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生活系游戲  >>  目錄 >> 第六百零四章 轟動(4000+)

第六百零四章 轟動(4000+)

作者:噸噸噸噸噸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噸噸噸噸噸 | 生活系游戲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生活系游戲 第六百零四章 轟動(4000+)

孫繼凱領著江楓去到了2樓的衛生間,從后廚出來的時候被林翠華(孫繼凱他媽)看見了。

“小凱這孩子怎么回事,昨天晚上跑得不見人影,現在又和他那些個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這都什么場合還領著朋友到處瞎轉。”林翠華抱怨道。

孫常平沒說話。

他一貫好脾氣,上次和林翠華吵架實屬罕見。現在孫冠云的葬禮已經結束,一切順利,他又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

林翠華白了孫常平一眼,既恨他這個爛泥扶不上墻的性格,又慶幸他是個爛泥扶不上墻的,不然她這些年也不可能把他抓得死死的。

說句實話,昨天孫常平發火的時候林翠華心里其實是有點害怕的,以至于說話之前都要在心里先過一遍。不過她見孫常平今天又恢復了原樣,更不把他放在心上,對他的態度又恢復了以往的模樣。

“你在這傻站著干什么呀?你弟都圍著常總說了那么久的話了,你就算上去說不了話你也得在旁邊聽著,還不快過去!”林翠華小聲道,聲音雖小語調卻很高昂。

“我和常總又不熟,之前公司和常總對接的一直都是常寧,我去干什么?他們說話我又聽不懂。”孫常平嘟囔著,慢吞吞地挪步。

“等等,那桌坐的是誰?怎么只坐了三個人?”林翠華指向江衛國那桌。

孫常平看了一眼,見那一桌的江衛國,孫茂才和吳敏琪正好是三代人的年紀,便以為是一家人。

孫常平想了想,道:“應該是老食客吧,可能是一家人,專程趕過來的。”

“原先我還在店里當經理的時候見過那個年紀中間的,他老來店里吃飯。”孫常平補充道,他最大的優點就是記性好,只要記住了就基本上不會忘。

林翠華點點頭沒在意,抱怨道:“王助理也真是的,讓他邀請一些老食客過來怎么什么人都邀請,還要專門為他們開一桌。”

另一邊,孫繼凱把江楓送到廁所門口就返回了。

他說的沒錯,二樓確實沒什么服務員,他們這一路走來一個都沒撞見。

燈開著卻沒人,頗有幾分恐怖片的感覺,若是燈光再暗一些就更有感覺了。

江楓快速走進廁所隔間,關上門,點開屬性面板,找到游戲剛剛發布的支線任務并領取。

美好回憶對于一代粵菜宗師孫茂才而言,聚寶樓不光是他曾經生活和成長過的地方,更是承載了他童年和少年時期與師父師兄一起生活相處點滴回憶的地方。隨著時間的流逝,即使孫茂才對往昔有再多回憶也開始漸漸遺忘。記憶的缺失很難再找回,就如同那回不到的曾經,請玩家幫助孫茂才找回至少一處缺失的記憶。

任務進度(0/1)

任務提示:本任務有多種完成方式,自由度極高,請玩家盡情發揮,切勿有任何危險舉動。

任務獎勵:

孫茂才的一段記憶

孫茂才的一個記憶片段

江楓:?

一個任務,雙重獎勵。

不過,這個記憶片段是什么?

記憶還能有

江楓有些咂舌,撐著下巴把任務詳情又從頭閱讀了一遍,覺得這個任務和他剛剛想的不太一樣。

按照游戲頒布支線任務的一般規律,支線任務都是由特定人物隨機觸發的。也就是說,他剛才和什么人干了些什么事,就可能會觸發相關任務。

在進到廁所之前,他一直以為這個支線任務是讓他幫孫繼凱完成八寶栗香鴿。任務要求可能是讓多少個食客回心轉意,或者收獲多少個老食客的肯定與贊賞之類的這種手到擒來,天上掉餡餅的好任務。

結果游戲告訴他掉落的支線任務是幫孫茂才找記憶。

這種任務和八寶栗香鴿有什么關系?

孫冠云做出八寶栗香鴿的時候,孫茂才都離開聚寶樓快20年了,這兩者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去。

江楓覺得他虧了,不應該答應得如此爽快。他和孫繼凱的關系還沒有鐵到可以讓他以泰豐樓幕后老板的名義潛入聚寶樓后廚打工,還是不記名打工。

懷揣著一顆我覺得我虧了一個億的心,江楓有些悲傷地下了樓,摸進了聚寶樓后廚。

八寶栗香鴿已經快出鍋了。

雖然虧了,但答應孫繼凱的事自然要好好完成。

更別提昨天晚上孫繼凱還請他和吳敏琪吃了頓飯,雖然只點了5個菜但那頓飯也挺貴的,四舍五入一下他也沒怎么虧。

江楓自從成為泰豐樓的真正老板之后一般都是他請客,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過被別人請客的快樂了。

八寶栗香鴿出鍋了。

沒勾芡之前的八寶栗香鴿雖然和勾芡之后的看上去差不多,但無論是從香還是從味來說都不是一個檔次的。勾芡就是八寶栗香鴿的靈魂,勾芡不行就是缺少靈魂。

菜可以不好吃,但不能沒有靈魂。

聚寶樓的師傅如果認真做菜,廚藝還是相當不錯的。

至少面前的這些八寶栗香鴿不錯。

芡汁還在鍋里熬著,乳鴿雖然出鍋了但依舊沒有到最佳勾芡時間。江楓還有閑情雅致和孫繼凱閑聊兩句,夸贊一下他們店里的廚師手藝居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好。

“哇,這八寶栗香鴿是誰負責做的,這整個脫骨的手藝比我還好啊!”江楓感嘆道。

“松針的技術也好!”

“火候把握得也好!”

“就是不知道這里面的餡料怎么樣。”江楓都想拿刀把鴿腹剖開來看看里邊的餡料配比如何了。

“反正有的剩,等全部勾芡完了上桌你再拿一只出來單獨研究不就行了。不對,反正等會你自己也能上桌吃,吃了不就知道了。”孫繼凱笑道,想知道廚師的手藝如何一嘗便知道。

江楓點頭停止閑聊,開始專心勾芡。

八寶栗香鴿一道一道地勾芡完畢,也由專人一道一道地端出上桌。

按聚寶樓的規矩,如果一桌菜中有八寶栗香鴿,那八寶栗香鴿必將是第一道被端上桌的菜。也就是說,八寶栗香鴿的上桌昭示著宴席的開始。

在座的基本上都是聚寶樓的常客,自然能看出服務員手中端的是八寶栗香鴿,即使還沒有揭蓋,光從容器的形狀便能看出來。

“哎,當年孫老師傅還下廚的時候,咱們哪能見到這個場面吶。一大桌人每人一份八寶栗香鴿,那真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一位曾經的聚寶樓的常客感嘆道,帶著幾分遺憾也帶著幾分惋惜。

“還每人一份,一桌若是像咱們這么多人能有個兩三份就不錯了,那時候聚寶樓一天才賣幾份八寶栗香鴿?比佛跳墻都難搶!”旁邊的人附和道,“可惜嘍,孫老已經走了,咱們就是想吃也吃不到了。”

“可我聽說北平的泰豐樓也有賣八寶栗香鴿的,味道做的還挺正宗的。不過也難搶,我不常去北平沒搶到過。我有一朋友是北平人,他跟我說如果長居北平有心去搶的話,還是可以搶到的。”另一人道。

“泰豐樓的八寶栗香鴿我吃過,味道是挺正宗的,但不是當年孫老做的那個味兒,還是差了點。不,就不是那個味兒,不一樣。”最初感嘆的那人固執得道,“和孫老做得就是不一樣。”

“這哪能一樣,都不是同一位師傅怎么可能做出味道一樣的菜來。”旁人笑道,扭頭去問那位提起了泰豐樓的人,“正好我計劃下個月去北平,幫我問問你那朋友泰豐樓的八寶栗香鴿怎么預定唄,我看看我能不能預定到。”

就在幾人討論得正激烈的時候,服務員上菜上到了他們這一桌。

“幾位先生不好意思,因為八寶栗香鴿需要一個一個勾芡,所以上菜時間會有間隔。我們會按順時針順序上菜,不要介意。”

然后就把八寶栗香鴿端給了離他最近的幸運兒,也就是最初發表感嘆,覺得江楓所做的八寶栗香鴿和當年孫冠云所做的不一樣的那位前聚寶樓常客。

前聚寶樓常客對八寶栗香鴿沒什么興趣,畢竟這些年聚寶樓所做出來的八寶栗香鴿是什么水平他再清楚不過了。

原先他只是想單純的參加孫冠云的葬禮,這個晚宴他是不想來的。但剛才在葬禮上,他遇見了一些曾經常在聚寶樓一起拼桌吃飯的飯友,許久未見想聊上兩句,正好晚上又沒事,這才來參加了晚宴。

他從服務員那里接過小刀,自己用刀劃開鴿腹。

香味四溢且熟悉,就好像是原先記憶中的那個味道。

聚寶樓前常客懷疑自己的鼻子出問題了。

但他很快又給出了解釋。今天是孫冠云的葬禮,他見到如此熟悉的菜肴觸景生情,心中懷念,所以覺著味道聞著像是原先他最愛的味道也是正常。

這樣想著,他用勺子舀了一勺里邊的內餡。

聚寶樓前食客愣住了。

鼻子能出問題,舌頭也能出問題嗎?

如果真的是出問題,他愿意出一輩子這樣的問題。

“唉,今天這八寶栗香鴿看上去不錯呀,味道怎么樣?”旁人問道。

聚寶樓前食客來不及回答也沒時間回答,他的嘴巴實在是太忙了,連吃都來不及,哪有時間抽出空來回答這種廢話。

他就這樣一口接一口,一口又一口,一口比一口還小,就像小雞啄米一樣,一點點用小勺把原先塞得圓鼓鼓的鴿腹掏空。

隨著一道道八寶栗香鴿被端上了桌,聊天的人漸漸少了,每個人都忙著吃,一邊懷疑自己的舌頭,一邊慶幸自己的舌頭。

全場陷入了安靜,只留下一群埋頭狂吃的人。

就連孫冠云的兩個兒子,孫常平和孫常寧也陷入了震驚。

聚寶樓的廚師什么水平他們再清楚不過了,八寶栗香鴿做得是可以,在勾芡之前的所有步驟都可以稱得上是完美無缺,盡得孫冠云真傳。更別說今天的八寶栗香鴿是由孫冠云的大徒弟負責的,他從學開始算做了十幾年八寶栗香鴿,除了勾芡不行哪哪都行。

但大家都知道,八寶栗香鴿勾芡不行就是不行。

沒了勾芡,八寶栗香鴿就是一道普通的,味道還可以的鴿腹里塞了料的燉鴿子。

有了勾芡,那才叫八寶栗香鴿。

前些年,聚寶樓賣的一直都是燉鴿子。

今天,燉鴿子突然變成了八寶栗香鴿。

孫常平吃著吃著淚流滿面,腦中冒出了一個極為荒謬的猜測。

今天是他爹下葬的日子,莫非今天晚上這些八寶栗香鴿是他爹顯靈了?

后廚里的江楓突然覺得渾身有點不自在,打了個哆嗦。

需要勾芡的八寶栗香鴿他已經全部勾芡完了,現在他正和孫繼凱一人端著一份八寶栗香鴿大吃特吃。

江楓表示他今天要吃兩份八寶栗香鴿。

不,三份!

他覺得這大概是他這輩子做出來的,最好吃的八寶栗香鴿。

當然,這些八寶栗香鴿也不是他做的,他就是負責勾芡,前面的步驟全部都是由孫冠云的大徒弟邱富做的。

邱富是孫冠云的大徒弟,也是現在聚寶樓后廚廚藝最好的廚師。單論手藝,他比江楓要強上不少。

這些年來他一直想要做出他師父孫冠云那種級別的八寶栗香鴿,在這道菜上沒少下功夫,勾芡之前的所有步驟可以稱得上是如火純青。

只可惜他沒掛,孫冠云也不教,最后一步勾芡一直未曾掌握。

邱富的手藝再加上江楓的勾芡,就這樣陰差陽錯的還原了八寶栗香鴿最初的味道。

當然,在后廚大吃特吃的江楓和孫繼凱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江楓是只吃過一次還是改良版的,對于最初的味道記不太清楚。

孫繼凱是從小吃到大已經麻木了,完全不覺得有什么,只是單純的覺得這次的八寶栗香鴿味道相當不錯。

這兩人毫無察覺,大廳里面已經地震了。

八寶栗香鴿是由乳鴿做的,肚子填得再滿也是乳鴿。就那樣小小一份吃得快一些的已經吃完了,不光里邊的餡吃完了,沒什么肉的乳鴿也吃完了,就差點連芡汁也舔光了。

第一個吃完的食客一臉我是誰,我莫不是在仙界,我現在仿佛漂浮在云端地抬起了頭,發現所有人都沒有吃完只有他吃完了,心中不免覺得悵然與悲傷。

聚寶樓為什么突然一下做出了當年的八寶栗香鴿他不關心,反正他是食客,只需要負責花錢買單低頭吃菜就行了。

第一個吃完的食客嘆了一口氣。

如此味道的八寶栗香鴿,聚寶樓只怕要恢復當年的盛況了。就是不知道吃完這頓搶到下一頓要等到何年何月,今天那些沒來參加晚宴的人可真是虧了大發了。

等等,那些沒來參加晚宴的人!

第一個吃完的食客眼前一亮,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一條通往光明的康莊大道。

大道盡頭的八寶栗香鴿正在向他揮動翅膀。

他沖邊上的服務員招了招手,小聲問道:“你們廚房還有剩的八寶栗香鴿,味道變了涼了沒關系,如果有的話能不能再給我上一份?”

服務員一愣,道:“好像有,我去問問。”

“服務員,給我也再上一份!”旁邊人連忙道。

“你自己那份都沒吃完呢!”更旁邊的人不滿了。

那人當場給眾人表演了一下什么叫一口一只鴿。

同桌人:……

服務員統計了一下想要第二份的人數,跑去了后廚窗口。

負責傳話的小工又跑去找了孫繼凱。

“小老板,外面有客人想要再來一份八寶栗香鴿,有11位客人,不,12位,不,16位,19位,23……一共有27位客人想要第二份,你看看……”

孫繼凱掃了一眼剩下的八寶栗香鴿:“這邊還有32份,你讓服務員統計清楚并說明情況,別到時候引發矛盾。”

然后孫繼凱就看向正在大口吃鴿的江楓。

江楓:?

打白工還要加班,孫老板你有點過分吶!

江楓緩緩咽下口中的八寶栗香鴿,一臉正色:“只有30份了。”

孫繼凱:?

“我要吃三份!”

妙書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生活系游戲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