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目錄 >> 大結局

大結局

作者:妞妞蜜  分類: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妞妞蜜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見默少多有病 大結局

小屋里,一個輪椅平緩地劃了出來,輪椅上坐著個笑意盈盈的女人。

她長得十分英氣,留著短短地毛寸頭,一眼看過去,更像是個男人,但熟悉的人卻會知道,這是個地地道道的女孩子。

一個爺們外表溫柔心的女人。

“老大?!”芊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就連于昶默都是大吃一驚。

所有的資料都顯示路老大中槍身亡了。

但這的的確確是活生生的路商卡。

路老大劃著輪椅過來,揮拳捶了芊默一下。

“怎樣,看到我驚喜不,刺激不?”

這就是穆菲菲留給女兒的最后一個禮物。

路老大頭中彈了,幾乎是活不了,包括她母親都是那么以為的。

是穆菲菲偷偷的運她出去,找最好的醫生,開刀把她救了。

然后就秘密藏匿起來,讓路商卡不用再卷入這些腥風血雨,等平息后再讓她出來。

“你的腿...?!”芊默看著路老大的輪椅,腦子里浮現的卻是剛見面時,颯爽英姿的路老大。

“子彈打到頭了嘛,傷了一點點神經,醫生說好好復健,后續還有機會站起來。”

路老大滿不在乎的說。

看芊默滿臉惋惜,還反過來安慰她。

“哭什么,我能活著回來,你不高興嗎?”

大風大浪走過來,功成身退,已經是萬幸,實在不敢要求太多。

能有這樣的結果,路商卡已經十分知足了。

“老二,我還是你老大不?”

“是,必須是,永遠都是。”芊默與友人相擁。

真摯地歡迎她歸隊。

“那還啰嗦什么,走走,咱們喝酒去,打電話叫麻油和多多打飛的過來,咱們不醉不歸,妹夫還愣著干什么,走啊。”

風把路商卡爽朗的聲音吹出去很遠,芊默噙著淚看向天空,穆菲菲,如果這是你希望看到的,恭喜你,你成功了。

她放下心結,放下仇恨,忘記那些不開心了。

這一生她都在跟穆菲菲斗智斗勇,斗到現在,芊默承認自己輸了。

穆菲菲最后這一招,成功拽她出來,這女人到死還能算到她情緒,讓她忘掉憂傷,讓她從友人歸來的喜悅里,感悟到人生的真諦。

察覺到她出神太久,于昶默單手抱兒子,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芊默對他回以一笑。

這一笑,沖淡了小黑的擔憂,他在芊默的眼底看到了從未有過的通透和清澈。

這個女人又一次在打擊中蛻變,而他,很榮幸的還在她的身邊,見證她每一次的成長。

“我會一直陪著你。”他認真許諾。

“記住你說的話,永遠不要讓我失望。”芊默比他還要認真。

“如你所愿。”未來肯定還會有各種考驗,生活也不會只有甜。

但無論是什么,她都不會跟穆菲菲走一樣的路。

她會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大放異彩,她會對家人友人真心以待。

做自己喜歡的事,愛值得愛的人。

因為她的身邊,有一個永恒不變幸福的承諾,這個承諾的名字,叫于昶默。

他的手扣上她的。

倆人相視一笑。

在幸福的時光里,遇到最適合自己的那個人,創造更多屬于他們的奇跡。

就這樣走下去吧。

“啊喂!你們倆夠了啊!不要這樣虐我這個單身狗好么!告訴你們,別以為姐暫時瘸腿就要甘心塞下你們這口狗糧,等我恢復好了,我要找個最帥的小伙,開最好的店,品最好的酒,浪最爽的人生!”

路老大在屋里豪情萬丈,美酒美食不等人,來啊!

下一個時光,總會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精彩在等著,這點挫折算什么,總會有陽光。

芊默牽著小黑的手,笑著迎向屬于她的新生。

她會好好生活。

她會好好地跟她最愛的男人走過人生的風風雨雨。

她會盡她所能,站在行業之巔。

順應天命,在有限的時光里,做最好的自己,不要后悔,不要畏懼,勇往直前,勿忘初心。

穆菲菲,媽媽,再見。

三年后

還是那個貴的要命的小區,還是那群被富養的孔雀。

只是這次揪孔雀毛的,已經換了人。

一個穿著背帶褲的小家伙正邁著小胖腿,跑著追孔雀。

保安看得嘴角抽搐,幾次想上前阻攔,但瞥到長得比小天使還漂亮的小家伙身后跟著的倆保鏢...

emmmm,惹不起。

“這誰家的孩子啊,怎沒見過?”這漂亮的孩子是第一次在這個小區出現,好多保安還不認識。

另外一個壓低聲音在他耳邊說了兩句,那人驚訝地瞪大眼。

這是陳教授的兒子,他爸就是大名鼎鼎的于氏董事局的NO.1。

默少的大名無人不曉,這些年他創造的奇跡各大媒體報道的相當清楚,但比較起默少商場驚人的戰績,他寵妻的那些段子似乎更廣為流傳。

默少夫人雖不是商場中人,但名望也不比默少少太多。

25歲的歸國女博士后,剛回來就已經被某神秘部門特招,年紀輕輕就有了教授頭銜,卻沒人懷疑她是靠著丈夫的名望上來的。

默少夫人這兩年雖然在國外求學,但業內人士卻知道,她參與了不少大案偵破,對心理分析的掌握不比她婆婆差多少。

陳萌這兩年有意要退休,很多要緊的事都交給芊默處理,芊默也沒有讓她失望,成功撐起一片天,才24歲就已經達到這個高度,未來她會有怎樣的發展,真不敢想象。

更讓人佩服的是她對祖國的一片赤誠之心,無論外面給了多高的待遇,都擋不住她學成后歸國效力的決心。

用芊默自己的話說,不是錢的問題。

她愛這片故土,想把自己的一身本領留在這里,未來她打算培養更多的優秀人才,致力降低犯罪率。

然而...

“還說是心理專家專破大案呢,自家的小‘嫌疑人’怎么不管管?”保安看著揪毛亢奮的小胖娃鳥悄吐槽。

富不過三代啊,嘖嘖。

當芊默和小黑牽著手歸來,看到胖兒子握著一根孔雀毛興奮地朝著她跑過來時,芊默黑線。

再看小家伙身后黑著臉還不敢發作的保安,以及快禿掉的孔雀,頭大。

“給媽媽!”

小家伙奶聲奶氣把孔雀毛獻上,沒有得到媽媽感動一吻,被爸爸拽著脖領子拎起來了。

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道歉!”小黑跟拽小貓似得給兒子拎到保安那。

小家伙委屈的憋著嘴,他這個年紀還意識不到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

“沒關系的,您不用這樣客氣。”保安嚇壞了,默少家的公子,誰敢接受這樣沉重的道歉啊!

“不行,不能慣著他,于霆宇,道歉!”

每當好脾氣的爸爸念出他全名的時候,小家伙就知道事情會很嚴重。

盡管很委屈,還是乖乖給保安道歉。

“小孩子管教不嚴是我的錯,孔雀體檢費用我會送到物業。”芊默過來溫和地說道。

小黑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媳婦怕是忘了,當年她拽人家孔雀毛可比兒子兇殘多了。

于霆宇小朋友被罰站了。

轉過天還要負責送水和西瓜到保安室請叔叔們喝,認真地為他昨天放縱地狂浪道歉。

那么點的小朋友抱著一個五斤多重的小西瓜進來時,呼哧帶喘地放在地上,看呆了一屋子的保安。

昨天還吐槽紈绔子弟的保安長見識了。

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人家比你有錢,而是明明有錢還家教這么嚴...

是時候拎著掃帚,走向自家內個偷隔壁黃瓜的小兔崽子了。

于霆宇是一個聰明又開朗,有很多奇思妙想。

常常會把玩具拆得亂七八糟,被他分解的玩具會離奇失蹤,但某天,又會重新組裝成為另一種樣子。

他似乎對爺爺做得各種機關發明特別感興趣。

某天,芊默的嘴變成0形。

她冷傲了一輩子的公公,渾身濕漉漉的進來,身后還跟著垂頭喪氣的小霆宇。

“爸...你?”芊默簡直不敢看,這落湯雞...?

二爺抹掉臉上的水,無奈地看了眼孫子。

邊上的小黑看看兒子又看看老爸,仿佛明白了什么——

“于霆宇,是不是你改掉了爺爺的自動澆花系統?!”

“我試試。”小家伙大著舌頭說。

隨便一試,就把爺爺給淹了!

芊默捂著嘴,天啊!

這孩子達成了他老子一輩子都沒達成的坑爹成就啊!

“你這個熊孩子!我看你是找打了。”于昶默頭疼。

他兒子對什么都好奇,各種事都要嘗試,這愛發明愛創造的性子像誰啊!

“你沒有資格說他。”二爺冷冷的瞪了兒子一眼。

“你拆我電擊系統被電成二傻子的事,我還沒忘。不如小宇激靈。”

隨即牽著孫子的手上樓洗澡。

“爺爺對不起。”小家伙很沮喪。

其實他真的只是想試試,他看爺爺鼓搗那個東東很熟練,也想幫澆花。

種出好看的花花給媽媽!

結果沒澆花成功,把爺爺澆了。

“探索和發現的情緒很好,保持。”二爺溫和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小黑在樓下聽得捶心肝。

老頭,你雙標良心不痛嗎?

當年他被電擊時也不過幾歲而已,老爸是怎么嘲諷他和弟弟的?

到他兒子這,就成了探索發現了?

一抬頭,就見芊默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看什么呢?”小黑下意識地抬頭挺胸。

是的,他依然是這么英俊,老婆愛他,他也愛老婆。

“兒子果然像你。”芊默點點頭。

拆東西的根源,找到了。

于霆宇小朋友不僅遺傳了爸爸的智商,還把爸爸疼愛媽媽的技能也學了個十成。

無論他吃到什么好吃的,看到什么好東西,第一反應就是——

“給媽媽!”

偶爾,于昶默也會吃一點點小醋。

臭小子,誰陪你洗澡澡打水仗?

你小時候裹著尿不濕嗷嗷哭的時候,誰抱著你一直哄?

雖然后來嫌麻煩,也把孩子用膠帶貼在墻上過...

但,這臭小子長這么大,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是爸爸帶大的好么!

芊默這個博士學位絕對是靠實力拿到的。

她忙著學業的時候,是小黑帶著兒子,有一段時間,他開會時都會讓兒子在休息室里等他。

察覺到老爸的臉色越來越黑,霆宇小朋友激靈地把自己最不喜歡的榴蓮酥雙手奉上。

“給爸爸!”

這思路,妥妥的沒毛病。

不過于霆宇雖然最愛媽媽第二愛爸爸,但他心里崇拜的人還是爸爸。

三歲時,他跟小他幾個月的弟弟陳涵打起來了,理由是都在爭誰的爸爸最好。

最后于霆宇掐著陳涵的臉蛋,陳涵揪著于霆宇的耳朵,倆小孩扯著嗓子一起哭。

然后被芊默罰抱在一起說五十次弟弟(哥哥)我愛你。

寧久樂得不行,抱著自家剛出生的閨女對著倆小崽子群嘲。

這種問題還需要爭議嗎?

活該你們被罰啊。

這世界上最帥的男人,明明是姑父我啊。

然后被于家兄弟聯手拖到練功房,門一關發生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嘚瑟的姑父好幾天木有出現。

于是小哥倆更加堅信。

嗯,我(我)的爸爸才是最強的存在。

雖然很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留給媽媽,但漸漸的,于霆宇小朋友也被教育明白了,什么是可以送,什么是不能送的。

媽媽有教他,非自己所有的,不可以動,就比如院子里的孔雀,那是公共財物。

眼看到了媽媽的生日,爸爸那個暗搓搓的男人早就偷摸準備禮物了。

小霆宇比較迷茫。

他雖然很想在花園里剪幾朵最好看的花給媽媽,但那是爺爺種的,不屬于他。

他也很想在奶奶的化妝盒里,拿幾管吃死孩子紅的口紅,但那是奶奶的,也不屬于他。

他該送神馬呢?

于是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小霆宇經常消失。

芊默每次打電話回家,都被告知孩子去了爺爺家,要么就是跑到姥爺家。

陳百川夫妻也搬到這邊了,就近讓小兒子讀書,還能照看大女兒一家,幾家離著也不遠,小家伙就賴在爺爺奶奶家。

沒有小電燈泡粘人,于昶默樂了。

老婆屬于他一個人啦!

芊默卻有一點點小傷感,兒子已經不粘著她了嗎?

她回來后工作時間比較彈性,有大案時她會很忙,也需要加班,但多數時間她是清閑的,有很多時間都傾注在孩子的教育上。

是否因為她平時對孩子管教太嚴,以至于孩子對她沒那么親近了?

于是,某個夜深人靜的午夜,起夜的小黑發現他老婆偷偷在書房翻書,一邊翻書一邊哭,哭完了還要吃幾口酸梅。

平時不掉眼淚的女人,突然多愁善感了,還偷摸吃酸梅?

于昶默腦子里靈光一現,難道——?

第二天,小黑抽空領著芊默去化驗,果然,他閨女來了。

雖然才一個月,但小黑和芊默都知道,這是個女孩。

太姥姥算過的,芊默命里會有一兒一女。

芊默又開心又有點傷感。

開心的是,太姥姥的預言實現了,她和小黑期待已久的女孩終于來了。

傷感的是,太姥姥這兩年身體每況愈下,這兩天又病了。

芊默很怕,怕太姥姥會看不到自己女兒的降臨。

九十多的老人,盡管很注重保養,但依然難以控制身體各項技能的老化。

希望這個孩子的到來,能夠給太姥姥一些動力,幫她撐過這一年,然后又一年,一年又一年...

倆人去看了太姥姥,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老人,老太太高興的笑彎了眼,聲稱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再撐一年,撐到給小丫頭摸摸骨,看看這孩子是不是帶天命來的。

從太姥姥房間里出來,芊默的心有點堵堵的。

“小黑啊,等咱倆老了,你一定要撐著,不能比我先走,我怕我沒太姥姥這般堅強。”

“嗯。”于昶默點頭。

心里卻加了句,他只多等她一天,不能分開時間太長,怕追不上她,怕來世遇不到。

當然,距離那天的到來,還有好幾十年,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這幾十年里,珍惜每天的幸福日常。

“媽媽!”于霆宇拎著一個網兜亢奮地跑過來。

網兜里竟然裝了三只大螃蟹?

“給媽媽!”這三個字,小家伙說的太驕傲了。

“哪里偷的?”小黑挑眉。

心說兒子難道跑到小區的池塘里浪了?那就離挨揍不遠了。

“給爺爺捶背!給奶奶端水,給姥姥捏腿,給姥爺拔草!”

小家伙驕傲的簡直想上天,跟太陽肩并肩。

這都是人家辛辛苦苦勞動賺得零用錢買的哦!

芊默感動,抱著兒子暖心不已。

“怎么會想送媽媽螃蟹?”

“因為爸爸經常問媽媽,要不要吃河蟹嘛。”爸爸能給的,人家也能給!

憑自己的勞動所得哦!

芊默臉一紅,瞪了于昶默一眼。

有孩子后倆人也總是要注意下影響嘛,不好當著小朋友太過那啥,所以有時候芊默忙著做項目晚回家,小黑就打電話。

問她要不要吃和河蟹,芊默一聽就知道這是要憋壞了,趕緊抽點時間...

蒸一蒸螃蟹。

誰知道這小家伙都聽進去了?

“謝謝你送媽媽的禮物,不過媽媽現在不能吃。”

“why!!!!”小家伙受到了暴擊。

小黑握著他的小肉手放在芊默還平平的肚子上。

“因為妹妹在這里,媽媽這幾個月不可以吃螃蟹。”

“妹妹?”于霆宇一愣。

是跟諾諾姑姑家里那么可愛的小家伙嗎?

他對圣誕老人許下的心愿,就這樣實現了嗎?

“是的,妹妹,螃蟹會夾走妹妹哦。”

于霆宇愣了下,看了眼手里的網兜...

二爺跟陳萌剛好下班,小家伙眼睛一亮,拎著網兜過去。

“爺爺,你介意要一份充滿愛的‘狗剩’嗎?”

芊默和小黑同時一凜。

媽耶,兒子闖禍了!

陳萌年輕時瞎給二爺起外號,管二爺叫于二狗,所以二爺對狗剩這個詞,十分敏感。

芊默推推小黑,示意他隨時準備上前搶救兒子。

“哦?”二爺眉一挑。

霆宇舉起網兜,沮喪地說道。

“打工賺錢給媽媽買的生日禮物,但是媽媽肚子里有妹妹了。”

沒人要的東西就是狗剩——姑父說的。

寧久這貨十分坑,總是鳥悄的給家里的小孩子們灌輸各種亂七八糟的詞匯。

“默默有了?”陳萌喜出望外,拍拍自己老伴兒。

“二狗啊,你看你多有福氣,子孫滿堂。”

“爸爸說螃蟹夾妹妹...所以我把我的勞動果實,給我第二愛的爺爺和奶奶。”

還想給姥姥姥爺哦。

就是不知道爺爺奶奶介不介意這份愛的“狗剩”?

二爺寵溺地揉揉他的頭,“爺爺很高興,謝謝你。”

家里的小蘿卜頭多了,二爺也成寵孫狂魔了,冰山人設碎了個稀巴爛,抱起小家伙各種喜歡。

芊默看這畫面實在太溫馨,忍不住笑了,于昶默也跟著笑,笑完了卻覺得哪兒不太對...

“那爸爸呢?”第二愛爺爺奶奶,還有姥姥姥爺,所以,他這個親爸是充話費送的?

“爸爸我也愛,但是你都有媽媽了。”小家伙糾結地看了眼小兜子。

他沒有那么多螃蟹可以分啦。

最主要的是,爸爸不是經常跟媽媽吃螃蟹嗎?

應該沒有那么在乎...吧

正文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見默少多有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