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259章 妖化之路

第259章 妖化之路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259章 妖化之路

只差一步,就可以刺殺了花挽云,卻因為帝莘的半路c足,讓計劃全盤打破,那鷹目男人恨得咬牙切齒。

他一聲喝令,忽的地面一陣猛烈的搖晃,地面猛地一沉,整個土地廟的地面垮塌了。

地面上,陡然出現了個大窟窿,窟窿之下,倒c著無數寒光閃動的毒刺。

帝莘和花挽云一驚,兩人都是作戰經驗極其豐富之輩,雖是變故來得突然,但身體本能的已經作出了反應。

兩人身形陡然拔高,直沖向屋頂,就要破頂而出。

哪知正就在這時,屋頂上落下了一張大網,大網上布滿了尖銳的荊棘鐵刺。

前有網,后有毒刺,這幫人當真是要置他們于死地。

那三人更是如狼似虎般,其中兩人夾擊著花挽云,獨留了一人對腹帝莘。

很顯然,對方認為老牌獵妖者的花挽云,實力猶在帝莘之上。

看來他是被小瞧了。

帝莘冷笑了一聲,手中的雄劍九龍吟突的一身刺向了那張大網。

九龍吟劍身上,龍形紋路一閃,將那張大網登時撕了個四分五裂。

“蠢貨,難不成,他還真以為徒手可以與我一敵?”

那刺客眸光y毒,手中的砍刀一刀揮出,迅猛的罡風中攜帶著一股輪回金之力,竟也是個輪回五道的小高手。

哪知帝莘看也不看,右手五指就如拈花般,一把抓住了那人的靈刀。

手中一用力,那靈刀就如紙糊似的,一下子被捏成了一個鐵球。

那人確實沒想到,帝莘看似清瘦,卻有如此怪力,大驚失色之時,就要退開,帝莘哪里容他逃跑,猛然出手,幾乎沒用任何武學招式,徒手捏住了那名此刻的咽喉,一陣可怕的骨裂聲,那人竟是被帝莘活活掐死了。

那一邊,帝莘戰得輕松,花挽云就沒有那么好運了。

她被兩人夾擊,尤其是那名鷹目男子,下手又狠又刁,光是他一人,就已經和花挽云戰了個不分勝負。

加之身旁還有一人助攻,沒幾下,花挽云就被得身形不穩,數次險像環身,險象環生。

就是這時,花挽云忽覺身子一沉,一股沉重之感壓得她的脊梁幾乎要壓斷了。

“泰山墜!”

花挽云意識到,對方竟在自己身上,用上了土屬性的二流武學。

這種武學,是一種輔助武學,使用在他人身上時,對方會覺得猶如泰山壓頂般,身法驟減。

趁著花挽云身形遲緩之際,一左一右的兩名刺客輪番夾擊,一道道拳風劍芒襲來。

“卑鄙。”

花挽云身形難控,忍不住就往下墜去。

眼看就要落到了那鋒利的劍芒上,花挽云容顏慘淡,心想難道今日就要栽在了這里?

這是,一道紅光直沖而來。

落到了花挽云的身旁,將她的腰身往上一提,兩人一鼓作氣,沖出了土地廟。

帝莘閃到了花挽云的身側,黑夜下,那兩名刺客這才發現,自己的同伙竟在短短時間內,被這名新手獵妖者給擊殺了。

“那是?”

那鷹目男人瞳孔一縮,目光定在了帝莘的身上。

帝莘的周身,縈繞著一團怪異的紅光,就是那紅光,救了花挽云一命。

救下了花挽云后,那紅光沒入了帝莘的體內,顯得很是詭異。

“天快亮了。”

鷹目男人身旁,另一人輕聲低語了一句。

鷹目男人看了看天邊,見了天邊已有了魚白色,眉頭微微一緊,旋即松開。

“走。”

兩人挾起了那名同伴的尸體,也不戀戰,迅速后撤。

花挽云還想追趕,卻被帝莘制住了。

“挽云師姐,窮寇莫追。”

看兩人的反應,顯然不是第一次利用這土地廟暗算人,他們對附近的地勢一定也很熟悉,盲目追趕只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帝莘師弟,真是慚愧。哎,我真是愧對天狼師侄,這一次,又讓敵人逃跑了。”

花挽云懊惱搖了搖頭,只差一點點,就能抓到那些人了。

她素來冷靜,可是一見到“流煜”,所有的鎮定都付諸一炬。

“不,師姐,你這次并非完全沒有收獲,你回想下,方才那人怎么會假扮成流煜師兄?”

帝莘分析道,他是掌教弟子,關于流煜師兄,也只是從幾位師兄師姐口中聽說過,從未見過此人。

更不用說,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出流煜師兄來。

花挽云一愣,忽的想了起來。

“難道說那人?”

“不錯,那人只怕也是孤月海的人,至少也是對孤月海很熟悉的人。”

帝莘點點頭,對方方才,盡管沒用孤月海的武學,可是從他對戰花挽云時,招招克敵的情形看,對方一定對花峰乃至孤月海的武學很熟悉。

“真是豈有此理,可惜讓那幾人逃跑了。”

花挽云恨恨道,她在雁門城查找了幾月,原本線索漸漸清晰了,可今晚這么一弄,所有的線索都斷了。

“不,還有一人。”

帝莘說罷,忽的摸出了一個小小的乾坤紫金袋,將袋子一抖,從里面滾出了個人來,那人四肢被捆,一張臉上滿是恨意,正是帝莘和花挽云落腳的那家客棧的店小二。

原來,帝莘跟蹤花挽云出城時,就已經將正準備落跑的店小二抓了起來。

“此人還想吞毒,不過已經被我制服了。”

帝莘為了防止他做出自殺的舉動,把他的下巴給卸了。

“說,趙天狼是不是你們害死的?”

花挽云將一切怒火都對準了這店小二。

后者冷哼了一聲,一副寧死不屈地樣子。

帝莘見了,也是冷嗤了一聲,只見他指尖一滴鮮血涌出,鉆入了那店小二的身上。

頓時,那滴鮮血在店小二的渾身上下,躥動起來,猶如無數的螞蟻,把他的五臟六腑,鉆的千瘡百孔。

他的皮膚下,猶如無數的小蟲在攢動,一動一動的,讓人看著頭皮發麻。

那種痛楚,比起一刀殺了,要痛苦百千倍不止。

店小二茍延殘喘著,跟頭死狗似地趴在地上,不停地對著帝莘磕頭,額頭磕的血r模糊,帝莘這才收了手,收回了自己的妖血,手一抖,接上了那人的下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