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5章 二次考核

第5章 二次考核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5章 二次考核

認識了羅衣之后,葉凌月在船上也算是有了個熟人。

羅衣也知道,葉凌月是和“弟弟”一起來的。

她告訴葉凌月,自己老家也有個三四歲大的弟弟,兩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中,船已經駛入了海的深處。

前往孤月海的旅程,比葉凌月和羅衣想象的都要漫長的多。

從黃昏到黎明,再到正午,孤月海的這艘船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行駛了足足兩天兩夜。

在這兩天兩夜里,船上只供應最有限的淡水和硬的跟石頭似的干糧。

好在負責運送的那些弟子們,見小帝莘年幼,額外給了葉凌月一些羊乳。

蔚藍色的海水消失了,海水變成了墨色。

羅衣早年有跟隨父親出海的經驗,她告訴葉凌月,墨色的海意味著這片海水很深,而且海下面,很可能居住著厲害的海獸。

遠方的海岸線也徹底不見了,前方是一片經年不散的水霧。

在水霧中,出現了模糊不清的輪廓,看上去,像是一條橫亙在海中間的山嶺。

這片海域很大,突然出現這樣的一片海嶺,又是在深夜,看上去鬼氣森森,讓人骨子里都開始發憷了。

“下船,一個接著一個,不要擁擠,上銀河澗。”

船頭,一名孤月海的男弟子發號施令著。

說罷,其他的弟子就粗暴地驅趕著那些參加初次選拔的弟子。

葉凌月和羅衣一驚。

在這里下船,前方根本沒有什么的島嶼,更別說是孤月海的影子了。

可沒人敢忤逆那些師兄師姐的命令,一干人只能是迎著刀子般的海風,下了船,朝著那一片海嶺走去。

照著葉凌月的經驗,這一片海嶺四周的海風并不尋常。

這似乎是一種罡風,在這種海洋罡風的吹拂下,體內的元力很難凝聚,此刻大部分行走在海嶺上的弟子,都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黑夜中,海嶺背著月光,黑魆魆的,猶如一頭匍匐在海邊的兇猛海獸。

海嶺比眾人想象得要高很多,足有五六百米。

海嶺上,寸草不深,常年被海水沖刷的巖石表面覆蓋著一層猶如霜雪般的海鹽層。

整片海嶺足有一里長,看上去荒涼毫無生機,也不知什么人,把這樣的一條海嶺取“銀河澗”。

爬到了海嶺的最高處時,眾人聽到了一陣猶如咆哮般的海浪聲。

低頭一看,眾人不覺倒抽了一口冷氣,也終于明白了,為何這條海嶺會被成為銀河澗。

只因為溪澗的下方,就是一道寬兩人多,深度不知幾何的深海海澗。

大自然也真是鬼斧神工,這道猶如海溝似的海澗,恍若一把大斧凌空劈下。

如狼似虎的海水,爭先恐后地涌入了那一道陰森森的海澗里,發出了獅吼般的聲響。

別說是人,就算是大型的遠洋船只,遇到了這樣的海澗也會瞬間被撕成碎片。

“你們聽著,眼前這一條銀河澗就是你們二次考核的對象,只有跳入銀河澗,且能活下來的人,才能通過二次選拔。”

讓眾人更無法接受的,還在后頭。

孤月海的那些護送弟子的話,讓眾人頓覺當頭棒喝,全都懵了。

從這里跳下去?開什么玩笑!

先不說銀河澗的深度未測,光是海嶺就有五六百米,這若是有元力護體倒還好說,最多落了個輕傷。

可眼下由于海洋罡風的緣故,大部分的元力都難以凝聚。

這就如同,讓眾人毫無防御的情況下,跳下去,不粉身碎骨才怪了。

眾人猶豫了。

他們終究都只是些十二三歲的少女少年,最小的只有七八歲,在這樣的天險面前,一個個都已經是變了臉色。

可若是不跳下去,送他們前來的船早已離開了,他們也沒法子長時間呆在海嶺上。

“怎么辦?”羅衣也慘白著臉。

“先等等,靜觀其變。”葉凌月回頭看了眼身后竹筐里的小帝莘,小家伙很是不夠義氣地睡著了,對于即將面對的一切,毫無感覺。

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

葉凌月在心里唾罵了一句。

“見鬼了,什么狗屁的孤月海,你們分明是想讓我們去送死。小爺我不參加了,棄權。”

這時,有一名長得很是清秀的少年站了出來。

他心悸著,看了眼銀河澗,二話不說,從身上取出了一件靈器。

那是一把桃木劍,和一般的桃木劍不同,這把劍上,刻有大量的篆文。

一看就是件飛行靈器,這名少年是這百余人中,為數不多的方士之一,看他的靈器,此人應該是名六七鼎的方士。

仗著自己擁有飛行靈器,少年奪路而去。

“到了這里,由不得你棄權不棄權。”

見了少年的舉動,早前發話的那名孤月海的男弟子目光一寒。

海平面上,忽生異變。

猛烈的罡風,攜著狂風怒浪,撲面而去。

已經飛成了數十米的那名棄權少年的飛劍,被罡風折成了兩半。

在罡風中,那名少年就如一只斷翅的海鷗,撲棱棱幾下,身子就筆直墜下,被銀河澗里的海浪吞沒了。

整個過程,不過是眨眼之間,在海嶺上的眾人見狀,鴉雀無聲。

早前還蠢蠢欲動,也想跟著逃跑棄權的一些弟子,眼地底的希翼之色,立時熄滅了。

“你們都看清楚了吧,他就是你們的教訓。銀河澗已經位于孤月海的外圍,這里別設下了多重禁制,別說是飛行,就連妄自想要動用元力精神力,都是不允許的。擺在你們面前的就兩條路,跳下去或者是死。”

男弟子的話,讓眾人的心神一震。

“你,第一個下去。”

那男弟子說罷,掃了眼身旁瑟瑟發都得一名瘦弱少女。

少女被點名時,就如被人抽了魂似的,兩眼一黑。

她幾乎是,被人強行推下了海嶺。

一陣慘叫聲,那少女踉蹌著,頭撞在了海嶺下的一塊暗礁上,頓時頭破血流,腦漿濺了一地。

至死,她的眼睛還是睜開的,死死地盯著黑暗一片的天空,墨色的海水上,多了一抹殷紅色,但很快就被海浪沖散了。

海嶺上,又恢復成了一片死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07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