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七界之都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百合的行蹤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百合的行蹤

作者:京城浪子  分類: 奇幻 | 另類幻想 | 京城浪子 | 七界之都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七界之都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百合的行蹤

“這就是你們未經許可就闖進我的私人城堡,在我明確表示了不歡迎你們之后,還執意不肯離開的理由?”伯爵夫人重重一聲冷哼,臉色陰沉的說道,“拉娜,你們羅莎斯特家族的行為守則里,就是這樣教育你們如何和其他家族的成員接觸的?看你也是同等身份,我才容忍你們擅自闖入,只是要求你們限時離開而已,你們不僅不知收斂,反而偷襲我,甚至連我的私人城堡都一起炸掉了,那可是小時候家人送我的生日禮物,哼,這就是你們羅莎斯特家族的榮譽嗎?”

“我們沒興趣拆除古建筑,你的城堡毀于戰斗,其中也有你的一半責任。”熏香的煙霧漸漸稀薄,拉娜大師的目光又漸漸變得朦朧,聲音也開始輕飄飄的,“而且我和家族之間早就斷絕了往來,羅莎斯特家族的行為守則和我有什么關系。對我而言,家族和榮譽無關緊要,比起百合所追求的東西,那些東西簡直不值一提。”

“荒謬,是你們挑起了戰斗,反而把責任推給我?”伯爵夫人恨恨的說道,“你應該感謝你口中那些不值一提的東西,如果沒有羅莎斯特家族這層身份,我怎么可能讓你們這么輕松就走到我的面前,你以為我的古堡里那些防御措施,只是擺在那里用來看的嗎。”

“其實該慶幸的是你,如果不是百合之前就受了傷,連三分之二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怎么可能讓你那么輕易就脫身,害得我們失去了僅有的線索,以至于她只能去其他世界追查。”拉娜大師悠悠的嘆了口氣,精神又恢復了往日的恍惚狀態,斷斷續續的說道,“給你……一個……建議,與其……每天……記恨著我們,不如……認真……考慮一下,那么大的……洛林堡,數十萬……書籍和……資料,為什么……百合能在……教皇……趕來之前,剛好……找到……和你有關的……信息,而且……還沒得到……實質性的……線索,要想……獲取信息,只能……和你……正面沖突。有些事……我們并不希望……看到,但是在……沒有選擇……的前提下,我們也……不會……回避,因為……大家都……別無選擇。”

“哼。”

伯爵夫人不忿的冷哼一聲,這次卻什么也沒有說。她雖然不常接觸政治,沒那么敏感的嗅覺,但她又不是傻子,很多事稍加提醒,自然能看出異常之處來。

很顯然,她的存在對于兩大勢力來說,都屬于不可提及的禁忌,再加上她某種無法被正常人接受的習慣,一旦身份公之于眾,會給兩邊,尤其是鋼鐵教會的聲譽帶來難以估量的打擊,這樣的不穩定因素,還是盡快消失更讓人安心。

但一方面她的實力相當強大,當年雖然百合受傷實力打了折扣,可拉娜大師還處于全盛狀態,但兩人找上門去的時候不僅以二對一,而且是突然襲擊,還讓她從容遁走,足以說明她的過人之處了,就算教皇親自帶人圍剿,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另一方面,她出身于古老的貴族家族,底蘊極為深厚,表面上雖然已經和家族疏遠了,但暗中的聯系其實很密切,教皇和神圣家族們如果有什么危險的舉動,不但會得罪伯爵夫人背后的家族,甚至可能被諸多中古貴族家族視為一個危險的信號,從而引發這些古老家族的激烈反擊。

因此,不管教皇多希望這個不穩定因素盡快消失,也不敢輕舉妄動,否則很可能自食惡果。

但如果能借刀殺人,就不會有這層顧慮了。

“你……說錯了……”拉娜大師直勾勾的盯著烏鴉,“沙麗娜……和教皇之間……沒有分歧,她……一向是……教皇……最忠誠的……下屬,把教皇……視為……神靈的……化身,不可能……有……分歧,教皇的……消息……過于靈通,她……從一開始……就是……帶著任務……來的。”

烏鴉推推眼鏡,苦笑著點點頭,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低估了教皇的手段。靠沙麗娜的曖昧態度引百合入局,之后不僅沒有透露任何實質性的機密,還讓百合不得不主動成為棋子,把矛頭轉向伯爵夫人。能除掉最頭痛的不穩定因素自然是最好的結果,即便除不掉,教會也可以置身事外,而且還能送拉娜大師和羅莎斯特家族一個人情,讓拉娜大師因為百合的事對教會心懷愧疚。

禍水東引,借刀殺人,一舉多得,不愧是蒸汽世界兩位最高權力者之一,手段令人防不勝防,烏鴉自忖,當時就算是自己這個專業的欺詐師在場,也未必能逃得過教皇的算計,何況是百合自己了。

“啪啪啪。”烏鴉滿面笑容用力的鼓掌,即便沒有人應和,他也一點不覺得尷尬,反而由衷地贊嘆道,“精彩,這套操作實在是精彩絕倫,我不得不向教皇陛下獻上由衷地敬意。而且拉娜大師,你也很值得欽佩,教皇的手段被你輕易看穿……”

“我……反思了……將近十年……才……醒悟,不過……即便是……已經……醒悟了,我也……不覺得……后悔,如果……再來一次,我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因為那是……我們……唯一的……破局機會。”

“夠了。”伯爵夫人一拍茶幾,猛地站了起來,拉娜大師的手下意識的重新按在水晶球上,倒是烏鴉的情緒毫無波動,笑瞇瞇的看著一臉怒氣的伯爵夫人。默默地站了片刻,伯爵夫人滿懷歉意的揉揉兩個被嚇醒的孩子的頭,沉著臉說道,“迪爾,咱們走吧。”

“好。”

“嗯?就這么走了?”烏鴉反而依依不舍的說道,“難得這么好的機會,不如再多聊聊……”

“少廢話,你心里還不一定怎么盼著我離開呢,偏偏做出這么違心的姿態,自己不覺得虛偽嗎?”伯爵夫人不屑的嗤笑道,“而且東西已經被你偷走了,也不好再強搶回來,我們只能再找其他辦法達成目的,哪有時間陪你們浪費。拉娜,咱們的帳以后再算,還有你們三個,這次看在龍九的關系上,讓你們平安離開,下次見面……嘿……”

一邊說著,伯爵夫人一邊牽起雙胞胎的手,格蘭伯爵也只能苦笑著搖搖頭,陪妻子一起行動起來。

“等等,等等,請教你最后一個問題。”烏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切的說道,“你們這么大的動作,教會那邊就沒什么舉措嗎?”

“他們可不知道我肩負的責任,只是單純的忌憚我而已。”伯爵夫人冷笑道,“所以我想要做什么,他們還不敢做出實際舉措干擾。”

“那查林杰……”

“肯定不是為我們而來的,大概是你們把他引來的吧,至于具體原因,你自己問他去吧。”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伯爵夫人揮了揮手,光芒一閃,下一刻,一家四口已經消失在酒吧里,沒有留下任何存在過的痕跡。

“呃,就這么走掉了?”烏鴉愣了半天,目光突然轉向拉娜大師,笑的一臉諂媚,“那個,拉娜大師啊,你看咱們之間……”

“她……走掉……讓你的……平衡戰術失效,現在知道……擔心了?”拉娜大師看都沒看烏鴉,低下頭看著自己攤開的手掌,一片枯萎的百合花瓣在烏鴉三人的注視下,憑空出現在她的掌心。溫柔的凝視了花瓣良久,拉娜大師才抬起頭,恍惚的說道,“你控制著……那只人偶,破壞……儀式……搶走……百合……的時候,還有……剛才你……嘲諷……我的時候,不是……很有……勇氣嗎,怎么……現在……害怕了?”

“咳咳咳,這話說的,其實我們這不是擔心你誤解了百合姐姐的心思,無意中做出無法挽回的錯事,才想方設法勸阻你嘛。”烏鴉搓著手干笑道,“其實以你和百合姐姐的關系,咱們是一家人才對啊,哈哈哈,喂,大貓你那什么表情,我告訴你,我忍你很久了,你分明是在笑我。”

“行了……別裝了,你……放心……讓他們……離開,說明你……早就確定……我不會……再做什么了。”把枯萎的花瓣珍重的收好,拉娜大師嘆了口氣,慢慢說道,“其實我應該感謝你們才對。”

嗯?烏鴉和玫瑰對視一眼,心里冒出一陣疑惑,明明沒有熏香的幫助,拉娜大師的語氣和神態卻漸漸恢復了正常。

“不用奇怪,我之前的狀態,只是因為長時間處于觀測狀態,需要把大部分精力用于分辨過去、現在、和未來上,所以才很難集中精神,現在脫離了那種狀態,自然就恢復正常了。”拉娜大師的語速越來越正常,說出的話也越來越流利,“十年來,我和她一直對彼此懷著恨意,都想徹底解決掉對方,雖然不會隨時騷擾,但一旦一方露出破綻,另一方一定會像我今天這樣,跟上去尋找機會。但是三年前,姚佩環從你們的世界跑過來,不知怎么和她結識了,幫著她一起對付我。那次只差一點,我就真的死在他們手里了,所以從那時起,我就養成了隨時處于觀測狀態的習慣,以免再無意中踏進圈套。這樣對我的能力而言,是一種很有效的強化,但是精神負擔實在太大了,全靠藥物壓制,才僥幸沒有留下不可逆的損傷。”

“那你現在為什么脫離了?”烏鴉皺眉道,“不說剛剛離開的伯爵夫人可能還在暗中窺視,就算是我們,也未必沒有敵意吧,尤其我和姚佩環的關系還相當密切,你就不擔心……”

“互相算計了這么多年,對彼此太了解了,看得出來,她是真的離開了。知道了真正算計她的人是誰,她的目標已經轉移了,不會再計較我們之間的仇恨,而我對她的仇恨……呵,雖然剛才強詞奪理,但我心里還是有點愧疚的。的確是我們有錯在先,十年前的事的確是我們太著急了,如果能像你今天幫我們做得這樣,把一切都解釋清楚,估計就不會有這十年的仇恨了。所以我才說,其實我應該感謝你們。”

“那你剛才還和她抬杠。”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說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可以承認自己做的不對,但百合是不會錯的。”拉娜大師盯著玫瑰有些出神,夢囈般的說道,“至于你們,我其實沒什么可擔心的。我承認,我太希望她能回來了,這次好不容易看到機會,一時有些失控,如果她的妹妹為此真想讓我去死,那我就去好了,反正生死這種事,在預言的畫面里已經見過太多次了,經歷一次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嗯?這樣嗎?”烏鴉挑了挑眉,“玫瑰,機會難得,要不你試試。”

玫瑰一言不發,目光冰冷的盯著他,手中的陽傘蠢蠢欲動。

“好吧,好吧,不試就算了。”腦補一下被陽傘敲到頭上的感覺,烏鴉嘴角抽了抽,收起戲謔的神情,正色的說道,“拉娜大師,如果你和伯爵夫人說的都是真相,那百合除了確定龍九到過這個世界以外,的確可以說是空手而歸了。但你剛剛又提起過,她沒有放棄,而是選擇了去其他世界追查線索,以你們的關系,她應該和你提起過要去哪里吧。”

“沒有。”拉娜大師搖頭嘆道,“雖然她后來又回來過幾趟,我也問過她,但她什么都沒說。”

“嗯?”

“她說她已經感受到了隱約存在的阻力,不希望我過多的參與進來,以免給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其實我從來不怕麻煩,尤其是她帶來的麻煩,我真的很想幫她達成目的,雖然我做不到像你們這樣,可以在每個世界都保有一定的戰斗力,但有個預言師在身邊,對她的幫助是巨大的,可惜她不肯接受,寧愿自己去面對一切。”拉娜大師突然狡黠的眨了眨眼,“不過,雖然她不說,但無法阻止我猜,呵,我大概能猜得出,她之后去了哪里。”

“是哪里?”

“電子世界。”

“嘶,回到一切開始的地方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七界之都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