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第一序列  >>  目錄 >> 290、打獵的顏六元

290、打獵的顏六元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會說話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一序列 290、打獵的顏六元

原來,不能光趴著不動,還得時不時調整姿勢來保持自己關節的活性。

直到清晨時分,就在顏六元困的已經要閉眼睡著的時候,鍋下再次飛進一只麻雀!、

顏六元的手頓時拉緊繩子,那支撐著木棍的鐵鍋咚的一聲扣在了雪地里。

顏六元咬牙撲了上去,他感覺自己的關節都在發出哀嚎,好在他還有納米機器人!

他死死的壓在鐵鍋上面,等確認把麻雀穩穩壓住后才敢伸手進去,可是手一伸進去便被啄的鉆心刺痛!

這跟任小粟說的可不一樣啊!顏六元發出低聲的怒吼,他費了半天的功夫才擰斷了麻雀的脖子!

可是擰斷后,手背上多了三個血洞!顏六元抱著那只麻雀坐在地上,瞬間便哭了起來,周圍也沒什么人,他便哭的越來越大聲。

他不是替自己委屈,而是替任小粟委屈。

任小粟當他的面總說荒野多好玩,打獵多容易,顏六元一直都知道任小粟在說謊。

可人類的悲歡從不相通,所以那段最艱苦的日子里,顏六元本以為自己已經理解任小粟有多么苦了,可現在沒想到,任小粟那時候承受的苦,要比想象中苦得多。

這種事情只有自己經歷過,才真正明白那些年任小粟為他背負了什么,為什么任小粟始終都不讓他去荒野上打獵。

那個少年當時可沒有納米機器人,也沒有手套。

顏六元擦干眼淚朝營地走去,小玉姐一看他手上流出的血便趕緊心疼的為他包扎。

“我哥醒了沒?”顏六元問道。

王富貴愁眉不展的搖搖頭:“咱也沒醫生,甚至都不知道他傷到哪里了,只能判斷出有些地方出現了骨折狀況,但具體還有什么內傷就不清楚了。”

剛剛小玉姐把抗生素磨碎了弄成藥液,給任小粟喂進去了一些,這是防止他的傷口出現炎癥,或者是抵抗力下降后出現高燒、感冒、咳嗽的癥狀。

原本大家還擔心任小粟不張嘴,喂不進去藥怎么辦,大家想的辦法是讓姜無老師用嘴喂,姜無也沒反對,畢竟救人要緊。

好在任小粟并沒有把嘴巴咬緊,藥液用勺子放嘴里就咽下去了。

顏六元把麻雀遞給小玉姐:“姐,給我哥燉點湯喝吧。”

說完,他便呆呆的坐在任小粟身旁,王富貴對顏六元說道:“也別太擔心了,你哥命硬,不會有事的。”

其實顏六元也堅信這一點,任小粟是超凡者,以超凡者的身體素質,只要不是致命傷那就不會被病痛折磨致死。

而且他也為任小粟許愿了,如今只等著看反噬是什么。

通常,顏六元都會根據反噬的危險程度來判斷任小粟的安危。

就在此時,小玉姐已經拔掉了麻雀的羽毛,甚至將內臟都剝好了放在一旁,這個女人剛剛與任小粟、顏六元他們一起生活的時候,連殺雞都會被嚇的尖叫,那時候任小粟和顏六元還老在旁邊笑她來著。

結果現在,她的動作已經熟練的不能再熟練了,生活使人成長,小玉姐愿意為任小粟和顏六元改變。

鍋里的水已經煮沸,她將麻雀丟了進去。

麻雀才剛入鍋,香味就隨著滾沸的水蒸氣飄蕩出來。

此時正是清晨,好些難民聞到香味忽然從睡夢中醒來,大家朝這邊看過來,面露驚訝。

這些難民逃難的時候,想得最多的是帶上自家細軟,例如手表、首飾、金銀、現金。

而小玉姐他們逃難經驗都已經很豐富了,他們很清楚荒野上最需要什么,老王也早就把錢換成了更容易變現的藥品,只帶了少量的黃金與現金。

在戰爭中,黃金都不如藥品來得珍貴。

這時有人慢慢朝小玉姐他們這邊走來,難民們都已經餓了一天,此時正饑腸轆轆。

一名中年人說道:“給我弄碗湯吧?”

說話間,此人甚至沒有請求的語氣,小玉姐撇了他一眼說道:“滾。”

顏六元冷冷的看著這些壁壘人,他太清楚這些人真實的嘴臉了,敢湊過來的人都是不要臉的,心地善良的老實人都坐在原地沒動彈,因為他們知道這時的肉湯有多么珍貴,不好意思開這個口。

卻見一名胖胖的中年人被其他人簇擁著走了過來,那中年人看到姜無等人時眼睛便是一亮,要知道姜無是非常好看的,而她身旁則全是女學生。

而這隊伍里的男性,要么是王富貴這樣的老梆子,要么是王宇馳、任小粟那樣的傷員,顏六元看起來年紀又那么小,所以這隊伍看起來就很好欺負的樣子。

那胖子倨傲道:“我是108壁壘的后勤司司長,徐世端。”

顏六元冷笑著站起來,他走到徐世端的面前:“這里不歡迎你。”

徐世端被氣笑了:“哪來的小屁孩,讓開,現在是戰時管制,你們的食物被征用了……”

話還沒說完,徐世端便怔怔看著自己胸口的匕首,他沒想到面前這少年竟是二話不說捅了他一刀。

顏六元慢慢將匕首拔了出來,任由徐世端傷口里濺出的血液灑在他臉上,周遭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才害怕的向后退去。

顏六元平靜的說道:“不要再有人靠近我們這里,這話我只說一遍。”

曾經任小粟在集鎮對他說過,不要害怕惹事,在這荒野上你只有讓所有人都害怕你,你才能活的更久。但惹事也需要注意分寸,找到始作俑者,不要擴大打擊范圍,這樣始作俑者就會被其他人拋棄,你卻不會被群起而攻。

人的天性都是惜命的,當久在壁壘里安逸慣了的壁壘人發現,有人敢殺人,有人比他們狠的時候,他們下意識就會選擇退縮。

以前這種事都是任小粟來做的,如今既然任小粟還昏迷著,那就由他顏六元來做,就像曾經任小粟為他做的那樣。

難民們開始退得遠遠的,小玉姐走過來用袖子幫顏六元將臉上的血跡擦掉。

顏六元忽然嘆息道:“小玉姐,我今天才徹底明白,我哥以前都背負著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第一序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