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神星卡師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簫玄的下落

第三百五十二章 簫玄的下落

作者:沉硯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沉硯 | 超神星卡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神星卡師 第三百五十二章 簫玄的下落

造化之境。

在做好了萬全之策好,燕忘情終于決定啟程,前往造化之境。

她早就想去了。

可既為圣主,無數眼光盯著,若是她但凡有所舉動,必然為外界知曉。

若是暴露了造化之境中星云子的消息,后果不堪設想。

因此,在做好萬全之策,確保事無巨細后,燕忘情終于匆匆啟程,來到了造化之境。

她已走過八荒,九天十地,奈何找不到復活的方法。

因此,星云子是她最后的希望,昔日的天源域主,總該會有一些辦法的吧?

一路的混混沌沌加迷茫,在云里霧里透出一絲絲猩紅的光。

尸魔,遍地都是尸魔,燕忘情放眼望去,此處亦如當初,皆是尸魔。

似乎,較之曾經,還多了不少。

眼前,一片死寂,猶如羅剎鬼域,充斥著無盡的魑魅魍魎。

陰森的氣息彌漫而開,蒼涼的大地上,無窮無盡的尸魔,在這里游蕩著。

雖然已經過去一年時光,但每每想到那個名字,燕忘情眼角的淚珠依舊是忍不住。

她已經習慣了與他相伴,在簫玄看來,燕忘情是她的支柱,而在燕忘情看來,簫玄同樣是啊。

所以,哪怕有一絲希望,她都不會放棄。

空氣中彌漫的死亡氣息,足以讓任何星卡師崩潰。

可,孑然一身的星云子,卻已在此守候百年。

轟隆隆…

似是感受到異族入侵,無窮無盡的尸魔從四面八方朝著中間圍聚,猶如餓虎撲食,奔向燕忘情。

燕忘情星眸微垂,袖袍輕揮,一股浩瀚無垠的源氣橫掃而開,周遭尸魔,瞬間化為灰燼。

這一年時間,她已再次覺醒,一步成圣。

瞧著一招被秒的漫天尸魔,燕忘情沒有絲毫的驕傲,反而是嘴角掀起一抹自嘲,沒了你,一步成圣又如何?

虛空中,燕忘情腳踏冰晶鳳凰,朝著古戰場快速掠去。

她看著蒼茫大地,無盡尸魔,心中也是微起波瀾,這些余孽,何時殺得完啊。

隨著古戰場的深入,尸魔也是變得愈發強大。

先是卡師,繼而卡皇,再是卡尊,甚至,再往后,已經有著卡圣出沒。

人族依靠星卡戰斗,異族本身就是超強的戰斗力。

昔日九大星域本無星卡,是異族入侵,逼得天道誕生,人族進化,出現了星卡師這么一個力挽狂瀾的職業。

若是沒有外在壓力,天源星域興許也不會有星卡的存在,也許就會思考該吃什么,從而掀起美食文化的熱潮。

一道驚天動地的打斗聲響起,引起了燕忘情的注意,她抬目看去,只見不遠處,三名一星卡圣,此時正圍著一名一星卡圣打。

“自相殘殺么?”

燕忘情喃喃道,然而當她瞧得那正被群毆的身影,柳眉不禁微蹙。

這個挨揍的卡圣,看起來似乎更像一個人啊。

像是沒有徹底尸魔化的尸魔。

“吟…”

麾下的冰晶鳳凰,巨嘴猛然張開,三顆凝縮著寒氣的靈珠,爆射而出,落到三名一星卡圣身上。

碰撞的剎那,只聽一聲悶喝,三名一星卡圣,瞬息之間,化為虛無。

那絕境得生的半尸魔,心中狂顫,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彈指滅掉三名卡圣,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

“你是何人?”虛空之中,燕忘情星眸平靜地看著他。

那半尸魔對著燕忘情恭敬地行了一禮,道:“我是域主麾下,昔日天源軍團一個統領,龍傲。”

燕忘情螓首微點,道:“帶我去見域主大人。”

龍傲點了點頭,然后便是在前帶路,選擇了捷徑,最終,停留在一片墓碑林前。

走到這里,龍傲停了下來,他目光投向墓碑林,眼中掠過一抹惶恐,道:“以墓碑林為結界,里面便是域主所在之地。”

燕忘情瞧得他眼中的惶恐,忍不住地問道:“你似乎很怕他?”

龍傲臉上浮現出一抹苦澀,嘆了口氣,道:“閣下有所不知,雖然被尸魔化,但一年之前,域主大人尚且能控制自己,可這一年,域主大人越來越嚴重了,一旦陷入狂暴狀態,便控制不住自己,失去理性,眼中只剩殺戮。”

“這也是我為何不敢留在他身邊的緣故,我怕他哪天忽然發狂,就把我給殺了。”

聽得此言,燕忘情心中發酸,師父沒有騙他,至多只能支撐三年。

如今已經兩年過去了,還剩不到一年時間,師父已經快不行了,可失去了簫玄的他,卻還沒有做好準備。

也不知該如何準備。

“他讓你時刻處于危險境地,你恨他嗎?”燕忘情忽然道。

“恨?”龍傲聞言怔了怔,然后搖了搖頭,道:“若非域主大人,我等早已被同化成異族,又如何能茍且至今?”

“我龍傲早已看透生死,雖然現在沒有徹底魔化,心中還有著一絲希望,可哀莫大于心不死,現在這般狀態,豈不比真正入魔更痛苦?”

他牙齒一咬,眼中露出森然寒光,道:“遠離域主,并非是我龍傲怕死,只是龍傲想留著這條命,多殺幾個異族!”

龍傲聲音頓了頓,目光看向墓碑林,掠過一抹希冀,道:“我龍傲最大的心愿,便是在這古戰場上戰死,然后在這碑上留名。”

“這些,可都是昔日為抵御異族而戰死的將士英靈啊!”

燕忘情心中觸動,她因為異族失去了一個簫玄,便已如此痛苦,而這些人呢?

像龍傲這些人,能成為卡圣,昔日定然也是人中之龍,一代天驕,縱橫星域,恣意人生。

他們本該是掌上明珠,宗族至寶,前途不可限量,未來可成巨擘,威震一方。

但是,為了守護星域,他們甘愿蟄伏在阿鼻地獄,與魑魅魍魎相伴,以戰死為榮光。

這一年間,三魔圣的消息不脛而走,可能整個星域,都會隱晦地知道關于第四天災的存在。

但雖然知道,未曾感受到切膚之痛,未曾被真正傷害,他們也不會知曉,真正的第四天災,究竟有多么的而可怕。

他們以為歲月靜好,天災無懼,可這只是因為,在那浩瀚星域中,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有著這樣一群勇士,替他們負重前行啊!

燕忘情微微恭身,對著墓碑林深深一拜。

“忘情,你來了。”

就在此時,一道略帶慵懶的熟悉聲音,自前方悄然響起。

燕忘情抬目看去,卻發現不知何時,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慵懶地斜靠在一塊墓碑上。

他身材秀頎,黑發披肩而下,嘴角噙著淡淡笑意,并未因為處于這陰森之地而有絲毫陰沉。

出淤泥而不染,豁然而又瀟灑。

縱身入塵埃里,縱是雷雨大作,我亦放聲而歌。

在其身旁,則是有著一口棺材,棺材上插著寶劍,棺材內是他的愛人。

此人,赫然便是,星云軍主,冥陽圣主,天源域主,小號狂魔,星云子,冥陽子,天源子!

“見過師父。”燕忘情就欲走進墓碑林,卻被星云子攔在外面,道:“你就站在那里便可。”

“這里已經被我畫地為牢,布下結界,我怕一會出了什么意外,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燕忘情道:“一年多了,師父你還是這么釋然灑脫。”

星云子笑著搖了搖頭,道:“苦中作樂罷了,對了,有酒嗎?”

“酒倒是有。”燕忘情螓首微點,從戒指中取出幾壺佳釀,鳳目之中流光浮現,喃喃道:“只是,制酒的人不在了。”

星云子沉默了一下,道:“你是說,簫玄?”

燕忘情微怔,道:“師父你都知道了嗎?”

星云子搖了搖頭,道:“只是看你這落寞的樣子,想來只有那小子,才能讓你如此掛懷。”

他接過一壺酒,輕抿一口,道:“他去哪了?”

燕忘情美目一滯,眼眶微微泛紅,道:“他死了。”

咔嚓。

星云子手中的玉壺摔落在地,玉壺裂開,酒流了一地,他看著燕忘情,道:“這一年都發生了什么,你給我細細說一下。”

燕忘情撫平心緒,雙手握住玉壺,微微仰首,猛灌了一大口酒后,將一年內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進外星,收巨龍,滅青幫,外星大選我為王。

入內星,跨天門,奪七子,一念成圣轉乾坤。

聽得燕忘情將那一件件驚心動魄的往事講出,星云子嘴角始終含笑,并未因此而有絲毫波瀾。

“挺好的娃娃,可惜了。”聽到最后,星云子神色終于變得沉重,徒留一聲嘆息。

燕忘情道:“師父,這世間可有復活之法?”

星云子道:“星卡有復活,星卡師沒有,畢竟星卡與星卡師,并非處于一個規則之中。”

“若是哪怕他還剩一道殘魂,都可以通過重塑肉身,將其恢復,可是如今他連神魂都不存在一絲一縷,那即便是卡帝來此,也會束手無策。”

雖然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可得知即便是師父也束手無策之時,燕忘情心中仍是有些不甘與落寞。

她真的,好不甘心啊。

“師父說能重塑肉身?”燕忘情道。

星云子沉默了一會,緩緩道:“重塑肉身,難度極大,而且即便肉身能重塑,沒有靈魂,那也只是一具冰冷死尸啊。”

“那又如何?”燕忘情凄然一笑,道:“得不到他的人,那就得到他的身。”

她的面龐上,掀起一抹緋紅,堂堂女帝,此時竟如小女孩般,道:“我就當他睡著了不就好了,哪怕只能每天靜靜地看著他,我也知足了。”

瞧得燕忘情這般執著,星云子略顯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不過,想要重塑肉身,也并非易事,首先你要留有他身軀的一個部位,哪怕是一截手指都行,身體部位存在著肌肉記憶,記載著他原本的樣貌以及身軀構造,唯有擁有這個,方能將他的肉身逐步還原。”

“肉身部位?”燕忘情目光一滯,簫玄早已被轟地魂飛魄散,化為煙塵,一滴鮮血都未曾見到,何談指骨一般的部位?

“對了。”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從儲物戒指中取出玉盒,透過玉盒,隱約可見到其內黯淡龍骨,道:“這個可以嗎?”

星云子打開玉盒,伸出手指放在龍骨上輕輕一點,閉目觀察了片刻,微微頷首,道:“可以。”

燕忘情那嬌俏的面龐上,頓時涌現出一抹難以掩飾的狂喜,道:“那怎么樣,才能重塑肉身?”

星云子取出一卷卷軸,道:“這是肉身重塑之法,重塑簡單,但是卻需要上百種材料。”

“同時材料也分為不同品級,用的材料越好,重塑后的肉身強度便越高,不過你既然只是為了一個念想,那就用普通材料便可。”

“不。”燕忘情搖了搖頭,毫不猶豫地道:“師父你直接告訴我需要的最珍貴材料是哪些。”

星云子怔了怔,道:“那些材料,收集起來可非易事。”

“那又如何?”燕忘情道:“即便是踏遍九大星域,我也要將材料湊齊。”

她睫毛微垂,像是剪下了一波秋水,道:“就當是為師給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瞧得她這般執著的模樣,星云子嘆了口氣,千算萬算,倒是沒有算到,擁有天命的燕忘情,竟然會為一個男子折腰。

也許,世間真的有一物降一物之說吧。

星云子眼神閃爍,道:“沒想到我冥陽圣星,居然蟄伏著三魔圣,昔日他藏得極深,我百般試探無效,因此賜名太淵,區別于其他星主,做個標記。”

“沒想到,倒是真被我猜中了。”

“八位魔圣,有四位被我斬殺于這古戰場中,三魔圣又死于簫玄之手,那么還剩三位,不知所蹤。”

“沒有見到尸體,說明他們未必已死,說不定,就蟄伏在天源星域中。”

燕忘情道:“冥陽星應該沒有了,若是有的話,當初姜太淵反水,他們便會跟著現形。”

“恐怕,蟄伏在其他圣星。”

“師父心中可有答案?”

星云子悵然地望著虛空,道:“答案倒是沒有,猜測倒是有一些。”

燕忘情瞬間會意,道:“那師父的猜測是?”

星云子盯著虛空,沉默了一會,這才緩緩道:“天圣星。”

“天圣星?”燕忘情聞言微怔,她依稀記得,昔日前往天源星招生的圣使葉天陽,便是來自天圣星。

星云子道:“自昔日我畫地為牢,天源軍團與天災軍團同歸于盡后,天源星域便劃分為七圣星,七圣星中,以天圣星為首。”

“我不知道,如今天圣星是否是七圣星中最強勢力,但它一定是七圣星中最神秘的存在。”

“正因為它太神秘了,如云隔云端,讓人一直捉摸不透,所以我一度覺得,它是不是在暗中籌謀著什么…”

在浩瀚星域的北方,有著無數生命星球,而這些生命星球,卻是眾星拱月般圍繞著一顆超級星球天圣星。

天源星域一共有七顆圣星,東有兩顆,西有兩顆,南有兩顆,唯獨這北方,僅僅只有一顆天圣星,獨自霸占整個星域以北。

天圣星自誕生起,便是七顆超級星球中最為神秘的存在,也是最為低調的存在。

昔日有圣星因為天圣星獨霸星域以北而不爽,因此派出強者,征討天圣星。

但是,最讓人匪夷所思的,便是不論派出多少強者進入天圣星,都會跟走進黑洞般,消失于世間,從此杳無音信。

即便有強者僥幸回來,也會對在天圣星上發生的事閉口不談。

自那以后,再也無人膽敢小覷這顆超級星球,也無人對它獨霸星域北部而有絲毫不滿。

因此,長久以往,再也無人膽敢小覷這顆星球,于是這顆星球趁勢得到了發展,猶如一輪煌煌大日,橫壓星域,說是霸主,也不為過。

然而,在天圣星成為無冕霸主后,并未因此而開始肆無忌憚,反而是愈發低調,愈發神秘,甚至即將淡出眾人的視線。

天圣星,圣星禁地。

幽深的大殿深處,此時正站著一名男子,他身穿銀袍,一襲黑發披散在雙肩。

那深不可測的雙目,猶如電閃雷鳴,讓人感覺深不可測。

此人,赫然便是傳說中的天圣星主,李牧。

在其一旁,則是一名老者,他拄著一根木杖,身材佝僂,那雙眼睛,卻是閃爍著綠光,讓人心悸。

木杖之上,刻畫著古老而又復雜的紋路,黑霧升騰,仿佛蘊含著某種神秘的魔力。

此時,兩人的目光,皆是不約而同地看向前方。

那是一座血池。

嗤拉。

血泡咕嚕嚕的炸裂,可怕的力量醞釀著,波動蕩漾,讓人心悸。

“大祭司,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吧?”少頃,李牧緩緩開口。

在其一旁,被稱作大祭司的老者點了點頭,感嘆道:“以血煉軀,需370天,若是所料不差,今日功成。”

他聲音頓了頓,眉頭微皺,道:“圣主花費了那么大心血,為他傾盡資源,是否有些不值?”

“而且,由于在他身上傾斜了那么多資源,倒是引起了不少圣子的怨言。”

李牧搖了搖頭,道:“一年前,我冒著重傷的風險,在那驚天爆炸中,將他悄無聲息地抓走,便是為了讓他效忠于我。”

“能斬殺七星卡圣,豈是易于之輩?”

“此子天賦異稟,若能為我所用,必是一大助力。”

他盯著血池,眼中掠過一抹欣賞,這一年來,他將簫玄所有戰斗的資料,全部收集到手,細細看下去,愈發欣賞。

只有這樣的人,才值得他李牧傾盡資源培養啊。

大祭司道:“是否要廢除他的記憶?”

“不必。”李牧搖了搖頭,道:“若是廢除他的記憶,勢必也會讓他對星卡的理解消失,不值得。”

“而且,本圣需要封印記憶這樣低劣的手段來收人嗎?”李牧眼神微閃,道:“本圣若是視其為子,他自會心有感應,視我為父。”

大祭司看著血池,道:“就怕他辜負了圣主的殷殷期盼,我星內圣子,天賦傲絕蒼穹,未必不如他。”

李牧微笑道:“若是他連圣子這關都過不了,本圣會親自廢除他,將他用作它途。”

大祭司迷糊了,道:“他還有什么用途?”

李牧雙目微瞇,眸子閃爍著光,道:“你可曾聽說九轉破圣丹?”

“九轉破圣丹?”大祭司聞言微怔,道:“就是那傳說中,能讓卡圣強者提升大境界,完成質變,甚至提升晉升卡帝幾率的九轉破圣丹?”

李牧微微頷首,道:“這些年來,我一直想要煉成一顆九轉破圣丹,但是想要煉成此丹,需要蘊含純粹龍氣的藥引,這些年我獵捕了不少龍族,但是它們血脈參差不齊,這也導致著龍氣不純。”

“然而,我卻驚喜地發現,他身上擁有極為純粹的龍氣。”

大祭司眼睛瞪大,道:“難…難道他是龍族中的皇族后裔?”

“這也是讓我最感到奇怪的地方。”李牧搖了搖頭,眸心微凝,道:“照理來說,若是龍族,必有龍骨,而他體內,卻是空有龍氣,不見龍骨。”

“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想來應該是他機緣之下,獲得了一口龍氣吧…”

“所以,我傾盡資源,既是育人,也為煉丹,今日丹成,他就是一顆人形丹藥,日后隨著他的實力增強,藥效也會提升,而待得他境界提升至九星卡皇時,藥效將抵達極致。”

大祭司恍然大悟,道:“所以,圣主之所以培養他,是希望能用則用之,不能用則吃之?”

李牧微微頷首,盯著血池,眼中浮現出狂熱之色。

“所以,若這簫玄真有才能,且能為我所用,那我圣星后繼有人。”

“若真是庸碌之輩,那我便將他吃了,到時候,這偌大天源星域,將再無勢力可以阻擋我天圣星前進的腳步…”

“而我,則將加冕為王,君臨星空…”

咕嚕。

就在此時,血池忽然沸騰起來,血泡炸裂,仿佛有著什么可怕的東西,即將冒出。

兩人目光死死盯著。

只見血泡沸騰,漩渦出現,在那漩渦之中,一道身軀緩緩浮現。

那肌肉虬勁的身軀,血絲纏繞,極為詭異,其內仿佛蘊含著近乎恐怖的力量。

臉上的血霧緩緩褪去,露出一張不再清秀,而是略顯堅毅的面龐。

若是燕忘情在此,赫然便是能夠發現,此人,赫然便是她的愛徒,簫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神星卡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