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目錄 >> 第00191章 對不起,我是警察

第00191章 對不起,我是警察

作者:猩猩崛起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猩猩崛起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電影世界大拯救 第00191章 對不起,我是警察

泰國醫院。

林振東正在搶救。

有時候是這么一個情況,警察在遇到犯罪分子行兇的時候很少會關心到自己安危,不管是派出所民警或者刑警都是如此。

大家想必看過不少的新聞,這些新聞里有警察身中數刀甚至很多時候腸子都出來了,但是卻依舊注意不到,只為抓住犯罪分子。

事后自然就住進醫院了。

林振東即不是鋼鐵俠,也不是戰狼,面對著馬有志和榮明杰拿著砍刀帶著不少的人想要弄死自己的情況,林振東不受傷是不可能的。

更不要提還帶著一個拖油瓶呢。

為了突圍,林振東趁著馬有志廢話嘚吧嘚吧個不停的間隙,一刀捅死了他,然后帶著劉麗芳一路火花帶電的沖了出來。

這其中,林振東身上流血不斷,甚至他都感覺不到挨了幾刀,還以為只挨了一刀呢。

至于劉麗芳反倒好上一些,因為林振東的照顧,身上并沒有什么致命傷,簡單包扎了一下就算完事了。

之前一直提著心,并不知道是否安全,所以林振東顧不上身上的傷,直到榮明杰溜走了,泰國的當地警察也溜走了,這時林振東才感覺到了不適。

雖然保持著清醒,但離暈過去也沒啥差別。

劉麗芳把林振東給弄到了醫院,醫生開始了搶救。

剛剛算是在鬼門關走了一糟。

甚至劉麗芳覺得若不是王多魚(林振東),那么劉麗芳今天就真的交代在這里了。

別的不說。

看看馬有志和榮明杰眼里冒的邪火,這讓劉麗芳一陣后怕,如果落在這兩人的手里,她的下場恐怕顯而易見了。

想到這里,劉麗芳對于林阿海的不滿又多了一層。

“說真的,你家海哥心真大,竟然放這么兩個定時炸彈放你身邊,他是得對你多放心啊。”

林振東若是之前說這話劉麗芳恐怕忍不住會抽他,但是在把馬有志給弄死,躲藏的時候說這話劉麗芳反倒覺得太對了。

“醫生,怎么樣?”

看得搶救室里醫生出來了,劉麗芳急忙湊了過來問道。

“算是命大,雖然中了七八刀,可是都不是致命傷,但是需要再住院觀察一段。”

醫生開口說道。

“好的,謝謝,謝謝。”

劉麗芳止不住的道謝。

此時,林阿海的電話又打來了。

“芳,怎么樣了?你們沒有被警察抓住吧。”

林阿海焦急的說道:“我已經定了機票了,而且我給表哥打了電話,讓他花錢招幾個人,你現在在哪里?”

“我沒事。”

劉麗芳搖頭說道:“不過王多魚被砍進了醫院,剛剛搶救完。”

“對,我正要和你說呢,這個王多魚他的資料沒有問題,脾氣也就是那么火爆。”

林阿海笑著說道:“這一次既然他幫了你,那么回頭可以多多的給他分一點,籠絡住他再說。”

“我很累,先掛了。”

劉麗芳神情有些疲憊的說道。

“喂??”

酒店里,林阿海有些不習慣,因為這是劉麗芳第一次不耐煩的掛林阿海的電話。

不過林阿海倒并沒有多想。

對于他來說,劉麗芳是任由他手拿把捏的。

“看來這一次回去想要一個辦法了。”

林阿海眼珠一轉,然后直接朝著臥室里走去。

距離離去還有一段時間。

他還有點事要做。

“你感覺怎么樣?”

劉麗芳望著病床上有些虛弱的林振東關心的問道:“還疼嗎?”

林振東渾不在意的笑了起來:“還好。”

“謝謝你。”

劉麗芳沉默了片刻朝著林振東說道。

林振東搖頭道:“說來他們是沖著我的,所以沒有必要說謝,如果不是我把這兩個人廢掉了,他們也不會拿刀砍我們。”

“不,我覺得如果沒有你這一次的事,他們兩個同樣是定時炸彈。”

劉麗芳卻說道:“你放心,我不會放過那榮明杰的。”

林振東沒有坑聲。

他現在想的是自己這體格還得繼續的練啊,如果他有拳王的身手,那么馬有志和榮明杰這幫家伙在自己面前還不是小雞仔啊。

看了一眼時間,林振東朝著劉麗芳說道:“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然后聯系一下其它人,今天這事恐怕對其它人也造成了驚嚇。”

劉麗芳道:“這個你不用操心了,他們有表哥盯著呢,剛剛我打電話了他們都已經回去了,沒事。”

林振東不再多說什么了。

病房里空氣突然有些安靜。

劉麗芳望著林振東的眼光不再有之前的厭惡或者煩感,相反卻有一點感動。

這一刻,劉麗芳把王多魚(林振東)當朋友了。

有道是患難見人心。

就剛剛那一幕,劉麗芳相信如果王多魚(林振東)把自己丟下他根本不會受這么重的傷,甚至王多魚(林振東)有足夠的理由離開。

但是王多魚(林振東)沒有。

這不感動是假的。

“你先休息下,我出去給你買點水果。”

尷尬的氣氛讓劉麗芳也有那么一點不舒服,她站了起來說道。

“呼。”

待著劉麗芳離開之后,林振東這才舒一口氣。

今天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不管怎么說林振東獲得了劉麗芳的信任,那么接下來應該就好辦多了。

可經過兩周多的接觸林振東覺得劉麗芳是一個比較矛盾的女人。

說她心狠手辣吧,倒也有那么一點,就像上周有人想要逃跑,劉麗芳讓表哥狠狠的收拾了一翻,然后道:“想走可以,把活干完再走,別說我欺負你們,這是規矩。”

可其它方面呢,有個女孩父親得了重病,劉麗芳提前給那女孩支出了一部分錢。

當然,不管怎么說,這劉麗芳是罪犯,你做一百件好事,你也是罪犯,是電信詐騙犯,有多少人因為劉麗芳說不定家破人亡的。

林振東這個同理心不能有。

這么想著,林振東同樣有些矛盾了。

直到這個時候,林振東才明白警察的不容易,尤其是臥底警察的不容易。

他想起了《無間道》里那些臥底警察的矛盾心理,畢竟混黑色會的,大家把你當兄弟,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后甚至有的人還為你擋過子彈,結果你想的是送他們進監獄。

沒有人是冷血的。

更何況臥底警察為了獲取犯罪組織的信任,往往需要同犯罪份子一起從事犯罪行為,時間久了,自然也難免帶來價值觀的沖擊。

林振東這才到哪里?

想想多少緝毒臥底警察承受著壓力與焦慮。

這一刻,林振東感同身受。

林振東想著自己這才臥底半個多月呢,就有那么一點發現犯罪份子的優點了,然后內心有那么一些矛盾了。

可有些警察可是三年又三年呢。

咔嚓。

這個時候,劉麗芳回來了,她笑道:“樓下有個24小時便利店,我本來還擔心這邊沒有呢,其實泰國這邊比咱們國內的便利性相比差的遠了。”

邊說,劉麗芳給林振東洗了個蘋果。

“醫生說了,你可以多吃水果補充能量。”

劉麗芳把蘋果遞給了林振東:“明天我給你煲點湯。”

“汗,真不用,我沒有什么大事,住幾天院就可以了。”

林振東苦笑著說道:“這真把我當病號養了嗎?”

“別撐強了,你傷成什么樣你不知道嗎?”

劉麗芳沒好氣的說道:“趕緊吃蘋果。”

這一晚,劉麗芳沒有離開,她就在林振東旁邊的病床上睡著。

當然,劉麗芳睡不著。

她問了林振東為什么要救自己?

她向林振東聊了很多自己的事。

她并不覺得詐騙是不對的。

她不騙,別人也會騙,既然這樣,她為什么不能騙?

這其實就是一個駁論。

就跟那句經典的名言“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一樣。

劉麗芳沒有那么大的明是非。

她想的很簡單。

能靠著詐騙掙錢,而且掙一輩子都掐不到的錢,那么她為什么還要努力?

況且詐騙犯那么多,少她一個不少,那么多她一個也不多。

既然這樣,她為什么不詐騙?

這年頭,錢才是最重要的。

這是劉麗芳的三觀。

林振東只是當一個合格的傾聽著,他并沒有說什么雞湯話。

難道讓林振東說當詐騙犯是不對的?

或者說這個世界就是因為所有詐騙犯都像你這么想才會越來越亂的?

拜托。

別鬧了。

他此時的身份不是警察林振東。

他是詐騙犯王多魚啊。

第二天,林振東醒來后發現劉麗芳已經不在了,林振東昨天還沒有感覺,今天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到傷口疼了。

然后護士來給林振東換了藥。

又過了30分鐘,劉麗芳來了,一同和她前來的就是林振東期待很久的林阿海。

“王多魚,你好。”

林阿海臉上掛著關心的笑容:“怎么樣?傷口還疼嗎?”

“還好。”

林振東笑著說道,當然,這個時候林振東的內心已經MMP了。

如果他不傷就好了。

這個時候直接可以把林阿海給辦了。

現在倒好。

繼續咸魚吧。

“那就好,這幾天你就安心的養傷,我已經幫你找了一個保姆,她會負責你的生活的,而且這家醫院是清邁的醫術最好的醫院了。”

林阿海說道:“榮明杰我已經處理掉了,你不用擔心,這個仇我算是替你報了,然后這張卡里有500萬塊,這個錢你務必拿著,這一方面是給你的誤工費,另外一方面也是感謝你,感謝你保護了芳……。”

憑心而論,林振東覺得面前的林阿海魅力是十足。

就算是演戲,這隨隨便便拿出500萬,恐怕其它人也都會被輕易的給折服吧。

難怪之前馬有志和榮明杰愿意給林阿海賣命呢。

當然,越是這樣林振東心中越是警惕。

因為這樣的人才可怕。

表面把你當兄弟,背地里能立馬讓你去死。

想一下,連他的枕邊人劉麗芳都說出賣就出賣,更不要提其它人了。

為此,林振東心中加了一份小心。

“對了,需要不需要給家里人打個電話?”

林阿海突然說道。

林振東搖頭:“還是算了吧,在外邊受傷了怎么可能告訴家里人呢?”

“我覺得還是打一個吧。”

林阿海笑呵呵的說道:“別告訴家里人受傷,但是可以向家里人報個平安,畢竟我聽阿芳說你們最近都沒有怎么和家里人報平安,這怎么行呢?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這軟禁了你們呢。”

林振東臉上的笑意逐漸凝固在了臉上,他淡淡的說道:“不需要。”

“我覺得還是打一個的好。”

林阿海笑容不減的說道。

“海哥,你干什么呢?”

劉麗芳看出來不對勁了,她扯了他一下:“我們在來的路上不是已經說好了嗎?”

“你閉嘴。”

林阿海猛得轉身呵斥道,然后淡淡的朝著林振東說道:“你不是想要掙錢嗎?將來我們可以五五開,甚至如果你做的好,就像前幾天做成的幾單,我們三七也成,但前提你要讓我信得過你。”

“不必了。”

林振東微微擺手:“我等傷好了就會離開泰國,有這張卡里的500萬再加上你們給我的提成,我覺得這錢挺夠了,我這人沒有什么大的目標,有個幾百萬就夠了。”

“哈哈,多魚兄弟你真會開玩笑。”

林阿海哈哈一笑:“你救了阿芳,那么就是我的兄弟,以后咱們有錢一起賺。”

林振東認真的望著林阿海道:“對不起,我信不過你。”

“呵呵,等你傷好了我們再談。”

林阿海不置可否的笑道:“阿芳,你在這里陪著多魚,我先出去辦點事。”

說完,林阿海輕輕的拍了下劉麗芳的肩膀,然后直接離開了。

至于劉麗芳望著林振東說道:“多魚,你別多想,海哥他沒有別的意思。”

“哪你說他是什么意思?”

林振東反問道。

劉麗芳:“……”

“是,我承認馬有志和榮明杰我廢掉了他們導致他們的報復,如果因為這個陷你于危險當中,那么我向你說聲對不起。”

林振東望著劉麗芳說道:“然后昨天晚上我也說了,我救你是因為我不想你出事,因為你是女人,如果我連個女人都保護不了,那么我還是男人嗎?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事是我捅的,所以我必須解決。”

說到這里,林振東停頓了一下道:“所以,今天,林阿海,你的男朋友為了感謝我救了你給了我一張500萬的卡,然后要看我的手機,要讓我給我家打電話,咋的?看不起誰呢?”

劉麗芳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我不想你為難,你也沒有必要夾在中間,我信不過你男友,如果你真的想謝我,這幾天就麻煩照顧我下,我不想稀里糊涂的第二天醒不來了。”

林振東這話說的有點嚴重了。

劉麗芳望著林振東說道:“你放心,絕對不會。”

林振東呵呵一笑,表示不想說話。

“這是我給你煲的湯,你先喝幾口,我……”

“算了,不用了,還有林阿海不是幫我請了保姆嘛,既然這樣那么以后保姆來照顧我就行,你就沒有必要來了,免得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林振東語帶決絕的說道。

這翻口氣和昨天晚上仿佛老友聊天是截然不同的。

對于劉麗芳來說,她在泰國無依無靠,一直以來支撐著她的都是林阿海的愛。

為了這份愛,劉麗芳愿意一個人在泰國掌管著一攤子,哪也不去,就這么呆一年半。

為了這份愛,劉麗芳仿佛把自己困在監獄里一般。

但因為林阿海的三天兩頭前往香江、寶島、澳門等地,所以劉麗芳大部分是在談一個喪偶室的戀愛。

可偏偏這樣,她依舊愛林阿海愛的死去回來。

昨天面對著馬有志和榮明杰兩人的圍堵,甚至刀光劍影,劉麗芳心中的恐懼可想而知,那個時候王多魚(林振東)給了她足夠的安全感。

這并不是說劉麗芳喜歡上了林振東之類的。

不存在的。

就是一種安全感與信任感,想把林振東當朋友。

再加上昨天晚上的徹夜長談更是讓兩人仿佛老友一般。

結果倒好。

今天全完犢子了。

對于劉麗芳來說,因為她干的是詐騙這一行,所以她從來不會信任任何人,然后恰恰因為如此,當她信任一個人的時候,那是絕對的信任。

但現在林振東冰冷的話讓劉麗芳臉色大變。

設身處地,劉麗芳認為王多魚(林振東)生氣是應該的。

人家剛剛救了自己的命,結果自己的男友卻這樣一副態度?

啪嗒。

劉麗芳把湯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轉身離去了。

外邊,林阿海如林振東所料那般并沒有離開。

“你到底怎么回事??”

劉麗芳有些生氣的說道:“剛剛為什么那么說?你不是已經查了王多魚沒有問題嗎?”

“怎么?生氣了?因為一個王多魚你就向我興師問罪?”

林阿海望著劉麗芳說道:“你這又是陪護又是親自煲湯的,這是看上他了嗎?”

“你在胡說什么???”

劉麗芳呆呆的望著林阿海徹底的心態崩塌了:“我昨天晚上差一點死了你知道嗎?我驚慌失措的時候你在哪里?如果沒有王多魚你可能就見不到我了你知道嗎??你……”

不得不說,昨天面對著刀光劍影,甚至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的劉麗芳心態沒崩。

可是林阿海的這翻話讓她心態徹底崩了。

真的崩了。

她沒有想到自己的男友竟然這么想自己。

望著劉麗芳的樣子,林阿海突然笑了起來:“好啦,給你開一個玩笑啦,你想的真多,你看看這是什么??”

說著,林阿海拿出來一串鑰匙和一份購房合同。

軒尼詩道17樓E。

“這將來就是我們的家了。”

林阿海望著劉麗芳深情的說道:“芳,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昨天得知你出事的時候你知道我一夜不睡嗎?我擔心你擔心的不得了……。”

“那你怎么……”

劉麗芳話還沒說完就被林阿海給打斷了:“做我們這一行必須小心,我知道王多魚沒問題,但我們還需要謹慎,剛剛其實就是簡單試探一下而已,其實我并不是不相信他,而且他這個脾氣才正常,如果他乖乖的給我手機讓我打電話,我反倒覺得他這是故意的呢。”

雖然林阿海的這翻說辭依舊是漏洞百出,但劉麗芳還是相信的。

手里拿著的鑰匙讓她傻傻的覺得林阿海對于她是真愛。

“可這王多魚這邊怎么辦?”

劉麗芳為難的說道。

“哈哈,這個交給你就行了,我相信你的處理能力,我還要前往寶島一趟,最近有個寶島人想要跟我合作。”

林阿海哈哈一笑,然后說道:“我準備和他見一面。”

“恩,那你注意安全。”

劉麗芳關心的說道。

“放心,沒事的,我不會傻傻的在那家伙的地盤談事的。”

林阿海說道:“還有你自己多注意身體,注意安全,這王多魚可以信任,但也不能全信,芳,等我們看完今年,我就帶著你環游世界。”

一句空頭支票讓劉麗芳重新的恢復了心情。

然后林阿海沒有讓劉麗芳送自己,讓她去陪著王多魚(林振東)。

當然,林阿海也沒有離開,他回到了住處,找到了表哥。

“表哥,說說吧,怎么回事?”

林阿海淡淡的說道:“如果你要有一句敢騙我,我就送你見榮明杰。”

“別,別,海哥,我真的沒有想傷害阿芳啊,我只是想收拾一下王多魚,我懷疑王多魚是警察。”

“行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次的事情我就不計較了,但是下次如果你還這樣,那么我就把你扔到湄公河里去喂魚。”

林阿海威脅了一翻表哥,然后告訴表哥接下來怎么做。

聽完林阿海的話,表哥忙說道:“海哥,你就放心吧,有我在,這個王多魚翻不了天。”

同時,醫院里,劉麗芳一個勁的替林阿海道歉,然后希望王多魚(林振東)不要生氣了,不要走了等等吧。

林振東淡淡的望著劉麗芳道:“你就這么信任林阿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電影世界大拯救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