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旅明  >>  目錄 >> 第690節 北歸(十五)

第690節 北歸(十五)

作者:素羅漢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素羅漢 | 旅明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旅明 第690節 北歸(十五)

“好你......火貴!”

吳少爺的怒火,僅僅持續了兩秒鐘。

饑寒交加的身體撐不住虛火。兩秒鐘,原本還想說點什么的吳少爺,頹然意識到當下處境,嘆口氣,雙目無神又倒回了柴堆。

相貌平平的火貴,卻有著一雙精明的眼睛。見少爺躺平,他了然一笑,彎腰將手中零零碎碎的罐子、籃子和包袱都擱在了地上:“少爺吃點東西吧。招呼不周,想來也是餓了。”

“嗯?”

躺回去的吳少爺這下來精神了。迅速坐起,伸手從籃子里摸出個雜糧窩頭大口吞咽。結果沒兩口噎著了,趕緊又抄起地上的水罐狠灌一氣,才將干糧咽下了肚。

這邊火貴不疾不徐,尋了堆干草一屁股坐下:“少爺慢些吃,不急。”

“哼!”

口里嚼著人家帶來的糧食,吳少爺卻毫不領情:“賣主求榮,奸邪之徒!”

“呵呵。”

火貴一點都不生氣,澹澹應道:“賣主怕是談不上......各為其主罷了。”

吳少爺聞言住了嘴,開始埋頭啃干糧。方才他也是一時氣憤,忍不住噴一句。這會見火貴一副勝利者的姿態,他心知再撩撥對方,弄不好就有殺身之禍。

火貴其實也不在乎這個富家公子哥的態度。他和吳法正攏共沒打過兩次交道,沒什么交情可言。

他來探望的,主要是吳掌柜。雖說火貴一開始就是帶著組織任務去義鑫隆號潛伏的,但吳掌柜長期以來委實對他不錯,這算是私人交情。

所以在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火貴提前帶著干糧來了。要知道,按規矩肉票到手后,至少要先狠狠餓兩三天,將精氣神都消磨完了,綁匪才會給予食水。

就在這時候,幾聲輕微的咳嗽,吳掌柜醒過來了。見掌柜醒來,吳法正急忙提起水罐,先喂著喝了兩口水。

兩口水下肚,吳掌柜頓時精神了,自己捧起水罐又喝了幾口。

短短幾口水的功夫,屋中雖然沒人說話,但是吳掌柜已然將場面看了個清楚。

和吳法正不一樣。在吳掌柜這種日常處理實務的人眼中,并沒有那么仇視火貴。

或者說,在吳掌柜看來,這次主要是義鑫隆和幾股匪伙之間的公仇。

匪伙當初花了大心思大毅力來埋火貴這個釘子,自己即便沒有收留此人,那匪伙也一定會再想辦法派人。

說到底,還是自家籬笆沒有扎緊。至于火貴,普通一匪而已。見識過太多人間詭詐的吳掌柜,對火貴有恨意,但沒有額外的恨意。

喝完水,抹把嘴,吳掌柜表情平靜地道了謝:“多謝火兄弟送食水了。”

升級為兄弟的火貴,面對些許嘲諷,臉上帶著澹笑,沒有在意而是伸出手,拿個窩頭遞過去:“掌柜的吃點東西。”

讀圣賢書的吳少爺都沒有矯情,吳掌柜更不會矯情了,接過窩頭就啃了起來。

大約是覺得距離良心滿足還差一些,火貴這時又透露了幾句寬慰話:“昨夜兩家大王講好了頭寸,義鑫隆的幾位頭面是跟著廣義幫走的。二位莫慌張,有我在,必不致受罪。”

火貴這么一說,吳掌柜馬上明白了接下來的遭遇:他們幾個會被廣義幫的人馬押送到廣義幫自己的據點,然后就是漫長的等待了。什么時候商號把贖銀通過中人交到廣義幫手中,什么時候自家就能脫困。

以上這些操作,都是平常不過的流程,在吳掌柜預料中。只不過,他沒想到,最終商號的人會被按階級分離成兩伙。

聽明白后,吳掌柜停下了口中咀嚼,抬頭問道:“這么說的話,伙計們是要留在這太行山過年了?”

“然也。”

火貴掉了一句書袋,然后抖開地上一個花皮包袱,有點獻功似的表白道:“細軟是沒了,不過其余物什大多都在。”

抖開的包袱里,是一堆零亂物件。

這些都是吳少爺和吳掌柜的私人物品,包括私人印鑒、筆墨、紙張、書籍在內,全是不起眼的物件。那種看上去就值錢的,譬如打火機和皮靴,早就被人搜刮走了。

“唉......”

吳掌柜嘆了口氣:“有心了。”

火貴這時候終于感覺自己功德圓滿良心不欠費了,于是笑吟吟撿起幾張文稿,一邊翻看,口中無意識地補充:“二位年上怕是要蹲幾天干窯,有這點文字解悶也是好的。”

“哼。”

方才又抽空啃了兩個窩頭的吳少爺,這會實在不想看二五仔的丑惡嘴臉。身子往柴堆上斜躺的同時,口中悠悠地呢喃道:“胸無點墨也翻書,仔細拿倒了。”

“我說大少爺,您老都這副模樣了,還端臭架子?”

火貴這一下真是被吳少爺的做派給氣笑了:“從頭到尾都在小看我。”

說話,火貴抖開一張文稿,咳嗽兩聲清清嗓子,念將起來:“上海棉紡一廠,占地百五十畝,軋花、紡紗、織布一應器物俱全,以煤火之力御使,極盡機巧之能事。此工坊計有紗錠萬余,青壯織工千余,月產粗細坯布四千匹,立國之基也。”

念到這里,火貴悄然住了嘴。

躺在柴堆上的吳少爺硬忍著沒轉頭。

事實上他已經驚訝地張大了嘴。他壓根沒想到火貴這個粗鄙的二五仔居然是識字的......如果吳少爺是穿越的,他會問:這年頭匪伙的配置都這么高端了嗎?有那么卷嗎?

吳少爺不知道的是,被文稿遮住臉龐的火貴,同樣也是崩大了眼珠,一幅見了鬼的樣子。

一目十行往下掃幾眼,然后又換一張文稿看。另一張上,打頭幾行寫就的是:其艦長曰二十丈掛零,鐵骨木甲,配健勇三百。其內備有將軍巨炮七十余門,三里之內洞金裂石。該艦以煤火大力推水而行,可日航百里,曰福建號,軍國之器也。

“咳...咳...”

屋里突然響起了火貴的咳嗽聲。下一刻,漲紅了臉的火貴彎下腰,收起包袱,捂著胸口,急匆匆往外間走去:“后...后晌就走...包袱我先幫二位收著,免得被人又搶了。”

午后,村口。

廣義幫哈當家率領著弟兄,與太行眾好漢作別。

“好兄弟,一路保重,年后咱們再聚首!”

“定當赴約!只是年后一事點子硬扎,還望老哥哥仔細籌劃!”

“放心,這回我盡起山中兒郎,定不教兄弟失望!”

“就盼著與哥哥再聯手一回!哈哈,待諸事了解,咱們去天津花差花差一回!”

“哈哈,定要與兄弟天津一會!”

一番場面話交待清楚,哈六一聲令下,廣義幫幾十號精騎紛紛打馬揚鞭,調轉朝向,護衛著中間幾輛馬車,就此開動。

和最初義鑫隆車隊出發時的規模相比,這次由廣義幫組成的馬隊,馬車只有五輛,規模小了許多。

五輛車,其中有四輛裝載的是最后經過篩選的精細貨物。余下一輛,里面是吳掌柜、吳少爺以及外號和尚的護衛這三人。

在之前武火墩一戰中,商隊傷亡慘重。最后的大爆炸,導致當時站在城門上方的護衛隊長吳遷,以及護衛啞巴當場陣亡。

這樣一來,算上護衛和尚,商隊也只有三個高層人士得以隨車運走。其余那些伙計,都被折價轉手給了太行幫。

隊伍出發后并沒有沿著太行山脈行動,而是徑直上了官道,一路東行。

由于是全員騎乘,所以行程很快。吳掌柜三人也是意外獲得了專車待遇......只不過馬車門窗都被篷布嚴密封了起來,所以乘客只知道車隊的大概方向,確定不了具體坐標。

從易縣往東,大約一百五十里便是永清。馬隊花了一日夜功夫到永清后,改道往北。最終,在第二日傍晚,馬隊來到了固安和廊坊之間的一處大農莊門外。

這個位置,在后世已經接近京郊,屬于能抓住機會爆炒一撥房價的投機地段。

而在十七世紀,這里只是一處農莊......事實上,在明末,廊坊周邊絕大部分土地,都被皇親國戚的田莊、皇莊擠占殆盡,京郊早沒了自耕農的蹤影。

由哈六親自上前交涉后不久,莊門大開,大腹便便的薛管事,帶著同樣彪悍的幾十騎護衛,將廣義幫人馬迎進了莊園。

能有幾十騎“護莊”的莊子,自然不是什么尋常農莊。這一處產業,是專門用來接待廣義幫,進而交易銷贓之處。其主人,是時任京營副將的陽武侯薛廉。

比起定國公成國公之類的勛貴大老,薛廉此人在勛貴武臣中只能算是二流檔次。

之所以哈六以往接到的指令是在此地銷贓,一是因為薛廉其人愛財,下限低,為了銀錢不在乎手段。二是因為薛廉掌管著京營一些兵馬,手下多少有一點實力,強于大部分空頭勛貴。所以北京站需要拉攏此人,以備關鍵時刻使用。

進了莊子,首要自然是驗貨。

莊園里的仆人,將馬車上的貨物一一打開。

沒過多久,大腹便便的管事驗看完貨物后,不禁哈哈大笑:“哈當家好手段,這些可都是搶手貨。”

“仔細收拾,內里有戳記。”

“放心好了,都是熟手,出不了差錯。”

就這樣,一場短暫的銷贓交易完成了。按照以往的程序,這批加蓋著義鑫隆戳記的貨物,首先會被莊園里的仆人重新清掃換裝打包。

之后,莊園里的護衛會押送貨物去京城,利用薛家的商業渠道,將貨物銷售掉,賺取巨額利潤。

這一系列操作,和交割清楚的哈幫主就沒有什么關系了。哈幫主之前已經從薛管事那里拿到了一疊鈔票,兩家已然清賬。

至此,哈幫主終于結束了全套“做買賣”的流程。放松下來的廣義幫人馬,隨即被安排到了莊子內部的幾處院落里。

這幾處院落是固定用來接待哈幫主和手下的,大家都熟悉內外情況。進駐后,旅途勞累的騎兵們草草用了些酒飯就都休息了。

下屬休息,不代表首領能休息。四下巡視一圈,安排好哨位,檢查過肉票關押情況后,哈六仰頭看了看掛在天空的明月,打了個哈欠,回到自家院落打了桶冰涼的井水洗了把臉,感覺精神抖擻了,這才回到堂屋。

堂屋里,已經有五個人在等他了。

這五個人,分別是紅臉膛的二當家圖二爺,圓臉的年輕李姓賬房,兩個騎兵小隊長,以及面貌平平無奇的火貴。

哈六進屋后,先是伸出手,示意大伙不必起身敬禮。然后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微笑著講道:“我知道大伙都累了,咱們就再堅持一下,先把會開完,明天好好睡一覺。”

見諸人無異議,下一刻,哈六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宣布,飛虎營第一特勤中隊臨時會議開始。主持人,中隊長哈六,記錄,通訊參謀李準基。參會人員,圖融,錢X,孫X.....以及天津站特派員,火貴。”

公布完開場白后,哈六地對圓臉賬房說道:“第一項,小李來給大家評估一下此次代號‘斷筋’的任務完成情況吧。”

掌握著野戰電臺,負責收發報工作的李準基,是上峰規定的特勤中隊第二號人物。

聽名字就知道,這位肯定是穿越眾一手起名培養出來的死忠流民青年,是帝國精英,掌管著特勤中隊的財權和監察權利,身上有著后世部隊教導員的影子。

聽到讓自己匯報,李準基應一聲后,從上衣內兜里掏出一個小本,開始念道:“此次任務的三個目標,按照我這邊的評估,首先馬戒部全數消滅,第一目標完成率百分百。”

哈六聽到這里,點了點頭:“嗯,馬戒部名為馬匪,實則是北邊的探子,這次終于引過來做掉了,也算是去了個禍患。”

李參謀等隊長大人總結完,便繼續念道:“第二目標義鑫隆商隊,有鑒于關鍵人物啞巴被炸死,所以評估完成率為百分之九十。”

“第三目標太行幫。根據現在掌握的情況來看,年后顧鳴大概率會帶人下山。我本人對達成最終目標持樂觀態度。”

“嗯,總得來說,這次任務完成進度還是不錯的。”

哈六這時候一改土匪老大的形象,努力使用著自己從飛虎營中學到的“官話”來主持會議:“我馬上要回天津述職,年后就看老圖,李參謀你們的了。”

真名為圖融的特勤隊副隊長,聞聲連連點頭:“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哈六想想還是不放心,再次叮囑道:“莫要在意顧鳴,只需偵查到太行大隊人馬下山,就即刻往天津發電報,指引大部隊來‘牽羊’。”

說到這里,哈六面帶憂色地望向了南方的夜空:“據說大帥派去下南洋插旗立字號的堡子,被土人大王圍了,兩下里打得慘烈。”

“再再都缺人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旅明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