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目錄 >> 第427章 看起來有點兇

第427章 看起來有點兇

作者:巔峰小雨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巔峰小雨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第427章 看起來有點兇

駱風棠暫不言語了,退到一旁。

楊若晴對那賬房老者道:“我們的豆腐專供你們酒樓,雙方互惠互利。”

“我們是一條繩索上的螞蚱。現在,豆腐出了岔子,我爹被抓進大牢了,我要見你們東家!”她道。

老者嘆口氣:“見不著了!”

“前日夜里出了那事后,我們東家和掌勺的周大廚,當時就被抓走了。”

“晴兒,咱們直接去探監,看看三叔在里面咋樣,也順便問問周大叔到底咋回事!”

酒樓外面,駱風棠征詢著楊若晴的意見。

楊若晴卻搖了搖頭。

“探監可不是那么容易說見就見的。”她道。

她昨夜來得匆忙,忘記了帶戶籍。

沒有戶籍和里正他們開的書面證明,就無法證明自己和楊華忠的父女關系。

牢頭是不會放行的。

而且,這件事不同于普通的抓個流氓地痞。

而是涉及食物投毒,而且食客還是縣太爺。

縣太爺親自下令抓的囚犯,牢頭更不敢輕易放人進去探視的。

去了,也是白搭。

“棠伢子,咱恐怕要在縣城滯留幾日。”

理清頭緒,她抬起頭來望向他。

“咱先找個便宜些的客棧落腳。”她道。

駱風棠點頭,“我知道前面有家‘龍鳳客棧’,我們去那投宿!”

跟掌柜的一打聽。

客棧的客房分兩種。

一種是獨立的客房,里面擺著一張大床,和必備的桌椅洗漱用具。

跟現代的賓館標間差不多。

還有一種經濟實惠的,就是后院的大通鋪。

大通鋪已經住了好幾個漢子,抄著一口的外地口音。

往門口一站,就能嗅到里面一股汗臭味。

“就這吧。”楊若晴道。

前面的客房,住一晚得四五十文,還不包括三餐茶飯。

這里便宜,一個人一個晚上才五文錢。

至于這些外地漢子,她壓根就不把他們放眼底。

她的前世是特工,莫說大通鋪,城市下水道她都呆過。

駱風棠卻眉頭緊皺:“男女混雜,多有不便,咱去前院!”

不由分說,拉起她轉身就走。

“前面太貴,我得把錢留著打點關系!”她道。

駱風棠道:“你的那份留著莫動,食宿這部分,交給我!”

他跟掌柜那要了兩間客房,被楊若晴攔住。

“就要一間吧,咱倆擠擠!”她道。

他的錢,來之不易。

他訝了下,看了她一眼:“就一間,這樣不太……”

“出門在外,沒那么多顧忌。”她直接打斷他的話。

他點點頭。

也行,晴兒睡床,他隨便找兩把凳子湊合一下就成!

兩人回到客房,小二送過來熱茶熱水。

駱風棠把門關好,把一塊帕子放到盆里的熱水里擰了幾下。

他走到床邊,把熱騰騰的帕子遞給她。

“抹把臉。”他道。

“好。”

她接過帕子,隨便擦拭了一下臉和雙手。

他就著她洗過臉的水,自己也胡亂抹了一把。

聽到她在身后說道:“前夜酒宴到底啥情況,我還得去跟酒樓的人打聽打聽。”

“往食物里投毒這事,我琢磨了下,下手之人無外乎兩種。”

她在那兀自分析著。

“要么,便是聚味軒的競爭對手指使人做的,同行是仇家嘛。”

“要么,就是聚味軒的某個伙計做的。”

“因平素跟靳掌柜或周大叔有過結,懷恨在心,所以伺機報復酒樓!”

“不管是哪一種,都要去打聽情況!”

只有弄清楚了前因后果,才有一個奔走的方向。

不至于像現在這樣,跟無頭蒼蠅似的,兩眼一抹黑。

聽到她的話,駱風棠轉過身來。

對她道:“打聽消息的事,我去做。你就留在客棧里歇息。”

楊若晴道:“你對縣城也不熟悉呀,我跟你一道去,多個人多個商量。”

他笑著搖了搖頭:“我有一個朋友在縣城,跟三教九流的人都有點關系。”

“他那里消息多,我先去找他,如果他能幫我們,那就更好了。”他道。

楊若晴訝了下。

她的印象中,駱風棠在村里都是獨來獨往。

跟山里野獸打交道的機會,都比跟人類打交道要多。

想不到,他在縣城還有這樣的朋友?

像是瞧出她的疑惑,他撓了撓頭:“我那朋友也喜歡狩獵,有一回他去眠牛山狩獵,我們就那樣結識的。”

楊若晴點點頭。

原來是興趣相投。

“好,那你去吧,我在這等你消息!”她道。

他點點頭,臨走前,還把桌上那碗熱茶捧到她手里。

“喝點熱茶,困了就到床上躺會,我盡快回來。”他道。

“嗯,路上當心!”她叮囑。

他笑了下,揉了下她的發,轉身快步出了客房。

楊若晴手指撫著茶碗上的花紋。

眉頭微微皺起,眼底露出思忖。

方才她跟駱風棠那分析了兩種情況。

其實,她還有第三種猜測。

只是這第三種猜測,她覺得可能性不大。

如果是酒樓自己人。

這個自己人,不是伙計和打雜的。

而是類似于周大廚和宋采辦那種,身家利益都跟酒樓綁在一塊的親信人員。

只是,倘若真是第三種。

那么此人真是心胸狹窄,愚蠢至極!

時間一點點過去。

在她等得有點心煩氣躁的時候,客棧外面的廊道上,終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她聽出有一道腳步聲是駱風棠的。

趕緊過來把門開了。

駱風棠回來了,身后還帶著一個年紀,個頭,都跟五叔楊華洲相仿的漢子。

漢子臉上有一條刀疤,讓他看起來有點兇。

但那眼睛卻又很精明。

一看就是黑白兩道都混的那種。

在駱風棠的引薦下,雙方相互認過。

“徐大哥,快請里面說話。”

楊若晴側開身子,讓駱風棠和徐莽進了屋子。

隨后關上屋門,返身回到屋里,駱風棠已經給徐莽倒了一碗茶。

徐莽喝了一口,抹了把嘴角,開門見山道:“晴兒姑娘家的事兒,方才路上風棠老弟都跟我說了。”

楊若晴輕輕點頭。

“我爹被人冤枉下了大牢,這臘月皇天的,我們跑到縣城來就是為了這事奔走。”她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1.12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