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無垠  >>  目錄 >> 第十一章 來之則安

第十一章 來之則安

作者:醉虎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醉虎 | 無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無垠 第十一章 來之則安

婚禮沒有外面的賓客到來,就在這火鴉堡內舉行,火鴉堡里面張燈結彩,喜樂陣陣,周圍來來往往身上穿著喜慶新衣的都是火鴉堡里的仆役,侍衛,每個人都笑容滿面,看起來還真像那么回事。

王無垠就像木偶一樣,不能說,不能動,像被妖怪抓走的唐僧,被洗拔干凈,打扮一新,只能瞪大了眼睛,就在眾人的目光下完成了和軒轅未央的婚禮,然后被人送到了火鴉堡內一個院子的洞房之中。

一直來到洞房,王無垠的腦袋都是懵的。

剛才恭賀拜喜的人中,那些仆役護衛之人的名字他是記不住了,但軒轅千秋身邊的幾個徒弟來恭喜的時候,那幾個人看他的眼神,王無垠倒是記憶猶新。

白天那個要把自己押到牢房里審問的冷面中年男,叫度冷風,是軒轅千秋的弟子,傳承的是軒轅千秋的武道造詣,也是這火鴉堡內的侍衛統領,侯爵級高手。

除了度冷風之外,這火鴉堡內,還有軒轅千秋的五個弟子,那五個弟子,各有背景,都是劍山要塞的陣符師,無論是在這劍山要塞,還是在外面,都是獨當一面大名鼎鼎的人物。

剛才看到軒轅未央的那六個師兄弟的時候,如果不是在堂上,王無垠甚至懷疑軒轅未央的那幾個師兄會把自己當眾解剖了看看自己肚子里有什么東西。

回到洞房,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洞房內紅燭高炙,到處喜氣洋洋,金碧輝煌,那張大床上,被褥帳幔,鮮紅無比,到處都是刺金的鸞鳳和鳴的刺繡圖案,王無垠看上去,只覺觸目驚心,渾然不知道這火鴉堡里,怎么能在短短的一日時間變出這么多的東西來的。

更讓王無垠觸目驚心的,是軒轅未央。

隔著重重帳幔,王無垠看到軒轅未央鳳冠霞帔,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就端坐在房間的額大床上。

軒轅未央身邊,是兩個同樣穿著大紅色喜慶彩衣的漂亮侍女。

幾個府內的侍女把王無垠一松到這里,帳幔背后的六雙眼睛,就全部盯在了王無垠的身上。

軒轅未央身邊的那兩個侍女掀開帳幔,走了出來,其中一個身材婀娜高挑的長著一雙漂亮的丹鳳眼的侍女看了一眼把王無垠送到這里的那幾個侍女,微微一笑,“小姐姑爺要休息了,你們下去吧……”

“是!”送王無垠來的四個侍女盈盈一禮,然后后退著離開了洞房。

“吱……哐啷……”洞房的門被從外面關起的聲音讓王無垠心驚肉跳,只是那幾個侍女一離開,那兩個侍女走過來,一左一右親昵的攙扶著王無垠的胳膊,把王無垠攙扶到了那張大床之上,坐下。

其中一個侍女在王無垠身上輕輕一點,王無垠就發現,自己又能說話了。

只是……

尼瑪的,王無垠細細感覺觀察了一下,此刻房間內,不說已經是公爵的軒轅未央,就連軒轅未央身邊這兩個侍女的修為,貌似都是五氣境,比自己足足高出兩大個境界,戰爵應該是伯爵一級。

這就是天道家族的底蘊么,連軒轅未央身邊的侍女,都這么強大。

而且,怎么這種時候,自己不是要和軒轅未央休息了么,這兩個侍女還在這里杵著?

軒轅未央身邊另外一個面若芙蓉的侍女已經倒了兩杯酒,端到了軒轅未央和王無垠的面前,柔聲說道,“小姐,姑爺,請喝合巹酒!”

軒轅未央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只是雙手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那一杯,然后看著王無垠。

王無垠盯著托盤上的酒杯,半響未動,說來奇怪,在這個時候,他的心情反而前所未有的寧靜了下來,從那個山洞開始,獲得萬劫寶珠以來的種種經歷,一幕幕如閃電一樣的在他的腦海之中閃過。

就連此刻,結婚,也是如此的戲劇性,就像自己當初得到萬劫寶珠一樣,莫名其妙的,自己就成了眼前這個女子的夫婿了。

經歷過太多的九死一生,見識過太多的聞所未聞,宇宙之無垠浩瀚,他總算見過冰山之一角,一輩子活到現在,經歷之奇,王無垠覺得地球上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人來了。

自己人生,猶如驚濤駭浪之中的一場大夢,一場刺激無比的生死游戲,只是在這游戲中,自己始終如棋子一般,常常身不由己,到了今天,自己還有什么放不下,還有什么看不開的呢?

其實這個世間,哪里有什么道理好講的,一切不過是夾雜交織著這天地間億萬生靈貪嗔癡疑慢的因緣厲害而已,看得透,斬得開,能剛能柔,才是真手腕,大自在。

一顆棋子要成為棋手,沒有手腕,看不穿這棋盤,怎么行?

一斧劈開混沌天,原來我是自由人!

王無垠心中原本還有些根節,但就在這突然之間,心中一念至此,根節瞬間消失,王無垠有一種破繭重生的感覺。

尸山血海萬千苦難見過無數,開天辟地的事情都看到過了,眼前的這洞房花燭的一點小陣仗,自己又有什么可擔心的,一個大男人,難道還怕幾個嬌滴滴的大美人不成。

王無垠剛剛沉默良久,沒有端起酒杯,洞房內的氣氛微微有些尷尬,那個端著杯盤的侍女不由柔聲提醒了一句,”姑爺,請和小姐喝合巹酒!“

這一句話一下子讓王無垠從腦海的思緒之中回過神來,他看向軒轅未央,那端著酒杯的軒轅未央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只是瞪著自己,但她臉頰上的那一絲因為憤怒而帶來的紅暈,顯示這個女人已經處在即將爆發的邊緣,只是在強自壓抑著而已。

對一個一向高傲的女人來說,這個時候能主動端起合巹酒的酒杯,估計她已經覺得這樣的姿態已經夠低了。

細細看去,軒轅未央今日一番梳妝,和之前所見又有不同,當真是國色天香,嫵媚動人。

就在軒轅未央忍不住要把自己的酒杯放下之時,王無垠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一下子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那個酒杯,對軒轅未央說道,“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景,有一種恍然如夢之感,剛剛我想到過去的一些事情,有些走神,還請夫人見諒!”

王無垠的變化有些出乎軒轅未央的預料,特別是王無垠那一聲夫人,估計對軒轅未央有些觸動,她臉上的神色一下子柔和了下來,沉默了片刻之后,說了一句,“今日這事,卻是委屈你了!”

“能與夫人喜結連理,這樣的委屈,多少人巴不得呢,我倒不介意再多委屈幾次!“王無垠笑著說道。

“那你之前的不情愿,都是裝的?”軒轅未央兩道秀美一挑,眼神一下子又凜冽了起來。

“也并非是裝,只是男子漢大丈夫,今日來這火鴉堡一趟,卻被人搶親了,糊里糊涂的多了一個老婆,一時有點不適應,搶親這種事,我覺得一向應該男人來干差不多!”

“那為何眼前又適應了?”軒轅未央言辭鋒利,讓王無垠感覺自己成了智取威虎山的那個。

“如此良辰美景,洞房花燭,夫人國色天香,豈可辜負!”

“你一向如此油嘴滑舌?”

王無垠一本正經,“今日我若在這里呆若木石,渾然不動,才是對夫人最大的不尊重,夫人以后一輩子必定都要記恨于我,夫人已經是公爵一級的強者,惹下這樣的仇敵,我以后的日子那還過不過了!”

站在兩人身邊的那兩個侍女聽了王無垠的話,只是強忍著沒笑出來。

軒轅未央再無話說,只是臉色已經徹底柔和了下來,她瞪了了王無垠一眼,和王無垠碰了一下酒杯,正要雙手端著酒杯喝下那合巹酒,卻被王無垠叫住了。

“夫人且慢!”

“怎么?”

“在我家鄉,合巹酒不是如此喝的?”

“那要如何喝?”

“要喝交杯酒!”

“何謂交杯酒?”

“交杯酒要這樣喝……”

在王無垠的教導下,軒轅未央和王無垠一起喝了一杯交杯酒,酒一喝完,軒轅未央的耳朵上多了一絲紅暈,那洞房之內的氣氛,一下子就曖昧了起來,放下酒杯,旁邊的那個高挑的侍女,已經把外面那一層厚厚的帷幕用金鉤放下,把王無垠和軒轅未央坐在一起的那一張大床,籠罩了起來,華麗又旖旎。

而酒一下肚,還沒過幾秒鐘,王無垠就感覺一股熱氣,從自己的小腹上竄了起來。

我靠,那酒中,被人下了東西,不對,不是酒里被人下了東西,而是這合巹酒的釀造原料之中多了兩味東西,那兩味東西不是毒藥,反而有強筋壯骨補精益髓之效,只是釀在酒中,對女人來說是滋補,對男人來說卻有催發男人的本能的能力,他剛剛一下沒有嘗出來。

王無垠一下子就感覺燥熱起來。

而讓他心跳加速的,是軒轅未央身邊的那兩個漂亮侍女,在他喝下酒之后,兩個侍女含羞帶怯,但又坦然的各自脫下了她們身上穿著的長裙,露出被兩層輕紗包裹若隱若現的曼妙身軀,一起走了過來,跪在王無垠面前,“奴婢為姑爺更衣……”

說著話,那兩個漂亮侍女中的一個已經給王無垠脫下了鞋子,另外一個則解開了王無垠的腰帶,動作親昵,居然一點都不避諱,旁邊的軒轅未央則端坐著,除了臉色有些發紅之外,也沒有生氣。

“夫人,她們這是……”王無垠有些口干舌燥的問道。

洞房花燭不是一對一么,這是什么路數?

“這是玉蟬……”軒轅未央指著那個給王無垠脫鞋子的身材高挑長著一對丹鳳眼的侍女,又指了指給王無垠脫腰帶的那個面若芙蓉的侍女,“這是韞珠……”

“今晚她們……他們……不離開么?”

“玉蟬和韞珠是跟隨我多年的閨中侍女,今夜她們不會離開,會在這里教我……不懂的東西……她們先來,我先看著……“軒轅未央聲音有一絲顫抖,臉終于紅了起來。

看著韞珠和玉蟬這兩個美麗侍女滿臉通紅手指顫抖卻又故作鎮定的模樣,王無垠終于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了,這是祖神星上大家族的小姐出嫁的優良傳統啊,這閨中侍女,身份既是小姐的侍女,也是小姐心腹,關鍵時刻,親自上陣,為小姐減負分憂……

看著眼前的這一主二仆,軒轅未央高傲冷艷,有一種大家閨秀的雍容氣質,那個叫玉蟬的豐滿高挑,嫵媚中帶著性感,還有那個韞珠,溫柔可人,秀美靈動,這三人都是一時之選,各有氣質。

藥力之下,王無垠心中的那座火山,早已經爆發了,今晚若不把這一主二仆徹底拿下,調教得乖乖聽話,他王無垠可真成了被人搶親過門的小媳婦了。

閨帷之間是男女之間的另外一個戰場,作為男人,為了尊嚴,這個時候,只有征服一條路,要徹徹底底毫無保留的征服,而不是和人講道理,因為這世間從來沒有什么道理好講。

想到這里,王無垠深深吸了一口氣,一下子握住了韞珠和玉蟬有些顫抖的手,問了一句話,“你們懂么?”

“姑爺,家里的嬤嬤以前……教過的,我們學了一些……!”玉蟬低著頭,用有一絲顫抖的聲音說道。

“哦,嬤嬤怎么教的,讓我看看,也讓夫人學學……”王無垠的嘴角挑起了一抹微笑,就像大灰狼露出的尾巴,輕輕抬起了玉蟬的下巴,用食指輕輕摩挲著玉蟬的嘴唇……

洞房之中的燭影搖曳,重重帷幕帳幔之中,某個家伙,徹底變身成了大灰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無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