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66章 被狠狠操練了

第66章 被狠狠操練了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66章 被狠狠操練了

孤月海門派大比的事,尤其是前十能進入九州古戰場的事,已經在內門里小范圍的傳播開了。

不少內門弟子都開始了艱苦卓絕的訓練,為的就是在門派大比中一鳴驚人。

但是在外門所在的海星島,尤其是雜役間,一切都還是風平浪靜。

小帝莘回來后,葉凌月的日子又恢復如常。

不,應該說和早前稍有些不同,變得更加忙碌,因為她多了一件任務,就是每天去獨孤天看鼎火。

如此一來,葉凌月每天一早就必須完成冶煉堂的任務,早退離開,再急急忙忙到獨孤天報道,這件事,沒少惹來木爽的非議。

但因為熊管事睜只眼閉只眼,木爽也只能是在背后吐槽。

有了紫葉梧桐的幫助,葉凌月在晌午前后,很順利地到了獨孤天。

“紫堂宿,我來了。”

葉凌月如約來報道,只是最初的幾天,紫堂宿并沒有立刻讓她看著鼎火。

“體質太差,先鍛煉。”

哪知紫堂宿瞟了葉凌月一眼,丟下了八個字,還丟了一把掃把給葉凌月。

“啥?看火還要分體質?”

葉凌月哪里知道,式神煉妖鼎可不是一般的鼎,這鼎只有用有天地之力的人才能控火駕馭。

若非是葉凌月剛突破了天地劫第三重,別說是看火,就是想打開鼎蓋都是不可能的。

葉凌月拿起了掃把,看看四周,看紫堂宿的意思,他是要讓自己掃地了。

整個獨孤天也就只有一棵紫葉梧桐,可梧桐樹也不知道長了多少年,地上滿是樹葉,根本沒有人清理。

只是,掃樹葉能鍛煉什么?

這廝,不會是自己犯懶,想差使她吧?

葉凌月愁眉苦臉著,怎么到哪都逃不開當雜役的命。

可一開始清掃,葉凌月就意識到不同了。

看似很簡單的清掃,但因為是身在獨孤天之中,那一切都不同了。

先不說掃把的重量比尋常的掃把重很多,光是地上的那些樹葉,每一片都沉重無比。

為了能夠正常清掃,葉凌月不得不用起了體內為數不多的天地之力。

好不容易,將梧桐樹下,那一里見方的落葉都掃干凈了,葉凌月體內的天地之力,很不幸地,也消耗光了。

她剛準備坐下來休息下,哪知道紫堂宿一手把她拎了起來,朝著山澗方向大踏步走了過去。

一直走到了早前葉凌月摔下來的地方,紫堂宿才把她丟了下來。

“爬。”

紫堂宿指了指那一面陡峭不平的山壁,轉身就走。

“半天爬完,看火。”

言下之意是,她只有在半天時間內,爬上山澗,才有資格看火?

葉凌月的嘴角狠狠一抽,這又是鬧啥。

早前可沒說看火還有那么多前提,又掃地,又爬坡的。

葉凌月有些惱火了。

這面山壁她又不是沒爬過,上一次,她爬了半天都只爬了三分之一,那還是在天地之力充足的情況下。

她氣鼓鼓著,可葉凌月一想到小帝莘的元神修煉之法還沒有找到,腳很沒骨氣地邁不開了。

“面癱紫,你別小瞧我,我一定能爬上去的。”

葉凌月沖著紫堂宿吼了一聲。

說著就手腳并用,認命地往上爬。

面癱紫。

紫堂宿愣了愣,那是什么?

聽語氣,好像不是夸獎。

紫堂宿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略帶疑惑地看了眼站在自己身旁的三界鷹。

“面癱,懂?”

紫堂宿才問完,三界鷹就狂點腦袋,還很不厚道地用翅膀遮住了嘴,發出了一連串咕咕咕的短促叫聲,聽上去像是在笑。

連三界鷹都是這種反應,紫堂宿再猜不出來面癱的意思,那就是傻子了。

“三天,不準吃。”

紫堂宿瞟了三界鷹一眼,收起了裝著沙螻卵的生命乾坤袋,很是傲嬌地走開了。

三界鷹一呆,愣了。

咕!主人腫么能這樣,明明罵他面癱的是那個小丫頭好伐,它是無辜的!

抱著要讓紫堂宿刮目相看的念頭,葉凌月在天地之力耗盡的情況下,一手一腳,往著山澗上方爬。

可爬了一個時辰之后,葉凌月就后悔了。

她四肢就如灌了鉛似的,抬一抬都很重。

重力的作用下,她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

“要不,今天就這樣算了,改日再試。”

葉凌月剛生出了這樣的念頭,忽的后腦勺上被什么利器用力一啄。

回頭一看,三界鷹就在她身后。

“傻鳥,你啄我干什么?”

葉凌月瞪眼,這該死的獨孤天,人怪鳥也怪。

“啪。”

回答葉凌月的卻是一個翅擊,差點沒把葉凌月從山澗上拍下去。

三界鷹也老不爽了,都怪這小丫頭,主人不給它沙螻卵吃了。

主人讓它盯著,不能讓她偷懶。

“傻鳥,你更年期還是欲求不滿啊,追著我干什么,哎呀,別啄了,我爬就是了。”

葉凌月也搞不明白,她明明就學習了三足鳥人女王的“靈言”,大部分的妖獸的話,都能聽懂,就是這只三界鷹的話,她一個字也聽不懂,真是怪鳥。

葉凌月的聲音,從山壁上不時傳下來,在空曠的山澗里反復回蕩著,為寂靜了多年的獨孤天,增添了一絲別樣的生機。

紫葉梧桐下,紫堂宿盤膝坐著,式神煉妖鼎還是靜靜地煉化著。

一直到了黃昏前后,該是葉凌月返家的時候了。

三界鷹從山壁上飛了下來,落到了紫堂宿的身旁。

它發出了一陣叫聲,紫堂宿聽罷,驀然起了身。

他凌空而起,一直找到了山壁的四分之一處,此時,山澗的狹縫里,有個小小的身影,正趴在上面。

葉凌月已經精疲力盡,體力不支,昏睡了過去。

但即便是睡著了,她依舊用拈花碎玉手趴在了山壁上,不肯下來。

“傻鳥,別催我,就睡一會兒。”

迷迷糊糊的囈語聲,從葉凌月的嘴里間或著吐了出來。

紫堂宿凝視著她,眼底閃過了一絲復雜之色。

他想了想,沒有叫醒葉凌月,而是將她輕輕背在了身上。

少女柔軟的身軀,覆在了他的背上的一剎那,紫堂宿的眉眼陡然舒展開。

他猶如一頭壁虎般,在山澗上迅速游移而上,須臾之間,已經從山澗到了山崖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