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303章 “毒舌”的師父紫

第303章 “毒舌”的師父紫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303章 “毒舌”的師父紫

黃泉城內,葉凌月在得知了小九念失蹤的消息后,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寫信將這個消息告訴藍彩兒。

只是讓葉凌月沒想到的事,恰好那時候,藍彩兒啟程前往孤月海。

孤月海身為青洲大陸的超級大宗門,往年只有在招收徒弟時,才會對外開放。

常人根本沒法子找到孤月海的所在。

藍彩兒明知如此,但是卻不死心,她在刀戈的陪同下,到了海邊。

藍彩兒記得,葉凌月曾經說過,若是真遇到了十萬火急的事,就點燃平安堂送來的信,屆時,自然有人回來接應她。

藍彩兒照著葉凌月所說的做,燃燒了早前葉凌月寫給自己的一封信。

當藍彩兒將信燃起后,沒過多久,果然有一名俏麗的女子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原來,每一封由平安堂寄出的信里,都留有特殊的法陣,一旦信件被燃燒,平安堂的人就會及時察覺。

“你們是凌月的好朋友?我是孤月海平安堂的負責人伶。”

這女子正是葉凌月早前在平安堂時認識的那位伶師姐。

由于葉凌月在門派大比上的崛起,讓孤月海的雜役們改變了多年來受歧視的命運。

包括伶師姐在內的所有雜役,如今都享有了學武的資格。

葉凌月雖然已經離開了孤月海,但是她依舊是所有雜役們心目中的精神領袖,伶師姐也不例外。

藍彩兒忙說明了來意。

“簡直是胡鬧,怎能讓一個三歲大的孩童去古九洲。”

伶師姐一聽,大吃了一驚。

古九洲那樣的虎狼之地,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就算是門派的核心弟子,去了也是兇多吉少,趙天狼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伶姑娘,九念是我唯一的孩子,麻煩你無論如何,也要帶我去找紫堂宿,只有他能幫助我,前去古九洲。”

藍彩兒哀求著。

伶很是同情地看了眼藍彩兒。

“看在凌月的面子上,我可以破例帶你們進入孤月海。但是,你怕是要失望了。紫堂尊上身份尊貴無比,平日里,連孤月海的弟子都見不到他,更不用說你這樣的外客了。我只能帶你碰碰運氣,你未必能見到紫堂尊上。”

伶帶著藍彩兒進入了孤月海,在得到了掌教的同意后,伶陪著藍彩兒到了獨孤天。

“紫堂尊上,在下藍彩兒,有事相求。”

藍彩兒望著深不見底的獨孤天,高聲喊了一聲。

可是,除了她的回音外,沒有任何回答。

“紫堂尊上,在下的孩子,不慎進入了古九洲,如今生死不明,在下懇請紫堂尊上能夠幫助在下,進入古九洲。只要紫堂尊上能夠幫助在下,在下愿意做牛做馬,報答紫堂尊上的大恩。”

說罷,藍彩兒跪了下來,沖著獨孤天的方向磕了幾個響頭。

藍彩兒來孤月海前,心中也沒有底,紫堂宿會不會出手相助。

只因為藍彩兒知道,紫堂宿就是當年,封印妖祖的人。

他同時,也是青洲大陸上,正道的領軍人物。

那樣的紫堂宿,應該是嫉惡如仇,像其他正道首腦那樣,對妖恨之入骨,恨不得除而后快。

雖然紫堂宿沒有對閻九下手,但是藍彩兒并不清楚,紫堂宿知不知道,閻九也是妖。

更進一步的說,紫堂宿會不會知道,小九念身上有妖的血,他又愿不愿意,紆尊降貴,出手助她去救小九念。

可除了求紫堂宿,藍彩兒也想不到其他人可求。

方才在來的路上,伶師姐也說起過。

前往古九洲的法子,只有掌教和其他兩大宗門的掌教,以及紫堂宿才知道。

可就算是掌教們,也只能在各自的門派大比后才能開啟相應的傳送陣。

在日常,若是想進入古九洲,只有紫堂尊上一個人有法子。

但是也不知什么緣故,紫堂尊長自己是不進入古九洲的。

直到額頭上都磕出了血來,獨孤天里除了有剛猛的罡風吹過,沒有任何回應。

“彩兒,你起來,不要求他了,我們再想其他法子,進入古九洲。”

一旁的刀戈看著,心疼不已,他拉著藍彩兒起來,可是藍彩兒倔得很,怎么都不肯起身。

“哎,藍姑娘,你還是放棄吧。紫堂尊上不理世事已經多年了。”

伶搖了搖頭。

可藍彩兒卻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怎么也不肯起身。

她咬了咬牙,猶不死心,再說道。

“紫堂尊上,上蒼有好生之德,孩子是無辜的……”

藍彩兒的話,一聲比一聲凄厲,飽含著一個母親對孩兒的所有希望。

那聲音,一字不落落到了的獨孤天里。

枝葉繁茂的紫葉梧桐下,紫堂宿盤腿坐著,他身旁矗著三界鷹,不遠處,還有那口式神煉妖鼎。

藍彩兒的哀求,連三界鷹和式神煉妖鼎靈都聽不下去了。

三界鷹瞅瞅自家主人,忍不住咕咕叫了兩聲,言下之意,是可憐藍彩兒的意思。

哪知道紫堂宿聽罷,只是吐出了四個字,繼續打坐。

“與我何干。”

三界鷹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在心底暗暗罵自家主人冷血無情。

可就在這時,紫堂宿的神情微微一變。

三界鷹也豎起了耳朵。

一人一獸同時都聽到了一個名字。

“紫堂尊上,九念也是凌月的干兒子,請您看在凌月的面子上……”

獨孤天上,藍彩兒已經說得聲嘶力竭,就在她絕望之時。

身前忽有一陣清風吹過,眼前多了個人。

那是個男人……一個女人和男人見了,都要嘆為觀止的男人。

他一雪般的長發,淡淡的紫眸,氣質孤絕冷傲,卻有顛倒眾生的容顏。

“紫堂……紫堂尊上。”伶師姐驚呆了。

此刻,那冷傲的臉上有了一絲絲的異樣,他睨了眼藍彩兒。

“凌月,兒子?”

“尊上問你話呢,快回話。”

好在伶師姐反應快,連忙接過了話茬。

“不錯。不對,是干,干兒子。”

藍彩兒還沒回過神來,又是搖頭,又是點頭。

紫堂尊上又看了藍彩兒的面相一眼,薄唇抿了抿,憋出了一句話。

“福澤深厚,有子送終。”

三人呆愣了片刻,半晌,伶師姐才反應過來。

“恭喜藍姑娘,尊上的意思是,你兒子不會有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