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目錄 >> 第224章 鎮派之寶 不傳之秘

第224章 鎮派之寶 不傳之秘

作者:小樓聽風云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小樓聽風云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第224章 鎮派之寶 不傳之秘

波瀾胡同早已蕭條。

曾幾何時,滿地半開門的鶯鶯燕燕們,不見了。

曾幾何時,成群結隊前來尋開心的嫖客們,也不見了。

滿地腰垮長刀、兇神惡煞的白虎堂幫眾亂竄,怎么看都不像是良善之地。

有能力搬鋪的商戶們,早就搬走了。

沒能力搬家的住戶們,在提心吊膽的過了一段日子后,漸漸的也就適應了和白虎堂比鄰而居的生活……只要本份的過日子,那些兇神惡煞的白虎堂幫眾其實也挺好相處的。

當然,這得益于四聯幫森嚴的幫規,以及李正這位堅決擁護幫規的白虎堂堂主鎮壓。

不然,就白虎堂這一千多號只會掄刀子砍人的殺胚,早把波瀾胡同給禍禍成無人區了。

目前四聯幫錦天府總舵,有四大堂口、三千幫眾。

白虎堂人最多,一千四百多人。

其次玄武堂,九百多人。

再次朱雀堂,六百多人。

青龍堂人最少,四百人不到。

當然,這只是四聯幫明面上的人手。

如果要算上暗地里的血影衛……那騾子這個看似最沒錢沒勢的青龍堂堂主,才是手下最多的堂主。

血影衛發展至今,核心人手都已經超過一千人,至于外圍的人員有多少,這卻是連張楚和騾子都已經不太清,只知道,大約有個五六千人。

血影衛的組織結構就如同蛛網,以錦天府為核心,深入了武定郡每一個角落,可以說但凡有點人氣兒的地頭,就一定有血影衛的探子!

也幸虧有區縣八舵這一筆暗地里的進項,不然光錦天府總舵的收入,張楚還養不起這么龐大的血影衛。

準確的說,不是養不起,而是沒辦法解釋每個月那么大筆銀兩的去向。

四聯幫的規模越來越大,暗中盯著四聯幫的人也越來越多。

旁的不說,郡衙能容忍這么一大個四聯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動,卻不聞不問?

城東那些幫派,生活在四聯幫的陰影下茍延殘喘,能不派兩個人進來注意一下四聯幫的動向?萬一四聯幫要對他們動手,他們正面剛不過四聯幫,總還能逃命不是?

當然,因為有血影衛的存在,四聯幫內哪些人是其他勢力派來的奸細,張楚門兒清、騾子門清兒!

若是讓四聯幫內的奸細們知道,他們在暗地里監視四聯幫的一舉一動時,身邊也有兩個人暗中在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他們肯定會羞愧得自殺!

在沒驚動任何的人情況下,張楚獨自一人悄悄的來到波瀾胡同。

他用一張褐色的粗布頭巾遮住了半張臉,提著兩壇酒、一包鹵菜,晃晃悠悠的走到一間獨門獨院兒的庭院外。

這間庭院的位置十分偏僻,等閑不會有人來,但與白虎堂直線距離并不遠,一旦發生任何情況,白虎堂的大隊人馬能在百十息內徹底封鎖這片區域。

張楚站在門前,扭身向后方比了一個“”的手勢。

他知道,此時此刻,這附近至少有三名血影衛探子,從不同的角度監視著這里。

他這個手勢,就是代表他身份的暗號。

做完這個手勢,他回過身輕輕敲響了院門。

“篤篤篤。”

“來啦!”

清脆的女聲從院兒里傳來。

不一會兒,一個扎著羊角辮的黃裳小丫鬟就拉開了門,見了門外蒙著面的張楚,警惕的打量他:“請您您找誰?”

張楚沒有摘下面巾,淡淡的說道:“轉告荊老爺,故人來訪。”

小丫鬟聽到“荊老爺”三個字,臉上的警惕略微放下了一些:“貴客請稍待,婢子先回去問問我家老爺。”

張楚微微點頭。

小丫鬟輕輕關上了門。

不一會兒,黃裳小丫頭就拉開門,滿懷歉意的向張楚福了一福:“婢子不知事,冒犯了貴客,請貴客原諒。”

張楚丟下一句“無妨”,邁步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不大。

但拾掇得極為利索。

桌椅擺放有序,地灑掃得不見灰塵,劈柴整整齊齊的碼放在伙房外邊,幾塊金黃色的臘肉懸掛在灶臺上。

生活氣息很濃郁。

一身青黑色便服的荊舞陽,扶著盼芊芊慢悠悠的在院子里活動。

盼芊芊懷孕已足月,但還未顯懷,可荊舞陽扶著她卻像是大太監扶著老佛爺一樣,唯恐她磕著絆著了。

張楚走進來,盼芊芊打量他的眼神兒中有些好奇,因為自她出閣跟著荊大寶以來,張楚是第一個上門拜訪荊大寶的客人。

現在的日子,她很滿意,夫君疼惜她,不愁錢還有下人服侍,雖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貴之家,也總歸算得上是衣食無憂,要說有什么不好,也就是夫君的性子孤僻了一點,不喜出門,連前幾日的廟會都不愿陪她轉轉。

所以她想要多了解荊大寶一點。

而荊舞陽對張楚卻沒什么好臉色。

張楚對荊舞陽的臉色熟視無睹,揚了揚手里提著的酒和菜:“荊兄,可有空陪我喝兩盅?”

荊舞陽沒看他,冷淡開口道:“喜兒,陪夫人上街去賣點胭脂水粉。”

“是,老爺。”

黃裳小丫鬟應了一聲,上前扶住盼芊芊的另一只手。

盼芊芊是歡場老手,哪會不知道自家夫君這是刻意支開自己,他們好談事情?

她當下對張楚福了福,笑盈盈的輕道:“貴客難得來一趟,不妨與我家老爺多吃上幾杯,杯盞不需理會,妾身回來后自會收拾。”

“嫂夫人賢惠。”

張楚朝盼芊芊拱了拱手。

聽到張楚對盼芊芊的稱呼,荊舞陽的臉色終于略微好看了幾分。

“啪。”

荊舞陽臭著一張臉,將一個干凈的空碗扔到了張楚面前,而后坐到他對面,直接開門見山道:“要殺誰?”

張楚看了看面前的酒碗,沒動,直接提起一壇酒對嘴飲了一口。

荊舞陽見狀,眼角抽了抽,臉色更臭了。

張楚呼著酒氣,笑道:“你著禮數,可沒有盼大家周到啊,怎么,不殺人就不能來找你聊聊?”

荊舞陽冷笑,“你我有什么可聊的?”

“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怎么就沒什么好聊的了?”

張楚依然在笑。

荊舞陽也依然在冷笑:“救命恩人?你什么時候把周圍這些眼線撤走,我就什么時候拿你當救命恩人。”

血影衛對這間宅院的監控很隱秘,但再隱秘,時間長了也會露餡。

而何況被監控的,還是荊舞陽這種老江湖。

“先跟你講一個道理。”

張楚淡淡的說:“我撤走了這些眼線,你肯定會忍不住逃跑,逃就逃吧,左右我不過損失了一把殺人的刀而已,但就你這種莽夫、蠢貨,逃又不掉,到時候事發了,我沒法跟郡衙交代,只能動真格的整死你,說不定,連盼大家肚子里的孩兒都要一起弄死……你自己說,我是不是你的恩人?”

他一口莽夫,一口蠢貨,卻罵得荊舞陽啞口無言。

因為張楚說的,的確是事情。

但他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兒……

那要按你的意思,你派人監視我,我還得感謝你嘍?

他抑郁的提起面前的酒壇,使勁兒灌了一口:“說吧,找我什么事兒!”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兒。”

張楚慢悠悠的說:“就想問問你,你鬼刀宗有沒有輔助八品練髓的辦法?”

荊舞陽聞言有些驚訝,再定神仔細一感知張楚體內的血氣運轉,心頭猛然一震。

他的傷勢還未痊愈,但七品的眼力仍在,張楚二次練髓的境界,瞞不過他!

二次練髓代表著什么?

代表著張楚曾經有過踏入七品的機會,但他忍住了誘惑。

代表著張楚已經具有強八品的實力,有資格與初入七品的高手過過招。

“當初他說他很快便能入七品,果然沒有騙我!”

荊舞陽心下震驚暗道,面上卻是一臉冷笑:“當然有!”

“果真有!”

張楚心下暗道了一聲,面上不動聲色的問道:“是何物,秘法還是寶物?”

“丹藥!”

荊舞陽也不瞞他,大大方方的說道:“鬼刀宗有一種名之為‘三炎丹’的丹藥,八品武者服之可令血氣如火,節省八品練髓十之一二的時間,但此藥奇淫,服之會令腎水上行、邪火虛升,須以鬼刀宗秘寶千年寒冰床固心神、制邪火,否則……哈哈哈!”

他的笑聲中,滿是譏諷之意。

張楚沒理會他笑聲中的譏諷之意,皺著眉暗道這廝說的那個什么“三炎丹”,聽起來效用和小老頭留下的那幾壇藥酒很相似,但藥力遠不及藥酒強勁不說,而且還有不可描述的副作用,于他毫無意義。

“你行走江湖多年,見多識廣,可還知道其他江湖門派的練髓方法!”

張楚問道。

“那可就多了去了!”

荊舞陽依舊是一臉欠削的嘲諷冷笑。

“止戈郡驚霄宗,有化蛟蟒骨一副,深埋地下,人坐其上,吸收其逸散血氣,練髓事半功倍。”

“雁鎩郡天山派,有奇藥雪紅花,一片花瓣,便可供血氣洶涌數個時辰,多骨同練易如反掌。”

“武定郡青霞門,有奇功《照骨經》,練之可令血氣以特殊韻律沖刷骨骼,練髓快人一步。”

“北飲郡合歡門,有雙修妙法,八品男陽交泰、血氣輪轉,一日之功,便可抵數日苦練……”

“但這些,不是鎮派之寶、便是不傳之秘,若有外傳,必定追查到底,不死不休,你區區一個八品,還是別癡心妄想了。”

荊舞陽大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