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武逆焚天  >>  目錄 >> 第四千三百三十五章 兩種選擇

第四千三百三十五章 兩種選擇

作者:瘋橘子  分類: 熱血 | 練功流 | 變身 | 煉藥 | 醫生 | 升級 | 冒險 | 鍛造 | 暴走 | 方硯邀請駐站 | 瘋橘子 | 武逆焚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武逆焚天 第四千三百三十五章 兩種選擇

殷無流與左風屬于兩類人,不是指他們的身體構造,雖然從構造上講他們也的確不是一類,左風身體都已經脫離了人類的范疇。

更準確一點來說,是他們所處環境的不同,對其塑造形成了巨大差異,讓他們變成了截然不同兩種類型的人,也就是所謂的兩類人。

其實不光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差異,整個坤玄大陸上,古荒之地同之外的幾方帝國間,本身就存在了巨大的差異。

除了地域上形成的差異外,就是出身地位上的不同。殷無流從出生就在月宗這樣的大勢力,雖然各方面修行的條件都由宗門準備好,可同時他的成長軌跡,也已經被牢牢束縛住了。

左風卻恰好相反,從小生活在天屏山脈的小村落,若不是有藤肖云和莊羽落難來到左家村,再加上村落旁邊就是寧霄當年存放獸魂的所在,左風可能終其一生,也不過是山里一名不錯的獵戶而已。

這種出身上的巨大差異,也形成了殷無流和左風,面對問題和應對問題時截然不同的心態。至于手段和方法的不同,其實歸根結底,都是由心態不同而引發的。

面對這片陌生的環境,殷無流雖然能夠適應,可是卻也會感到有些吃力。他所依靠的,是五六十年的生活閱歷與經驗,如此龐大的積累,可不是鬧著玩的。

不過從這個角度上去看,反而更加凸顯出了左風的強大,畢竟左風并沒有五六十年的積累,他滿打滿算也才二十多歲的年紀而已。

可如果觀察過兩人,自從主魂意識進入這片空間,分別獲得身軀后的一系列行動就不難發現,左風要比殷無流更早適應,甚至可以說還有那么一點如魚得水的味道。

要知道兩人同時落入這片空間當中,當殷無流發現左風的時候,他本人只有煉骨期三級的實力,至于左風已經達到了煉骨期五級。這兩級的差別雖然算不上多大,卻已經非常說明問題了。

左風當時還在引誘著四只蟲子,按照自己設計好的進入陷阱區域。如果不是殷無流突然出現,左風此時此刻恐怕已經達到煉骨后期了。

這也是為什么,從殷無流第一眼看到左風后,便忍不住去全力對付,因為他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威脅。

直到此時此刻,殷無流也搞不清楚左風的真實身份,可對方對付蟲子的諸多手段,卻讓他看的眼花繚亂。摸不清底細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這道理放在任何人身上都適用。

并且自己本來是在搶奪左風的獵物,將四只蟲子獵殺后,利用巨大的優勢條件,對左風展開偷襲。這也已經是算無遺策了,可是再看看最后的結果,殷無流心中想到的就只有“慘不忍睹”了。

不僅沒有能夠順利狙殺左風,反而是被對方趁機反攻,打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甚至險些因云浪掌的破壞力而喪命。

后來更是在撕殺中,自己受傷越來越重,若非當機立斷選擇了放棄,殷無流真的感覺到,拼殺下去有可能死的將會是自己。

本來四只蟲子被自己竊取殺掉,起碼能夠提升三級左右的修為。可是他現在修為只勉勉強強提升到了煉骨期五級,其他的能量都用來修復身體上的傷勢了。

更加憋屈的是,他這個竊取了巨大好處,并且還是主動發起偷襲的人,最后卻要夾著尾巴逃走。這對于出身月宗,在宗門內有著一定身份地位的殷無流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巨大的羞辱。

不過殷無流并不是傻瓜,他不會因為受到羞辱,就去做任何沖動的事情。歲月將他的棱角打磨掉,讓他學會了隱忍,只是這份羞辱與不甘,都化作了濃濃的怨恨,他現在要找個地方好好休整,然后再伺機報復。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殷無流與左風間的差異,便再一次的顯現了出來。如果將殷無流如今的處境,換成是左風的話,將完全是截然不同的結果。

比如若是換做左風,看到那天空突然出現的麻雀,他會感覺到,這對自己來說絕對是個機會,不能夠輕易放過。

最好的選擇便是,悄悄的朝著麻雀出現的位置靠近,看看是否能夠撿到便宜。之前在空中離開的人,成為麻雀目標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悄悄潛伏回去,很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另外麻雀的攻擊目標,還有那些相比起自身,碩大無比的蟲子。如果一旦有蟲子受傷后又僥幸不死,自然就成了自己獲取能量的來源。

這是換了左風在如今殷無流的處境時,很大可能會作出的選擇。即便是選擇離開,左風的做法與殷無流也同樣會截然不同。

因為左風會更加謹慎,他選擇離開的時候,會小心的隱藏自己的痕跡,并且會重復之前,那種多次轉折,并改變路線的方式。

這種小心謹慎,甚至可以說是融入骨血當中,哪怕已經確信,身后沒有人跟蹤,自己已經擺脫了追殺者,也絕不輕易放松警惕。

殷無流順著草莖緩緩的下來,他反而是饒有興趣的看向,那只俯沖下來的麻雀所在之處,臉上露出惡狠狠的冷笑,不懷好意的想著,那個搞不清楚身份的小子,能夠就此一命嗚呼,卻又同時為這樣的結局,為自己不能折磨到對方而不爽。

然后他便直接轉身,朝著本來選定好的方向離開,既沒有對自己停留過的地方做任何的處理,同時也沒有再去調整方向。

之前不斷改變方向,又不斷的調整前進的路線,不僅讓殷無流漸漸感到不耐煩,同時他還會對自己這種行為,產生一種無法言明的羞恥感,好像自己這樣猥瑣的逃跑,實在對不起自己的身份。

殷無流快速的離開了,再沒有了一絲猶豫和遲疑,甚至他的背影看起來,還會隱隱帶給人一種輕松的感覺,好像之前發生的一切都被他放下了。

可是殷無流不知道的是,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錯過了一次絕佳的機會。也許這是他能夠殺掉左風的唯一機會,就因為他的一轉念間,被白白的放過了。

沒有人能夠預見未來,所以也沒有人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真正得到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哪怕面對最終的結果時,大部分人仍舊不清楚。

畢竟每一次只能選擇一條路,沒有選擇的路,沒有誰能夠知道后果。但是有的路注定一塌糊涂,有的路卻注定會有收獲,只是收獲大小不同罷了。

左風也選擇了一條路,一條十分危險卻又隱含生機的路。殷無流猜到了那只麻雀,可能會針對左風,卻完全沒有猜到,這麻雀本身就是左風召喚過來的。

從小在山林里長大的孩子,很早就學會了各種各樣的生存技巧,就比如模仿雌性麻雀的叫聲,來吸引雄性麻雀。

其實左風模仿的并不算厲害,小伙伴中有幾個比他厲害的多,再加上許多年都不曾使用的小伎倆,也的確有些生疏了。

不過當左風將兩根手指放在嘴邊的一刻,那種陌生中隱隱帶著幾分熟悉的感覺,仿佛一下子就回來了,甚至腦海當中還有著,當年左厚教自己發出哨音時的一幕。

雖然最終發出的哨音,也并不算完美,可是左風清楚的知道,如果真的像自己想象中,此地是有麻雀存在的,那就可以被召喚過來。而最大的問題就在于,這片空間中,是否真的存在麻雀。

事實證明了左風的判斷沒錯,也證明了他的手法雖然生疏,可是要達到召喚麻雀的目的,還是沒有問題的。

眼看著那麻雀從空中快速俯沖下來,左風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迅速的收斂氣息。因為不管是那些虻蟲,又或者鳥類,對于空氣的流動都是非常敏感的。

自己如果繼續發動逆風行武技,空氣的異常流動,很容易就會引起它們的注意。到時候自己引來的麻雀,率先朝著自己發動攻擊,那可就真的太搞笑了。

雖然左風已經完全收斂氣息,短時間內不使用御空飛行,他的身體完全就像是一塊高空墜石般,朝著地面上落下去。

好在提前減速,到了此時仍舊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否則真的有可能沒有解決虻蟲和麻雀的危機,反倒是摔死在地面上了。

雖然不敢使用逆風行,卻并不耽誤左風運用靈氣,起碼他可以在身體內運轉靈氣。分離后的單屬性靈氣,更加純粹,蘊含的能量也更強。

就連殷無流也只能夠,對自己的體重略作改變。通過功法與靈氣的配合,讓自己的身體變得稍重一點,或者是稍輕一點。

雖然這種體內進行調整的功法,左風及不上殷無流,可是有了風屬性的配合以后,卻是能夠稍微發揮一些還算驚人的效果,就是讓左風下墜的速度放緩許多。

這樣一來,就算是一直保持這樣的速度,最終落在地面上,至少不會被當場摔死。

一邊調整著速度,左風一邊抬頭仔細的觀察著,那正在飛快逼近的麻雀,心跳卻是已經如同打鼓一般。

‘怎么還不改方向,這鳥瞎了不成,我才這么一點點,難道看不見那些虻蟲么?’

左風有些郁悶,可是偏偏現在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瞪大雙眼繼續觀察下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武逆焚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49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