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目錄 >> 第269章 被人呵寵著的感覺

第269章 被人呵寵著的感覺

作者:巔峰小雨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巔峰小雨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第269章 被人呵寵著的感覺

麥子粉這東西,莊戶人家都不缺。

可麥子粉通常都是用來做面疙瘩,或是烙餅。

包餃子,搟面條這些吃法,卻很少。

主要是費功夫。

孫氏已記不清自己多久沒給孩子們搟過面條了。

“這面條是用啥東西煮出來的?咋嗅著忒香呢?”

孫氏又問。

這邊,楊若晴把楊華忠的那碗端給他。

又把兩只勺子放進兩個弟弟的碗里,讓他們自個吹著慢慢吃。

聽到孫氏問,楊若晴抿嘴一笑道:“用鱉湯煨出來的呢!”

“鱉湯?哪里來的鱉啊?”孫氏詫了下。

楊若晴瞥了眼邊上的駱風棠:“前兩日棠伢子在后面小池塘挖的。”

“我放在茶罐里,昨日燒夜飯的時候就放在灶火里煨著,忘了跟你娘說。”楊若晴道。

但凡楊若晴在家,灶房操持吃食那塊,基本都是她大包大攬了。

孫氏最多就是打打下手啥的。

不曉得茶罐里煨著一只鱉,也不稀奇。

聽到楊若晴的話,孫氏釋然了。

婦人瞅了眼桌上的面條。

那鱉肉煨爛了,融到了湯汁里面,再伏著在面條上。

只瞅一眼,就勾人。

婦人滿面欣慰的看向駱風棠。

瞅見他還站著,忙地招呼著:“棠伢子咋還站著?快坐下來吃面啊!”

駱風棠笑著搖頭:“不急,三嬸三叔先吃。”

楊若晴也道:“我和他的那份在灶房呢,等下就去吃。”

孫氏和楊華忠這才點點頭。

兩口子端起碗里的面條,瞅見荷包蛋。

倆口子都不肯動筷子。

楊若晴又勸道:“每個人都有一只呢,爹娘就吃唄!”

“我們大人又不用長個頭,吃了也是白搭。大安小安過來,把荷包蛋夾去!”

于是,兩口子的荷包蛋,分別落到了大安小安的碗里。

大安小安都不敢輕易吃,問詢的目光投向長姐楊若晴。

楊華忠打趣道:“這下歇火了,咱做爹娘的說話還沒這做姐的算數了,哈哈”

孫氏也捂著嘴笑,對楊若晴道:“晴兒,你就說一下唄,要不他們不敢吃。”

楊若晴抿嘴一笑,對兩個弟弟道:“既是爹娘省給你們的,你們就吃罷!”

兩個弟弟這才敢動筷子。

看著折騰了一天的家人,這會子總算是吃上了一碗熱乎乎的面條。

楊若晴的心里,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

她對駱風棠道:“走,我們也去吃面。”

“嗯!”

兩個人進了灶房。

趁著駱風棠把托盤掛回墻上木樁上的當口,楊若晴趕緊把盛了兩碗面出來。

最后一只荷包蛋,她放在駱風棠的碗里。

駱風棠掛好托盤回來,楊若晴端著面碗已經坐在灶門口吃了。

他看了眼自己那碗頭的荷包蛋,又瞅了眼楊若晴那碗。

“晴兒,你不是說每人都有一只蛋嗎?你的呢?”他問。

楊若晴用筷子輕輕敲了下碗沿,若無其事的道:“我怕它冷了,藏在碗底呢!”

駱風棠眼底掠過一絲狐疑。

男孩兒沒再問,他隨即端起了面碗,抓起了筷子。

楊若晴正埋頭扒拉著碗里的鱉湯面條。

突然,一只滾燙的荷包蛋空降到了她的碗里。

她抬起眼來,剛好瞅見他收回手去。

楊若晴站起身來,責備他:“你做啥呀?這是你的那份兒,我的在碗底呢!”

“我不愛吃荷包蛋,你幫我吃!”

駱風棠道。

楊若晴訝了下。

這年頭,雞蛋一文錢一只。

莊戶人家養雞,大都都舍不得吃蛋。

得留著賣錢兌換油鹽醬醋。

也就是譚氏那么寵溺楊華梅,那雞蛋一天也只給楊華梅兩只蛋的份兒!

這小子,這借口,也太拙劣了吧?

“你這傻小子,我都說了,我碗底有一個。”

她接著道,“你這又塞給我一只,這是存心要胖死我嗎?不成不成,趕緊拿回去!”

她要把雞蛋夾給他,他閃身躲開。

“不多那一只!”他道。

站到另一邊,正大光明的往她身上瞅了一眼。

男孩兒咧嘴一笑道:“再說了,晴兒你胖乎乎的樣子好看呢,像包子一樣討喜!”

楊若晴滿頭黑線。

她朝他磨牙,做出很兇惡的表情。

“臭小子,不會夸人就保持沉默啊,你這是夸我還是損我?”

駱風棠咧嘴一笑:“嘿嘿,晴兒莫惱,甭管你啥樣,都好看!”

撂下這話,他端起自己的面碗,腳底抹油跑出了灶房。

灶房里,楊若晴氣也不是,笑也不是。

這個臭小子!

垂眼看了眼碗頭的荷包蛋。

方才那一絲惱怒,又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心里面,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幸福。

這種被人呵寵著的感覺,真好。

吃飽喝足,一家人都很滿足。

駱風棠起身告辭,被楊若晴喊來灶房。

她把一只篾竹籃子遞給他。

篾竹籃子里裝著一只碗,碗上面還倒扣著一只碗。

“把這面條帶回去駱大伯嘗口鮮兒,也省了他夜里燒火。”

楊若晴道。

駱風棠接過那篾竹籃子,一臉動容的看著楊若晴。

“晴兒,你有心了。”

被他這么看著,她又有點不好意思了。

低垂著眼,把一縷落下來的劉海撫到耳后,沖他莞爾一笑。

“沒啥,天快黑了,你趕緊回去吧!”

“嗯!”

他轉身快步離開了院子。

老駱家院子里。

暮色漸起,駱鐵匠站在沒有院門的院子口朝路口張望。

侄子吃過晌午飯就推著獨輪車去樹林子里攏松毛了。

這天都黑了,咋還不見家來?

啥情況啊這是?

就在駱鐵匠焦急不安,打算去樹林子里尋的當口。

駱風棠的身影總算出現了。

“你這孩子,出去半日咋這會子才回來?”

駱鐵匠迎上去,語氣帶著幾分責備。

又瞅了眼那空空的獨輪車,“不是說攏松毛嗎?”

駱風棠對駱鐵匠咧嘴一笑:“大伯,松毛我給晴兒他們家送過去了。”

“啥?”駱鐵匠訝了下。

駱風棠見駱鐵匠這副樣兒,忙地又道:“明日我再去攏,再攏給家里……”

“哈哈哈”

駱鐵匠瞅見侄子這樣兒,知道侄子誤解了他的意思。

“傻小子,你這榆木疙瘩總算開竅了呀!哈哈哈”

駱鐵匠伸出一只打過鐵的大手掌,用力拍在駱風棠的肩膀上。

“做得好,不用大伯我吩咐,你自個就曉得給晴兒家送松毛,好樣的!”

駱風棠被他大伯弄得一頭霧水。

“走走走,趕緊家去,大伯得好好獎賞下你,夜里咱爺倆做面疙瘩吃咋樣?”

“大伯,我在晴兒家吃過了,晴兒還讓我給你捎帶了一份呢!”

“是嗎?”

駱鐵匠這才留意到駱風棠的臂彎里,還挎著一只篾竹籃子。

“是啥?”

“鱉湯煨面條。”

“聽著就帶勁兒,剛好家里還有點小酒,我得整兩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