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125章 人面獸心

第125章 人面獸心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125章 人面獸心

那黑影如幻影來的突然,葉凌月卻是冷不防。

眼看黑影就要逃逸,一道更快的人影從旁掠出,只聽得利風閃過。

從唐離體內躥出來的黑影,只覺得被一股凌冽的氣勢席卷,身法一滯,被死死地釘在了墻壁上。

一只手將那黑影按住,手的主人不緊不慢地轉過里臉來,沖著葉凌月咧咧嘴。

“洗婦兒,這種力氣活,還是我來替你做好了。”

“小帝莘,你怎么在來了?”

葉凌月看清了來人后,舒了口氣。

她出來時,小帝莘還在練功,她還特意叮囑過,讓小家伙先睡下,哪知道這小家伙越來越不聽話了。

“天冷,一個人睡不著。”

小帝莘面不紅耳不赤,調侃道。

葉凌月白了他一眼,再看看倒斃在地的唐離。

九龍吟還插在他的心臟部位,只是沒有一滴血。

“洗婦兒,把他的尸體翻過來,你就會明白了。”

葉凌月聽罷,心中一動,用腳尖一挑,將唐離的尸體翻了過來。

這一看,卻是唬了一跳。

唐離的臉不見了,只留了長沒有五官的光臉,被月光一照,看上去白慘慘的,很是嚇人。

“難怪我一早見他就覺得不對勁,原來這家伙是妖獸。它叫做鬼谷蛾,天生帶毒,喜歡產卵于人的身體,成年后啃噬人的魂魄,吸干人的養分后,就脫離宿主,重新尋找下一個目標。它的另外一個本事就是每吸食了一個人的魂魄后,就會記憶那人的容貌,成年的鬼谷蛾甚至可以變換成各種不同的外貌。”小帝莘說著,他的手下一用力,手下的黑影就發出了慘厲的叫聲。

小帝莘的手下,卻是一只很怪異的生物,那玩意全身長滿了黑而粗的絨毛,像是蝙蝠,卻又是一只飛蛾。

讓人悚然的是,它背部有古怪的花紋,那花紋看上去和唐離的臉一模一樣。

“小帝莘,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葉凌月更詫異的是小帝莘怎么會認得鬼谷蛾。

這種妖獸,在大陸上從未聽說過。

葉凌月也是聞所未聞,可小帝莘卻能夠將它的來歷輕而易舉地說出來。

葉凌月甚至懷疑,它是當初巫重開啟妖醒之門,紫堂宿封印時的漏網之魚,也不知怎么,就潛入了孤月海。

“咦,對哦,我怎么會知道。”小帝莘摸了摸腦勺,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好像我天生就該知道,一張口說就出來了。洗婦兒,你先別問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剛才這妖物說在你身上下了毒,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小帝莘緊張著,如果不是這家伙關系到洗婦兒的身體,他剛才就把它給捏爆了。

“不錯,你們快放了我,否則你的女人就死定了。”

見自己落入了小帝莘之手,那鬼谷蛾奮力掙扎著。

可它很快就發現,一切都是徒勞。

小帝莘年齡雖不大,可那只手仿佛有著說不出的魔力,鬼谷蛾被他按住,全身的妖力運行不了,根本沒法子動彈。

鬼谷蛾猶不死心,叫囂了起來。

方才它逃跑時,已經釋放出了第三種毒,它料定了,葉凌月很快就要毒發。

這種毒最開始時,只會讓人四肢無力,元力消散,可是若是沒有了解藥,那很快就會讓人四肢痙攣,癱瘓直至枯竭而亡。

他這幾日和葉凌月等人相處時也發現了,小帝莘是個天不怕對不怕的混世小魔王,可他唯一在意的就是葉凌月那個女人。

眼下葉凌月中了毒,他不怕小帝莘不妥協。

“小帝莘,別聽它胡說。它的毒奈何不了我。”

葉凌月說罷,體內的鼎息一運,就見她的指尖,滴出了幾滴比墨汁還要淤黑幾分的毒液。

有鼎息在身,別說是一頭鬼谷蛾,就算是再厲害的毒,葉凌月也是毫不畏懼。

“這怎么可能!”鬼谷蛾看到了葉凌月逼出了毒液,驚恐得叫了起來。

那可是它最厲害的毒。

“鬼谷蛾,你如今已經落入到我們的手里,我勸你最好放明白點,否則,我一點都不介意,在你的身上戳幾個窟窿眼。”

小帝莘見葉凌月沒事,也就放開了手腳,逼供起鬼谷蛾來。

那鬼谷蛾沒了保命底牌,只得是一五一十,把它知道的全都交代了。

葉凌月和小帝莘這才知道,鬼谷蛾當真是從那一次“末世妖陽事件”逃脫出來的妖獸。

它和一些妖魂妖魄,逃過了封印,卻沒有逃脫紫堂宿的捕捉。

它們被帶回了孤月海,然后被分批煉制成妖魄丹。

鬼谷蛾在那些妖獸中,修為最高,運氣也是最好的。

一直熬了兩年,當年的那些妖魂妖魄中,只剩下了它和一些小妖獸了。

前陣子,它也被投入了煉妖鼎,本以為這一次自己也是在劫難逃,萬念俱灰之際。

哪知道,某一夜,不知道什么緣故,煉妖鼎煉制到了一半時,突然被打開,它就趁機逃了出來。

鬼谷蛾逃出了煉妖鼎后,不敢再內門逗留,一直到它到了外門,偶然棲息在外門雜役唐離的房中,這才趁著唐離不備之時,附身在了唐離身上。

在短短一兩個月的時間里,就將唐離的本尊魂魄,吸食的一干二凈。

就連唐離原本的姘頭緋月,也被鬼谷蛾享用了一番。

說起了這件事時,鬼谷蛾還有幾分得意。

“紫堂宿?這個名字怎么有點耳熟,怪討厭的。”小帝莘聽著,蹙緊了眉頭。

葉凌月聽罷,汗了。

原來,鬼谷蛾之所附身唐離,還是因為那一晚,她闖入獨孤天,打開煉妖鼎的緣故。

這一切還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若非是小帝莘發現了“唐離”不對勁的地方,她這次還真是要中招了。

“所以,這些月來,和洪明月一起茍合的,都是你?”

葉凌月旋即就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桀桀,不錯,那女人當真是個尤物。”鬼谷蛾一提起洪明月來,還有幾分得意,發出了讓人惡心的笑容來。

只是它還未笑夠,忽聽得噗的一聲。

小帝莘已經將雄劍九龍吟刺入了鬼谷蛾的身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