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180章 究竟是不是病

第180章 究竟是不是病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180章 究竟是不是病

“有病就要醫,你身為城主,難道連這點常識都沒有?”

葉凌月一聽,頓時怒火中燒。

“我說了,無人可醫。再說了,你以為本城主這些年,沒有想法子治療?”

黃泉城主氣得不輕。

她這些年,散盡家財,不惜四處尋找各種丹方藥方,但是沒有一種丹藥,對父親的病有用。

“那你不該把人關起來,你有沒有想過,若是你再晚一天回來,到時候,我和小春可能都會因為你的隱瞞而喪生。”

葉凌月一想起早前老城主的模樣和可怕實力,就一陣頭皮發麻。

若是沒有縛妖索,老城主就是一頭脫籠的野獸。

只怕整個黃泉城,都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

“你以為我想囚禁著我是生父?我之所以那么做,也是按照父親大人的遺訓,他當年得知自己得了病后,就已經做好了身后事的安排。他讓我在發病之前,就將他殺了,我于心不忍,才將他關閉在假山里的。那假山,也是當年,他為了控制自己的病情,特意開辟的。”

黃泉城主把這件事,憋在心中很多年了,她一怒之下,拿出了一封書信,丟給了葉凌月和司小春。

“的確是老城主的親筆信。”司小春一看,信中果然如黃泉城主說的那樣。

老城主在率領黃泉城的新手,參加完一次新手項目后,遭遇了埋伏,帶去的新手,幾乎死傷一空。

老城主也身負重傷,回到黃泉城后,老城主雖然漸漸康復,可他卻發現,自己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古怪。

更甚于,到了飲血食肉的可怕地步。

老城主在尋找了各地的名醫和方士后,病情日益嚴重,最終,他決定紫我了結。

并哀求唯一知道自己病情的親生女兒司韻動手,司韻自是不忍下手,她只能是繼承了城主之位后,將老城主關押了起來。

至于那些天劍麻,以及上面的靈紋,也都是黃泉城主,為了防止老城主病情失控,逃出城主府做的防備。

司韻年輕時,也曾學習過靈紋雕刻,這些事,就連司小春都不知道。

她這次離開黃泉城,也是她聽聞,鄰城有一名方尊級別的神醫,她趕了過去,想為父親求藥,哪知那位方尊也只是說,老城主的病無藥可醫。

如此一來,黃泉城主更是心灰意冷。

她也沒想到,就是她不在的這陣子里,葉凌月竟找到了破解天劍麻靈紋的法子。

“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葉凌月,我很感謝你出手救了小春,父親成了這樣后,小春是我唯一的親人。但,你私下鏟除天劍麻,害得我父親差點外逃。兩件事,加在一起功過相抵,我也不追究你的責任,你可以離開了。”

司韻像是一下子老了數歲,嘆了一聲,擺了擺手,作勢就要將老城主送回去。

“且慢,他有病,你也有病不成?誰說老城主的病,不能治?我能治。”

葉凌月劈手攔下了司韻。

“你會治?吹牛也不怕閃了舌頭,你以為你是誰?”

司韻只差比試葉凌月了,連方尊級別的神醫都說沒法治,這小丫頭居然敢夸下如此下海口。

“我是葉凌月,紫堂宿的弟子,你以為,紫堂宿隨隨便便就會收弟子?你不信,我可以先給小春治。”

葉凌月揮揮手,示意司韻和黃泉城主將老城主搬到房子里去。

老城主的房間,已經被勤勞的小春給收拾過了。

里面很是整潔。

司小春和司韻顯然都不信葉凌月會治療,可當葉凌月在短短的一刻鐘里,什么丹藥都沒用,就用白色鼎息將司小春血流不止地肩膀給止血止痛,傷口還迅速長出了一層疤后,主仆倆都驚呆了。

尤其是司小春,他其實已經是第二次見識到葉凌月的醫術了,他記得,當葉凌月的手碰觸到他的傷口時。

和上次他元力耗竭時一樣,有股說不出的神秘力量,讓他的身體,煥發出了一股生機來。

他結結巴巴了起來。

“凌月,你家的那個神奇治療術,不僅連內傷,連外傷都能治療?”

葉凌月含糊其辭地點了點頭。

“這樣一來,你們應該相信我的醫術了吧?”

黃泉城朱不置可否。

她可不是司小春,那么好糊弄,什么神奇的治療術那必定是騙人的。

但是光憑葉凌月什么丹藥都不用,就能處理好如此嚴重的外傷,司韻對葉凌月,不由也生出了一些信心來。

“我記得,紫堂宿只會煉丹煉器,他不懂治療,你的醫術,又是從誰那學來的。”

司韻還是很謹慎的。

畢竟,她父親的病她也早就診斷出結果。

那不是一般的外傷,更不是內傷,就是因為什么傷都不是,才最棘手。

“我也沒說,我就只有一個師傅,這醫術是我跟兩位隱世的老前輩學來的,說了你也不認識。老城主還清醒著,趁著他被定身的機會我要好好診斷。還有,你將老城主以前發病時的反應,詳細地寫下來。小春,你先去休息,這里有我和小兔在,可以應付。”

葉凌月揮揮手,打發了兩人離開。

司韻和司小春雖然都有些困惑,可也看出了,葉凌月身旁的那頭小兔,算是老城主的克星。

就按照葉凌月的叮囑,各自去休息辦事去了。

房中,很快就只剩了葉凌月和被定身的黃泉城主。

“老城主,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的話,恕在下冒犯了。”

葉凌月拱了拱手。

床榻上,一動不能動的老城主,惡狠狠地瞪了眼葉凌月。

葉凌月也不客氣,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剪子,把老城主身上的須發全都剪光了。

隨即,她又運起了白色的鼎息,滲入了老城主的體內。

當黑色的鼎息進入老城主的身體。

葉凌月如今,利用鼎息治病,已經是輕車熟路,很是熟悉了。

她原本以為,應該很快就能找到老城主的病因,只要用鼎息將病因吞噬即可,所以葉凌月早前,才會那么信心十足,她以為,老城主的治療,應該和她早前治療娘親的差不多。

可是這一次,老城主的病,卻讓葉凌月吃了一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