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363章 慘兮兮的求婚

第363章 慘兮兮的求婚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363章 慘兮兮的求婚

聽到了羅綺雪的名諱時,城主府的侍衛錯愕地看了眼葉凌月。

對方是黃泉城的城主,可是在水之城的地位,顯然不高。

侍衛正遲疑著,不知是否要如實回答。

“大膽,家母的名字,豈是你這樣的人可以問的。”

羅千澈走了過來。

她的傷勢,還沒有好全,這會兒右眼包著,身上也纏著紗布,看上去有些滑稽。

只是這時候,葉凌月卻是笑不出來了。

她怎么也沒想到,羅綺雪會是羅千澈的娘。

“你娘和羅城主都姓羅?”葉凌月稀罕著,照理說,羅家是水神血脈,人丁不旺,羅城主和羅綺雪都姓羅,兩人應該是血緣很近的親人才對,又怎能成婚。

“我娘姓羅,我爹是入贅了城主府后,我娘去世后,為了今年摯愛的娘親,父親才改姓羅的。你問這些做什么?我告訴你,我爹開恩,讓你住在城主府,這并不代表,你可以在城主府里肆意妄為,滾回你的破院子去。

羅千澈一看到燈籠光影下,葉凌月的那張平平無淡的臉。

可偏就是這樣的一張臉,卻把帝莘勾引的神魂顛倒,非她不可。

羅千澈頓覺得心中有一口惡氣梗在了那里,上下不得。

不過,過了明日,她也就囂張不了了。

羅千澈剜了眼葉凌月,一甩衣袖,理也不理葉凌月。

這女人,吃了火藥不成,火氣那么大?

葉凌月無端端被遷怒,一臉的莫名其妙。

不過,也虧了羅千澈,葉凌月知道了個水之城的秘密。

這么說來,羅千澈的娘親才具有真正的水神血脈。

但羅千澈口口聲聲說,羅謙是為了愛妻,才改姓羅,可葉凌月聽著,卻覺得很不對勁。

一個摯愛妻子的人,會娶十九房妾氏?

算起來,這平均速度,可是一年一娶,這般的男人和鮫人王那樣,二十余載,每年都到河邊放花燈,紀念故人,兩者一比,簡直一個是天上,一個是地下。

葉凌月撇了撇嘴,對于羅謙很是不屑,她旋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既是羅謙只是入贅成為了城主府的乘龍快婿,那他又是怎么獲得了水神血脈的。

難道說,這世上,除了遺傳外,還有其他的獲得水神血脈和天賦本領的法子?

那法子又是什么?

不過這些事,恐怕關系到城主府的秘辛,恐怕只有葉凌月若有所思著,一直走回了房中,依舊沒有想明白。

回房時,帝莘已經鋪好了地鋪,正等著葉凌月回來。

“洗婦兒,你怎么了,臉色不大好?”

帝莘跟伸手,摸了摸葉凌月的額頭,再看看她有些發紅的臉頰,他不禁湊上了前去,在葉凌月的身邊嗅了嗅。

“你干什么,跟小吱喲似的。”

葉凌月被帝莘逗得好笑,推了他一把,后者卻是蹙緊了蹙眉頭,狐疑道。

“洗婦我聞到了其他男人的味道。“

“男人個大頭鬼,我現在這副模樣,哪個瞎眼的男人會看上我。說起來,我方才遇到了羅千澈,你猜我知道了什么?”

葉凌月嗔怒著,捶了帝莘一記。

帝莘的心漏跳了一拍,有些緊張地看著葉凌月。

“那女人又來找你晦氣了?洗婦兒,我對她半點意思也沒有,更沒有想娶她為妻,你放心,我可不是那種朝秦暮楚的男人,一個你,我就已經應付不過來了,再多一個,豈不是要掉老命了。”

帝莘這一緊張,把今晚發生的事,全都盤托了出來。

葉凌月聽罷,沉默不語。

“洗婦兒,你還不信啊,要不我們早點成親,定了名分,這樣我放心,你也放心。”

帝莘深怕葉凌月不信,急忙解釋了起來。

“原來羅城主當初娶羅綺雪是為了名利地位,這么說來,這男人壓根不是什么好東西。羅綺雪還真是被牛屎糊了眼,錯把魚眼當明珠,錯過了鮫人王那么好的男人,卻選了個花花腸子的羅謙。我甚至懷疑,羅綺雪當年并非是因為難產而死那么簡單。”

葉凌月若有所思著。

“額……洗婦兒,你有沒有聽到我在說什么?我是說,要不我們早點成親?”

帝莘無語了,弄了大半天,洗婦兒壓根沒聽到他的求婚。

他是在求婚哎。

“聽到了,對了!你剛才說什么,一個我你就很難應付了,我很難應付嘛?”

葉凌月回過了神來,只可惜關注的重點,卻不是帝莘的求婚。

“洗婦兒,我不是那個意思。洗婦兒,你再難應付,我也是甘之如飴,你別生氣。”

房間里,帝莘又是哄勸,又是發誓,一直折騰到了深夜,才將自家洗婦兒給哄勸好了。

深夜,帝莘打著地鋪。

床鋪上,葉凌月也反復想著鮫人王和羅綺雪的事。

兩人都是了無睡意。

“洗婦兒,我睡不著,我想拉著你的手。”

帝莘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地板冰冰的,又磕人,他可真不想打地鋪。

“不成。”

葉凌月沒好氣著。

一想起帝莘被羅千澈惦記上了,還被求婚了,葉凌月就很不爽。

“洗婦兒,不能拉手,那拉個指頭行不?”

帝莘可憐兮兮著,手摩挲著,就往葉凌月的被子里摸,被葉凌月一腳給踹開了。

這廝還不死心,努力了半天,好不容易抓住了葉凌月的一個小指頭,一抓住,就死抓著不放。

“還讓不讓人睡了!”

葉凌月怒了,可半天沒有回應,往地上一看,帝莘已經睡著了。

他的手,抓著葉凌月的小指頭,就那般掛在了床邊,似乎只要有一點點她的氣息,他就能安然入睡。

心一下子軟了下來,葉凌月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輕聲坐了起來,將帝莘的被褥塞好了,這才又躺了回去。

手間不時傳遞過來的那股男人的體溫,讓葉凌月的煩躁了一天的心,沉淀了下來。

葉凌月翻身看了眼帝莘俊朗的側臉,輕聲說道。

“帝莘,晚安。”

她閉上了眼,睡意漸濃,思緒也漸漸沉淀了下去。

“阿姐——阿姐——”

稚嫩的孩童的聲音,在耳邊,猶如一首最纏綿悱惻的催眠曲,在睡夢中,慢慢唱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