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替天行盜  >>  目錄 >> 第四百一十章【奪帥】(下)

第四百一十章【奪帥】(下)

作者:石章魚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石章魚 | 替天行盜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替天行盜 第四百一十章【奪帥】(下)

琉璃狼鄭千川望著滿身血污的黃皮猴子黃光明,不由得怒火中燒,他派程富海和呂長根兩人帶著八百多人前去,可這群人竟然連馬家屯都沒有靠近,就被人伏擊,死傷大半,至少目前來看,黃光明只帶著七個人逃了回來。

從有狼牙寨開始,他們就沒有過如此慘痛的失敗,鄭千川強忍怒火道:“其他人呢?”

黃光明搖了搖頭道:“恐怕是全軍覆沒了……我們幾個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來,他們早就發現了我們的行蹤,在馬家屯外的松林內伏擊,我們誤入雷區,戰斗還沒打響我們就已經輸了。”

鄭千川咬牙切齒道:“你怎么還有臉面說這句話?”

黃光明道:“他們人太多,而且武器裝備精良,大當家當初給我們的情報可不是這個樣子。”

鄭千川怒道:“你這話什么意思?難不成是我故意讓你們進了圈套?吃了敗仗居然還這么理直氣壯?”

黃光明恨恨點了點頭道:“是,我是吃了敗仗,要殺就殺,要剮就剮,我黃光明死不足惜,只可惜了我帶去的八百多弟兄,他們誰沒有父母家人?大當家,好端端的為什么要去殺羅獵?”

鄭千川怒吼道:“混賬,難道肖大當家的仇就不報了?”

黃光明道:“肖大當家可不是羅獵所殺。”

鄭千川正要發作,此時忽然聽到通報:“報!啟稟大當家,六當家回來了。”

眾人聞言都是一喜,鄭千川道:“回來了多少人?”

“十多人,而且這次是何飛鷹堡的李大掌柜一起來的。”

“李長青?”鄭千川聞言一怔,李長青這幾年深居簡出,就算是飛鷹堡有份參與的事情他都不會出面,沒想到今天居然主動到凌天堡來了,他想了想道:“到了哪里?”

“已經進了凌天堡。”

鄭千川本想起身出門迎接,可屁股剛剛離開虎皮交椅,卻又改了主意,他重新坐了回去道:“那就請他們進來吧。”

沒多久,羅獵一行走入了丹心堂,丹心堂就是過去的聚義廳,鄭千川當家做主之后將這里改了名稱,鄭千川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位卑不敢忘憂國,在狼牙寨的這幫部下面前時常鼓舞他們要留取丹心照汗青,可誰又知道這位口口聲聲的愛國者真正的身份卻是一個日本特務。

鄭千川雖然沒有出門迎接李長青,但是看到李長青出現在丹心堂內,卻也不能仍然大剌剌坐在交椅上,他哈哈大笑,起身走向李長青道:“我還當他們撒謊,原來李大掌柜當真來了,今兒是什么日子,能把您給吹來?”

羅獵道:“大年初三,我來凌天堡給鄭大掌柜拜年。”

鄭千川嘿嘿笑道:“那我可受不起。”他發現李長青身后被五花大綁的岳廣清,心中不由得一怔,看來李長青是給自己帶禮物來了。

鄭千川并沒有將話題轉移到岳廣清的身上,而是向呂長根看了一眼道:“老六,你舍得回來啊?”

呂長根早就看到了滿身血污的黃光明,黃光明也在看著他,棺槨內滿腹狐疑,自己還以為他死了,想不到呂長根居然完好無恙的回來了,呂長根終究還是做賊心虛,他叫了聲五哥,眼淚都下來了。黃光明現在的樣子非常狼狽,滿身血污,耳朵也少了一只,頭上裹著紗布,呂長根跟他相比要好了許多,雖然臉上也有傷痕,可畢竟身上的零件一樣沒少。

黃光明道:“老六,我還以為你死了。”

呂長根含淚道:“我也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幸虧裝死躲過一劫,等他們離開之后,我才逃走,中途又遇到追殺,幸虧遇到了李大掌柜,是李大掌柜救了我……”說到這里他泣不成聲了。

羅獵暗笑,這呂長根的演技倒也不錯,他向鄭千川道:“鄭大掌柜,這個人你認不認識啊?”他指了指岳廣清。

鄭千川又怎能不認識岳廣清,整個狼牙寨上上下下,除了剛入門的新人,又有那個不認識,這位當年狼牙寨的七爺遁地青龍岳廣清。

鄭千川冷哼了一聲道:“岳廣清,是你!”

岳廣清道:“是我!”他昂頭挺胸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

鄭千川道:“岳廣清,你勾結張同武,出賣狼牙寨,殘害兄弟,做出背信棄義吃里扒外的事情,你該當何罪?”

岳廣清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羅獵道:“好一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且問你,你去見我不是為了說服我歸附張凌峰嗎?”

鄭千川聽他這樣說心中暗自欣喜,看來李長青和自己是同一立場,估計張同武死后,李長青也看清了形勢,以后的滿洲必然是徐北山的天下,確切地說是日本人的天下,識時務者為俊杰,岳廣清不知死活去李長青那里想要說服他,沒想到撞到了槍口上,這李長青剛好抓了他來向自己賣好,無論怎樣也算是送給了自己一份人情。

岳廣清道:“李大掌柜誤會了,我可不是要說服您歸附張凌峰,張凌峰只是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他能成什么氣候,我岳廣清就算再不堪也不甘心受他的擺布。”

鄭千川嘲諷道:“真看不出,你居然還有些氣節。”

岳廣清道:“天下間不止你鄭軍師一個愛國者,口口聲聲愛國可心中怎樣想誰又知道?”

鄭千川怒道:“大膽,你胡說什么?”

岳廣清道:“怎么?你怕我說嗎?我當初為什么要逃離凌天堡,我大哥在的時候我不逃?為什么你當了大當家我要逃?”

“因為你做賊心虛,你勾結張同武,吃里扒外!”

岳廣清道:“張同武至少不是賣國賊,至少他沒有投靠日本人,大哥在的時候,最恨得就是日本人,他為何不接受徐北山的整編?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徐北山是日本人的一條狗。”

鄭千川怒道:“住口!”

外面忽然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道:“讓他說,就算死也要他死個明白。”卻是疤臉老橙程富海從外面走了進來,程富海是狼牙寨的四當家,可是談到資歷他甚至比肖天行還要老,自從肖天行和洪景天死后,程富海也不再參予山寨的事務,不知今日因何會突然現身。

鄭千川隱約覺得有些不妙,連程富海都出動了,雖然岳廣清犯了大忌,可是程富海他們幾個畢竟是結拜兄弟,程富海前來到底是為了給他說情還是要向自己發難?程富海的地位和其他人不同,當年肖天行活著的時候都要敬他三分,自己多少也要給他幾分面子。

程富海來到岳廣清面前指著他的鼻子道:“老七,你給我說明白,因何要背叛弟兄們,今天你要是說不清楚,我就親手斃了你!”他掏出手槍,抵住岳廣清的額頭。

鄭千川看到他如此舉動慌忙道:“四哥,別動氣,先將他押下去慢慢審問,李大掌柜還在呢。”

程富海道:“這里是凌天堡,就容不得這種逆賊的存在。”

岳廣清道:“四哥這個逆賊罵得好,鄭千川,你敢不敢當著所有兄弟的面說出你的本來身份?”

鄭千川的手落在了腰間,他有種即刻將岳廣清崩了的沖動,可是程富海恰好擋住了他,從他目前的位置是不可能一槍射殺岳廣清的,鄭千川意識到不妙,程富海不是來向岳廣清發難的,他根本是來保護岳廣清的。

鄭千川慌忙向兩側使了個眼色,他的一名親信悄悄向外退去。

程富海忽然調轉槍口瞄準了那人道:“今天不把話說清楚,隨都不能離開,否則老子第一個崩了他!”

鄭千川已經能夠斷定程富海的立場絕不在自己這邊,他冷笑道:“洪大哥,還要怎么說清楚,我知道他是你的結拜兄弟,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咱們不能因為手足之情而亂了規矩,來人,把岳廣清給我押下去。”

兩旁馬上有人向岳廣清涌去,程富海怒道:“娘的!誰特么敢過來!”兩旁人被程富海威勢所懾,一個個向鄭千川看了過去。

鄭千川意識到自己必須要盡快控制住局面,否則不堪設想,他冷哼一聲道:“誰敢違抗命令,以軍法處置!”

“誰的軍法?日本人的軍法嗎?鄭千川你為什么不把自己勾結日本人出賣狼牙寨利益的事情說出來?”岳廣清大聲道。

此時有十多人向中心奔去,他們是鄭千川的親信,這種時候他們選擇遵從老大的命令,鄭千川才是狼牙寨的大當家,所有人齊齊掏出了手槍。呂長根道:“千萬別開槍,千萬別開槍,自己人,都是自己人。”他來到黃光明的身邊低聲道:“五哥,咱們才是結拜兄弟啊。”

黃光明抿了抿嘴唇,他的手也握住了槍柄,揚聲道:“我看誰特么敢動我四哥!”

呂長根也掏出槍來,大叫道:“老子就操了,都特么反了,老七犯了錯是他的事情,誰讓你們拿槍對準我四哥的?”

一時間整個丹心堂內陷入了極其緊張的對峙狀態,此時外面傳來嘈雜的腳步聲,卻是鄭千川的警衛隊趕到。

紫氣東來常旭東是程富海他們結拜的老九,可現在卻是鄭千川最信任的人,還被委以重任,常旭東率領數十名荷槍實彈的衛兵進入丹心堂,怒道:“我看誰敢對司令無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替天行盜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