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真龍  >>  目錄 >> 第398章 同意

第398章 同意

作者:青狐妖  分類: 熱血 | 悶騷 | 曖昧 | 血脈覺醒 | 情義 | 青狐妖 | 真龍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真龍 第398章 同意

按道理說,作為安全局五個集體會員單位,曹溪會和神道宗的實際地位和法理位置都高于佛門和道門。再怎么說,人家也是一國的遺族總攬機構。

當然要是追溯淵源,反倒是曹溪會和古華夏的佛門淵源極深,而神道宗又從古華夏的道門受益頗多,只是現在沒人理會這些。

總之蟲洞應當是所有遺族的共同財富,而不是你們華夏一家的——顯然不少人已經將之視為財富來看待。而作為重要分支,曹溪會和神道宗也理所當然應該各有一票。

如今李誠鏞和武田信的表態,讓現場的票數瞬間變成了4比2.5,秦堯那半票可有可無。

宇文天河冷笑:“兩位來得可真及時。”

李誠鏞又不陰不陽地笑道:“適逢其會而已,讓宇文總裁——哦,是鉅子大人意外了。”

宇文天河看了看教尊:“或許連教尊大人都有些意外吧?”

只見教尊的臉色似乎陰沉不定,很少見他會有這種怒態。

因為按道理說,曹溪會和神道宗的身份和獵人公司畢竟不同。獵人公司本就是平行于圣教的,但這兩家名分上卻是圣教的下屬。

下屬機構負責人悄咪咪地來到這里,連個招呼都不打,什么意思?難道像是古時候的那些駐軍外藩的王侯,聯合外人到這里逼宮來了?

教尊也沒說話,甚至沒有開口,端坐在主位上,似乎在等李誠鏞和武田信的解釋。

一股淡淡渺渺的威壓鋪散開來,現場瞬間仿佛變成了冰窖般陰冷逼仄。秦堯是見識過教尊真正實力的,就算沒有“三秒真男人”的表現,他依舊是最接近于天關的那一個,強大至極。

不過若是不真正動武的話,僅憑壓制感無法令現場任何一位徹底臣服,教尊也只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態度而已。

李誠鏞笑道:“來得著急,沒來及向教尊大人請示,還望教尊大人見諒。”

教尊端起架子道:“圣教以禮治天下,都像你等這樣做事,沒了規矩也就沒了方圓。”

武田信作為一個倔種終于忍不住了,用蹩腳的華語冷笑:“還擺什么架子!獵人公司不守你規矩,宇文天河和秦堯,把你的規矩踩得爛爛的,如今還是你的座上賓,欺軟怕硬。”

這么直接挑明,豈不就是當面打臉嗎?

所以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連李誠鏞都為之一怔,心道適可而止啊傻貨,咱們來了能把事兒辦成就行,但不是來打架的。真正要是打起來,你以為宇文天河和秦堯會幫咱們?他們肯定只會袖手旁觀,坐收漁利。

至于他們倆,呵呵,甚至就算現場這些人加起來,只要沒有秦堯那特殊的抗拒本領,大家都不會是教尊的對手。

其實武田信原本沒打算說這么難聽,只不過他華語水平太次,偏偏說話有些急促緊湊,才出現了這樣的效果。

教尊竟笑了起來,長身而起:“好,一個小小的神道宗也敢這么造次了,可見圣教威嚴已經被人無視了吧。那么兩位大人,你們還是否自認為圣教序列之內的遺族機構呢?”

這是個根本性的原則問題。

李誠鏞為之語塞,喃喃笑道:“教尊大人這是什么話,讓在下為之惶恐。此次無非只是程序上的小小瑕疵,事態緊急未經批準而已,下次定然注意。至于武田信大祭司,我想他也只是無意冒犯。”

但武田信卻是個給了臺階也不下的人,按住刀柄哈哈大笑:“就算是有意冒犯,怎樣?!大不了,不在你圣教序列,沒問題!不在你圣教序列,也一樣是安全局會員單位,你奈我何?”

只有李誠鏞大驚失色,但秦堯、宇文天河和佛尊、道尊都在旁觀。

“大祭司,使不得!”李誠鏞有點著急了。

但武田信還是那副吊吊噠的二貨模樣。

教尊點了點頭:“既如此,那就走好不送。你是不是安全局的會員單位與我無關,但你腳下踩著的是華夏的土,目前就歸我管轄。半日之內,給我滾出華夏,否則以入侵的遺族論處!”

這才是教尊詢問那句話的本意。

你若是圣教體系之內的,現在只能算是“工作期間串崗”;但你假如不是圣教體系之內,對不起,你是遺族入侵者。

遺族不僅僅東方有,西方也有。東方圣教、西方神教,兩大機構相互對峙也相安無事,但這種和平是多少血戰換來的。

最終大家相互妥協,建立了類似于國與國那種簽證制度一樣,大家各自守土有責。東方遺族若是到西方轄內做事,需要圣教開具手續,并且知會神教,反之亦然。

如果沒有收到這種簽證就敢隨意過來,那就看對方的心情了。心情好了就給你押解回去,有人出贖金還好,沒人出贖金就會被虐;而真要是對方心情不好,當場弄死了也是活該。

現在,神道宗被圣教開除出了內部序列體系,那么你武田信在這里就是入侵。

你可以去找安全局,但問題是安全局不可能再在這種事上跟圣教反著干了,要適可而止。圣教若是真的徹底撂挑子,安全局也不好開展工作。再說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安全局身在華夏,是在意你神道宗的意見,還是更在意圣教的意見?

教尊:“還有,就算蟲洞有人能夠過去,也不容許倭國任何一個遺族通過。一年之內,不簽發任何倭國遺族的通行簽證。已經身在華夏的,責令十日內全部撤離。”

這下就更狠了。武田信這二貨來這里是干嘛的?不就是為了聯手推動穿越蟲洞的決議,并且獲得更多穿越蟲洞的名額嗎?這下連華夏都無法進入了,那還怎么混。

而且一周內的時限,恰好也是蟲洞開啟之前的時間,到時候倭國遺族什么都得不到。

武田信大怒,竟對教尊怒目而視。或許秦堯打破了教尊不可戰勝的神話之后,武田信的自信心也膨脹了起來。

教尊無動于衷,面無表情:“半日時限,包括你登機的時間,想好了。時辰一過便視為入侵者,格殺勿論。”

秦堯等人已經看出來,教尊壓根兒就沒打算跟武田信談什么,就是為了激怒這個二貨,而后殺雞駭猴。

武田信雙目赤紅,終于“噌”的一聲拔出了長刀!

教尊反倒笑了:“果然要對我動刀了嗎。你一個人真不夠用的,難道不拉著你的內應一起上嗎?”

說著,教尊似乎有意無意地瞥了佛尊一眼,看樣子他已經認定佛尊就是給神道宗和曹溪會通風報信之人。

但佛尊卻無動于衷,鐵塔般的大和尚看似老實巴交,一聲不吭。

關鍵時刻掉鏈子,老和尚這是要讓武田信單兵作戰了嗎?果然,這群老家伙一個比一個腹黑。

至于李誠鏞也一樣,絕不會在華夏的地盤上跟教尊血拼,這無緣無故的,何苦。

武田信馬上變成了一個孤家寡人,直面教尊的壓力。于是那刀握在手中變得像燙手的山芋,進退兩難。

混蛋,本以為只要自己一個招呼,李誠鏞、佛尊這樣的都會出手,而宇文天河和秦堯這樣的更會對教尊形成巨大壓力。沒想到關鍵時刻,這些人一個都指望不上。

“滾!”教尊一言既出,再無任何商量余地。

宇文天河也笑道:“就你這小鬼子樣兒,還準備讓我們內斗之后幫你對付教尊呢?異族就是異族,不把你滅了,我們內部打不起來。”

大是大非面前,宇文天河的態度很明確。

秦堯更是笑著拔出了龍陽破魔劍:“教尊大人,要不要消滅入侵者呢?”

秦堯和宇文天河都看了出來,倭國的遺族想要趁亂打劫。在這個時候,首先就要肅清這些心思不良的混賬王八蛋才行。

另外宇文天河也很希望打起來,這樣圣教和神道宗的矛盾不可調和,神道宗退出圣教的事情也就板上釘釘。到時候,圣教大一統的局面就進一步破裂了。

武田信終于不傲嬌了,長刀當啷一聲回到了刀鞘里面:“這么多人對付我一個,勝之不武,不打也罷!”

識時務者為俊杰,三十六計走為上。

但是眼看著武田信倉促而退了,要是教尊再加把勁的話,說不定也能迫使李誠鏞妥協。可是教尊沒有這么做,而是長嘆道:“看樣子絕大多數遺族,還是想去反向界冒險試一試啊,野心這東西真是可笑。既然如此,我圣教又何必做這個惡人!好,那就同意進去,大家各憑本事,看誰能找到自己的敵體如何?”

面對這樣一個突如其來的變化,宇文天河和秦堯都有點措手不及。特別是宇文天河,昨晚明明商量好的,也是對圣教和獵人公司都有利的事情,怎么說變就變了呢。

這倒好,也不用再投票了。哪怕將李誠鏞排除在外,現場同意進入反向界的也占了絕大多數。

宇文天河眼睛瞇了瞇:“教尊大人也會意氣用事?”

“不是意氣。”教尊搖頭說,“堵不如疏,既然他們非要碰釘子,咱們何必為了維護這群傻子的利益而當這個惡人,還平白招人罵。就這么定了,可以有原則地通過反向界蟲洞——魔族和倭國的除外。”

沒走多遠的武田信險些一個踉蹌趴在地上,媽了個蛋的,剛才你同意不就得了?枉我出頭鬧了一陣子,反倒就我自己沒得到任何好處,教尊這老貨是不是故意針對我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真龍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00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