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725章 小小偷酒賊

第725章 小小偷酒賊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725章 小小偷酒賊

花和尚大白天的,也喝得醉醺的,破爛的僧衣上滿是油污。

花和尚一走進門,就大聲嚷嚷了起來。

“小二,快過來招呼大爺,把你們酒樓里最好的給本大爺送上來。”

腳下的步伐,也是凌亂不堪,磕碰到了桌子、酒客,那些人都紛紛躲避開。

看到了和尚時,早前還笑容滿面待客的掌柜和店小二,臉垮了下來。

尤其是那掌柜,一張臉都黑的跟鍋底似的。

“又是你這個瘋和尚,上次不是說過了,我們這不招呼你,來人啊,把他給我轟出去。”

說著幾名身強力壯的店小二就如狼似虎地撲了上去,扯住了花和尚的腿腳,想要把他丟出去。

只見那和尚腳下顛三倒四的,躲閃之間,那些小二連他的衣角都沒摸到。

不僅如此,和尚還趁機搶了幾個大雞腿,兜在了懷里,一溜煙就逃走了,氣得掌柜在原地叫罵不止。

“這和尚有些意思。”鳳莘摸了摸下巴,葉凌月聳聳肩,看上去,那和尚并不認得他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三人這才離開了四方酒齋。

本以為四方酒齋的事會就此告一個段落,哪知第二天,才過晌午,鳳莘就收到了消息。

“什么?彩虹五珍釀又被人掉包了?難道昨晚,掌柜的沒按照我們的吩咐,命人看著酒窖?”

葉凌月大驚失色。

“酒齋的人說是已經看守了,而且看守的人中,還有一名輪回境的強者,他們昨晚誰都沒有合眼,他們敢保證,連一個鬼影子都沒看到,更不用說大活人了。”鳳莘也是嘖嘖稱奇。

四方酒齋的掌柜一朝被蛇咬,昨日之后,就不惜花費了重金,請了幾個守衛。

哪知道,還是沒用。

今日開張沒多久,他還興致勃勃去酒窖看酒,一看,差點沒暈過去。

幾個酒壇子里,又都成了白開水。

鳳莘和葉凌月當即就趕到了酒樓。

小酒窖的門外,那些守衛也是面面相覷著,一個個大眼瞪小眼著。

酒窖的鎖還好好地掛在那里,一點撬開過的痕跡都沒有。

酒窖里沒有任何門窗,除非對方也擁有隱形丹那樣的逆天丹藥,否則是絕不可能把酒水掉包的。

更糟糕的是,也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說是四方酒齋鬧鬼,酒客食客們都不敢上門,平日生意盈門的酒齋,今天門可羅雀,生意一落千丈。

“這樣下去可不是法子,鳳莘,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那個偷酒賊。”葉凌月也被惹毛了。

“我看這賊人怕是有些不尋常。你想,尋常偷酒,把酒偷走就是了,它偏偏就留下了一壇子的白開水,這么吃力不討好的事,換成了你是偷酒賊,你會那么做?”鳳莘分析著。

“難不成,它另有目的,不過我們再怎么猜測也沒用,首先還得選抓住真兇,否則再多的彩虹五珍釀,也經不起這么偷。”葉凌月也覺得古怪,她隱隱約約感覺捕捉到了什么線索,可一時半會兒,又沒法子分辨清楚。

這賊人未免也太大膽了些,無論它是人是鬼,她都要把它揪出來。

這一夜,葉凌月又搬出了幾壇子的彩虹五珍釀,守在了酒窖外,她和鳳莘索性就埋伏在了外面,打算來個守株待兔。

她如今的精神力,十里內,有個風吹草動都能一清二楚,只要是有賊人進入了酒窖,就算是服用了隱形丹,她也能有所察覺。

一個晚上,葉凌月精神高度集中,連酒齋里的伙計睡覺磨牙聲,她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過了后半夜,一切風平浪靜。

葉凌月卻沒敢放松。

到了天明前后,那賊人依舊沒見蹤影。

葉凌月揉了揉熬得通紅的眼,推開了酒窖的門。

“進去看看,我就不信,這么嚴密的監視,里面的酒還能不翼而飛。”葉凌月自信滿滿地打開了一個酒壇子。

她頓時就傻眼了。

滿滿的一壇子彩虹五珍釀,居然再次變成了白開水。

葉凌月還不信邪,又連著打開了幾壇,無一例外,真的全都成了水。

“真是撞邪了,難不成還真的有鬼不成。”葉凌月目瞪口呆著。

若是說這樣守著,都找不到偷酒賊,她也沒法子了。

“這次你倒是說對了,偷酒的還真不是人。”鳳莘在酒窖里轉悠了一圈,忽的打開了最后一壇酒。

頓時酒窖里,香氣撲鼻。

這味道?

葉凌月立刻聞了出來,那一壇,并非是普通的彩虹五珍釀,而是酒頭。

葉凌月的鴻蒙天里釀造出來的都是上好的五珍釀酒頭,她給掌柜的彩虹五珍釀,也都是用一碗酒頭,兌一壇子的水得來的。

昨日她取出了一壇子的酒頭,本想是給掌柜做不時之需。

哪知道鳳莘卻瞞著她,讓掌柜只兌了半壇子,余下來的一半酒頭,鳳莘單獨將它混在了這些酒力,一起封存在了酒窖里。

其他幾壇的彩虹五珍釀,全都已經成了白開水,唯獨這半壇酒頭,還完好如初。

確切的說,除了酒水里,多了一樣東西外,這半壇子酒都是完好的,沒有一絲變化。

葉凌月和鳳莘一起瞅著酒壇里的半壇酒頭,葉凌月伸出手來,將一條浮在酒頭上的胖乎乎的蟲子,捏了起來。

“這是什么玩意?”

葉凌月盯著那條呼呼大睡,通體發紅的蟲子,這玩意,手感軟乎乎的,比葉凌月的指甲蓋還小一半,如果不細看,真像是一小塊玉雕。

可從小蟲子頭頂那根不時顫動的觸角看,這是條活生生的蟲子。

“如果沒猜錯的話,它就是偷酒賊了,或者更確切的說,它就是偷酒賊的同伙。至于誰才是真正的偷酒賊,我們等到這條小家伙醒了后,自然就能問清楚了。”鳳莘的嘴角,扯開了一抹笑容,用手指了指幾口酒壇子。

葉凌月低頭一看,這才發現,鳳莘不知何時,竟然讓人在酒壇子的封口處,撒上了一層石灰粉。

封口處,留下了幾個淡淡的痕跡,類似的痕跡,每個酒壇子的口上都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