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別鬧,薄先生!  >>  目錄 >> 第1996章 賠

第1996章 賠

作者:楠楠李  分類: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楠楠李 | 別鬧 | 薄先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別鬧,薄先生! 第1996章 賠

許清知臉上的笑意,此刻,毫不掩飾地展露在了他面前。

黎墨的臉色當即就又陰了下來。

“你笑什么?”聲音簡直就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般。

被男人拆穿,許清知吃索性也不勉強自己壓抑,“噗”地一聲低聲笑了出來。

“我昨天也給Moon洗澡來著……”

黎墨頓了一秒,眉心金寧又猛然擴大,“所以昨天晚上你也是用我的毛巾給它擦的身體。”

許清知則在他面前笑個不停。

“不然我還能拿什么給它擦,你看看它,第一次洗澡的時候有多可憐嗎?”

黎墨額頭上的青筋狠狠跳了跳,它可憐,跟他有什么關系?

“許清知……”

許清知一點點收回臉上的笑容,“行了行了,大不了我賠給你,你別跟我吼……”

她一邊說著,一邊拉過黎墨手中的毛巾,繼續給小Moon擦起了身子。

黎墨被她急剎車的態度弄的氣都憋在胸腔發不出來。

目光兇狠地望著那只被伺候的瞇著眼睛嗚嗚咽咽的狗子好半天,才怒道:

“賠我!我今晚就要用。”

許清知的動作一頓,有些意外地看著這個站在自己身邊突然耍無賴的男人。

她朝著四周看了看,反正洗手間里有關他的東西,除了給小Moon留著的這條毛巾,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你今晚就先將就一晚,我明天給你買……”

“那我今天晚上用什么?”

許清知猶豫了一下,將狗子身上的毛巾往他面前遞了遞。

“要不我把這個洗洗……”

黎墨的眸子危險的瞇了起來。

“你覺得可能嗎?”

“……不可能。”

給狗子擦了身體的毛巾,就算她洗個一百遍,他也不見得用。

許清知抿了抿唇,有些糾結。

可她現在到哪里給他找個新毛巾來啊?

黎墨看了她幾秒,又道:“趕緊收拾,現在就出去給我買。”

許清知蹙眉,剛剛為了楚亦那尊大佛,她都因為冷沒有出門。

現在為了一條毛巾……而且她還剛剛洗了澡。

“我……”

“你想拒絕?”

許清知啞口無言,她的確是不想出去。

黎墨卻不由分說,沉聲留下一句“快點”便率先除了洗手間。

等到黎墨離開,許清知氣的用毛巾揉著小金毛,嘴唇嘟嘟囔囔,對象顯然是黎墨無疑。

給小Moon擦干身子,她又給自己垂感頭發,隨便找了里襯衣,毛衣和羽絨服穿上,沈著臉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樓。

黎墨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看到她下來,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才拿起茶幾上的車鑰匙站起了身。

“走吧。”

許清知有些驚訝地看了他一眼,“你也要去?”

黎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我很不放心你,誰知道你會暗地里對我的東西做些什么?”

許清知抽了抽嘴角,這廝是有被迫害妄想癥吧。

她沒說話,雙手插在羽絨服的兩個衣兜里,徑自走到玄關拿上鑰匙便打開了門。

大晚上的寒冬,一打開門,就有一陣森寒陰冷的寒氣撲面而來。

許清知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真是冤家。

可也怪她,當初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子沖動,把黎墨的東西全給扔了。

不過當初也算解氣。

算了,發生就是發生了,她敢作敢當。

不就是給他重新買新的。

完全沒有想過,當初被黎墨發現時,她各種找借口的事情了。

黎墨在她身后換好了鞋,長臂越過她的頭頂,直接將門推開,推著她走了出去。

“趕緊走!”

門口就停著黎墨的車,黎墨仗著一雙大長腿,幾步就跨到了許清知前面。

許清知被迫在原地停頓了一會兒,不屑地撇撇嘴。

腿長了不起啊。

她也有!

低頭朝著自己下半身看了一眼,羽絨服把腿遮住了三分之二。

無語間,黎墨已經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回頭不耐地催她。

“快點上車!”

許清知聞言,下意識地就連忙往前走了幾步。

提著羽絨服上車后的第一感覺,就是好暖和。

車子里的溫度,絕對不是剛剛上車的時候開的。

而顯然,黎墨根本還沒有上車。

這么說來,他應該是……早就提前把車子里的空調打開了。

車子里的溫度似乎流竄到了心里,鼓脹脹的溫暖。

她就是這么沒出息,黎墨一點點的貼心,在她這里,幾乎都要放大百倍。

因為,實在是太難得了啊。

“嘭”地一聲,車門關上,黎墨也繞過車身上來而主駕駛,嫻熟地啟動車子離開了小區。

許清知全程沒有說話,兩個人難得這么平靜的獨處,她也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么。

公寓就在市中心的邊緣,能住得起這邊公寓的,毫無疑問非富即貴,所以并不缺大型超市。

也就短短幾分鐘的車程,便到了超市。

許清知自行解開安全帶,兩個人同時下車。

均是沉默著一起往超市大門走。

許清知先走了幾步,在門口推了推車。

黎墨抿唇看著她的背影,神色無波。

入口就是零食區,許清知推著車在這里轉了好久,薯片,干果,山楂片,辣條……看了一路,吞了一路的口水。

其實現在的食品安全應該把控很嚴格的吧……

她慢慢站在一排放著薯片的架子前,緩緩朝著那袋燒烤味道的薯片伸過去的時候,手上突然被打了一巴掌。

要說疼也不是很疼,但還是有感覺的。

“想干什么?”黎墨沉沉地看著她,道:“別忘了你來是干什么的。”

許清知摸了摸自己被黎墨打到的手,“反正來也來了,順便買點兒其他東西不應該嗎?”

“順便?”

黎墨冷哼,“你已經在這里隨隨便便逛了二十分鐘了。”

許清知:“……”

“趕緊走。”

許清知的視線依依不舍地從架子上移了回來。

那副樣子,看起來真是可憐。

黎墨掃了一眼她剛剛要抓的袋子,抿了抿唇,“這些東西不健康。”

許清知心情低落,不過她剛剛也的確抱了僥幸心理,覺得偶爾吃點兒,對寶寶也沒什么影響。

但是如果她真的圖過嘴癮,她之后肯定又是要后悔的。

再沒有在零食區停留,許清知直接到了日常用品專區。

她只想著給黎墨買毛巾,就算到了現在,她都覺得,黎墨今天有點故意為之的意味。

挑了一條適合男士的灰色毛巾給他,不管是材質還是價格,她自然選的最好最貴的,只為了防止黎墨再沒事找事。

“這條你看行嗎?”

黎墨掃了一眼,“是你買東西還是我買東西?”

“是我給你買東西。”

“所以你說了算。”

許清知頓了頓,直接將手中的毛巾扔進了車筐里。

“好了,走吧。”

黎墨站在原地冷冷看著她,“你在逗我?”

許清知:“怎么了?”

黎墨眉心緊緊皺了起來,“你把我的東西扔的一干二凈,結果你只給我買條毛巾?”

許清知心中微微挑了挑,“……你……要那些東西……放在家里?”

黎墨臉色沉的可以滴水,“不然我用什么?!”

許清知眸子顫了顫,抿了抿唇,默不作聲地重新返回去,牙膏,牙刷,牙缸,洗面奶,刮胡刀,喝水杯,碗碟,拖鞋……

當初被她扔掉的那些東西,她統統一件不落的買全了。

懷著一種什么心情呢?

沒出息的期盼。

心里在猜想,他要這種東西,是不是以后會經常住在家里……

黎墨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看著她每當買一件東西,都要站在貨架前,細心研究的樣子,竟是出奇的平靜。

印象中,他幾乎從來沒有來過超市這個地方。

更別說他會有這么多的耐心陪著人逛來了一個多小時。

許清知買好所有的東西,又買了一些水果,這才結束購物,兩個人去結賬。

晚上人不多,黎墨始終跟在許清知身后,看著她一件件將東西拿出來掃碼,他則百無聊賴地站在后面看著擺在收銀臺上的幾個小架子。

棒棒糖,口香糖,巧克力,還有一些外形奇怪的東西……

有幾個卡通公主模樣的小瓶子,莫名其妙吸引了黎墨,他伸手拿起來,研究了一下,看到后面有個按鈕,便按了一下,瞬間,一陣叮叮咚咚的音樂響起,緊接著就是幾聲小孩的歌聲:“兩個小娃娃呀,正在打電話呀,喂……喂……喂……你在哪里呀……”

超市人本來就不多,這聲音非常突兀的響起,不禁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

許清知也轉頭,驚訝地看著他。

黎墨自己也著實被驚了一下,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他臉色鐵青著再次摁了一下按鈕,將它放到了結賬臺上。

許清知看了那卡通娃娃一眼,再抬頭,黎墨已經轉頭,胡亂從架子上又拿了幾個東西。

明顯看到他的耳朵在泛紅。

許清知扯了扯唇,難得看到他窘迫的樣子,實在是覺得……有點可愛。

最后黎墨又往收銀臺上扔了一堆東西,看周圍的人還在關注他,抿了抿唇,對著對面的結賬員道:

“看什么?我妻子懷孕,買個玩具給我女兒不行?”

結賬員尷尬地笑了笑,再次低頭繼續掃碼。

誰也沒說不行啊?

一直到全部掃完,三個大袋子,最后還有一個黑色的小袋子。

現在這年頭,女孩子普遍膽子大,看見帥哥,也敢心血來潮調戲兩句過過癮。

將最后一個袋子遞到許清知手上,卻是看著黎墨笑瞇瞇道:“雖然現在太太剛剛過了孕前期,不過那種事情還是要節制一下哦,為了寶寶好!祝你們幸福。”

黎墨蹙了蹙眉,現在這些女孩子,都這么厚臉皮嗎?什么話都敢往外說?

什么剛過了孕前期,就需要節制了。

許清知也不清楚這結賬員為什么突然這么說,但是把兩個人之間那種私密事說出來,她這輩子就稀里糊涂經歷過那么一次,在繁星面前她是經常打嘴炮調侃她,如今突然被別人調侃……

有的體會到繁星的感受了。

蒼天繞過誰。

黎墨也懶得理會這些厚臉皮的女人們,抬腳越過許清知,將旁邊三個滿滿當當的袋子提到手里,沒好氣地說一聲“走了”之后,便鐵青著臉大步離開了。

許清知提著那只黑袋子連忙跟了上去。

黎墨將幾個袋子一股腦都放到了后車座,轉身將許清知手中的黑袋子也扔進了另外一個袋子里。

兩個人雙雙上了車。

回到家,黎墨將裝著水果的袋子扔到了廚房,提著剩余的兩個袋子直接上了樓,進了臥室。

許清知進去的時候,他已經將兩個袋子放到了床邊的柜子上。

“你這……”

許清知心里大概猜出了他的意思。

黎墨淡淡道:“物歸原位。”

許清知沉默了半晌,還是朝著那兩個袋子走了過去。

一番收拾過后,洗手間里,浴室里,重新布上了屬于黎墨的東西。

許清知有些恍惚,只是短短幾天的時間,她再看到這些東西重新出現在原來的位置上,竟是覺得,哪里都是滿滿當當的。

它的東西,存在感依然這么強烈。

黎墨全程“監督”,看到最后的結果,很滿意地點點頭。

這才像話。

外面還有半袋東西,應該是他的碗碟,喝水杯,拖鞋,還有他最后拿的那些玩具,口香糖,巧克力等等。

再次走出洗手間,將撕扯下來的包裝盒和標簽收拾起來,看到黎墨買的那只會唱歌的玩具,忍不住拿了起來。

黎墨后腳出來,就聽到一道刺耳的聲音。

許是想到了黎墨當初在超市的窘態,許清知忍不住笑了笑。

看到他出來,將音樂關掉,對著他晃了晃手中的小玩意兒。

“不是女兒,是兒子。”

黎墨臉色難看地看著她手中的玩具,“什么?”

許清知撫了撫自己的肚子,再次道:“他,不是女兒,是兒子。”

兒子……

黎墨視線放到她的肚子上,心中居然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在流竄。

“嗷嗷嗷……”

小Moon不知道什么時候跑到了床上,他們說話的期間,自己瞅準了扔在床上的那只黑袋子咬了起來……

抱歉,下午那張章來晚了凌晨的就先不要等了,我寫的很慢,會很晚,明天看希望大家票票不要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別鬧,薄先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