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目錄 >> 第429章 跟看魔鬼似的

第429章 跟看魔鬼似的

作者:巔峰小雨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巔峰小雨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第429章 跟看魔鬼似的

駱風棠道:“我來削。”

他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接過紅薯。

在黑暗中憑借手感,把紅薯皮削了個干干凈凈。

然后遞到楊若晴的手里。

“將就著吃點,等天亮,我就去街上買包子!”他道。

楊若晴點點頭。

接過紅薯,一拳頭砸下去,砸成兩半。

另一半遞給他:“你也吃點!”

“我不愛吃這個,你吃!”

他把剩下的另一半推了回來。

她態度很是堅決:“不愛吃也得吃,肚子里好歹有點貨!”

他拗不過,只得接過來吃了。

生冷的紅薯,一口咬下去,發出嘎嘣一聲脆響。

吃在嘴里,淡淡的甜味兒。

對于又餓又渴的他們來說,這個時候的半只紅薯,是生津止渴的東西。

可是,這樣的冬夜。

這玩意吃到肚子里,全身更冷了。

兩個人接著蹲守。

她的肚子,隱隱發痛。

就像有車轱轆,遠遠的從邊邊角角碾壓過去似的。

痛,卻又捕捉不到具體的方位。

許是消化不良鬧肚子吧?

她沒當回事。

一夜,就在這樣的蹲守中緩緩過去。

當東方露出淡淡的魚肚白時。

趴在一捆柴禾上的她動了動有些僵硬的四肢。

邊上,駱風棠站起身:“晴兒,我去街上買些吃的回來。”

“也好。”她道。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院門處傳來鑰匙插進鎖眼的聲響。

兩人眉心一緊,視線鎖定窗口外的小院子里。

只見一個瘦高個的年輕男子,正打著呵欠進了院子。

他臉色蠟黃,腳步虛浮。

一手拎著一捆油紙包,里面鼓鼓囊囊像是包子滿頭。

另一手拎著一壇子酒,正朝正屋門口過去。

就在陳三剛把堂屋們推開的當口。

身后突然有人推了他一把,他趔趄了一步一頭栽進了屋子里。

油紙包掉在地上,酒壇子則直接摔碎了。

身后緊接著有人跟了進來,屋門隨即被關上。

陳三驚恐的轉過身來,發現屋里多了一男一女。

男的高大結實,一身的冷硬。

女的是個小姑娘,十二三歲的樣子。

有點豐滿,背著光看不太清楚她的五官長相。

但她那雙異樣明亮的眼睛,還有那一身的寒氣,讓他本能的有些畏懼。

“你們,你們是什么人?為啥闖進我家?”

陳三顫聲問,有些憤怒。

“我、我外面欠的債這兩日都還清了,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楊若晴和駱風棠對視了一眼。

這個陳三,把他們當做討債的了?

咱倆這一身的浩然正氣。

他眼瞎呀!

楊若晴上前一步,問陳三:“你叫陳三是吧?”

陳三點頭。

“你在聚味軒做跑堂?”她又問。

陳三再次點頭。

“前夜聚味軒酒宴發生的事,你曉得吧?”她再問。

眼睛牢牢鎖定陳三的臉。

不放過每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

在她問出這句話后,陳三的眼神,明顯瑟縮了下。

這是一種心虛的表現。

緊接著,陳三抬起右手食指,往鼻子底下揉了一下。

這個動作,在犯罪心理學里面。

通常是用來掩飾因為心虛,而滋生出的慌亂。

好為下一步的謊言,打個草稿。

果真,陳三接下來趕緊搖頭。

“前夜我天還黑就走了,不曉得夜里酒宴的事兒……”

“啪!”

一巴掌拍在陳三的臉上。

陳三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里嗡嗡作響。

不敢相信,一個小姑娘的手勁兒這般大!

比東家小姐的巴掌痛多了!

在陳三懵逼的當口,楊若晴朝駱風棠打了個響指。

駱風棠會意,拔出方才削紅皮的那把匕首,遞給楊若晴。

匕首在她的手指間,旋出一個漂亮的刀花。

看得陳三目瞪口呆。

直到咽喉下傳來刺骨的寒意。

他才發現匕首已經抵上了他的脖頸。

“我是你們酒樓豆腐供貨商家的人,現在我爹被誣陷下了大牢。”

楊若晴瞇起眼。

“說,前晚酒宴,到底什么情況!”她喝問陳三。

“是不是你在菜里動了手腳?”

陳三嚇得臉都白了,額頭上冒出黃豆大的冷汗。

他僵在原地不敢亂動。

眼珠兒骨碌碌轉動著:“我就是一個跑堂的,前晚真不在呀,”

“就算我在,那樣的貴人酒席,我是沒有資格端菜過去的……”陳三賠著小心解釋著。

楊若晴嗤了一聲:“那你說,你這兩日的錢,怎么來的?”

“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往豆腐里下藥?”她問。

陳三神色一緊,腦門上的冷汗更兇猛了。

“那錢,我、我賭博贏來的……”

“沒人指使我,你們就是把我殺了,我也不曉得咋回事啊啊……”

駱風棠在一邊露出不耐煩。

“跟他磨嘰什么?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這種人不吃點苦頭不曉得痛!”他道。

楊若晴笑了:“一刀宰了太便宜他了!”

話音落,她抓起陳三的一條手臂。

一拉一拽再反手一擰。

“嘎嘣!”

一條膀子脫了臼,軟噠噠垂在陳三身側。

匕首舞了個刀花,匕首柄扎進脫臼的皮膚軟組織中間的凹陷中……

“嗷……”

陳三身體猛地一僵。

周身的血液全往眼珠子里灌。

張大嘴,聲音還沒喊出喉嚨,一只臭鞋子便塞進了他嘴里。

“嘴硬是吧?讓你啃鞋子。”

楊若晴把匕首柄往骨頭脫臼的凹陷處用力扎進去。

這個部位,比刮骨還要痛。

從外表,卻又看不出傷痕。

是從前她在組織里學到的一種懲罰手段。

看著手底下提不起反抗力氣,痛得渾身抽搐的陳三。

楊若晴沉聲道,“說不說?”

陳三嚇得渾身發抖。

看向楊若晴的眼神,就跟看魔鬼似的。

他拼命點頭。

陰暗的屋子里,陳三拖著軟噠噠的手臂,跪在楊若晴面前交代著前夜的事情。

“前夜,縣太爺在聚味軒設宴,款待京城來的貴人。”

“周大廚掌勺,靳東家親自端菜上桌,我們這些跑堂的,是沒有資格進里面的雅間。”

“菜上得臨近尾聲的時候,靳小姐找到我。”

“她給了我十兩銀子,讓我辦件事。”陳三道。

楊若晴眉心一動。

靳鳳?

她看了駱風棠一眼。

發現他也是滿臉驚愕。

“她讓你辦什么事?你如實說來,敢扯謊,有你苦頭吃!”

楊若晴收回視線,一臉兇狠的對陳三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