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  目錄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聲音

第四百六十九章 聲音

作者:三世歷劫  分類: 沈衣雪 | 歷劫 | 軒轅昰 | 重生 | 六界 | 天道 | 三世歷劫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第四百六十九章 聲音

這么小一個人,偏偏真魂卻是一個她熟悉的大男人,說不尷尬是假的,沈衣雪自覺沒有立刻將這襁褓扔出去,就已經是心底的善良占了上風。

猶豫了許久,沈衣雪才強忍著心底的尷尬,再次將額頭貼上了那男嬰小小的額頭。

她問:“你是如何進到這副軀殼當中的?”

粉蝶兒:“不知道。”

也是,粉蝶兒再怎么說,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在此之前,甚至都未必知道什么是真魂,又如何知道真魂轉移的經過。

不過沈衣雪心底的震驚卻是不小,畢竟,粉蝶兒的真魂可是被歷劫的佛修真氣和她的混沌之氣雙重保護著,而且還是附著在她的化雪禪衣上,而他的真魂轉移,她竟是絲毫沒有察覺。

如果說,沈衣雪沒有察覺是因為注意力一時都被戰天劍刺出來的裂縫,裂縫當中冒出來的金色光芒,戰天劍挑上來的男嬰所吸引,那么化雪禪衣呢?

化雪禪衣可并非是普通的法寶衣物,為何竟也是毫無反應?

沈衣雪又問粉蝶兒:“你是何時跑到這具軀殼之內的?”

粉蝶兒:“不知道。”

竟然又是不知道?

如果不是相處了這些時日,對于粉蝶兒也算有所了解,沈衣雪幾乎都要以為對方是在故意戲弄自己,趁機占自己便宜了。

畢竟這小小的,柔軟的軀殼之內,可是一個正常男人的真魂。在額頭相抵的那一刻,沈衣雪總會覺得,自己面對的,仍舊是原本的粉蝶兒!

襁褓中的男嬰動了動,小小的,柔嫩的額頭似無意識地在沈衣雪的額頭上蹭了蹭,溫軟微癢的感覺讓沈衣雪頓時吃了一驚,猛地直起身子,額頭離開嬰兒的額頭,同時腦海中也浮現出了粉蝶兒的聲音:“當時我……”

沈衣雪楞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粉蝶兒這是有話要說,并非刻意想要輕薄自己。

隨即又想到現在懷中的,實際上也不過是個嬰兒,除了長相怪異一些,并無其他。再加上粉蝶兒對她,從來都是禮敬有加,小心翼翼,從無半分逾越之舉,又怎么會突然改了性子?

她暗道自己多心,不禁又有些尷尬愧疚,不過心底的最后一絲疑慮至此卻是完全消散。

于是她再次將額頭抵上嬰兒額頭:“你方才要說什么?”

對于沈衣雪方才突然的動作,粉蝶兒似乎根本就沒有留意,沈衣雪的額頭剛一貼上去,腦海中粉蝶兒的聲音就再次傳來。

粉蝶兒說的很簡單,他在沈衣雪的肩頭上,歷劫的佛修真氣和沈衣雪的七彩混沌之氣的雙重保護和溫養,讓他逐漸穩定下來。只是,在提醒完沈衣雪注意腳下之后,他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隨后就完全失去了意識。等他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沈衣雪就已經將襁褓再次包裹好了。

最后一句,沈衣雪總覺得他沒有說實話,不過是否實話倒也不太重要,否則兩個人都難免尷尬。

畢竟,沈衣雪可是曾經將襁褓打開,檢查過這個半人半獸的“男嬰”的。

而在告訴沈衣雪這些之后,粉蝶兒還提醒她:“沈姑娘,這個地方,十分古怪,我之前就是……”

說到這里突然就沒有了下文,沈衣雪又等了片刻,再一看,襁褓中的“男嬰”竟然已經睡著了!

或者說,在與沈衣雪交流了這么長的時間,已經達到了這具軀殼的承受極限。所以,作為一個嬰兒的粉蝶兒,被迫睡著了!

可他還沒有說之前如何,也就是他失蹤的這幾日究竟經歷了什么,為何又會冒出一個半人半獸的女尸妹妹來。

沈衣雪拿手背輕輕拍了拍襁褓中嬰兒的臉蛋,又用力晃了幾下,可對方卻好像已經疲憊到了極限,沒有一絲一毫要清醒過來的意思。

無奈之下,沈衣雪只能將這個“嬰兒”牢牢捆縛到背后,獨自一個人,拎著戰天劍繼續探索這個未知的黑暗空間,只希望粉蝶兒能早些醒來,再告訴她一些信息。

沈衣雪又用戰天劍刺了下去,又是一道寸許長的裂縫出現,金色的光芒透過來。

這一次并沒有再帶上一個半人半獸的嬰兒來,不過戰天劍的劍尖上,卻多了點點鮮血,甚至還帶著人體的溫熱。

第三次的時候更奇怪,帶上來的竟然是一片衣袖,看那做工樣式,可以想見整件衣服的精致華麗。

第四次的時候,竟然是一只金釵,鑲嵌了不少的寶石,在幾道金色光芒的映襯下熠熠生輝。

第五次的時候,是一縷黑漆漆的,仍舊帶著頭油香氣的頭發。

而每一次戰天劍刺下去,都只能出現一個寸許長的裂縫,實在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如何從這小小的裂縫當中被挑上來的。

沈衣雪覺得,每一次刺下去,再挑上來東西的時候,她都屏息凝神地仔細觀察,卻每一次都看不清楚劍尖上的東西是如何被帶上來的。

哪怕是她將拔劍的速度

這一片黑暗混沌的下方,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除了第一次被挑上來一個半人半獸的男嬰之外,后面幾次挑上來的東西,無一例外,幾乎都與女子有關。

或者不太嚴格的說,就是這個男嬰,其實也和女子有關。

畢竟,這么大的嬰兒,都是有母親的。

沈衣雪思索著,手中的戰天劍卻是從未停下過,一劍又一劍,到后來她也懶得再去看劍尖上帶上來的事物了,總而言之都是與女子直接間接有關的。

這讓她不的不懷疑,這下面是個美人窩。

而且,還是那種半人半獸的女子聚集的美人窩。

在沈衣雪的有意之下,那寫寸許長的裂縫逐漸連在一起,成了一個圓。此刻,還差最后一劍,就要完全連在一起了。

金色的光芒從下面透上來,形成了一個光圈,也讓光圈中心的那一團黑暗混沌,近乎被完全孤立起來。

沈衣雪扭頭看了一眼背后依舊沉睡的男嬰粉蝶兒,深吸一口氣,又是一劍刺了下去。

這一劍下去,光圈完整,就好像一整塊木板上被從中間切割出個洞來,那一團黑暗混沌真正完全地被孤立,瞬間就開始如同波浪一般翻騰起來!

黑色的,霧一樣的波浪翻騰涌動,卻又只局限在金色光圈的范圍內,逐漸淡薄,更多的金色光芒透了上來。

沈衣雪盯著那一團翻涌的黑色霧氣,手中的戰天劍就刺了出去。

只要這一劍下去,沒有任何阻礙和變化,她的人就準備下去。

“啊!”

至少五六個充滿驚恐的女子聲音驟然響起,卻又戛然而止,似乎被同時捂住了嘴巴。

之前挑上來那幾樣與女子有關的事物,此刻再聽到女子的驚訝,沈衣雪反而是見怪不怪了。

然而也只能聽到聲音,即使那黑暗混沌化作了霧氣,越來越淡薄,金色的光芒卻仍舊太過刺眼,沈衣雪根本就無法直視。

眉心的混沌天魔珠七彩光芒變換,沈衣雪的神念氤氳而出,試圖透過那一團黑暗混沌化成的霧氣,感應下方的情況。

神念并沒有被反彈回來,這讓沈衣雪稍微松了口氣。然而,黑暗混沌霧氣當中的神念,卻似乎開始有些不受她自己的掌控,竟然開始不斷地改變方向,就好像在繞圈圈一般!

沈衣雪眉心的混沌天魔珠,七彩光芒瞬間強烈,加大了對于神念的掌控,然而卻依舊無法阻止其不斷被改變的方向!

神念消耗過度,會讓人頭疼。然而此刻的沈衣雪,卻是神念被牽制,一時間天旋地轉,在一片黑暗混沌當中,更是難以分清上下左右。

再次將手中的戰天劍刺了出去,不出意料地再次聽到了女子的驚叫,甚至還隱隱地聽到有個聲音再說:“哪里來的劍?”

“都刺到我們好幾次了!”又一個聲音抱怨道。

“會不會是來救我們的?”這個人聲音還帶著一絲天真。

“之前那個人?”聲音嬌脆,帶著一絲疑惑,“也許,他又回來了?”

“那人根本就不是來找我們的!”這個聲音悲觀消沉,甚至有些喑啞。

“不是來找我們的?”還是那個嬌脆中帶著疑惑的聲音。

那個消沉喑啞的聲音似乎輕輕嘆息了一聲:“他應當也是誤入此地。”

那個聽起來十分天真的聲音,說出來的話也十分天真:“可他不是帶走了小雅……”

“小雅和我們不一樣!”仍舊是那個消沉喑啞,有氣無力的聲音。

一開始抱怨的那個聲音突然開口:“他帶走小雅一個已經千難萬難,怎么可能還會再回來救我們?”

……背后的男嬰似乎動了動,沈衣雪收回戰天劍,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嬰兒的眉頭微微皺起,卻絲毫沒有要清醒過來的跡象。

沈衣雪卻總覺得,此刻的粉蝶兒并非對外界毫無感應,只是真魂虛耗,無法清醒,無法和她交流。

只是,為何粉蝶兒在聽到那幾個女子的對話之后,就會有所反應呢?

既然有聲音傳來,自然也就用不著再用神念。只是,在她將神念完全收回之后,那些女子的聲音,卻也一并跟著消失了!

神念再次朝著那一團黑暗混沌霧氣擴散過去,然后再一次被牽扯帶動著繞圈圈,卻仍舊沒有聲音再次傳來。

沈衣雪略一思索,手中的戰天劍就再次緩緩刺了下去。

既然知道對面有人,雖然還不知道是什么人,總是要小心一些,避免誤傷的。

果不其然,在戰天劍刺入那一團黑暗混沌之后,立刻就有女子的聲音再次傳來:“這都幾次了,怎么還來?雯姐當心!”

這個時候,背上的粉蝶兒猛地一蹬腿,嚇了沈衣雪一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