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686章 事不過三,殺

第686章 事不過三,殺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686章 事不過三,殺

陳鴻儒自也是看到了葉凌月投擲出了一件靈器。

以陳鴻儒的眼力,也認出了,葉凌月用的竟是櫻長老的法寶,金盞涅臺。

他雖然心中也很納悶,櫻長老的獨門靈器怎么就到了葉凌月的手中。

可此刻酣戰將至,他也沒有余力再去多想。

天階靈器,金盞涅臺又如何?

陳鴻儒的嘴角扯出了道冷弧,真是蠢的可以。

一件靈器,竟也想跟他的實鼎,哪怕他的實鼎,還不是五行靈鼎,可一般的靈器遇上它,無疑就是以卵擊石。

更重要的是,在使用靈器時,比拼的不僅僅是品階,而是操控著的實力。

葉凌月雖是天資卓絕,堪稱這些年,北青和大夏最出眾的天才方士,可她終究還只是一名方士,就算是逆了天,也不過是的九鼎,而他陳鴻儒成名數百年,已經是實鼎方尊。

這一戰,還未真正開始,結局就已經注定。

可誰又能猜到,陳鴻儒嘴邊的冷笑根本持續不了多久。

只聽得轟的一聲。

當朱紅雪和金盞涅臺碰撞在一起時,忽生產了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波動。

第一聲撞擊,金盞涅臺就像是遭遇了重創似的,顫悠悠往后退了數十丈。

地面上的葉凌月,也覺得身形一震,腦中嗡嗡作響,她的喉間,不覺一甜,卻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方尊級別的高手,實力果然非同小可。

方士間的靈器比拼,拼的就是精神力,她也知自己修為上比不上的陳鴻儒,加之又要分心維持眨眼盾,一心二用,心力不支,對敵時,更加困難。

這第一次的比拼,她無疑是落了下風,葉凌月穩了穩心緒,將體內翻涌的氣血,強壓了回去。

“凌月,你去救人,這里我會想法子。”鳳莘說罷,將葉凌月迅速往外一推,同時抱著龍包包,迅速躲閃著身后的滾滾山石。

陳鴻儒和葉凌月對戰,對土之靈的操控不如早前,山崩也減弱了不少。

葉凌月看了眼天空的金盞涅臺和朱紅雪鼎,沉吟了片刻。

“這是我栽種的靈植小囚天,它可以保護你們。”葉凌月說話間,鳳莘和龍包包的眼前,就多了一株和人那么高的怪異太陽花。

“放心主人,我會保護好他們的。”

鳳莘和龍包包看到了這株會移動的太陽花時,龍包包忍不住捂住了小嘴。

鳳莘則是抖了抖眉毛。

小囚天用著觸角拍了拍胸脯,那形如太陽花的花盤上,香腸大嘴咧開了,露出了一個自以為很和藹的笑容。

它說罷,花盤一吸,將鳳莘和龍包包一起收入了花盤中,形成了一個無堅不摧的的囚天牢籠。

葉凌月確保了封信和龍包包的安危后,這才斂起了心神,

“看不出,你竟然還藏有那么厲害的妖花。葉凌月,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陳鴻儒瞥了眼葉凌月,他倒是沒想到,葉凌月在靈器遭遇了一次朱紅雪的重創后,還能站住。

“你早就懷疑了不是嘛?陳鴻儒,五百年前,你在四方城,用計陷害了我葉家太祖葉無名,今日,我就要為太祖正名。”

葉凌月坦誠了身世,陳鴻儒的眼中,兇光迭起。

“那你就試試,五百年前,我打敗了葉無名,五百年后,我一樣可以將他的后人擊殺!”

陳鴻儒說罷,朱紅雪再度飛身而已。

鼎內,一道棕黃色的光芒包圍了鼎身。

在土之靈的作用下,朱紅雪鼎的鼎身之力,更上一層。

在朱紅雪鼎的身后,更是幻化出了一座猶如山岳般巍巍然而立的龐大山影。

那幻影形成之后,整個朱紅雪鼎一陣靈光閃動,相比之下,金盞涅臺看上去是那般的脆弱。

又是一陣撞擊,這一次,葉凌月遭遇的重創更勝上一次。

金盞涅臺又被撞開了數十丈,而且金盞涅臺上的金光,比起早前,黯淡了許多。

葉凌月的嘴角,直接滲成了血跡來。

她緩緩擦了擦嘴角,目光微微而動。

“葉凌月,你還是認輸吧。為了一個剛認識沒幾天的兇獸,值得你這么拼嘛?”

陳鴻儒譏諷地望著葉凌月。

不愧是葉無名的后人,能承受兩次朱紅雪的撞擊,而沒有倒下,陳鴻儒對葉凌月還真是要刮目相看了。

“陳鴻儒,你不用太得意。有句話,叫做事不過三。”葉凌月擦去了嘴角的鮮血,目光熠熠生輝,臉上沒有畏懼之色,相反還帶著幾分自信。

陳鴻儒一愣,忽爾放聲大笑了起來。

“葉凌月,真不知你是哪來的自信,你那金盞涅臺只要再撞擊一次,必定會散架。”

可不是嘛,這一次的撞擊之下,金盞涅臺光芒黯淡,蓮形的涅臺看上去,脆弱不堪,仿佛下一刻,就會崩分離析。

葉凌月蒼白的臉上,忽然涌起了一抹異樣的紅色。

“是嘛?那你仔細看看,我的金盞涅臺,是不是真的會散架。”

陳鴻儒遲疑著,再看了眼金盞涅臺。

卻見原本暗淡無光的金盞涅臺,看上去隨時要散落的蓮花花瓣,竟一層層綻放開。

隨著涅臺綻放開成了一朵金色的涅蓮王。

在原本蓮心的位置上,蓮蓬似的涅臺上,鉆出了的一縷縷黑色的氣息。

那些氣息,凝聚成了一條似蛇形又似蛟形的黑色五,盤踞在金盞涅臺上,原本暗淡無光的金盞涅臺,在那一黑色氣息出現時,一下子放射出了萬丈的金光。

金光射出之時,金盞涅臺憋足了勁,猶如風火輪似的,嗖的化為了一道鎏光。

天雷對地火,撞向了朱紅雪鼎。

與早前的兩次撞擊不同,在兩件靈器碰撞在一起時,風云為之變色。

盤踞在涅臺上的黑色鼎息,就如一枚繃緊了箭弦的箭矢,鉆入了朱紅雪鼎內。

就在黑色的氣息鉆入鼎內時。

實鼎者,與放尊級別的強者可謂是血肉相依,一脈相連。

就在的那股神秘的黑色氣息鉆入鼎內似乎,陳鴻儒的牙關一僵,臉色驟變,他能感覺到,有一股冰冷的氣息,讓他渾身上下,一下子僵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019998