍城內,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城中央處的冥王大殿。

那位執掌著‘自由’的女神給了他們充足的信心,兩人更知這里的女主宰,同時也是掌握著夢想與強大幻術的女神。

事實上,這里的確籠罩著一層強大的幻術,甚至強大到蒙蔽了他們的五感,讓他們一直都無法洞見眼前的真實。對方正在掩飾著什么,遮蔽著一些情況,不想讓他們得知。

不過該隱與莉莉絲都有足夠的信心,相信這不會影響他們的作戰。靈覺與直感的指引,依然可以讓他們在戰斗中,發揮出九成以上的實力。

然后他們就在冥王大殿看見了李墨塵,在這座空空落落的殿堂內。那位曾經奴役著他們的家伙,此時就高據于最深處的高臺上,坐于兩個王座中位于左面的那個。

讓兩人吃驚的是,他們的幾個血緣較近的子嗣——奧德賽·梵卓,蘭伯恩·妥芮朵,雷諾·喬凡尼,這幾個屬于新大陸的古老者正恭恭敬敬的垂手立于‘安德烈·李·威爾頓斯坦’的陛前。

“你們——”

莉莉絲本能的就皺起了眉頭,而該隱的眸中,更是流露出了怒意:“你們背叛了你們的族群,背叛了你們的先祖對嗎?”

“要說背叛,你們可沒資格這么說他們。”

李墨塵失笑,眼里的殺機更加濃郁了:“我不太想跟你們說話,不過念在這幾位部屬極力懇求的份上,可以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

他隨后將一些長釘,丟在了兩人的身前。

“自己把它們釘到自己的神性里面,這可以保證你們永不背叛。之前沒有對你們這么做,真是我最大的失誤。雖然沒損失什么,可讓你們落到最終死亡的下場,也是我的責任。”

“狗屎!”

莉莉絲揮動長鞭,將那些長釘都掃到這座大殿的一角,然后就用猩紅的眼,看著高臺上的李墨塵:“你在虛張聲勢!所謂命運的主宰,今天你既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也無法保住自己的生命。”

“是嗎?”

李墨塵笑了起來:“你們放棄了我賜予的最后一次機會,那就準備好迎接背叛的代價——”

該隱有些本能的感覺不安,可他同時也知道自己現在沒有任何退路。而就在李墨塵說話的時候,他驀然發出了一聲厲吼。

“殺了他!”

于是頃刻間無數的血蝠飛空而起,祂們都利用自己的鮮血,暫時擺脫了李墨塵的壓制。然后浩浩蕩蕩,遮天蔽地般的涌入到這間冥王大殿。

然而下一瞬,隨著李墨塵的一個響指,那成千上萬的血蝠就全數灰飛煙滅。就只剩下一些古老者與血族親王幸存了下來,他們卻都瑟瑟發抖的跪在了地上,甚至不敢抬頭往神座上看一眼。

“看來你們還是沒有吸取教訓——”

說這句話的時候,李墨塵打出了第二個響指,于是殿外那些嚎叫著,嘶鳴著,蜂擁著想要沖入這間冥王大殿的眾多吸血鬼,也在這頃刻間碎為齏粉。

“介于生與死之間的生靈,你們本該向我臣服,而非是對我動刀兵。”

這一刻,該隱與莉莉絲都只覺渾身上下都是毛骨悚然。他們本就是沒有體溫的,可這時候兩人的體外,都赫然凝結出了寒冰。

是真的!

他們眼前的安德烈·李·威爾頓斯坦的確是真的,不是幻象,也不是偽裝,是真實無虛的命運主宰!

而此時的李墨塵,又揮了揮手,將自己那座放在命運之鄉魔法塔的‘諸星秘核神爐’顯化在他的眼前。

這只是‘諸星秘核神爐’的投影,可隨著李墨塵探手一招,就從那投影當中,取出了一把燒到赤紅色的‘刀胚’。

“你們無疑是罪大惡極的,可如果讓你們就這么死亡,似乎又有些可惜了。好歹也是可以比肩強大神的生靈,我不能讓你們在這個世界上不留一點痕跡。所以——”

李墨塵看著眼前的兩人:“我的妻子,她恰好缺一件合適的兵器,一件能夠震懾冥土的神話武裝。你們就很合適!”

那枚‘刀胚’,他只是取了斯卡蒂那雙維京戰斧的一部分,然后按照安東尼提供的配方,將之熔煉成更強大的神話合金而已。

本身并未做任何加工,也沒有篆刻哪怕一枚符文——在這短短的十幾天內他光是升級‘天命劍’,就已經窮盡心力,實在沒功夫做更多了。

所以李墨塵準備采取的辦法,是一種古老的鍛術。

上古的那些強大鍛造師們還沒有掌握魔紋技術的時候,是直接拿著金鐵與各種天材地寶,與強大生物的尸骨合練的。而這些兵器與神話武裝,往往會在煉造的期間,自然而然的形成‘道紋’,甚至是‘道痕’,也都能在煉成之后擁有強大的威力,甚至是直追那些先天靈寶。

李墨塵現在就準備使用這種鍛法,不過手段卻更殘酷更血腥。

“不!你不能這么做——”

莉莉絲已經驚恐萬分,只因此時她已經動彈不能。

李墨塵執掌的‘生’與‘死’比收服他們的時候更加強大了,很可能已經達到了‘究極’的階位。而‘冥界’的環境,則更助長了李墨塵的力量。

這讓莉莉絲動彈不能,那‘生’與‘死’的概念與力量,正在她的體內不斷的沖突著。死亡的力量正在壯大,她的生命形態正在失衡。

這讓莉莉絲對最初的那個魔法儀式萬分痛恨,借助該隱的力量,她雖然將自身的生命形態突破到了強大神的階位,卻也給自身留下了致命的隱患。

莉莉絲只能以哀求的目光,看著李墨塵。

“我愿意為您效力,命運主宰閣下!我也愿意使用那些長釘,我會成為你最忠誠的奴仆——”

“已經晚了,你們錯過了這個機會。作為你們曾經的主人,我當然也有權利這么做,這是對背叛者的懲罰與警示。”

李墨塵毫不在意,他正在抽取著兩個人的心血,引導著他們的力量,一點點的灌入到了刀胚的內部。并力圖保證那些逐漸成型的‘紋路’,是有序的,成體系的。

這直接決定了日后這把‘斬罪刀’的神威與能力——不過這個名字,可能安琪拉不太喜歡。

“所謂背叛,只是掙開你強加于我們身上的奴役!”

該隱厲聲怒吼,可他只能做這么多。這位的狀況,并不比自己的妻子更好。

而這位的眼中,同樣充滿了絕望。只因存在于這里的幻術,已經被解除了。

然后他發現在這間殿堂中,夢想與死亡之神‘安琪拉’,魔法女神‘戴安娜’,北歐的冥界女主宰‘海拉’,巴比倫冥界的兩位共治君主‘內爾伽勒’與‘埃列什基伽勒’——祂們都端坐在這里,神色各異的看著這邊,或含嘲諷,或含憐憫,也有興致盎然的。

至于那本該出現在這里,將安琪拉撕碎的迦南‘死神’莫特,卻是蹤影全無。

“不!這不可能。”

莉莉絲已經感覺自己的靈魂在崩潰在瓦解,她的很大一部分生命元能,都已經轉移到那塊‘刀胚’上。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自身力量的削弱。她感覺越來越無法抵抗自身元力與靈魂流逝的過程。

那永世被束縛于刀內的冰冷未來,更讓莉莉絲驚恐懼怕到了極點。

“救我們,厄里斯!”

她仰著頭大聲尖叫,呼喊著自由女神的神名:“救我們!是你讓我們掙脫契約!也是你挑動我們攻擊冥界!你也許諾過我們在阿美利加的冥土稱王!你不能把我們出賣!”

魔法女神戴安娜不由閉上了眼,發出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而此時位于自由神國的厄里斯,雖然還是面無表情,可她的眸色卻更顯沉冷。

李墨塵則是唇角微挑,他依然以不緊不慢的速度,進行著‘血鍛’的進程。在‘朗基努斯圣槍’的守護下,在這里眾多神明的注目中,沒有任何人能夠干擾他鍛造這把神品高達十五的‘強大’級神話武裝。它無疑比半月前的‘天命劍’更加強大——不但將擁有中等‘生命’與‘死亡’權能,還有著中等的‘不死’,中等的‘靈魂’,高等的‘寒冰’,高等的‘黑暗’,中等的‘力量’,高等的‘極速’,高等的‘欲望’,高等的‘欺詐’,高等的‘引誘’,高等的‘憎惡’,高等的‘暴怒’,以及究極的‘嫉妒’!

后三者屬于七宗罪,可惜的是安琪拉無法發揮它們的力量。掌握著這些神權的人,越‘憎惡’,越‘暴怒’,越‘嫉妒’,他們的力量也就越強大。可這三種情緒,安琪拉都很少擁有。

所以李墨塵在這過程中,加入了反向操作。任何擁有這三種情緒,也可稱為‘罪孽’的人,都將會遭遇這把‘斬罪刀’成倍的攻擊。

當然在此之外,作為神話兵器該有的‘鋒銳’,‘穿刺’,‘必斷’,‘必中’,‘必殺’,‘犀利’等等,也需應有盡有。

所以它很強大,強大到僅僅遜色于他現在已神品十七的‘天命劍’,與‘朗基努斯圣槍’。

“厄里斯?我猜她不敢出現在我面前。”

李墨塵微笑著:“當然,你們也可以保持期待!”

他的目光再次穿透了一層一層的虛空,看向了自由女神的神國:“我何嘗不希望,她能夠降臨在這里,對你們施于拯救呢?”

而這個時候,站立一側的奧德賽·梵卓,蘭伯恩·妥芮朵,雷諾·喬凡尼三人,已經是頭皮發麻。它們明明是吸血鬼的體質,可這刻卻感覺自己的背后已經濕透。

列坐于高臺之下的‘內爾伽勒’與‘埃列什基伽勒’兩人,眼中則是浮現出了一抹慶幸之色。尤其是后者,不自覺的用手緊緊抓住了自己丈夫的手。

迦南‘死神’莫特早有退意,在他們加入戰斗之后不久,這位在自知沒有勝望之后,就果斷的從這片冥土撤離。

然后‘埃列什基伽勒’就為她看到的這一幕感到慶幸,也匪夷所思。

實力強大的神王‘厄里斯’,居然就這么坐視她的棋子被命運主宰煉造為兵器。這位哪怕在命運主宰如此挑釁之后,都沒有勇氣進入到主物質界。

——當意識到這點之后,‘埃列什基伽勒’之前固有的觀念就完全破碎,認知到這個世界的局面,與她之前以為的已截然迥異。

龍首戰艦‘威力’號,奧丁冷冷的看著莉莉絲與該隱的生命被抽取。

“這就等于是公開處刑!在眾神的注視下,他將自由女神的臉面踩入泥底。”

誘惑與欲望之神洛德苦笑:“我與洛基或者該感到慶幸。”

那個吸血鬼的始祖,女妖莉莉絲也同樣掌握著欲望’,‘欺詐’與‘引誘’。這位雖然因特殊的生命形態未封神,可這個世界當中,‘莉莉絲’的知名度,卻遠遠超越于他洛德之上。

作為一個女性,莉莉絲在這方面的確擁有著常人不能及的優勢。洛德能夠依仗的,只有他那偽真理級的‘引誘’與‘欲望’,這讓他的法則神職無比穩固,無需依賴信仰。

可毫無疑問,如果這個女人依賴冥土成功封神,一定會是他與洛基,還有欲望女神維納斯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同樣大丟臉面的,還有陛下!”

戰神提爾的臉色難看,眼眸中壓抑著怒火:“他在借我們立威,在嘗試奪取本土神明體系的主導權,他可能也已成功了。”

洛德顯然也贊同這一點:“不出意外的話,半年之后當群獸世界與光明世界融合,我們的主要敵人,除了光輝之主外,就是這位命運主宰了。自由女神不會降臨主物質界,而她在凡世的力量,只有目前光輝舊教的一半,命運主宰的七分之一。所以,我預見到光輝之主,也不會在那位命運主宰停留于主物質界期間與他作戰。祂現在,可能也無瑕分心。”

“的確!”

掌握著‘情報’與‘戰場全知’的女武神亞爾薇特也皺著柳眉:“我們施加給光輝之主的壓力很大,祂得抵抗我們的進攻,同時排除自身的隱患。阿美利加的局面由誰主導,對祂來說并不重要。相反,如果有更加強力的神明在阿美利加出面迎戰群獸世界的侵攻,對他來說反而更加有利。我想這就是祂今天,出手幫助命運主宰的緣由。”

奧丁依舊在沉思著,直到一個半小時之后,祂親眼望見莉莉絲與該隱的所有一切,都被強行攝入到那‘刀胚’之內。這東西還需要一些后續的工序完善,卻已經展現出‘強大’級神話武裝該有的神力光輝。

奧丁也最終收回了視線:“我們也撤退吧!我想凡塞提有一句話說的對,在這個時候,我不能受傷,至少是不能重傷。”

此間無人置疑,只因就在十分鐘之前,奧林匹斯的最后一艘云中戰艦,已經被威爾頓斯坦集團的變體式戰機摧毀。

那位戰神阿瑞斯,很早就已從戰場撤離——

而隨后他們阿薩神族的君王,又若有所思的說著:“洛德,還有詩寇蒂,這段時間幫我查查看。那座‘許愿塔',是否有可能落在命運主宰的手里。尤其是詩寇蒂你們命運三女神,在這方面多費點心。”

洛德微微發愣:“可那個安德烈,祂是一位出自于本土,被光明世界的根源承認了的神明。”

“沒有壞處不是嗎?他成長的速度太快,掌握的命運與時序也過于強大,強大到讓人不能不懷疑。”

奧丁用手指敲擊著扶手:“除此之外,加快群獸世界的推進速度。我感覺那位命運主宰的力量,每一刻都在壯大著,我們可能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精彩東方文學提供等作品文字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運仙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