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466章 新老姐夫之間的PK

第466章 新老姐夫之間的PK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466章 新老姐夫之間的PK

一聽到“奚九夜”的名字,葉凌月怔了怔。

又是這個人,從第一次見面,到這次突如其來的相遇。

每次聽到這個名字時,葉凌月都會覺得自己的心底,有一抹異樣閃過。

異樣,并不是疼痛或是難受,它就如一種幻覺,讓人悸動,一閃而逝,它并不真實存在,可是不知什么時候,會突然發作。

“遲了,我們已經交過手了,而且我還被打敗了。”

盡管不想承認,可葉凌月不得不承認,奚九夜的實力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她是沒法子逾越的。

心底的不甘,就如一頭蟄伏已久的困獸,時時刻刻想要破籠而出。

葉凌月也不知,為何獨獨對不如奚九夜這件事,如此憤恨。

明明,比她強的人,她也是遇到過的。

不說其他,像是天賦驚人的帝莘,再就是福緣逆天的薄情,還有修為深不可測的云神醫夫婦,面對他們時,她都不會不甘,可唯獨奚九夜,唯獨輸給這個人,讓她無法忍受。

那種不甘,甚至超過了當初葉凌月對于洪放那個渣爹的恨。

超過了對洪放的恨?

葉凌月也被自己這個驚人的念頭嚇到了,她怎么會對一個只交過兩次手的人,恨之入骨。

“什么,你遇到奚九夜了,他,他沒把你怎么樣吧?”

一旁的光子反應比葉凌月更大,他打了個踉蹌,差點沒摔倒。

他緊張之下,一把抓住了葉凌月的手,氣力之大,讓葉凌月都覺得一陣肉疼。

“你弄疼她了。有我在,無論是誰都奈何不了洗婦兒。”

帝莘冷眉一挑,將光子跟小雞似的拎開了,他有些擔憂地望了眼葉凌月,后者臉色有些發白。

帝莘的心里有點不舒服,關于奚九夜,他本能的覺得這人并非簡簡單單是九洲荒狩上的對手那么簡單。

“沒錯,虧了帝莘,那一晚我才能順利逃脫。不過我不會永遠比他差的,再過幾日神通池打開后,我若是能得到神通技,我就不會怕他了。”

葉凌月詳裝無事地說道。

只是她眼底的深沉,讓帝莘和光子都不由捏了把冷汗。

因為奚九夜的事,早前賣出了黃泉水的喜悅也被沖淡了,葉凌月有些意興闌珊,索性就先回了客棧。

帝莘卻是趁著秦小川不注意時,把光子拽到了一旁。

“松手,我說你這人,還讓不讓好好說話了。”

光子一早就發現帝莘在旁對自己虎視眈眈,其實他也有話要問帝莘。

雖然阿姐被他改容易貌了,奚九夜不大可能認出阿姐,可他還是很擔心。

“我問你,你是不是認識奚九夜,我是說,凌月她以前是不是認識他?”

帝莘抿緊了唇,目光冷寒,幾欲凝結成冰。

在帝莘還是巫重時,他曾經窺探過葉凌月的記憶,可由于靈魂碎片的缺失,他只記得,奚九夜和葉凌月有莫大的瓜葛,但是對方具體是什么身份,究竟和葉凌月有怎樣的恩怨情仇,他并不清楚。

他想知道洗婦兒的一切,過去、現在,所有的一切。

“豈止是認識,他還差點成了我的姐夫……哎,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別用一副掐死我的眼神看著我。事實就是事實,你以為我想承認那家伙是我的姐夫。”光子沒好氣著,碑帝莘這么一瞪,他覺得自個兒起碼要短命一年。

不過光子也沒打算隱瞞帝莘,畢竟奚九夜虎視眈眈,隨時都可能發現阿姐的身份。

阿姐雖然本領不小,可終究不是神尊奚九夜的對手。

而帝莘,他乃是妖祖轉世,也只有他,可以和如今的奚九夜抗衡。

畢竟葉凌月的記憶被娘親和爹爹封印,光子也不愿意讓阿姐恢復記憶,那些記憶太過痛苦沉重,光子希望,阿姐能像現在一樣活著。

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城池,還有一心一意愛護著新姐夫……呸,他才沒承認帝莘是他的新姐夫。

不過一定要比的話,光子還是覺得,帝莘比奚九夜強了很多的。

“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五百多年前,阿姐因為奚九夜的負心,受了千刀萬剮之苦,她發下重誓,落了個魂飛魄散的下場。我爹娘為了救阿姐,替她搜集魂魄,找到了一具和她前世一模一樣的肉身,將魂魄封印在了新的肉身里。也不知怎么的,奚九夜知道了阿姐可能沒死的消息,他這次來古九洲,很可能就是來殺阿姐的。奚族和我家有少殺父之仇,他可恨阿姐了。”

光子絮絮叨叨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

帝莘邊聽著,腦海中,一段模糊的影像漸漸清晰,正是早前巫重從葉凌月的記憶中獲得一抹夢境記憶。

“你說奚九夜恨凌月?”

帝莘聽罷,半晌才問了一句話。

“對啊,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那廝就是個白眼狼,一點都不記得阿姐對他的好,否則他也不會凌遲了阿姐。我可憐的阿姐,怎么會喜歡……哎,我什么都沒說。”

如果目光能殺死人,帝莘此刻的眼神已經足以光子死上一百次了。

帝莘冷笑了一聲,心中百感交集。

當真是恨?

若是真的是恨,為何凌月的記憶中。

看到了夜凌月跳入鼎內,跌落萬丈深崖時,奚九夜的眼神會是那般。

他的眼底,有驚慌、也有絕望和不舍,卻唯獨少了仇恨。

同樣的眼神,帝莘也有過。

而這般的眼神,他只傾注在洗婦兒一個人身上過。

真是可悲,所以那個男人,在害死了洗婦兒之后,發現了自己愛上了殺父仇人之女?

不,也許;;連奚九夜本人都沒有發現。

他這次到古九洲,也許真是為了來找葉凌月,卻并非光子想得那樣,是為了殺她。

一個男人,怎么可能會忍受摯愛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兩次。

帝莘的手指一下子收緊了,指節因為用力,泛起了青白色的光。

“我跟你說,九洲荒狩上,你們一定要謹慎,絕對不能讓奚九夜知道阿姐的名字,我們要保護好阿姐,絕不能讓阿姐有機會記起奚九夜。”光子還在說著什么。

“沒機會了。”

帝莘的牙縫里,擠出了四個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