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仙子請自重  >>  目錄 >> 第九百零四章 公欲渡河,公竟渡河

第九百零四章 公欲渡河,公竟渡河

作者:姬叉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姬叉 | 仙子請自重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仙子請自重 第九百零四章 公欲渡河,公竟渡河

明明心里想他喂藥,非要裝矜持,尚未完全融合人類思維的冥河,此時根本沒法理解人類這種迷惑行為。

我就是一條河。

想揍那傻鳥就揍那傻鳥,想幫她就幫她,心中怎么想的,那就怎么做。

想親親,那當然就親親,干嘛藏著掖著?

喲呵你還在意識里掙扎,之前還很和諧的慢慢融合呢,這回居然想蹬我了,我不就是把你內心的話說出來嗎,怎么跟得罪了你似的。

冥河不明白,反正她倆的意識融合至少已經融合到了記憶與情感的程度,她也受此情感喜歡這個男人,一點也不排斥他嘴對嘴喂藥,也頗為期待那種感受。

那就試試啊。

有啥不能說的……

你還蹬,老實點。

明河閉上了眼睛。

秦弈即使明知道兩人正在不斷轉換,一時半會哪能反應過來說話說得好端端的就變了個人說啊,聽得先是一愣,繼而大喜。

暗道是不是她們的融合已經起了效果,“中和”了不少,加上抱著這么久,現在的明河也沒那么扭捏了?

那現在是奉旨親吻啊,還有什么必要端著?

要說這種事秦弈可就不困了。

他把丹藥銜在唇上,慢慢低頭,去尋找明河的唇。

明河睫毛動了動,微微張嘴。

很快雙唇就貼在了一起,丹藥渡進了她的口中。

冥河咽下藥,正在想好像沒啥太大感覺,就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了。

她哪知道,小道姑腦子里的情緒是親吻喂藥,當然不可能把后續畫面全部腦補給她認知,實際上小道姑心知肚明這種甜蜜的喂藥可就不止是喂藥了……

后面根本停不下來了!

冥河發現秦弈喂完藥根本就沒離開,用力摟緊她,居然還扶著她的腦袋,根本離不開。然后扣關,信口開河,吻了個天昏地暗。

這種感覺……渾身都軟,意識都麻了,渾渾噩噩的,我是誰,我在哪……

冥河睜開了眼睛,腰都往后折了,哪里避得開他如影隨形地附身下來沒完沒了……她手無力地推拒著,卻發現一點力氣都用不上,對方反而更興奮了,好像覺得這就是明河該有的表現。

反而此前在識海掙扎的小道姑不掙扎了,就像抱臂冷眼看著她似的。

你不是很牛嗎,你就是一條河嗎,亙古流淌,俯瞰幽冥嗎?

試啊。

還結道侶呢,被親親都快受不了了,我昨晚在冰魔洞窟里和他親親都沒你這么丟人現眼呢。

冥河是真的丟人現眼,整個人繃得更石頭一樣,都徹底懵掉了。

一則是她萬年老那啥,確實從來沒嘗過這滋味;二來也是因為和合丹的催情作用已經開始生效。

那種發自內心的欲,是亙古悠悠的冥河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她本不存在這種東西,一旦第一次體驗,那刺激性尤其強烈。

甚至都有冥河水開始流淌了……人家小道姑明河說是敏感,也沒這樣啊……

說好了喂個藥,怎么就喂成這樣了……

丟臉的冥河徹底失神,懵然退場。

意識懵了,當然就換人了……

明河參戰。

被前世那條河坑了的小明河無奈地接受了已經和他啃上了的事實。

倒是反過來了,既然已經被啃上了,明河破罐破摔,反倒比較有戰斗力一點。

于是秦弈發現懷中小道姑渡過了起初的懵逼僵硬階段,居然開始反摟過來,腰也不后躬了,正在一點扳正。

這迷糊小道姑居然還想反攻?

秦弈樂了,沒給她反攻的機會,手臂往下一抄,把已經后仰成九十度的明河攔腰抱了起來,大步繞過屏風,走向了床榻。

明河有些緊張地推著他:“說、說好了你不要雙修的。”

你自己誠邀我喂你,為的不是這個嗎?秦弈才不像某些憨批,被妹子邀請修電腦結果真的就只是修電腦,喂都喂了還說不想雙修,哄誰呢?

秦弈當然沒有直接這么說,只是笑道:“好好,不雙修,我就幫你消化一下,絕對不動手動腳。”

明河很快被他放在榻上,緊張地揪著衣領:“怎、怎么消化?”

“當然是幫你揉揉,乖,放松……”

魔手伸了過來,輕而易舉地拿走了揪在衣領上的玉手,又輕而易舉地分開了道袍。

倒是沒有全部解除,真開始“按摩消化”。

明河還以為這貨真君子了呢,哪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這種制服……分開一些,比全部解除更加誘惑得多了好不好……

明河慢慢地覺得不對了。

本來尚可按捺的藥力,被他的魔手催發,洶涌澎湃,直透魂海,從一條小溪瞬間變成了奔騰的河流。

也不知是天上明河,還是九幽冥河。

明河懵了一下,冥河就出來了。沒過多久又懵了回去,換明河出來了……

就這么變幻了兩下,明河已經發現他覆在了身上。

“你你你……”明河羞憤交加:“說好了只是消化的,你說話不算!”

秦弈輕吻她的面頰,附耳道:“這河都漲潮了……”

明河氣道:“不關我事,問那個冥河!”

冥河出來,懵了半天,才無厘頭地問了一句早年問過的話語:“公子欲渡河?”

秦弈差點沒笑場。

冥河意識到這話無厘頭,羞憤交加地縮了回去。

可憐她就一條河……才從數萬年沉寂之中恢復意識不到一個時辰,怎么就這樣了呢?說了只是喂藥,變成這樣到底是誰決定的啊她都沒弄明白。

再度換成了明河面對公子渡河。

她嘆了口氣,倒也認了。

事到如今,糾結什么呢……

這么多年的長征,塵埃落定,如此也好。

遂了他的意吧。

其實自己面對也好……是自己的意識和自己的情緒,面對與他的第一次。

不要交給別的情緒支配,挺好的。

然后……那個坑了自己的臭河,一會也嘗著。

秦弈輕吻下去,低聲道:“明河……”

“嗯……”

與此同時,秦弈兵臨城下,一卒渡河。

明河悶哼一聲,揚起了脖頸,纖手下意識用力抓緊了他的肩膀。

心中忽然有種繃了數十年的弦忽然斷了的輕松感。

其實早該如此才對。

心靈平靜下來,反倒有了更舒坦的道心。

果然是該順其自然的。

明河主動親吻他的面頰,低聲道:“其實……你當年想的是征服我,而不是相戀。如今算是遂了你的意么?”

秦弈反倒愣了一愣,回想自己當初的意識,確實想的是征服。可走到今天卻成了相戀,還是跨越了很多障礙的相戀,這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遂了初始原意。

話說這也證明了明河和前世確實一個德行,她們并不介意征服,只要你能做到。

如今當然不能算是征服。

“但是……”秦弈吻上她的唇,含糊不清道:“我卻覺得,這樣更美。我心中的明河,也不該被任何人征服。”

兩情相悅,共渡愛河,當然是最美。

明河放開了身心,徹底去體會。

結果明河發現這個騙子……這不還是征服嗎?

讓她上就上,讓她下就下,讓她死就更快死了一樣,完全沒了自我。

還這么久。

她索性暈了過去。

反正爽夠了。

冥河睜開了眼睛,無奈地看著男人辛勤渡河。

秦弈也發現,自己這好像是渡了兩條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仙子請自重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5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