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第一序列  >>  目錄 >> 319、能毀滅人類的只有人類自己

319、能毀滅人類的只有人類自己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會說話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一序列 319、能毀滅人類的只有人類自己

如果不是安御前的嗓門,任小粟肯定找不到這里,正是安御前的聲音把他吸引來的。

“我聲音那么大嗎?”安御前愣了一下,緊接著他看了一眼天色:“你這是要回家?”

“嗯,”任小粟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老頭老太太們還挺開心的,他好奇問安御前:“就他們贏你的錢啊?”

“對啊,”安御前笑道。

“他們偷偷換牌這事你知道嗎?”任小粟問道。

這時候安御前沉默了,他拉著任小粟往巷子外面走去,任小粟忽然明白了:“你是在故意輸錢給他們?”

“是的,”安御前嘆息道。

任小粟忽然意識到,這件事情的背后,可能還涉及到安御前為何如此頹唐的活著。

要知道任小粟問過宮殿,安御前的數學和物理是什么等級,結果宮殿說都是大師級。

原本任小粟以為會是完美級,但宮殿說科學學科沒有完美等級,所有人都只是大師。

這種說法任小粟也能理解,畢竟人類對科學還在探索之中,根本沒法達到所謂的完美等級。

而一個數學、物理的大師,竟然淪落到看守圖書館,這要說其中沒點故事,任小粟是肯定不信的。

任小粟問道:“他們是你什么人?”

“是我以前兩位好朋友的家人,那兩人也是我帶的學生,”安御前說道:“一次實驗中,我們實驗室出了事故,因為我的疏漏造成爆燃事件,他們兩個作為我的助手全都死在那次實驗里了。”

“什么實驗?”任小粟猜測道:“核試驗?”

“要真是這種級別的事故,恐怕你都看不到88壁壘了,”安御前沒好氣的說道。

“奧,”任小粟之前還以為安御前從事的是這方面工作呢:“那之后呢?”

“然后我就被辭退了,丟了工作,連女朋友都跟我分手了,臨走前還把家里養的烏龜都帶走了,”安御前嘆息道。

“所以你就消沉了?”任小粟不太理解。

“不然呢?要是你,你會怎么辦?”安御前說道。

任小粟沉思道:“起碼把烏龜分了吧,酒可以各帶各的。”

安御前:“???”

這不是正傷感呢嗎,怎么忽然就說起分烏龜的事了?

他不知道,對于任小粟他們這樣的流民來說,哪怕親人去世了日子也要照常過,誰有空多愁善感?

任小粟在集鎮上見了太多的人,前一天家人去世,第二天就得去工廠繼續干活了。

兩個人沿著長街往前走去,路燈昏黃,安御前的身影顯得格外蕭索。

任小粟道:“那你故意輸給他們錢,是為了讓他們生活好過一些吧?”

“對的,”安御前點點頭:“我自己倒無所謂,怎么都能活下去,可他們不一樣,沒了孩子就沒人養了。”

“行吧,”任小粟感嘆道:“你還挺講義氣的。”

“他們畢竟因我而死,”安御前說道。

“嗯,明早見!”任小粟揮揮手便跟安御前分別了,對于安御前的悲傷,他沒有辦法感同身受,但應該尊重。

安御前忽然喊住任小粟問道:“你為什么要學知識?”

任小粟在黑夜里的長街上回頭說道:“我回答過這個問題。”

“但你知道科學的盡頭是什么嗎?”安御前問道。

“不知道,”任小粟搖搖頭說道。

“沒有盡頭,”安御前說道:“這才讓人絕望。”

“這有什么好絕望的,”任小粟不解。

安御前這時已經不像是在跟任小粟說話了,而是在自言自語:“曾有生物在這片土地上生活長達1.65億年之久,而我們人類種族延續也才300多萬年而已,所以不用考慮什么天災與突變,你我有生之年也許都見不到真正的天災末日……能夠毀滅人類的,只有人類自己。”

任小粟忽然有些茫然,他不知道安御前為什么要對他說這個,也不知道安御前忽然發了什么神經,他問安御前:“那你覺得人類會用什么毀滅自己?”

“科學。”

這兩個字在夜晚異常突兀,像是一種長路盡頭必將到來的宿命。

“神經病,”任小粟擺擺手回家了。

回到家里時,任小粟發現大家都在院子里等著自己,他看向所有人的表情:“我怎么感覺好像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顏六元走過來遞給他一張請柬,那請柬上面字體是燙金的,邊角處還有繁復的花紋,以及從請柬合頁里延伸出來的精致流蘇。

請柬用蠟封住了,蠟封上面有一個精致的青羊圖案,這是楊氏的標志。

顏六元說道:“晚上有人送來的,說是楊氏邀請咱們兩個去莊園做客,那天晚上會有許多賓客,還提醒我們最好穿的莊重一些。”

任小粟拆開請柬,那請柬用語非常客氣,但誰都知道楊氏這種財團忽然邀請兩個流民小子,絕對不是想彼此認識一下那么簡單。

“咱們去不去,”顏六元低聲問道:“我感覺楊氏不懷好意啊。”

“鴻門宴?”任小粟樂呵呵笑道:“難不成還會有摔杯為號,旁邊沖出三百名刀斧手來?”

“那倒不至于,”顏六元見任小粟輕松,自己也笑了起來:“不過這事肯定不簡單。”

“行了別多想,”任小粟揉了揉顏六元的腦袋:“明天上午就帶你買衣服去,咱也去看看財團的盛宴是怎么回事。”

“嗯,”顏六元乖巧的應了。

任小粟忽然問道:“在學校有沒有不開心的事情?”

“沒有,挺好的,”顏六元笑瞇瞇的說道。

“你撒謊的時候,就會這么笑,”任小粟說道:“同學排擠你和大龍了?”

“沒有沒有,你趕緊去休息吧,傷還沒好利索呢,”顏六元把任小粟推進屋里去了。

王富貴準備湊上來說道:“今天出去拿黃金換了點錢,為了不引起注意沒換太多……”

“大半夜的說什么錢不錢的,小粟累了你讓他休息會兒,”小玉姐在后面叨叨著:“小粟你吃飯了沒,家里還有菜呢給你熱熱啊,再給你炒個番茄雞蛋,鍋里還燉了雞湯……”

任小粟笑了笑,這是家的感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第一序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