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77章 在沉默中爆發

第77章 在沉默中爆發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77章 在沉默中爆發

無涯峰上,雪峰眾人出了大殿。

“爹爹,你怎么能放過那個小賤人,女人今天差點就死在她手上了。”

雪萱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仿佛上面還留著劍鋒的寒氣。

雪萱這輩子還沒受過那么大的委屈呢,而且對方還是個下賤的雜役。

“你還好意思說,你是我的女兒,居然被一個雜役用劍抵著脖子,雪峰的面子都被你丟光了!”

雪長老這會兒右手還一陣酥麻,使不上勁,他心里也有些不踏實,加上剛才被小帝莘陰了,余怒難消,高聲訓斥著雪萱。

雪萱自幼就被捧在手心上,還未被雪長老這么訓斥過,登時就紅了眼。

雪峰眾人也沒見過雪長老這般嚴厲對待過雪萱,一時之間,都不敢說話了。

不遠處,月長老和洪明月走了過來。

洪明月恰好聽到了雪長老的話,她走上前去。

“雪長老,這事不好怪雪萱小師妹,她年紀小,又沒和人動過手。要怪就得怪那個叫做葉凌月。那女人,我也認識,她沒來孤月海之前,就是個陰險狡詐的,喜歡用各種陰損手段,雪萱師妹哪里會是那種人的對手。她的娘是個搶人夫君的下賤女人,自己也學了一手勾搭男人的伎倆。想來無涯掌教的那個小弟子,也是受了她的魅惑。”

雪萱一聽,頓時破涕為笑。

“是啊,爹爹,女兒當時都嚇傻了。那女人,一定會什么邪門功夫,明明就連輪回之力都沒有,身法和手法卻出奇的古怪。女兒不知怎么的,就受了她的暗算。”

雪長老聽罷,再回想起葉凌月早前詭異的一掌和自己的發麻手臂,不禁也信了幾分。

“說得沒錯。雪長老,看在你我同為長老那么多年的份上,我還是勸你一句,那個葉凌月背后可是有掌教的寶貝徒弟撐腰的。”月長老在旁“好意”勸道。

“笑話,月長老,你的意思,是覺得我雪峰的人還會怕一個雜役不成。我告訴你,這一次的門派大比,不僅是那個叫做葉凌月的,就是無涯峰的人,我也不會看在眼里。”雪長老被這么一激,一股熱血就往腦里沖。

“不錯,我們雪峰上下對這次的門派大比都是勢在必得。”馬昭等人,也齊聲附和。

見雪峰一干人等,個個躊躇滿志的模樣,月長老但笑不語。

待到雪峰眾人走開后,洪明月不明道。

“師傅,你為什么要讓我挑撥雪峰和無涯峰的矛盾?”

月長老冷笑了一聲。

“傻徒兒,雪峰和無涯峰斗得越兇,對我們月峰只會越有利。尤其是你,你在月峰一干弟子中,天資最為卓絕為師希望你能趁著雪峰和無涯峰的這次矛盾,在大比上獲得更好的成績。”

“弟子絕對不會辜負師傅的期望。”

洪明月垂下眼來,眼底閃過一絲算計之光。

盡管無涯掌教已經要求各長老和當天涉事的弟子三緘其口,可冶煉堂的人偷竊內門弟子的靈器的事,沒過幾天就在整個孤月海傳播開了。

而且事情越傳越難聽,更甚至于一些內外門的馬昭的愛慕者們,直接跑到冶煉堂外鬧事。

但這些都不是最關鍵的,最要命的事,連葉凌月當著雪長老的面,發誓要雪峰的人“血債血償”,自己要參加門派大比的事,也一并被傳了出去。

一夜之間,葉凌月就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女雜役,變成了整個孤月海的“名人”。

只是這個“名”卻不是好名聲。

“臭不要臉的倒貼貨,也不撒泡尿照照,敢誣陷馬昭師兄。”

“一個雜役,也敢說要參加門派大比,有本事就出來,和我們比劃比劃。”

“奶媽子,奶媽子,每天摟著個奶娃娃,靠著奶娃娃上位的奶媽子。”

“冶煉堂,滾出孤月海。”

這幾日一大早,冶煉堂才開門,就聽到了外面一陣叫罵聲。

冶煉堂李,平日熱火朝天的場面再也看不到了。

熊管事坐在了爐鼎旁,抽著水煙。

其他雜役們也個個垂頭喪氣著。

那一天,木爽的尸體被帶回來時,得知事情的經過時,大伙兒都紅了眼。

“我受不了了,我要告訴他們,冶煉堂是清白的,是馬昭那禽獸害死了木爽,誣陷我們。”

黃俊猛地一摔手中的錘子,發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響聲。

他猩紅著眼,作勢就要沖出去。

每天聽著那些人,顛倒是非,把莫須有的罪名往冶煉堂的頭上扣,黃俊的心底,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燒。

熊管事手中的水煙斗一砸,還燃著的煙灰落到了地上。

“給我呆著,事情沒消停前,誰也不許出去鬧事,否則就是和我熊力過不去。”

“管事!”黃俊氣急。

“是個男人,就不要逞一時之勇。你現在沖出去又能如何?只會讓雪峰那幫人笑話,要洗脫罪名,就要拿出讓人信服的證據來,可這會兒木爽已近死了。你們說再多又有何用。”熊管事的聲音里,帶著絲哽咽。

冶煉堂就是他的家,這些雜役,也許在雪長老那些人眼中,都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在他眼底,這些十五六歲的少年,都是他的孩子。

他比任何人都憋屈,可那又能怎樣?

“熊管事,木爽的棺木已經準備好了。”

這時,門被推開了,葉凌月走了進來,她的身旁,還站著釣魚叟。

門外的那群人一見了釣魚叟,不敢鬧事,全都溜走了。

門外,放著木爽的棺木。

大伙兒將她送出了冶煉堂,安葬木爽的地方,就在銀河瀑旁,只因為木爽生前,曾經說過,銀河瀑是她見過的最美的瀑布。

黃俊看到了木爽的棺木時,忍不住痛哭失聲了起來。

他喜歡木爽,卻一直沒勇氣說出口,木爽為人雖然心眼小,好嫉妒,可是黃俊剛來冶煉堂時,是她暗地里幫了他不少忙。

只可惜,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替木爽立了碑后,黃俊在墓碑前跪了很久,直到眾人忍不住上前,勸他時,黃俊毅然擦干了淚。

他走到了葉凌月面前,堅定無比地說道。

“凌月,我想和你一起參加門派大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