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33章 生死一線間,新的生命

第33章 生死一線間,新的生命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33章 生死一線間,新的生命

官道上,馬車平穩的行駛著,黑夜之下,一切顯得那么的靜謐。

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讓藍彩兒從睡夢中驚醒。

發生了什么事?

肚子劇烈疼痛了起來,藍彩兒的心突突狂跳,她有種很心疼的感覺,就好像有什么東西,要遠離她而去了。

雙腿之間,一陣濕漉漉。

“彩兒姐,你怎么了?”

“我,我要生了。”

藍彩兒的羊水破了,明明她離預產期還有好些天。

心中的不安,愈發明顯。

“那可怎么辦?”阿骨朵云英未嫁,嚇得面色發白,她的聲響,驚動了外面的刀戈。

“怎么回事?”

刀戈在馬車旁急切地問道。

藍彩兒雖然答應和他一起返回夏都,但對他很是厭惡,一路上,除了和阿骨朵說話,藍彩兒從未搭理過刀戈,更不允許他上馬車。

“彩兒姐要生了,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阿骨朵打開了馬車門。

刀戈皺了皺眉,正欲上車。

“慢著,你不要上來,我自己能生,我要清清白白地等閻九回來。”

藍彩兒高了聲,憋得通紅的臉上,滿是堅毅,雙眼如鋒利的刀刃,直刺刀戈的心。

這種時候了,她還記得,她是那人的妻。

刀戈只覺得心鈍疼了一下,說不出是羨慕,還是苦楚,他終究還是沒有上車。

“你照顧她,我命人扎營準備熱水。”

阿骨朵慌了,照顧什么啊,她又不是穩婆,早知這樣,出發前,她就算是綁,也得去綁個穩婆過來。

“彩兒姐,你忍住,我其實也是有接生經驗的,上一次在古森林里給一頭老虎接生過虎崽子。”阿骨朵只能是硬著頭皮,讓藍彩兒躺下。

嗯,一頭母老虎,這人生孩子,應該跟老虎下崽子差不多吧。

藍彩兒想擠出個笑容,讓阿骨朵放松些,可腹下的一陣陣抽疼,讓她漸漸失去了意識,若是這時候,他在就好了。

“彩兒姐,你別睡著,你聽我說,孩子快出來了。”阿骨朵已經看到了孩子,她邊提醒著藍彩兒,邊小心翼翼地將孩子引出來。

生死彷徨間,藍彩兒淚眼迷離,想起了閻九還在的時候。

那時候,她剛懷有身孕不久。

閻九坐在她身旁,扶著她的腰,很是幼稚的要聽聽自家孩子的心跳聲。

“閻九,你想要個兒子還是女兒?”藍彩兒打趣著。

她覺得,大多數男人都是喜歡兒子的。

“我要一個女兒,一個就夠了,像你。”

閻九舍不得她辛苦,也知她好武,十月懷胎的艱難,他忍心讓她疼一次就夠了。

他要個女兒,像藍彩兒一樣,古靈精怪,活潑可愛,他會好好保護她們母女倆。

藍彩兒笑著答應了。

可就在今時今日,孩子即將出生那一刻。

藍彩兒后悔了。

她想要個兒子,一個像閻九的孩子,那樣,孩子長大了,就可以將他的爹爹找回來。

身下忽的一空,像是什么東西,一下子被釋放出去了。

藍彩兒發出了聲嘶力竭的一聲呼喊聲。

緊接著,嬰孩嘹亮的哭聲傳來。

“彩兒姐,生出來了。”

阿骨朵滿手的血污,她顧不上這些,喜極而泣。

馬車外,靜立多時的刀戈繃緊的身子,猛地一松,他的拳緊緊握在一起,又瞬間松開了。

藍彩兒虛弱地抖了抖眼皮,輕聲說道。

“是男孩還是女孩?”

“是個很健康的男孩子,長得很漂亮。”

阿骨朵擦干凈了小男孩身上的物,用干凈的襁褓小心包裹好,遞到了藍彩兒的身旁。

小嬰孩很乖,被抱到了娘親的身旁后,他就停止了哭泣,依偎在藍彩兒身旁。

“閻九,你看到了嘛,這是我們的孩子,他叫做九念。”

孩子的名字,藍彩兒當時還沒來得及和閻九一起取好,在返回大夏的途中,她想好了,若是生了個女孩,就叫做九思,若是生了個男孩,那就叫做九念。

藍彩兒將孩子抱在懷里,聽著孩子強有力的心跳,她堅定的說道。

“九念,娘相信,總有一日,你爹爹會回來的。從今往后,我們母子倆要相依為命,一起等下去。”

藍彩兒說完這一句時,終于因為力竭,昏睡了過去。

小嬰孩瞪著如星辰般的大眼,天真無邪地打量著這個全新的世界。

在妖界的入口處,同樣有一顆星辰,正冉冉升起。

連綿數十里的帝獄妖川下,隱隱出現了一抹螢火般的光芒,微弱而又堅強。

數日后,葉凌月收到了平安堂一前一后轉過來的信。

第一封是青楓公主的,第二封是藍彩兒的。

青楓公主和鳳潛一切都好,夫妻倆這陣子正在大夏的某個風水頗佳的村鎮買了莊園,準備重新經營鳳府。

藍彩兒的信中,則是告訴葉凌月,她多了個干兒子,閻九念。

在信中,藍彩兒還提出來說她希望,在“閻九念”三歲以后,她想送九念到孤月海來學武。

“想不到,閻九至今杳無音訊。也是苦了彩兒姐和那孩子了。”葉凌月喃喃自語著。

“洗服兒,你在偷偷看啥?”

一顆腦袋瓜子出現在了葉凌月的面前,顯然不滿意,她忽略了自個兒的存在。

“能看什么,一切不都還是因為你,我昨晚教你的字,你學會了幾個?”葉凌月沒好氣道,捏了捏小帝莘的粉團臉蛋。

自打從月市回來后,葉凌月又回歸了小雜役的生活。

她見小帝莘還不認得字,就嘗試著教他字。

“學字好難的。”小帝莘苦巴著臉。“但是如果洗服兒能答應窩,學會一個字,就‘啃’我一下,我就好好學。”

還是高估了這孩子的天才程度了嘛,他終究才剛出生沒多久。

葉凌月嘆了一聲。

“好吧,我答應你。”

小帝莘一聽,苦瓜臉立馬變成了晴天娃娃。

“這本書上的字,窩都學會了哎,洗服兒,窩先算算,洗服兒你要‘啃’窩多少下。”

都學會了?

葉凌月看著小帝莘手上那本“孤月海簡史,”嘴張得大大的,半天也合不攏。

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又上了這小家伙的當了,

小帝莘卻是踮起腳尖,吧唧啃了葉凌月一口,一溜煙跑開了。

“洗服兒窩去修煉了,晚上見。”

他趁著葉凌月沒留意時,把那封藍彩兒的信也麻溜地塞進了自己的小襖子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