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高武27世紀  >>  目錄 >> 第452章 水中我為王

第452章 水中我為王

作者:草魚L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草魚L | 高武27世紀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高武27世紀 第452章 水中我為王

啟夏城內,人們還不知道蘇越的情況。

一來,這里距離湖面比較遠。

第二,這群烏合之眾擋著視線,就連牧橙和白字青都只能干著急,他們知道蘇越正在往回趕,卻看不到蘇越是什么情況。

當然,啟夏城里的武者,也根本沒時間去關注湖面。

他們不知道蘇越的事情,當然也不知道聶海鈞必敗。

所有人心里還有希望。

離災鼎上,出現了第六次的蒼龍火焰異象。

九龍成型,就代表離災鼎徹底被泉火激活,也代表神州的計劃成功。

其實火焰異象的形態,可以由聶海鈞隨便設置,神州華夏,龍的傳人,聶海鈞專門設定為龍形態。

馬上就是第七次。

距離成功已經越來越近,有幾個低階的科研人員已經做好了歡呼的準備。

也就在幾秒之后,第七次蒼龍火焰耀世而出。

所有科研人員都緊緊捏著拳頭,渾身激動。

成功了,馬上就要成功了。

而靳國塹卻垂下頭。

看上去,他是太疲憊,也可能是因為傷勢太重。

其實靳國塹是沮喪。

剛才他秘密得到消息,自己的任務,宣告失敗。

僅僅一個種族的泉火,根本就不能使用,聶海鈞注定會失敗。

雖然錯不在他,但靳國塹心里還是十分愧疚。

同時,他也擔心蘇越的安全。

如果不是蘇越拿回了真正的泉火,他會內疚一輩子。

當然,靳國塹不敢去湖邊張望。

聶海鈞已經知道泉火有問題,但院長卻已經觸動泉火,他得耗費一定心血,才能清空離災鼎,從而讓離災鼎再一次接納八泉火。

而這里的平靜,也是要麻痹異族,讓他們遲一點去對付蘇越。

所以,靳國塹只能低頭,裝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聶海鈞,還能迷惑敵人嗎?蘇越在湖面已經開戰,盡量多迷惑一會,別讓異族大部隊返回去。”

燕晨云的聲,突然現在耳機里。

他已經被轟擊成一個血人,但還是通過趙江濤,聽著湖面上的匯報。

就在剛才,蘇越斬殺了三個六品。

燕晨云慶幸,幸虧自己提前把無心葫蘆給了蘇越,否則他會很被動。

有了葫蘆,蘇越就是一個六品。

他甚至比六品還要強大。

“抱歉,壓不住了。”

聶海鈞道。

也就在聶海鈞話音剛剛落下,第八次的火焰蒼老,直接在組成的過程中熄滅。

沒有來得及成型,就已經在空中幻滅。

猶如一場黃粱夢,一切都淪為泡影。

與此同時,離災鼎也徹底沒有了任何光澤,猶如一塊巨大的破銅爛鐵,啟夏城的溫度,也瞬間掉落至冰點。

一個科研人員一屁股坐在泥漿里,整個人猶如被雷擊了一樣,手腳都是冰冷的狀態。

其他科研人員也滿臉錯愕。

每個人都不敢置信。

失敗了嗎!

確實是失敗了。

醞釀了這么久的希望,耗費了多少人的心血,最終還是宣告失敗。

就在距離成功一步之遙的時候,徹底失敗。

有幾個科研人員當場落淚。

他們肝腸寸斷,沒有人可以理解這種絕望。

聶海鈞慘白著一張臉,也說不出的沮喪。

雖然希望還在。

但自己的計劃,其實已經一敗涂地。

指揮中心。

“哈哈哈哈,袁龍瀚,你看看,啟夏城發生了什么?

“是不是你們竊取靈泉的陰謀,失敗了?

“哈哈哈哈,竊取我八族靈泉,簡直要笑死本尊。”

終于,期待中的場景出現。

名場面啊!

氣死你個袁龍翰。

青初洞笑的前仰后合,聲音還特尖銳,就像指甲在劃玻璃。

其他幾個絕巔也猶如在看傻子一樣,眼睛里全是嘲諷。

袁龍瀚黑著臉,和死人一樣。

元古子不說話,明顯也是被氣的夠嗆。

而那個一直叫囂的螻蟻,已經被氣到絕望,她哪里還有那么伶牙俐齒。

螻蟻就是螻蟻。

“袁龍瀚,你能耐不是很大嗎?為什么科研院失敗了?”

青初洞又輕蔑的問道。

“袁龍瀚,你就是個笑話,希望你繼續來盜竊泉火,我們在盟天城等著你。”

鋼骨族的絕巔也一臉冷笑,及時補了一刀。

“可惜,神州今天要死一個大將,還要死一個科研院的院長!

“等聶海鈞這惡徒被斬殺之后,我看你袁龍瀚還能讓誰研究這些破玩意。”

四臂族絕巔也跟著嘲諷道。

簡直大快人心。

“袁龍瀚,按照你們神州的說法,我是你大爺。”

隨后,沸忠炎也補了一句。

這時候,其實所有人目光,全部都匯聚在光幕上。

畢竟,泉火失敗只是個開始。

雙方真正的博弈,才剛剛開始。

在絕巔的眼里,目前虛忌河上的蘇越,還沒有任何值得關注的必要。

而袁龍瀚和元古子不說話,他們在等待蘇越歸來。

現在,異族的五個絕巔,都在等著燕晨云露出破綻,從而將其格殺。

而青初洞他們四個絕巔,卻在憐憫著的沸忠炎。

你沸血族的最強九品,馬上就要被四象鎖震殺。

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

一切,都那樣完美。

滴水不漏。

“袁龍瀚,燕晨云的狀態,好像不好啊。”

突然,青初洞眼睛一亮。

隨后,其余絕巔也屏氣凝神。

沒錯。

可能是因為泉火失敗的原因,燕晨云的防御網開始松懈,而他的精神力,也出現了一瞬間的恍惚。

其實這也正常,絕巔們能理解燕晨云,所以他們才會抓住這個破綻。

畢竟,醞釀了這么久的計劃失敗,任誰都會失神。

袁龍瀚和元古子卻皺著眉。

沒道理啊。

燕晨云明明已經知道前因后果,他為什么要買一個破綻出去。

以他的絕世戰法,還可以抵擋一會。

難道?

燕晨云還要反殺?

袁龍瀚猛地站起身來。

他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

如果是真的,那燕晨云就是在火焰上走鋼絲,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

燕晨云確實是要反殺。

他已經是意識到,這5個異族,要利用自己的疏忽,來格殺自己。

但他知道這5個畜生心懷鬼胎。

他們在本族,都是實權神長老,但內部同樣也有競爭,所以他們都渴望立功,渴望證明自己。

之前他們忌憚自己,不敢有人先沖上來。

但自己疏忽的瞬間,就一定會有九品上來殺自己。

那時候,就是燕晨云反殺的機會。

燕晨云漏出破綻的地點,也有著特殊的講究,他在剛才防御的時候,已經布置下一座燕葬絕殺陣。

可惜的是,以他現在的狀態,燕葬絕殺陣不可能秒殺一個九品。

但讓他重傷,斷送他的絕巔根基,還是游刃有余。

而且燕晨云心里清楚,這群畜生還會內訌,會聯合起來誅殺沸變離。

這也是機會。

是蒼毒。

果然,陽向族永遠是最狡猾的種族,也是最不要臉的存在。

蒼毒率先找到了燕晨云的破綻,他根本就沒有給其他九品提示,自己率先就沖殺出來。

雖然是5個九品圍攻燕晨云,但誰能率先斬下燕晨云的人頭,這很關鍵。

當然,他們4個之前就已經有約定。

只要燕晨云被斬殺的瞬間,他們就要施展四象鎖。

蒼毒在沖出去的瞬間,已經提前觸發了四象鎖。

情況太緊急,沸變離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他已經落入圈套。

剛才蒼毒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時候,就是蒼毒率先刻下四象鎖的陣圖。

至于其他三道陣圖,得其他三個九品去施加。

蒼毒唯一的目標,就是禽獸斬下燕晨云的腦袋,他需要立威,需要得到更多的陽向族資源,這樣才能早點突破到絕巔。

燕晨云一直都是陽向族的大敵。

只要能斬了燕晨云,啟夏城上空的防御網會破,他們就可以下去再斬聶海鈞。

“該死,被蒼毒搶先。”

鋼骨族九品氣的大罵。

陽向族太不要臉,速度簡直比光還要快。

這時候,掌目族的九品,給了鋼骨族九品一個眼神。

這是個警告的眼神:大局為重,現在不是搶功勞的時候,先殺沸變離。

果然。

這個警告有用。

暴怒的鋼骨族和四臂族,頓時冷靜下來。

確實,這次任務,他們最大的目標,是震殺沸變離。

哪怕被燕晨云逃走,也要先殺沸變離。

蒼毒的四象鎖已經成型,目前還剩下他們三個。

三個九品微微點點頭,掌心里不約而同的醞釀著四象鎖的陣法奧義。

前前后后,不到一秒時間。

“燕晨云,你受死吧。”

蒼毒已經閃爍到燕晨云面前,他嘴角是一股輕蔑。

作為一個防御無敵的強者,漏出破綻的時候,就是你必死無疑的時候。

果然。

燕晨云眼里出現了驚慌,出現了恐懼。

虛張聲勢的螻蟻而已。

哪怕你偽裝的多么無畏,但面對真正死亡的時候,還是難免會恐懼。

蒼毒心里冷笑了一聲,甚至還有些失望。

他心里尊重燕晨云,覺得對方應該是個英雄,無畏的英雄。

燕晨云眼底的驚恐,卻突然讓蒼毒有一種索然無味的感覺。

這個無紋族,不配當英雄,自己高估了他。

蒼毒的兵器,也已經刺向燕晨云的脖頸。

“抱歉,我死不了!”

然而。

就在蒼毒身軀貼到燕晨云附近的時候,那個驚慌,恐懼,甚至有些膽怯的九品,瞬間就恢復了冷靜。

那兩顆瞳孔,簡直像是黑洞。

同時,蒼毒感覺到了周圍無處不在的危機。

嗡嗡嗡!

詭異的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

是氣血組成的血色燕子。

拇指大小,成千上萬。

蒼毒還沒有過來的時候,燕子是塵埃和血霧的狀態。

因為燕晨云渾身傷口,沒有人注意過他的血液。

5個九品,都在關注燕晨云的大意和破綻。

但他們卻沒有意識到,那些不斷擴散的血霧,已經在空中定格了很久。

當局者迷。

如果以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就會察覺到詭異。

以燕晨云為中心,方圓三里的虛空,竟然被定格成了一幅畫,只有幾個九品在移動。

這幅畫,就是燕晨云布局下的燕葬絕殺陣。

如果在平時,蒼毒大概率不可能踏入絕殺陣內,畢竟殺陣破綻太多。

可現在,蒼毒自以為是,親自踏上了這個漏洞百出的燕葬絕殺陣。

“燕晨云,你陰我,該死!”

蒼毒反應很快,他下意識就要逃走。

其實還來得及,雖然現在逃走也會負傷,但總不會死在這里。

燕晨云這畜生太陰險。

原來他根本就沒有失神,他的恐懼和慌張,都是在誘導自己。

“沸變離,你聽說過四象鎖嗎?

“他們四個要用四象鎖殺你,而且還要滅了沸血族。”

這時候,燕晨云淡漠的看著蒼毒,并且說出了一句話,一句足可以引發火山爆炸的話。

果然。

原本要逃走的蒼毒,又震驚了一下。

在這種0.0幾秒的殺戮狀態中,誰會允許你愣神。

所以,蒼毒慢了一個剎那。

剎那,那就是地獄。

蒼毒身上,瞬間附著了一層密密麻麻的血色小燕子。

他原本可以逃走,起碼能少承受一半的血燕打擊。

可一個愣神,他就錯失了最佳逃亡機會。

完整版的燕葬絕殺陣,徹底將蒼毒包裹成了一個大繭。

從現在開始,蒼毒哪怕是不死,也必然要被扒層皮。

而在血繭內的蒼毒,則已經被燕晨云差點嚇到窒息。

四象鎖殺沸變離。

這是四族機密,核心中的核心機密。

除了四個絕巔,就只有他們四個知道。

可神州的燕晨云,他為什么也會知道這個消息。

這根本就不可能。

神州會演算天機嗎?

也難怪蒼毒震驚。

燕晨云這句話,確實不亞于晴天霹靂。

“該死,這些東西,會鉆到我血液里。”

隨后,蒼毒一聲怒罵。

沒錯。

燕晨云的燕葬絕殺陣,不會在體表外爆炸,反而是在九品的體內發生強烈爆破。

九品的氣罡,擋不住燕晨云的血燕。

其實很多人疏忽了一個細節。

從開戰到現在,燕晨云雖然被轟的皮開肉綻,空中到處都是炸開的血霧。

但沒有人意識到,燕晨云炸開的血霧,并沒有滲透到土壤里。

這些都是燕葬絕殺陣的一部分。

“畜生!”

這時候,遠處也傳來了沸變離的怒吼。

他聽到了燕晨云的聲音。

第一個剎那,沸變離以為是燕晨云挑撥離間。

可接下來,掌目族的畜生,在自己腰上點了一下。

如果沒有燕晨云的提醒,沸變離不會意識到有問題,畢竟這么狹窄的對戰空間,觸碰一下也正常。

可他開始警覺之后,果然發現,掌目族這個畜生,將一縷特殊氣血,拍打到了自己體內。

轟隆!

沸變離反手就是一招反殺,將掌目族九品轟開。

“事情有變,速速解決戰斗!”

鋼骨族和四臂族的九品立刻要震殺沸變離。

所幸,四臂族九品距離沸變離很近,雖然他已經發瘋,但四臂族九品還是成功將四象鎖烙印打下。

然而,鋼骨族就沒有那么幸運。

沸變離又不是個傻子。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他怎么還可能坐以待斃。

沸變離下意識想逃。

然而,沸變離驚然發現。

他竟然走不了。

在虛空之中,竟然有一層屏障。

這層屏障里,還有絕巔的氣息,想靠自己破開很難。

“逃不了了,你們在轟擊我的時候,我就已經布下絕陣,你們無法轟擊啟夏城,同時,也無法離開這里。

“對了,我還得感謝你們絕巔的覆蓋大陣,如果不是你們要隔絕降妖,我還真沒有那么多的氣血量。”

這時候,燕晨云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輕蔑的看著他們。

廢了。

終于,這群要追殺自己的畜生,再沒有任何殺傷力。

燕晨云其實可以提前告訴沸變離四象鎖的事情。

但那時候他沒有把握。

第一,四族九品還沒有出手,燕晨云的話沒有說服力,反而還會引起警惕。

第二,蘇越還需要掩護。

可現在不一樣。

蒼毒轟擊自己的時候,已經施展四象鎖。

燕晨云提醒的時候,正好掌目族也在施展。

計劃成功!

凝固!

此時此刻,上空的大戰突然停止。

一切都變的詭異起來。

燕晨云在安然恢復傷勢。

蒼毒被燕葬絕殺陣籠罩,目前自顧不暇。

而沸變離警惕的縮在角落,死死盯著要殺自己的三個畜生。

但鋼骨族,掌目族和四臂族的九品,卻突然失去了方向。

四象鎖完成了四分之三,雖然也能壓制沸變離,但效果和完整的四象鎖天差地別。

而且他們現在也不敢和沸變離誓死廝殺。

畢竟,旁邊還有一個燕晨云在虎視眈眈。

就這樣,九品戰場,形成了三足鼎立,彼此牽制的狀態。

沸變離想逃,同時還要防著燕晨云和三個畜生。

三個九品不知道該先去殺誰。

而燕晨云雖然轉敗為勝,保證了九品戰場的勝利,但他卻更加擔心虛忌河上的蘇越。

最終的勝利,還得等蘇越回來。

“老燕,你小子夠能耐。

“看不出來,平時木訥老實,原來一肚子壞水!”

聶海鈞抬頭看著九品戰場,由衷的點點頭。

太陰險。

以前就有人說過,燕晨云是個老陰比。

很多人不信,看來是真的。

對了。

公開說這話的人,好像是蘇越的父親……青王?

“蘇越,你一定要安全回來,一定,我相信你。”

隨后,聶海鈞轉頭,眺望著虛忌河。

最后的希望。

指揮部!

異族九品內訌的一幕,也落在了袁龍瀚他們眼里。

對于燕晨云的極限反殺,袁龍瀚一萬個滿意。

這就是神州武者的強大。

然而,五個絕巔的情緒有些微妙。

畢竟,沸忠炎不是個死人。

“青初洞,你們四個什么意思?是要和我沸血族不死不休嗎!”

沸忠炎開始怒罵。

果然,四個畜生居心不良,怪不得他們執意要沸變離出戰。

原來他們要殺沸變離。

沸忠炎不傻。

他瞬間就判斷出了四個畜生的陰謀。

他們想殺了沸變離,這樣沸血族的沸瓏印就廢了。

“該死,八族的泉火被偷走,那個偷八泉火的小賊,正在返回啟夏城的路上。

“袁龍瀚,到底是不是你的陰謀。

“你騙的我好苦啊。”

桌面上,青初洞的腦袋一閃一閃,明顯是已經被氣炸肺的表現。

他甚至都沒有去回應沸忠炎的話。

功虧一簣。

就在剛才,青初洞收到了蒼拜的匯報。

原來神州還有個奸細,他還偷走了八族的所有泉火。

這還能了得?

“哼,青初洞,你覺得你能贏嗎?”

袁龍瀚冷笑一聲。

同時,他的心也被揪到了嗓子眼里。

暴露了。

蘇越偷走八泉火的事情,終究還是沒能藏得住。

接下來,就看蘇越的本事了。

濕境。

聯軍大營。

沸變離已經掀翻了房頂。

開什么玩笑,一開始就是個陰謀,一開始就是針對自己的陰謀。

原來自己就是個傻子,一直被蒙在鼓里。

沸變離差點氣的吐了血。

他現在只希望沸變離能逃回來。

否則,沸血族就真的危險了。

“沸忠炎,你傻子嗎?

“有沒有聽到我剛才說什么?八泉火被無紋族盜走,如果那奸細成功返回啟夏城,咱們圣地就危險了。”

青初洞站起來怒吼。

這老畜牲,沒一點大局觀。

“我去尼瑪的,老子沸血族都要被你們滅了,還談什么無紋族。

“你們等著沸血族的怒火吧!”

一個閃爍,沸忠炎直接離開會議。

廢話。

如果現在不趕緊逃走,很可能被四個畜生被鎮壓。

但現在他們操心無紋族的事情,沒時間理會自己。

“怎么辦!”

鋼骨族絕巔看著青初洞。

亂了。

所有的計劃,全部被打亂。

殺燕晨云和聶海鈞,已經成了泡影。

現在殺沸變離都很難。

而且神州還竊走了八泉火,簡直是火上澆油。

“還能怎么辦,趕緊派人,把八個區將軍抓回來。

“我已經聯系了刺骨族、蟲頭族和雙角族的絕巔,他們已經去抓區將軍。

“你們誰距離沸血族近,立刻把沸血族的區將軍也抓了。”

這時候,青初洞猛地站起身來說道。

“嗯!”

幾個絕巔沉著臉點點頭。

當然,他們現在的談話,已經切斷了和袁龍瀚的對話。

關于區將軍的事情,千萬不能被袁龍瀚知道。

“奸細還在河面,還沒有回去,立刻通知追兵去包剿。

“咱們還有機會,200多個宗師攔在啟夏城前,奸細是個五品,不可能沖過去。

“不急,不急!

“慢慢來!”

青初洞長吁一口氣。

這時候,來自絕巔們的命令,也已經下達到了虛忌河那200多宗師的身上。

湖面殺氣騰騰。

“好緊張啊。

“不過也好刺激!”

蘇越回到水面,他已經開啟了輪回夜刃的第十次封印。

100的全屬性增幅,讓蘇越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感覺,他覺得這片湖泊,本應該被染成鮮血的顏色。

絕世戰法,我蘇越今日來正名。

而200多宗師,得到絕巔的消息,開始奮不顧身的殺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這次絕巔們許諾的條件,是絕巔的親傳的位置。

能殺了這個奸細的武者,絕巔會收為親傳弟子。

“蘇越,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了。”

湖面之下,趙江濤也準備好了絕世戰法的啟動工作。

雖然會付出慘重代價,可他做好了犧牲準備。

今天,我這個七品,要讓你們知道……水中我為王。

咕咚咚!

咕咚咚!

咕咚咚!

原本還算平靜的湖面,突然猶如巖漿一樣,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起泡。

“校長,今天咱倆來創造一個奇跡。

“以二敵二百,咱們殺他個干干凈凈。”

蘇越抬頭。

200多宗師已經撲面而來,密密麻麻,猶如一個個巨大的蝗蟲。

而蘇越的身上,則浮現出一團漆黑的濃霧,原本虛忌河上空就陰云籠罩,這層濃霧,直接隱藏了蘇越的身形。

“蘇越,你千萬小心,別太逞能,以逃命為主。

“我很安全,你別掛念。”

耳機里,傳來了燕晨云的聲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高武27世紀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